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改邪归正

    令狐德棻府上,气氛并不融洽……

    宇文俭满以为以令狐德棻与房俊之间的恩怨,这一次必然会振臂一呼冲锋陷阵,却不料令狐德棻居然一脸冷漠,放佛以往的仇恨尽皆如云烟飘散,根本无动于衷。

    “令狐兄,房俊那厮恣意妄为,这简直就是在断了咱们大家的财路!若是吾等不做出什么来震慑一下房俊,用不了几天,小弟手底下的那些个工匠可就得造反了!”

    宇文俭大急,陈说利害,希望能够打动令狐德棻。

    然而令狐德棻却是稳坐如山,手里拈着茶杯,一脸云淡风轻:“贤弟尝尝这今年的春茶……话说这明前龙井好喝是好喝,就是太贵!春日里愚兄在周家茶庄忍痛购得二斤,平素便放在冰窖里保鲜,现已所余不多,以后贤弟登门,愚兄怕是也拿不出什么好茶来招待你了。”

    宇文俭嘴皮子都说破了,却不料令狐德棻非但全然无动于衷,反而让他喝茶……这龙井可是房俊那厮一桩极大的财源,明前的极品更是贵比黄金,你这一买就是二斤……这特么不是资敌么?

    “兄长难道是怕了那房俊不成?想想您往昔与那房俊之间的恩怨,甚至被房俊的小妾挠得一脸血……您就都咽回肚子里了?现在丘神绩之死与房俊攀扯上了关系,只要您站出来振臂一呼,必然应者云集,大家一起弹劾房俊,最起码也能迫得陛下将其停职吧?千载难逢之良机,万万不可错过啊!”

    “呵呵……”

    令狐德棻耷拉着眼皮,轻轻呷了一口茶水,放在口里缓缓品尝,而后慢慢咽下,深深回味。

    宇文俭:“……”

    这老货以往最是睚眦必报,与房俊之间的仇怨倾尽黄河之水怕是亦未能够洗清,怎地这会儿却好似浑然不在意当起了王八?

    还有丘行恭,爱子惨死,房俊乃是最大的嫌疑人,却硬是一动不动……

    娘咧!

    那房俊的凶名居然如此之盛,连这两人都忌惮到不得不忍下血海深仇,亦不敢对其当面锣对面鼓的斗上一斗?

    不能够啊……

    令狐德棻品着茶水,看着宇文俭抓耳挠腮焦躁不堪的模样,终于微微叹了口气,放下茶杯,温言道:“你我几十年的交情,自然毋须避讳什么,愚兄痴长你几岁,便送你一个忠告吧。”

    宇文俭忙道:“兄长请说。”

    令狐德棻眼睑低垂,看着面前书案上的一本厚厚的书稿,伸手轻轻拂拭,道:“你可知愚兄这一段时日以来深居简出闭门拒客,所谓何来?”

    宇文俭一头雾水:“小弟不知。”

    难道不是被房俊以及其小妾武娘子弄得声名狼藉颜面尽损,所以没脸见人么?

    “呵呵,贤弟定然以为愚兄是无颜出去见人吧?”令狐德棻笑呵呵的将宇文俭的心里话给揭破了。

    宇文俭略显尴尬,忙道:“兄长说得哪里话?您德高望重,乃是士林当中之名仕,更是史学界的泰山北斗,谁又敢笑话您呢?”

    令狐德棻笑着摇摇头,道:“愚兄又非是眼瞎耳聋,焉能不知外界贬斥之言论?不过某之所以闭门不出,非是怕了那房俊……好吧,某的确是忌惮他棒槌恣意妄为的脾性……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这本书。”

    见到宇文俭一脸懵然,令狐德棻语气感慨,道:“某正在修订书稿,成书之后,将会命名为《晋书》。”

    宇文俭愕然:“兄长在修史?”

    令狐德棻道:“立功,立言,立德,此乃读书人之三不朽!某虽然遭逢乱世,然有家族庇佑,不曾冲锋陷阵斩将夺旗,却是未曾为大唐立下尺寸之功。眼下某声名狼藉,已然传为天下笑柄,立德之说更是此生休提。人活一世,总归要留下一点什么吧?无能立功,无品立德,那也就只能凭借毕生所学,著书立说了。否则这一生犹如雁过无声,岂非虚度?”

    令狐德棻为何性格如此暴躁、人品如此浅薄,依旧能够在士林当中享受如此之高的声誉,使得李二陛下即便满心不愿却依旧授予其礼部尚书之职位?

    绝非其背后门阀之故。

    武德初年,令狐德棻担任秘书丞。职责是掌管经籍图书之事。当时经隋末大乱,经籍图书大量散失,德棻向高祖建议,以朝廷之力广泛收求天下书,对献书者“重加钱帛“,予以奖励,对所收之书,“增置楷书,令缮写“。这个计划顺利执行,“数年间,群书略备“。

    至武德九年李二陛下即位,已经“于宏文殿聚四部群书二十余万卷“。这其中除了武德初得隋旧书八万余卷外,另十二万余卷则是购求而来,并且已分类别,足见成绩之大。这项工作随后也坚持了下去,贞观年间,魏徵、虞世南、颜师古相继为秘书监,继续购求遗书,选书手、雠校百余人,缮写群书,藏于内库,由宫人掌管。

    古代科技落后,文化传承极其艰难,稍有天灾人祸,便极易导致珍贵的书籍的散佚损毁,故而令狐德棻的这个建议一举使得天下大多数珍本孤本得以保全,颇受天下学士之赞誉。

    然而仅此一项,并不能说明令狐德棻在士林当中的地位。

    古代学士最高的成就是什么?

    著书立说。

    而著说立说之中最顶级的成就,便是修史!

    令狐德棻对高祖李渊说:“窃见近代已来,多无正史,梁、陈及齐,犹有文籍,至周、隋遭大业离乱,多有遗阙。当今耳目犹接,尚有可凭,如更十数年后,恐事迹湮没。陛上既受禅于隋,复承周氏历数,国家二祖功业,并在周时。如文史不存,何以贻鉴今古?”

    何谓“国家二祖功业,并在周时”?

    隋代北周,唐代隋,一脉相承,而且恰好这三代帝王祖籍同出关中武川,并且李渊的祖父李虎是北周政权的核心“八柱国“之一,死后追封为唐公,李渊的父亲李昺也在北周袭封唐公,为柱国大将军。所以德棻指出“国家二祖功业,并在周时“。

    如果能通过修前代史而向世人强调北周、隋、唐一脉相承的正统观念,进而宣传李唐祖先功业,那么对于巩固刚刚建立的李唐政权,是再好不过的明智之举了。

    李渊如何能够拒绝?当即照准,于武德五年正式下诏修前代魏、周、隋、梁、齐、陈六史。

    所以,大唐史学“创修撰之源,自德棻始也“。

    这才是令狐德棻在士林当中底气之所在!

    历经与房俊的数次争斗,令狐德棻终于算是看明白了——我跟那个棒槌斗个什么劲儿啊?输了颜面扫地声誉受损,就算赢了又能得到什么?说到底,不过意气之争罢了。

    与其有那精力与房俊争来斗去,何不老老实实的编撰史书,将自己的名字传诸后世?

    所以,令狐德棻悟了。

    他看着一脸失望的宇文俭,意味深长道:“财帛富贵,不过是身外之物,多了那些好处,吾等还是一日三餐、夜宿一榻,少了那些好处,难不成还能三餐不继、无家可归?贤弟亦是心思灵透之人,勿要被身外之物所累,不如沉下心来,与愚兄一起修史,这部《晋书》,愚兄为你留一个署名的位置,如何?”

    宇文俭心里腻歪得不行……

    我是找你来对付房俊的啊,结果你却劝我放弃大把的利益,跟着你钻进故纸堆里修史?

    修史倒是一件好事,可问题是我那点才学跟你提鞋都不配,我不行啊……

    宇文俭郁闷至极,实在是想不到一向脾气暴躁心胸狭隘的令狐德棻,现在居然修心养性返璞归真,将所有功名利禄尽皆抛开,一心一意去编撰史书传诸后世……

    这个老东西都“改邪归正”了,难道自己当真就拿房俊那个棒槌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