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 世闻(求订阅)

    但,这还不是老蜥最震惊的地方,最震惊的是,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很难摆脱与邪眼的对视。

    他无法移开目光,甚至就连身体也无法动弹分毫。

    老蜥的双手呈梯形状抻着围栏,整个身体在微微颤抖,甲板上其他几人还以为他在压抑怒气,于是纷纷看向新上船的海狮。

    犹豫了一下,已经变回人脸的海狮终还是凑到了老蜥的身侧,道:“蜥老大,我……”

    话刚起了个头,海狮脑子里正在组织言语,却倏然感到眼前一黑,老蜥砂锅那么大的拳头骤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已然避无可避。

    嘭!!

    当老蜥的拳头撞上海狮的脸颊时,犹如气锤砸西瓜般,海狮整个头壳猛地爆裂开来。

    血!!

    血雾似喷泉!

    在场的君纳瓦等人全都懵了,任由星星点点的血迹散落在他们身上。

    噗通!

    海狮无头尸身颓然倒地,肩头上的豁口还有血不断淌出,似小溪般随着渔船的摇晃颠簸在甲板上横流四溢。

    此时的老蜥脸上却一片茫然,在他的感知里,刚才攘死的不是海狮,而是一只苍蝇。

    没错,待在海水里的杨棠有些无聊,于是趁老蜥等人废话时,他对进行了新一轮强化,配上庞大的精神力场,施展“别天神”几乎毫无压力。

    目前老蜥,就已经深中“别天神”而不自知。

    “老蜥,你怎么了?”工程师忍不住探问了一句,但他整个人却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半步。

    “就是啊蜥老大,你干嘛杀掉海狮?”曾与海狮有过一腿的美人鱼不禁质问道。

    老蜥对两人的问题充耳不闻,很是随意地踏前一步。君纳瓦见状,当即端起手枪,瞄准老蜥,喝道:“别动!”

    老蜥循声望向君纳瓦,眼神冰冷得不似人类。

    君纳瓦诧异不已,因为他随老蜥执行任务不下十数次了,与老蜥对视的次数至少也有一个巴掌以上,可今次却觉得老蜥的目光是那么的陌生和邪异。

    也就在君纳瓦觉得实在是想不通,欲破口大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他突然感到一股极为庞大冷漠的念力冲入了他的意识海,令他脑袋胀痛得像要裂开。

    君纳瓦骤然摔在地上,忍不住像熟虾一样弓起身体,再也握不住枪,抱着脑袋惨嚎起来。

    剩下的美人鱼跟工程师见状,几乎异口同声问道:“你怎么了?”不过工程师在问话时又往后退了一些,美人鱼的身体却趋前了。

    倒不是美人鱼大意,而是她想去捡君纳瓦掉在甲板上的手枪。可惜她不明白老蜥中了什么邪,也就在她弯腰的一瞬间,老蜥突然像青蛙般跳扑过来,以巴西柔技的方式,四肢夹缠住她,满是口臭的大嘴往她小嘴上凑。

    美人鱼下意识偏过脑袋想要避开老蜥的亲吻,孰料在偏头的一霎,老蜥的大手已然扣住她的下颚,顺着她偏头的方向猛然发力。

    “咔嚓!”

    颈骨被硬生生拗断的声音在美人鱼耳边响起,同时她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原本该在她身后的舵室。不过没等美人鱼想明白为什么会看到舵室,她的视线就已经迅速变成漆黑一片。

    见此一幕,还活着的君纳瓦跟工程师俱都一呆,而由于快艇的船身比渔船要矮半截,加上海狮和美人鱼死的时候连惨叫声都没有,所以留守在第二艘快艇上的毒姬还不知道渔船上发生了残杀。

    疯了!

    蜥老大一定是疯了!

    意识到这一点君纳瓦完全没有与老蜥硬拼的想法,他很清楚老蜥的实力不是可以力敌的,他只能全身泛起骨铠,接着扭身就欲逃向小平头开来的第一艘快艇。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但现实往往与想法背道而驰。

    有人比君纳瓦还快。

    没说的,这人自然是工程师。他已然站上了船舷,眼瞅着就要跳向毒姬所开的快艇。

    君纳瓦看到这一幕,心底泛起绝望的情绪。因为他很清楚,当丛林里的老虎开始追捕猎物时,逃窜的猎物不必比老虎跑得快,只需要比另一只猎物快就够了。

    显然,工程师也是这么想的。下一秒,他已跃离了船舷,眼看着就要落在毒姬留守的快艇上,突感脑仁跟右眼剧痛,视线骤然黑掉了一半。他下意识伸手摸向右眼,不知什么时候,有个硬物透出了眼眶,再一瞧手,掌上全是血……

    此时的工程师意识到他的脑袋已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从后面扎穿,他整个呼吸一下子就紊乱粗重起来,完好的左眼开始朝上翻白,最终惨叫一声,跌落在快艇前盖的边缘,随即“噗通”一声掉进了海水中。

    快艇上的毒姬全程目睹了工程师身殒的经过,一时间竟被吓住了,只知道吞咽口水,人却怔怔的定在那里,不知动弹。

    与此同时,老蜥已经欺近到君纳瓦的身侧。他雄阔的身体、宽壮的臂膀、暗红到发黑的及肩卷发,活像一只人立着的远古巨狮。

    满身骨铠的君纳瓦双目圆睁,妄图摆脱老蜥那无形无质却压迫着他的气势。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在摆脱老蜥气势的同时,君纳瓦仿佛一柄骨刃的右手抬了起来,猛烈挥斩向老蜥的脖颈。

    老蜥没有躲闪,而是微微偏斜了一下身子。

    咔!!

    君纳瓦的骨刃没有砍中老蜥的脖子,而是失之毫厘地斩在了老蜥的肩骨上,并且有六七厘米的深度。

    见状,君纳瓦心头暗喜,瞬间调动“骨异力”到骨刃上,打算以老蜥肩上的伤口为基点,让骨刺深入地长进老蜥的体内去。

    “嗯!?”

    可是在短短一秒钟之内,君纳瓦试了两次,两次骨异力都到了老蜥的肩伤处,可就是没法发展进去。

    更糟糕的是,此时老蜥略略侧身了。

    啪嚓!

    君纳瓦的骨刃开始扭曲龟裂,并且因为角度的问题,完全卡死在了老蜥的肩骨里。

    “饶命……”

    君纳瓦瞬间意识到什么,一边退化骨刃,一边尖声讨饶。

    可一切都太迟了。

    老蜥用自己的肩骨锁住骨刃,令君纳瓦短时间内无法脱身,同时老蜥左手骈指如刀,闪电般戳在君纳瓦的右肋下,直入肝区。

    令人目不忍睹的事情发生了。

    当老蜥抽回手,血从君纳瓦肋部的伤口狂涌出来,虽不是喷溅,但却有种无法止住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渔船外终于传来了快艇引擎发动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多半是毒姬从工程师惨死的那一幕中摆脱出来,意图逃跑了。

    可就在毒姬操控快艇调头之时,一道长长的黑影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落在快艇前盖上,轻而易举就把前盖砸了个大洞。

    是锚。

    渔船的备用锚。

    只不过现在它成了勾住快艇的钩子。

    毒姬见状,二话没说就跳进了海里。可惜她不知道的是,杨棠在对老蜥施展别天神后,已然变成了一条电鳗。

    因此,入水的毒姬还没游出十米,就感到身体突然一下子严重麻痹,白眼一翻,竟昏迷在了海水里。

    见毒姬晕厥,然后开始不停地呛水,变成电鳗的杨棠却丝毫没有要抢救的意思,只是游弋在毒姬身旁,目送她渐渐溺亡。

    而渔船围栏边,抛出备用锚勾住快艇的老蜥见毒姬下水后便开始扑腾着饱饮海水,他的战斗意识令他瞬间没了追击的欲望,反而回过头冷视着淌了一甲板血还企图翻过围栏的君纳瓦。

    “放、放过我……”

    君纳瓦显然也注意到了老蜥的眼神,一边继续爬围栏,一边求饶。

    可惜中了别天神的老蜥只会贯彻杨棠这个施术者的意志,他收到的命令就是杀光所有同伴,这其中自然包括君纳瓦。

    所以,两秒钟之后,大步赶到君纳瓦身旁的老蜥将君纳瓦的脑袋拧了一个转,嗯,三百六十一度。

    至此,除了老蜥本人,其余来到海上汇合的外国佬全都死翘翘了。

    只不过,杨棠并不打算放掉最后的活口老蜥,他在听过老蜥详细叙述此行来华夏的任务后,直接让老蜥跳落海中,溺水自杀。

    美中不足的是,lv1级的别天神并没有彻底致中术者死地的能力,更何况老蜥还是一名资深的异力者,他在快被海水呛死的最后一刻从别天神的幻境中挣脱出来。

    电鳗杨棠这回没有放电,怕老蜥皮糙肉厚电不昏他,于是调动了一小股先天水之力包裹住老蜥,大概半小时后,杨棠已经游远了,先天水之力自动消散,老蜥则彻底死挺在了海里。

    此时夜幕已降,杨棠重新飞上天空,化为鸟雀,轻松飞回了下榻的酒店。

    把自己整个侵入浴缸里泡透,杨棠脑子里却清醒异常,同时他心里泛起冷笑:“cia辖下的特能局么?老子这就派人过去,给一勺烩了,看你们什么反应!”

    其实也就是老蜥这伙人起了歪心,把主意打到杨爸杨妈头上去了,要是直接来找杨棠本人的麻烦,他一点不会畏惧,反而可以藉此试试他的因果异力。

    说到底,还是他的因果异力根基尚浅,只能通过他本人、还不能透过直系亲属反击回去。

    半夜。

    到底没跟杨棠同房睡的陶妤妃醒了,然后夜猫子属性发作,就有点睡不着了,忍不住下床转到隔壁卧房,敲响了杨棠的门。

    “谁?”

    “我。”

    “是妃妃啊!”杨棠的声音在门后由远及近,随即开了门,“怎么了?”

    “我睡不着,想找人聊聊天……”陶妤妃噘着小嘴道。

    杨棠玩味地打量了她一下,并不直接拆穿她是夜游网瘾发作,反而先把她让进了卧房:“进来再说吧!”

    陶妤妃探头探脑地进了杨棠的卧房,本来还觉得有点神秘,可转圈打量了一遍后,发现杨棠的卧房格局与她那边一样,顿时有些失望,只好坐到写字桌前,打开了酒店标配的电脑。

    杨棠见状有些无语,因为他们入住的这家酒店,每个卧房都配有电脑,陶妤妃不在她自己房间里用电脑,大半夜跑他这儿来用电脑算怎么回事啊?

    不过杨棠并没有埋怨什么,而是过去床头柜那里,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台顶级配置的笔记本电脑放到陶妤妃面前:“酒店网速有点卡,你还是用这台无线上网吧!”说着,他顺手关了酒店的电脑。

    “啊?哦哦…”陶妤妃点点头,旋即斜眼瞄着杨棠道:“你这人嘞,我要用电脑就用电脑,莫非你对我这个人就没有什么企图吗?”

    杨棠假装愕道:“什么企图?”

    “就是那个……”陶妤妃下意识想解释,但忽然发现杨棠竟灼灼地盯着她,眼神里尽是绿光,于是小脸一红,赶紧缩了缩螓首,摆手道:“算了,不说了!”

    “那你慢慢上网,我去睡了。”杨棠扔下这话,躺回床,扯上毛巾被,继续睡觉。

    哼,什么嘛,一点也不知道主动!

    陶妤妃心里嘀咕着,故意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作响,不像在上网,倒像在发出某种暗示。可惜杨棠此时已自闭了听觉,除非有杀机迫近他,否则雷打不动。

    不得不说的是,杨棠倒也不是不想跟陶妤妃滚床单啥的,问题是他心里还有点膈应,是关于前世妻的,虽然此世已然没了妻这个人,但有时候得不到的反而是最令人念念不忘的。

    当然,也不是说杨棠对陶妤妃这样大美女没感觉,只是他觉着还需要适应一下,培养跟陶妤妃更深的感情。

    话到这个份上,或许有人就要说了,真爱是不需要培养的。

    其实现实恰好相反,由荷尔蒙控制的那个激啥情是不需要培养的,直接上就行了。

    说实话,杨棠早就过了看到美女就萌动的心理年龄,加上他对身体感官的控制已经到了精微的程度,自然不会轻易被荷尔蒙所左右。

    倒是夫妻间所谓相濡以沫的感情,却是经过长时间培养积蓄起来的。说到底,当代的饮食男女讲求自由恋爱,而父辈们那个时代的婚姻大多是由长辈们说亲结婚,婚前的感情基础其实相当薄弱。

    ps:感谢订阅!!

    重生之无限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