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2章 作茧自缚

    那些水族本来没多想,但听到妖蛮和雷家人不断挑唆,纷纷变了脸色。

    一些对祖龙极为景仰的水族越来越愤怒,几头从龙城内城赶来的龙族半圣化身最为愤怒。

    就见一头龙头人身三丈高的龙圣化身走到雷空鹤身边,死死盯着方运,道“此物非比寻常,当年浩劫之战前,被封存于龙族密库,怎么会在你手里?此次赌宝到此结束,即可羁押方运到龙庭,请众圣审判!”

    “滚!”

    敖窟的声音在大展馆回荡。

    蓝色的大展馆外壳突然齐齐破碎,犹如亿万玻璃炸开,闪烁着漫天晶芒,在水中飘散。

    外面的海水被无形的力量阻挡,并没有影响大展馆内。

    那龙圣化身猛地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大展馆的立柱上,如同破布袋一样滑落到地上。

    “敖窟,你……”

    “在本圣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抓人!”

    雷空鹤道“敖窟陛下误会了,我们只是想弄清楚这件宝物的来历,毕竟,这件宝物太过重要了,关系到龙族的颜面和名声。”

    “哼!”敖窟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文星龙爵,此物的来历,你能否明说?若是不便说,可以私下传音于本圣,若是来路合理,这第一场赌宝,当算你胜。”

    雷空鹤接口道“太初灭界龙的龙卵虽然珍贵,但与时光指南车相比,还是差了少许,如果方虚圣此物来路没有问题,老夫自当认输。”

    方运微微皱眉,道“空鹤先生,你真要让我说出此物的来历?”

    “当然,如果你的宝物来历不正,我岂能与你赌宝!”雷空鹤道。

    “那我要是不说呢?”方运问。

    “那本爵只能前往龙庭,要求彻查你,你不仅要交出时光指南车,还要交出所有宝物让龙庭查验!”雷空鹤道。

    方运点点头,道“那我明白了,空鹤先生先说说自己那件宝物的来历吧,如果说不出来历,还请敖窟陛下将他擒下,搜查他的所有宝物,或许他有什么危害龙族的隐秘。”

    “可。”敖窟的声音在大展馆中回荡。

    雷空鹤终于变了脸色,眯起眼盯着方运,缓缓道“此物,乃是一尊半圣化身送给我,不过他不喜抛头露面,所以我不便说他的名字。”

    “错了!”方运的声音在大展馆中激荡,“这枚太初灭界龙卵,其实是我的!雷空鹤,你真是卑鄙,竟然偷了我的龙卵。我有证人,你们不信可以问问敖煌,他应该在龙城深处,一定可以为我作证。你们不觉得雷空鹤的话可笑么?一尊半圣居然舍得把价值相当于大圣宝物的神物送给一个文豪?所以,既然他的话不可信,那我说的必然是真话。”

    雷空鹤怒道“方运,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之前根本没见过此物。”

    “我拿出时光指南车,你逼问我来历,现在你倒不敢说自己宝物的来历。敖窟陛下,此人怕是勾结外族,危害龙族,我看,还是将他拿下,交由龙狱审问吧。至于他三件宝贝,都献给龙族,我只要众生之龙和圣封符。”方运道。

    “敖窟陛下,方运在信口雌黄,此物来历绝对没有问题!”雷空鹤急忙道。

    敖窟冷冷一哼,道“你可以逼问方运宝物的来历,自己宝物的来历却遮遮掩掩,这是何道理?你若不从实说出,今天别想走出此地!”

    雷空鹤道“敖窟陛下,我的宝物与龙族无关,他的物品乃是祖龙之物,当然要问清来历。”

    方运诧异道“你的东西怎么与龙族无关?既然祖龙与太初灭界龙都是太初诸族,说不定当年祖龙是抱着这颗蛋长大的,这很可能也是祖龙遗宝啊!”

    “你胡搅蛮缠!”雷空鹤道。

    “够了!你作茧自缚,怪不得本圣。若想继续赌宝,就说出此物的来历,不然,别怪本圣不客气!”敖窟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雷空鹤沉默许久,一咬牙,缓缓道“是妖蛮半圣瘟疫之主赠送给我的。”

    全场哗然。

    无论是外来者还是战魂,都知道人族与妖蛮乃是死敌,雷空鹤既然承认,若是回到圣元大陆,必然会被圣院审问。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危害人族虚圣的嫌疑。

    雷空鹤此次赌宝的代价,有些大。

    方运微微一笑,道“空鹤先生,等回到圣院,咱们再相谈此事。不过,你还会再回圣院吗?”

    雷空鹤深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时的冷漠,淡然道“待老夫封圣,自然回返圣院。”

    “怪不得世人都称你为美男子,你想得可真美。”方运讥讽道。

    雷空鹤缓缓吸气,缓缓呼气,道“该你说此物的来历了。”

    方运诧异地问“你真不知道?这是我跃龙门的奖励啊,我以为你们都能猜到。”

    雷空鹤愣在原地,死死咬着牙,缓慢而用力地吸气,用尽一切办法避免自己破口大骂。

    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若是有足够的时间,完全可以猜出此物的来历,但瘟疫之主和妖皇等妖蛮都怀疑方运身上的宝物是得自末日殿或其他地方,他要查清楚,所以才出言质问,没想到自己先栽了。

    虽说只要自己封圣,此事就可大事化小,可这污名却背定了,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得到的却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敖窟的声音再度响起“原来如此,方虚圣成功跨越龙门人尽皆知,如此一来,便等于是龙族赏赐,此物当属方运。”

    雷空鹤身后的一个雷家大学士道“方虚圣,你拿什么证明此物是跃龙门所得?”

    方运白了他一眼,道“你蠢,并不等于我也蠢,我敢在这种地方说谎吗?敖窟陛下,您可以去龙庭查证。”

    敖窟的声音响起。

    “时光指南车如此重要,本圣早就与龙庭联系,此物的确是跃龙门奖励,毋庸置疑。”

    雷家人和妖蛮半圣化身一听,气得心里疯狂大骂敖窟,看来他早就知道结果,一直在在配合方运演戏骗雷空鹤。

    众人有些同情地看着雷空鹤。

    这位人族仅次于衣知世的大文豪,此刻却被方运耍得团团转。

    雷空鹤强压下心中的恼怒和挫败感,表面上恢复平静,道“我们进行第二场赌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