第1140章 别侮辱影评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在第一时间报道了斯科塞斯炮轰影评人的新闻,先是网络媒体,紧接着传统媒体迅速跟进“斯科塞斯发长文炮轰影评人,为张然新片《正义天使》正名”、“斯科塞斯痛斥影评界,口水战一触即发”,“斯科塞斯痛斥影评人不懂艺术,力挺张然新片”……

    斯科塞斯的话得到了张然粉丝和众多影迷的支持,他们疯狂转发斯科塞斯的文章;而张然黑和部分东瀛支持者则从各个角度驳斥斯科塞斯的话;双方在网络上吵成一团,很快将这件事送上了众多社交网站的热门话题。

    导演和影评人起冲突不是什么新鲜事,几乎每个导演都有过对影评人不满的言论。奥逊-威尔斯曾经一度想将宝琳-凯尔告上法庭;在费里尼的名作《八部半》里,有个影评人滔滔不绝地在导演身边大谈心理分析、哲学理论,结果费里尼直接把那名影评人绞死了。

    在戛纳60周年短片集《每人一部电影》中,坐在拉斯-冯-特里尔身边的影评人不断指指点点,忍无可忍的冯疯子直接按着影评人的脑袋撞向前排坐椅,让影评人当场晕厥;紧接着,冯疯子抄出一把斧子,砍断了他的脑袋!

    斯科塞斯也不是第一次写评论抨击影评人,在今年4月份他就在英国文艺评论杂志《泰晤士文学增刊》上发表了一封长信,对恶意抨击他的影评人进行反击。

    张然原本打算等到11月,颁奖季开始后再进行反击的,没想到斯科塞斯会站出来为《正义天使》发声。但不管怎样,张然得承这个情,于是,他拨通了斯科塞斯的电影,向斯科塞斯表示感谢。

    斯科塞斯十分客气地道“《正义天使》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电影,但这些人却因为政治的原因给电影差评,简直莫名其妙。好的评论应该表现出足够的热情和对电影的知识储备,帮助年轻电影人找到电影梦,并让很多观众找到了属于他们的电影灯塔。但现在的影评人都致力于纯粹的批判主义,以看见一部影片和创作者被拒绝、排斥,甚至被撕为乐。”

    张然也感觉现在有价值的影评越来越少,叹了口气道“现在是网络时代,人人都可以写影评,人人都是影评人,专业影评人和业余影评人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在这个时代影评太多,影评人太多,在这种情况下,越是极端、越是毒舌的影评,就越抢眼球,也就越容易受到青睐。不过《正义天使》遇到的不属于这种情况,应该和在美国的东瀛势力有关。”

    斯科塞斯对张然的冷静有些不解“你好像对影评人的差评一点都不担心,像《正义天使》这种在艺术院线小规模开画的电影,媒体和影评人的好评非常重要。如果媒体和影评人的评价不高,电影很难扩大上映规模,很快就会下片的。”

    在传统影评人盛行的时代,欧洲和北美的著名职业影评人大都任职于电影杂志如《电影手册》、《综艺》、《好莱坞报道》等,或某报纸电影专栏,他们的评论对电影的影响很大,像罗杰-伊伯特那样著名的影评人一篇影评甚至会影响一部电影的命运。

    不过到了八十年代影评人的影响力开始衰退,到了九十年代后期随着互联网兴起,传统影评人的影响力迅速瓦解,而烂番茄等电影网站对观众的影响力则在逐渐升高,但也不能对影片票房起到决定性作用,尤其是对商业片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亚当-桑德勒是最典型的例子,在影评人眼中他是超级烂片王。亚当-桑德勒主演的电影获得影评人好评的几乎没有,就连在观众眼中口碑不错的《神奇遥控器》、《50次初恋》、《最长的一码》等片子在影评人眼中也都是大烂片。但亚当-桑德勒是北美有名的过亿王,到现在为止他主演的电影有17部北美票房过亿,其中大部分电影都是他单抗。

    当然现在影评也不是对电影票房毫无影响,至少对艺术片来说影评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关系到电影的生死。因为艺术片大部分是小成本独立电影,没有太多的宣发资金,不可能像好莱坞大片那样大肆做广告,观众要了解一部电影,往往都是通过影评来实现的。

    艺术片在北美往往都是采取小规模上映博取口碑,然后通过口碑发酵,从艺术院线扩散到商业院线,从而以小博大,赚钱高额利润。如果电影口碑不佳,上座率一般,那么就没有机会扩大上映规模,点映之后电影很快就会下片。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纽约首映后口碑扑街,索尼方面就决定不再投入花钱宣传,直接上映,等于给电影判了死刑。所以,对艺术电影来说,媒体和影评人口碑关系着电影的生死。

    不过《正义天使》的情况跟《中场战事》不同,《中场战事》是媒体和观众口碑双扑街;《正义天使》是媒体评价两极分化严重,但观众口碑很好。更重要的是张然在北美华人心中地位极高,华人向来都非常支持张然的电影,而且这部电影又是讲张纯如和南京大屠杀,华人观众自然会更加支持。

    就在前天,丁元打电话告诉张然,等到《正义天使》上映,史维会成员都会支持这部电影,并会发邮件向身边的朋友推荐这部电影。他还告诉张然,他和北美地区其他一些华人社团沟通过了,等电影上映的时候这些社团都会力挺《正义天使》。

    有北美华人力挺,张然自然对《正义天使》开头几周的点映成绩一点都不担心。

    张然笑着安慰道“在开机之前,我就知道有些人会想阻止张纯如的书顺利上市那样,阻止《正义天使》在北美上映,他们肯定给这部电影恶评,让这部电影变成烂片,迅速从公众眼中消失,不过我敢把这部电影拍出来,我就有信心粉碎他们的阴谋。”

    斯科塞斯听张然说得胸有成竹,知道他早作好了对付这些人的准备,便道“那就好,我实在不希望看到一部优秀的影片,因为电影之外的因素而被公众无视。”

    张然笑道“谢谢,马丁。不过你可能卷入麻烦中了,你站出来为《正义天使》说话,那些人肯定会想方设法攻击力你的。”

    斯科塞斯哈哈笑道“我可不怕他们的攻击,当初我拍完《基督最后的诱惑》,受到了宗教界的批评和抵制,甚至有人向我发出死亡威胁,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嘛!”

    不过斯科塞斯低估了对方的无耻,很快一个叫霍恩-格伊尔的影评人在网络上对斯科塞斯的批判进行了猛烈回击“斯科塞斯已经老了,他的电影也不再受欢迎,但斯科塞斯是个喜欢拍电影的人,如果不能拍电影,会非常痛苦的。于是,他为自己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给张然和张然旗下的奈飞打工。今年八月,斯科塞斯将自己的新片《爱尔兰人》的版权卖给了奈飞,电影才有足够的资金启动。所以,我们应该理解斯科塞斯,他老了,拍不出好电影了,他只是为自己的长期饭票发声。”

    张然看到这篇文章后,感觉太过分看,说斯科塞斯是为了讨好张然和奈飞才写文章的,这完全是对他人格上的侮辱。张然赶紧拨通了斯科塞斯的电影,想要安慰老头几句。

    不过斯科塞斯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平静“看《正义天使》的时候,我看到众多专家和教授攻击张纯如,我觉得是不是有些夸张了,东瀛人在美国的势力真的有那么大吗?现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张然不知道斯科塞斯是真的很平静,还是故作平静,便安慰道“马丁,你还是去忙你的新片吧!像你这样的知识分子不擅长跟人对喷,还是交给我来,看我喷得他们生活不能自理。”

    斯科塞斯知道张然早就做好了跟那些人交锋的准备,他相信张然会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轻笑道“那好,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张然冷笑道“你就得等着看吧,我会让他们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挂掉斯科塞斯的电话后,张然很快敲了一段长文,发在fly上,对那些抨击《正义天使》的评论进行回击,指责这些所谓的影评毫无价值,完全是政治评论。

    张然在文中写道“东瀛右翼这些年来一直在否认日军的罪恶,只要有反应日军罪恶的作品面世,就会遭到他们的攻击和抹黑。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也不是一件。

    去年安吉丽娜-朱莉执导的电影《坚不可摧》上映后,就被很多东瀛民族主义者炮轰电影“反日”,并要求禁止该片上映。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这些人连电影都没看,却指责电影里的一切都是捏造的。很多美国影评人也抨击电影里面描写日军虐待俘虏的场面是“没有意义的拷问马拉松”,甚至还有媒体说“可能会刺激中国的反日情绪”。

    当初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从出版之初就受到各种阻挠,等到这本书出版之后,张纯如和她的书更是遭到了猛烈的抨击和指责。

    有这么多活生生的例子在前面,我非常清楚《正义天使》上映后,这些人一定会跳出来抨击电影,而他们的指责一定离不开这几个词语“政治宣传片”、“丑化日军”、“反日宣传”。事实也是如此,现在对《正义天使》的批判基本上离不开这几个词语。

    其实我对这些评论毫不在意,因为这些评论毫无价值,根本不是影评,而是政治评论。我记得有篇评论说‘如果华纳兄弟娱乐公司在1942年导演《正义天使》这样一部电影,也许可以成为一部有效的反日宣传片,而且博得好效益。但在今天,《正义天使》如此拍不过是低级噱头’。这样的评论让我觉得很好笑,我想如果这些文章发表在1938年的《朝日新闻》上,会是非常优秀的政治评论,甚至可能获得东瀛政府授予的勋章;但作为影评,还是算了,就别侮辱影评这个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