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五章:“攻入”堡垒

    

    庞大的战争堡垒,巨大的金身佛像,悬在天空中就仿佛一场巨人战争的海市蜃楼。但是,那一声声的轰鸣,以及席卷四方的恐怖余波,却无不向人们证明了这并非海市蜃楼。

    当然,相比中等城市一样规模的战争堡垒,那四尊体型巨大的金身佛像倒不显得多么夸张了。如果非要举一个例子做对比,那就好像四个成人面对一座小型足球场,或者是舰载机盘旋在航母周围的样子。

    不过,在广闻和尚等人看来,这战争堡垒也就是体型庞大一些,再加上可以自由的飞在空中而已。他们可不会认为,这战争堡垒能有超越通天至尊的战力,毕竟通天级别的“法力源泉”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而且,就算战争堡垒真有通天级的“法力源泉”,也不可能和真正的通天至尊媲美。

    要知道,对于一位真正的通天至尊来说,法力的多少并不是表示实力的主要因素,对大道的理解和运用才是强大的实力所在。而战争堡垒,说到底也就是一个“死物”,哪怕是有什么类似“器灵”的存在,也不可能在大道方面与通天至尊相提并论。

    广闻和尚这边有四位法相级大能,就算面对真正的通天至尊,也未必就一定会落入下风,何况是面对一件“死物”呢。

    就见那四尊金身佛像,围绕着战争堡垒就展开了狂轰滥炸,一道道金光就好像流星雨似的轰向战争堡垒。而战争堡垒那由悬浮装甲形成的防御圈,面对来自四方的狂风暴雨,则是好像雨中的湖面一样不断的泛起片片涟漪。

    “无极道友,不知你这堡垒,还能支撑多久!”广闻和尚一边猛攻战争堡垒,一边高声向着堡垒中的叶赞叫道。

    虽然,四个大和尚对战争堡垒的攻势,也就刚刚进行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但是,以广闻和尚的猜测,战争堡垒的“法力源泉”恐怕是已经消耗极大了,也许下一刻就是防御崩溃的时候。

    “呵呵,大和尚不必替在下担心,咱们还不知谁先耗不下去呢!”叶赞没有再用投影现身,而是直接在战争堡垒当中,将充满自信的回应传了出来。

    这晨曦世界,还没有完全没修道文明同化,因此修道世界的人在这里是得不到法力补充的。释教的和尚们,虽然和修道者有所不同,但所依赖的力量,也依然是修道世界的法力。也就是说,广闻和尚等人这番狂轰滥炸,没办法像在修道世界那样,快速恢复消耗的法力。

    当然,叶赞的话里还有一个意思,就是除了法力的恢复问题之外,广闻和尚等人还面临一个时间的问题。

    叶赞这边,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光是晨曦教会就有十几位法相级强者了。而且,那些修道宗门中的法相道君,若是接到了叶赞的求援,也极有可能放下一切事情赶过来。毕竟,叶赞在最近的这些计划中,还是分了一些好处给各个宗门的。

    果然,听到叶赞的回应,广闻和尚等人脸上虽然不见什么变化,但是对战争堡垒的攻势却明显又加快了几分。

    如果,叶赞的这座战争堡垒,还是刚刚从天外邪魔手中夺过来的时候。以那时的防御能力,面对这样四位法相级大能的攻打,堡垒恐怕真的会难以坚持太久。毕竟,这座战争堡垒,在天外邪魔的手中,原本也不是真正的顶级造物,根本没资格上“仙魔”战场。

    但是,如今的战争堡垒,经过叶赞的多次改造,尤其是最后更是用了天外邪魔的遗骸。那可是真仙级别的天外邪魔,是在仙魔之战中陨落的天外强者,一身皮肉筋骨无不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法相级的力量,说到底也还只是属于“凡间”的力量,又怎么能轻易打破“仙”级的防御呢。

    以战争堡垒的防御力,别说广闻和尚他们四个只是法相级了,就算是换成四位通天至尊过来,也绝难短时间攻破这外层的防御。注意,这还只是说外层防御,就算有人攻破外层防御,战争内部还有更强的手段等着他们。

    “这堡垒……怎么竟然如此坚固!”广闻和尚这边又猛攻片刻之后,终于还是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攻势,一脸凝重的看向那座仿佛坚不可摧的空中堡垒。

    “广闻师兄,咱们不能再这么耽搁了,说不定对方的援兵已经在路了。”广智和尚也是有些焦急的以神念传讯道。

    就在这时,战争堡垒当中突然又起了变化,透过那外层防御装甲之间的间隙,可以看到里边突然升起了数千个巨大的圆球。那些圆球,一个个大概都有十米直径左右,外表面泛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并且还有着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黑线”。

    随着那些巨大圆球的升起,战争堡垒里边又传来了叶赞的声音。

    “来而不往,非礼也!几位在外面叩门半天了,在下身为主人,也该好好的招待一下几位,免得失了礼数。”叶赞身处堡垒的中心控制室,通过周围的监控看着堡垒外的四个大和尚,语气带着几分调侃的说道。

    在叶赞的声音传出去的同时,那些巨大的圆球也都随之开始了变化。圆球面向堡垒之外的那边,半球型的金属外壳沿着那些“黑线”快速打开,就如同是一个人的眼睛快速睁开一样。而那显露出的,被外壳包裹遮挡的内部结构,看上去也好似人的眼球,正当中甚至还有着仿佛“瞳仁”一样的结构。

    这些巨大的金属圆球,其实就是叶赞曾经在通天峰布置过的悬浮炮塔。为了增强战争堡垒的远程攻击能力,叶赞为战争堡垒也配置了同样的悬浮炮塔。而且,为了更加适合战争堡垒,叶赞也根据战争堡垒的种种特性,对这些悬浮炮塔做过了不小的改进。

    在所有悬浮炮塔打开后,广闻和尚等人在战争堡垒的外面,透过那些外层装甲的间隙看到的,就如同是数千颗巨大的眼球飘浮在堡垒中。好在,广闻和尚等人都是法相级的大能,哪怕不是多么的见多识广,倒也不至于像普通人一样被这一幕给吓到。

    “三位师弟小心了,那些‘眼球’看起来不简单!”广闻和尚立刻向师弟们提醒道。

    广闻和尚这边话音刚落,堡垒当中那些“眼球”的“瞳孔”已经是亮起了光芒,接着一道道光柱从“瞳孔”中喷射而出。那些光柱,穿过了外层装甲特意空出的间隙,分别射向了围在堡垒四个方向上的四个大和尚。

    数千座悬浮炮塔,可能数量还算不上多么恐怖,但是要对付的也只是四个人而已。因此,广闻和尚等四人,等于每人都要面对上千道炮光,真就仿佛一个人面对汹涌而来的洪流一般。

    不过,广闻和尚等人,此时还都有金身佛像在身前,倒也不至于完全的慌了手脚。面对那汹涌而来的炮光洪流,几个大和尚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操纵金身佛像挡在了自己面前。就见那金身佛像,巨大的手掌掐起佛印,身上更是爆发出金色的佛光,瞬间迎上了袭来的炮光。

    一道道炮光,轰在了金身佛像的佛光上,就仿佛巨浪拍打在了礁石上似的,并未将那礁石撼动分毫。不过,那炮光的轰击,也并非是毫无效果,瞬间就在那佛光上轰出了一片片的黑斑,就如同烧红的铁块被滋了一股又一股的水流一样。

    而且,随着炮光的轰击,随着一片片黑斑不断出现再消失,那金身佛像的佛光明显一点点黯淡了下去。几乎可以预料到,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那金身佛像的佛光终究会被消磨殆尽。

    “不好,我等不能与他这样耗下去了,三位师弟随我攻入堡垒之中,直接擒拿对方!”广闻和尚见形势不妙,只得决定冒险一搏。毕竟,他们这样一直在外面耗着,不说自己的法力能支撑多久,对方的援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赶过来了。

    “我等各从一面攻入堡垒,看他在里边还能有什么手段!”那三位和尚听了师兄的话,也立刻纷纷回应道。

    这战争堡垒,外面的防御就已经很强悍了,谁知道里边又会有什么样的布置。但是,广闻和尚等人也是没办法了,毕竟是不可能这么一直耗下去。而且,在他们想来,对方也未必就没有可能,将大部分的力量用在防御上,而忽略了内部的防御。

    于是,四个大和尚几乎同时改动,在金身佛像的掩护下直扑战争堡垒。那战争堡垒的外层防御,只是对于外界各种攻击的防御,并不是把堡垒包裹的密不透风。从那些炮光能够由内射出,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一点。因此,几个大和尚想要冲入堡垒内部,也并不是毫无理由的妄想。

    面对无穷炮光的不断轰击,几个大和尚所操纵的金身佛像,就如同是逆流而上的小船,虽然艰难却还是一点点的接近了堡垒。

    “呵呵,几位既然想要到我这堡垒上作客,直说一声就好了,何必这样浪费时间呢!”叶赞在中央控制室中,通过监控看到了几个大和尚的行为,却是毫不惊慌的传声说道。

    实际上,叶赞的那些悬浮炮塔,并非是拿几个大和尚没办法。广闻和尚等人,说到底也只是法相级的实力而已。而想当初,叶赞在玉清宗的时候,面对龙族也同样用过悬浮炮塔,甚至也重创过几位法相级、通天级的龙族大能。

    现在,广闻和尚等人,能够顶着炮光逆流而上,一步步的接近战争堡垒,其实是有叶赞有意放水的原因。虽然,叶赞并不像广闻和尚他们那样,害怕在这一战中耗费太长的时间,但是也并不代表就真的愿意与对方耗下去。

    因此,叶赞实际上是很乐意,让广闻和尚等人能够进到战争堡垒内部来。毕竟,这战争堡垒的内部,可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毫不设防。或者说,在战争堡垒的防御力量上,外层只是简单的抵挡远程攻击,内部对入侵者的防御还要更强了许多。

    见几个大和尚向堡垒冲来,叶赞甚至暗暗的调动悬浮炮塔,降低了悬浮炮塔的火力,以便让对方能更容易进来。只不过,为了避免对方心中生疑,叶赞也不可能直接停下悬浮炮塔,样子总还是要继续做一做的。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一边想在进入战争堡垒,一边则是想要放对方进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广闻和尚等人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是顶着炮光来到了堡垒的外层防御装甲近前。

    那悬浮的防御装甲,本身之间就有着不小的间隙,如今更是要让出炮光的攻击空间。因此,就等于是给广闻和尚等人,打开了进入战争堡垒内部的大门。广闻和尚等人来到近前之后,各自将金身佛像一收,整个人化为金光穿过间隙,终于是来到了战争堡垒的里边。

    当然,这个“里边”,说的不是真正的内部,而是战争堡垒表层“城市空间”而已。战争堡垒真正的内部,则是在下半部分当中,那些放置着有关堡垒运行关键的空间。

    由于,广闻和尚等人,是分别从四个方向进入的战争堡垒,因此在进来之后算是各自为战了。广闻和尚如今身上镀着一层金色佛光,本身就如同一尊金身佛像,只是体型比起之前在外面的“法相”小了许多倍。

    “广智?几位师弟?你们怎么样……”广闻和尚进来之后,没有立刻落到地上去,而是悬浮在这座城市的半空中,想要与自己的三位师弟联系。本来,他们在外面的时候,还可以用神念互相联系,但是此时却失去了回应。

    等了片刻之后,没有得到三位师弟的回应,广闻和尚脸上带着几分忧色,喃喃自语道:“看来,这里边有隔绝神念的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