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忏悔

    对于莱森而言,这绝对是一个新鲜的体验,一个狭小的房屋,没有第三个人。他不认识忏悔者,而忏悔者更是看不见他。房间内说的所有的话,通常不会传出去。

    这让莱森觉得,自己似乎突然被赋予了很大的权利。而且那些进来的人,不论信教还是不信教的,都对他有着无条件的信任。即便平时连最亲近的人都不会说的话,却在这里倾诉。以无神论者的角度来看,居然把**透露给一个连面都没见到的人,何其可笑。

    但扪心自问一下,即便一个和光明教会作对多年的莱森,他会认为神父是愚昧的、迷信的、迂腐的等等,但确实不会认为神父是作恶多端的人。神父神父,确实一定程度上会如同父亲一般,给人指明方向,排解忧愁。从某种角度来看,神父角色可以是一个公众父亲,对其倾诉也未尝不可。

    如今莱森身在其位,不免也认真的为信徒考虑。不过他无神论的思维早已根深蒂固,即便想象出一个老头神,但实际操作中也不会让想象的东西出场。他还是直接给出解决方法,不去讲那些套路化的台词。

    “今天我把一个人的牙打掉了,因为他骂了我,”有个壮汉忏悔,“但是我觉得我出手重了,我想忏悔。”

    “医药费赔了么?”莱森回答,“赔完了再去道个歉。”

    “但是,他先骂我。”壮汉有些不服。

    “那你觉得你没错?你没错就不需要来忏悔。”莱森回答。

    “我……我错了。”壮汉低头。

    “那错了就去道歉,不对么?”莱森回答。

    壮汉搔搔头,退出了忏悔室。

    “我看上了我的妹妹,我觉得我的妹妹比天下所有的女人都要好,”一个男生小声开口,“我是不是一个罪恶的人?我该怎么办?”

    莱森:“……”

    “牧师?你听到了吗?”小男生再问一遍。

    “咳咳,”莱森反应过来,“先问问你,你妹妹知道吗?”

    “不知道,我谁也没说,但是我自己知道,”小男生回答,“我特别喜欢和妹妹在一起,和她在一起很开心。而且她聪明可爱,而且她对我也没什么防范,我们……总之我们很开心。但是她是我亲妹妹啊。我觉得我是不是人格有问题?还是被色魔附身了?”

    “额……”这下轮到莱森搔头。

    “我该怎么办?”男生再问。

    “那个,那个这样吧,”莱森拿出笔和纸,“我先把你的问题记下,我明天去问问别人。”

    “问问别人?”小男生诧异。

    “咳咳,我的意思是,问问神明,”莱森不得不进行套路化回答,“要知道神是万能的,但我不是万能的。明天我问完神明之后,一定可以告诉你完美的解决方案,你明天傍晚再来吧。”

    “谢谢牧师。”小男生倒是非常开心,鞠了个躬,转身出门。

    “牧师,我刚刚乱扔垃圾了,我要忏悔。”又有人进来。

    “以后别扔就行。”

    “牧师,我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我没法选择,我该怎么办?”有女人进来询问。

    “你要不抛个硬币试试?”

    “但是,我突然想看他们搞基,我是不是很罪恶?我要忏悔。”女人低下了头。

    “……”

    “牧师,我穿女装穿上瘾了,我好罪恶。我要忏悔。”又有人进来。

    “……”

    “牧师,我更新好慢,我也要忏悔。”

    “……”

    虽然只是傍晚时间,但由于小教堂人流量已经很大了,前来忏悔室的人仍然络绎不绝。问题千奇百怪,让莱森也开了眼界,不过目前还没有特别严重的问题,至少还没有涉及到严重犯罪的。

    一直到教堂关门,莱森这才下班。神父自然过来对他表示感谢,虽说是义工,但神父也没有太抠门,至少端了杯水给他喝:“辛苦了吧,这几天人特别多。喝口水吧。”

    “谢谢谢谢。”莱森一边喝一边感谢,确实说了这么多话也渴了。

    “要不要再吃个苹果?”神父又拿出一个苹果递过来。

    “谢谢谢谢。”莱森也不客气,顺手接过。

    “那个,有没有哪个忏悔者向你递钱啊?”神父问的有些犹豫,但还是问了出来。

    “有,”莱森回答,“但是我没有收。”

    “为什么?”神父问。

    “因为这个人的人品似乎有问题,”莱森直截了当,“对于他来说,需要一点惩罚警示。而我只要不收他的钱,反而会让他很难受。”

    “额……”神父似乎想说什么,但想了很久也没有开口。

    “神父,你是不是也很难受?”莱森问。

    “不不不,”神父一脸正气,“你这就太小看我了,你以为我会贪他的钱吗?问题在于,教堂不只有我们一个,如果他这里不能拿钱赎罪,他就会去别的教堂。你明白吗?”

    “但是,别的教堂难道就会贪他的钱?”莱森心中早已明白,但就是故意装傻。

    “别的教堂当然也不会贪他的钱,但是每个教堂做法不同,会造成……不一样的效果,”神父的右手不停的摇晃,试图把这东西解释清楚,“这个,不是说只有不拿钱才能教育他,拿钱也可以教育他嘛。不是我们贪恋他的钱,而是关键看效果。如果拿了他的钱,比不拿他的钱有更好的教育效果,那我们就要拿钱!你明白了吗?我们就要拿钱!”

    “哦,我明白了。”莱森恍然大悟状。

    “当然了,忏悔室内不会有外人,他的钱是直接交到你手里的,”神父接着说,“我的意思是这样,你拿一个募捐箱进去,如果有人要给钱,那就把钱放募捐箱里。我们谁也不动这钱,到时候扩建教堂用。如果扩建完教堂还有多余,那我们自己犒劳一下自己。”

    “行,没问题。”莱森点头同意。

    “今天也辛苦了,你先回去吧。”神父朝莱森挥挥手。莱森也告别神父,回到学校。

    次日中午,莱森专门再找凯文,说了一下目前的进展,顺带拿着几个问题去问。

    凯文皱眉听完所有问题,首先对莱森大为赞赏:“可以啊,你这个位置可以掌握不少情报。建议你该记录的都记录下来,说不定以后就有用。”

    “嗯,我在记,”莱森回答,“不过有些东西放我寝室里不安全,还是放你这里吧。”

    “没问题,”凯文回答,“那个神父看上去非常贪财啊,这样的人会不会可以直接用钱收买?”

    “哇,这要画多少钱?”莱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口袋。

    “我就随口一说,”凯文回答,“他这个人既然有弱点,那就好办。你还得想办法在光明教会里往上爬,这样才能窥探核心问题。”

    “对了,这个暗恋妹妹的怎么处理?这个女装的如何处理?”莱森拉回正题。

    “这些有些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也不是两三句话能解决的,”凯文回答,“如果真是心理问题,还得进行长期的心理疏导,别说你没这个时间,我也没这个时间。不过有一个比较容易的方法,那就是转移注意力。”

    “嗯,但如何转移注意力?转移到那个方面?”莱森问,但马上自己回答,“这好像只能他们自己把握了。”

    再聊了片刻,莱森离去。凯文把小勺子赛因和弗兰又叫来,和他们说了这事情,他们对此也是感觉新奇。甚至产生发散思维。

    “我觉得牛头人那边是不是也可以搞一个忏悔室?”小勺子问。

    赛因想了想,模仿牛头人的口气:“啊,我上课精神不集中,特别想日我的同桌。啊,我好罪恶,我要忏悔。”

    “哈哈哈……”众人不由笑成一团。

    玩笑归玩笑,方案倒似乎真的可行。毕竟忏悔一定程度上可以让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论信不信神,信那个神,多少都有点作用。

    不过凯文召集大家,却是另有目的:“既然莱森已经用他的方法成功获得神迹,或许我们也可以去尝试一下了。”

    “我也去吗?”弗兰有些惊讶,她可是亡灵巫师。

    “一起吧,到时候我们私下里带上相应的实验仪器,在教堂里做一些实验,”凯文回答,“有亡灵巫师在,机会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