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村屋

    大大咧咧的外表下是一个脆弱和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心。

    “等我有钱了”伍泊雄憧憬的道,不注意水槽已经满了,溢了一地的水,他又手忙脚乱的赶忙关了水龙头。

    “有钱要怎么样?”杨淮拿起拖布帮着拖了下地。

    “我就买个大宅子,家里要有两个厨房,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伍泊雄一脸向往的道,“到时候我想什么时候做饭就什么时候做饭,想什么时候刷碗就什么时候刷碗!”

    “雄哥”杨淮愣了半晌,才哭笑不得的道,“你真是志向远大。”

    “我知道你肯定想笑话我,”伍泊雄把烟头往水槽里一吐,然后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没好气的道,“但是我就这一个心愿。”

    杨淮笑笑,没再多说,和伍泊雄打了个招呼就出了屋子,去了自己的窝。

    找到手机一看,居然有五六条信息,都是宋友喜发过来的。

    关上门,拨通了宋友喜的电话。

    “杨先生,你看到我给你发的信息了?”宋友喜急忙问。

    “看了。”杨淮淡淡的道,“市场上怎么会传出这种无稽之谈的?”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传出万文集团收购中洋置地的风声。

    “哎,我也是刚刚收到的消息,”宋友喜犹豫了一下道,“有人说看到你出现在证券公司。”

    “是有这么回事。”杨淮没有否认,被人认出来不觉得有多奇怪,香港实在太小了。

    “其实中洋置地的资产并不差,主要是因为市场需求状况发生变化,造成企业产品滞销、生产滑坡,他们在内地的玩具工厂我去看过,规模很大,”宋友喜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我们投资有自己的玩具厂,在设计能力上是没法和中洋比,而且他们手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好莱坞和日本漫画的品牌授权,可以销售各种衍生品玩具,他们就是依靠生产《终结者》的电子玩具起家的。”

    “那就收购吧。”杨淮给了决断。

    “杨先生,那我明白了。”宋友喜道,“我会尽快做安排。”

    “谢谢。”杨淮挂了电话。

    宋友喜是父亲和舅舅给他安排的辅政大臣,完全有资格批评他的行为,并且拒绝他的胡闹,但是事实上,宋友喜并没有这么做,甚至没有一点稽越行为,每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会给出自己专业的建议,至于他做什么样的决定,宋友喜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执行。

    这一点,是他喜欢宋友喜的原因。

    中洋置地在第二天和第三天继续大涨,股价突破15元,让所有人都兴奋不已,他们继续听从杨淮的建议,坚决不卖!

    但是,在第四天,中洋置地突然停牌,却让所有人慌了手脚。

    大家一股脑的聚在养鸡场,关老头紧张的问,“这不会出问题吧”

    “停牌原因是重大资产重组,又不是交易所指令停牌,会不会是什么利好消息,等复牌了,一飞冲天?”伍泊雄脸面泛光。

    “你啊,想的太简单了,”花姐义务给他普及常识,“大多数公司的停牌原因都是一个样,重大资产重组。

    哎,你是没见识过,好多上市公司停牌好几年了,现在都没复牌。”

    “我现在就求能保住本钱。”珍姐听了花姐的话后,有点魂不守舍。

    “大家要是信我的,就回家好吃好喝的,别操这么多的心。”杨淮信心十足,没有人比他清楚这里面的内幕了。

    “淮哥,真没事?”山鸡站的都有点不稳定。

    “我说没事就没事。”杨淮摆摆手,尽管忙自己的,不搭理他们。

    大家度过了一个胆战心惊的双休日,迎来了周一。

    中洋置地发布要约收购报告书,中国纸业巨头巨头万文集团拟通过其下属全资子公司美年玩具以要约方式收购中洋置地不高于亿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要约收购价格为18元/股,要约收购期限为0个自然日。

    市场疯了,中洋置地大涨,最新股价19元远超要约价18元的溢价。

    关老头等人这次没有再询问杨淮的意见,一致决定,不到元不脱手!

    “我舅舅曾经送给我一句话:上当不是别人太狡猾,而是自己太贪。”杨淮只对伍泊雄一个人说了。

    “我现在就卖!”伍泊雄不傻,这话就是摆明了说自己贪婪啊!

    他一带头卖了,关老头等人不淡定了,正要询问大厅其他人意见的时候,发现花、珍姐已经带头卖掉了。

    “我很知足的呐,翻了7番!”落袋为安,珍姐是说不出的高兴。

    “这又涨了一毛。”盯着盘面,关老头舍不得。

    “我请大家吃饭,一起!”山鸡也急忙卖掉了,哪里还管关老头,第一时间提议去庆祝,“不准跟我抢!”

    “走,走,”关老头咬咬牙,敲了键盘,动动鼠标,最终也成交了。

    急忙追上杨淮等人。

    这一次伍泊雄小赚百十万,虽然很高兴,但是没有杨淮预料中的高兴。

    “这么点钱还是不够买房啊!”

    “地是你自己的,你自己盖两层楼就是了。”杨淮建议道。

    香港土地长期以来一直是英女王的私产,这位老佛爷可真不是摆设,更不是空壳子,官地只批租,是有租期限制的。

    直到根据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之后成立了中英土地委员会,港府批租用地必须和中英土地委员会协定。

    不过不管大层面政策怎么变化,都没有影响到新界、元朗这种乡下,元朗虽然没有新界的丁屋政策,可以申请自建三层小楼,但是却可以在原址翻新或者重建房子。

    “你以为我没想过?”伍泊雄叹口气道,“申请的人太多,等地政署审批吗再拿到建屋牌,没个几年可不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就买个建好的村屋。”杨淮再次提出建议。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伍泊雄瘪瘪嘴,“9号的齐伯前几天刚放出去自己家的村屋,准备回内地养老,你猜猜多少钱?26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