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9章 再钓文心

    方运望着那巨大的鸟巢和树皮怪蛋,内心火热。

    毫无疑问,那颗巨蛋绝对是整座学海最珍贵的宝贝,基本可以确定是最一种文心。

    无上文心有四,方运已经得到一心二用、文思泉涌和才高八斗。

    传说中,第四种无上文心谁也没有得到,连孔子也没有。

    那就是月章星句。

    那是一种极为强大的文心,远远超过人族发现的任何普通文心、绝顶文心、刹那文心和另外三种无上文心。

    月章星句除了本身强大,还有另外的意义。

    因为众圣推断,一旦获得四种无上文心,或许有机会得到传说中的至强文心。

    “但是,会不会是特别的刹那文心?我的四面楚歌被彻底固化,使用之后不会再消失,可以经常使用,这颗树皮巨蛋,会不会是固化的刹那文心?”

    “刹那文心不多。四面楚歌能够将一首诗复制三次,从四个方向同时攻向敌人,非常强大。破镜重圆则能再次激发文心的作用,尤其对文思泉涌和一心二用等文心作用巨大,基本相当于一次性的无上文心。至于铩羽而归,则能让人假死逃生,可惜,数量太过稀少。”

    “除了这颗蛋,还有……”

    方运望向龙门所在,那里除了密密麻麻的文心鱼,还有三条紫色的鲸鱼。

    当年方运在学海的时候,一共遇到一大三小共四条紫色鲸鱼,大鲸鱼被自己意外捕捉,三条小鲸鱼则安然离开。

    当年三条小鲸鱼只有一丈多长,而现在,每条小鲸鱼都已经长到十丈大小。

    “咦……”

    方运轻咦一声。

    因为学海比较独特,如果能看到鱼,便会知晓那是什么文心鱼,但方运却看不出这三条小鲸鱼是什么文心。

    “难道这三条小鲸鱼根本不是文心鱼?”

    方运微微摇头,不再去关心那些文心鱼,继续盯着大树上的树皮巨蛋。

    “或许,学海的所有文心鱼加一起,都不如那树皮巨蛋更有价值。但是,那既然是蛋,便极可能意味着,里面的宝物或文心还没成熟。不过,先不管其他,钓到再说!”

    方运心里想着,深吸一口气,压下躁动的内心,开始使用钓海翁的秘法。

    钓海翁的鱼竿和普通鱼竿一样,都由钓竿、渔线和钓钩组成,其中钓竿和钓钩都需要强大的神金炼制,而渔线不一样。

    钓海翁的渔线,完全是自身神念凝聚。

    所以,各族都认为,论神念的凝聚和结实程度,钓海翁是当之无愧的万界第一,还要强于牧星客。

    但是,论浩大堂正、论威能威势,则是牧星客的神念第一。

    方运的神念经过人族和牧星客的秘法锤炼,已经非常之强大,所以仅仅过了一个时辰,便以神念凝聚成一条渔线。

    就见方运周围多了一条纯白色的神念丝线,只有头发丝粗细,正随着方运的意念而不断变化,或是转圈,或是跳动,如臂使指。

    这是钓海术最难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一般只有半圣才能轻易掌握,但对方运来说构不成任何难度。

    方运微笑看着渔线,因为这钓海术不仅能凝聚渔线,还能够锤炼神念,在一些方面甚至超过牧星客一族的秘法。

    虽然虚空吞噬者得到的还是只是最粗浅最基本的,但也足够让半圣修习一生。

    更别说方运现在只是五境。

    接下来,就是炼制鱼竿和鱼钩。

    鱼钩需要强大的神金,神金越好,鱼钩越强。

    如果能拥有祖宝层次的神金,钓海术的威力能增强数百倍。

    哪怕虚空吞噬者,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凝练出祖宝神金。

    但方运有。

    在葬圣谷中,方运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其中就有几种特别珍贵的神金,虽然分了一部分给圣院换军功,但大都留在自己手里。

    方运说做就做,立刻使用钓海术炼制鱼钩。

    方运没有时间炼制完美的鱼钩,所以只是粗粗炼制一番,能用就行。

    再接下来是鱼竿。

    钓海术的鱼竿是消耗品,鱼竿的需求很简单,木材。

    生长年代越久的木材,则威力越强。

    不需要特别的品种,也不考虑软硬等其他特性,只考虑年份,而且只能用树干。

    方运在天地贝和六银体中翻了翻,很快找到一大批所需的木材,无论是百棺岛上的神药树木,还是古神塔中的收获,或者是在葬圣谷被当作普通宝物的木材,只要年份够,都能使用。

    其中一些很普通的木材,因为年份旧,比百棺岛上的神药树木更适合钓海术。

    方运选出一根木材,用钓海术制作成鱼竿。

    制作完毕,方运眉心外放出强大的神念,就见鱼钩、渔线和鱼竿三者连为一体,成为钓竿。

    那钓竿散发着莹莹白光,鱼竿上是光滑的木质纹理,颜色发暗,仅仅是看一眼,鼻间就好像嗅到一丝朽木腐败的气息。

    钓线完全由神念凝聚,坚韧结实,足以悬挂一座山峰。

    钓钩由多种神金炼化而成,表面色彩多变,上面竟然散发着淡淡的圣威。

    钓竿悬浮在方运身前,方运望着那树皮巨蛋,神念一动,催发钓海术,下方的世界在方运眼中快速扩大,最后,那树皮巨蛋竟然好像就在眼前一般,感觉伸手就能碰到。

    方运周身突然爆发出环状白色气浪,那是神念外放所致,就见半空中的钓竿猛地向下甩出,发出刺耳的声响,速度瞬间超过十鸣,而且在不断加速,并形成强大的气浪,一波波地向四处侵袭。

    鱼钩与渔线如同落在水面的石子一样,打破镜海表面的平静。

    一层层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展。

    方运站在半空之中,犹如湖上的老渔翁,稳坐船中。

    鱼钩鱼线跨越无尽虚空,在学海的半空划过优美的弧度,然后,落空了。

    不仅落空,而且相距很远,足足有数百里!

    落空的鱼钩与渔线没有在学海半空停留,而是迅速收回,最后退出镜海,回到方运面前。

    “远比想象中困难。”

    方运这才发现钓海术的真正难点,鱼钩要跨越空间,隔着亿万光年去碰触一丈长的蛋,几百里相对双方的距离来说,真不能算错误,只能算是误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