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三八章 都不是好东西

    “没错。”

    “他还活着,那上一次在岛城的时候?”坐在后座上的男子点了一根烟,思绪漂到不久之前的那个晚上,那个男子那种看破了生死的坦然。

    “我靠,没想到他演戏的水平也是影帝级别的啊!”

    现在想来分明是那日看到了先生,知道了不是先生对手这才有了那一番惊人的逼真的“表演”,并且成功的骗过了一众人。

    “他来这里找毒师做什么啊?”

    “找他重新出山。”

    “又出山,祸害人啊?”

    “大哥,你来这里找毒师做什么啊?”

    “找他自然是有事的了,不过他的本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不能和他直接接触,否则,搞不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贾自在道。

    “行了,你在这里给我好好的监视他,有什么问题及时的跟我说,自己一定要小心点,那个老东西鬼着呢,见识不好就立即撤。”

    “知道了。”

    “我先走了。”

    男子下了汽车之后转了几个弯,然后打车离开了这座县城,到了最近的飞机场坐飞机直飞岛城。当天晚上就回到了山村之中。

    “怎么样啊?”

    看着风尘仆仆归来的贾自在,胡媚急忙问道。

    “人找到了,在沙鸣县,我还有另外一个发现。”

    “另外一个发现?”

    “张伟也去了那里!”

    “找毒师?”

    “对。”

    “先生不是说他活不过一个月吗,他去那里做什么?”

    “不知道,或许是想请毒师想办法给他续命吧?”

    “毒师还能续命?他只会要人的命!”

    “我回来想跟你商量一下,我们两个人怎么把毒师带回来交给先生。”贾自在道。

    “这件事情难度可是非常的大!”胡媚听后哦沉思了一会道,“毒师极其擅长用毒,可以让人不知不觉就着了他的道,要对付他,得相当周密的计划才行,何况,还有一个张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

    “是很难,但是也得办呢!”

    “有了,等明天,我去问问钟流川。”

    次日清晨,一大早贾自在就来到了钟流川的家门口,正好堵着他。

    “解毒药,先生那里自然是有,你们要来做什么啊?”

    “我们要对付毒师。”

    “毒师,你们不是不再管那些事情了吗?”钟流川好奇道。

    “哎,我一句话两句话也解释不清楚,总之,这件事情我们是必须要做的。”贾自在道。

    “这事情你们不妨直接去找先生,他今天应该回来了。”

    “嗯,那行,谢谢你了。”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贾自在来到了医馆的外面,在外面徘徊了好一会也没有进去,自从那一次见面之后,他其实觉得心里有愧,不知道该如何再面对王耀的。最终他还是敲了敲门进去了。

    “先生。”

    “来,坐,有事?”

    “嗯,是想向先生求些解毒药的。”

    “解毒药,谁中毒了?”

    “不是中毒,是防患中毒。”

    “你们找到毒师了?”王耀思索了一会便大概猜到了缘由。

    “哎,已经找到了。”

    “他在什么地方啊?”

    “西北,鸣沙县。”

    “那里啊,稍等。”王耀道。

    他以一叶“解毒草”配了一副解毒药,然后装入了瓶中,交给了贾自在。

    “给。”

    “那个,先生,这多少钱啊?”

    “这次就不用了,小心点。”王耀道。

    “哎,谢谢先生。”

    贾自在带着“解毒药”离开了医馆,然后和胡媚马不停蹄的直飞西北,在路上他们制定了周密的行动计划。

    西北,鸣沙县,风仍旧很大,沙土漫天飞舞。

    “他没出来过?”

    “出来过,根据我这些天的观察,他基本山就是每天出来一次,在下午三点到四点的时间段,去最近的菜市场买点菜,然后回家。”

    “只吃青菜?”

    “我怕他发现没敢靠的太近。”

    “那就等到下午吧?”

    几个人就等在这栋楼的外面,准确的说是埋伏。

    外面的风沙仍旧很大,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三点钟。

    一个身体干瘦,微微有些佝偻的男子从那栋楼上走了出来,手里那这一个袋子。

    “出来了。”

    “看到了,按计划进行。”

    “收到。”

    “咦,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呢?”身材佝偻的男子突然间停住了脚步。

    噗噗噗,几声闷响,他的身体踉跄了几下,仿佛被什么冲撞了一般,然后咕咚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一个路过的人看了看,却没有一个人上前,甚至连打电话的人也没有。

    “不会吧,这么简单?”

    “小心点。”

    风还在刮着,那个男子就那样躺在地上。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的身旁路过了几十个人了。

    呜,终于,有救护车赶了过来。

    “接下来怎么办?”

    “等着。”

    医护人员从车上下来,然后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抬上了车,然后拉走了。

    鸣沙县人民医院之中,

    “他还躺在那里?”

    “躺着呢。”

    “给他一枪。”

    “稍等,他旁边还有一个护士。”

    噗,一声闷响,一发子弹击穿了玻璃,然后那个原本躺在病床上的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顺势滚到了床下。

    “他动了。”

    “这个老狐狸,在那盯着他!”

    “走,咱们进去。”贾自在道。

    “走。”

    他们两个人进了医院之中。

    “是这个病房?”

    “对,早安排好的,里面就他一个人。”

    “他还在里面吗?”

    “在,躲在地上呢,但是你们小心点,我看不清楚他的具体位置。”

    “知道了,注意警察。”

    “我们上。”

    “好。”

    嘎吱,门被推开了一道缝,然后扔进去一个东西。接着便有烟雾迅速的飘了出来。

    “这个老头子倒是挺能忍耐的啊!?”

    一个人先进去,

    呼啦一声响,然后漫天的星光点点。

    噗噗噗,

    然后是闷哼声音,咣当啪啦,比例破碎的声音。

    咳咳咳,有人在咳嗽,地上还有鲜血。

    “贾自在,是你?!”

    “小媚?!”

    “哎,不要叫得那么亲密了,老头子,啊,想不到,你还是真么阴险啊!”

    “看在相识一场,小媚也在这里,放我走,我给你们解毒。”佝偻男子道。

    “解毒,不用了,我们随身都带着解毒药呢!”贾自在拿出事先分装好的药剂喝了一小瓶。

    “准备的很充分吗?”

    “对付你,那可是得准备的充分一些的。”贾自在道。

    “这是我最新研制的东西,以前的解药都不管用的。”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跟我们走吧?”

    咳咳咳,贾自在的脸色有些难看,其实在刚才,他中了十几颗毒砂,都已经没入了肌肉之中,很疼的那种。

    “谁让你们来的?”

    “见了就知道了。”

    一个小时之后,汽车在公路上飞驰着,伴随着的是漫天的黄沙。

    咳咳咳,贾自在偶尔还咳嗽两声,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谁给你提供的药物。”他的反应让“毒师”非常的吃惊,在医院之中他所使用的毒砂上的确是涂抹了他最新研制的毒药,威力十分的惊人,而且解毒药只在他一个人手上,按道理讲这个时候,毒药早就应该发作了,但是此时看他根本就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是董事长让你们来的?”

    “他?”贾自在点了一根烟

    “不是,他现在恐怕是自身难保了,你也不用瞎想了,等见了面自然就会知道了。”

    沙鸣县,风沙还是很大,“毒师”的放家里进了一个人,中年男子,秃头,手里拿着一个棒球帽。

    “走了?”看着空空的房间,他轻声自语了一句。

    “到底是老了!”

    “小媚,到底为什么抓我?”毒师问胡媚。

    “你做的坏事太多了,我们替天行道。”贾自在叼着烟卷道。

    “替天行道,你们,哈哈哈!”毒师听后大笑了起来。

    “贾自在,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我坏事做的是不少,但是你做的也不比我少多少吧?”

    “我不想你那么没底线,为了试毒,直接毒死了一个村子的人!”贾自在道。

    “哟,说的真是好听,那是为了杀一个人直接炸掉了一辆大巴车,那上面也有老弱妇孺吧!”

    “你他吗的给我闭嘴!”一提到这件事情贾自在就面目狰狞,回头就是一刀,直接扎在了“毒师”的大腿上。

    “啧啧啧,被说到痛处了吧?”

    “那是那个疯子做的,不是我!”

    “切,那你也是帮凶,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日夜兼程。

    一天之后,他们来到了山村之中,贾自在和胡媚两个人都是风尘仆仆。

    “先生,人我带来了!”一回村子,贾自在就来到了王耀的医馆之中。

    “受伤了?”王耀看了他一眼道。

    “小伤,死不了,多亏先生的药物,否则,我们还真对方不了他。”

    “走吧,那咱们见见这位毒师?”

    “钟流川,你也在这里?!”山村的一处闲置的房屋之中,“毒师”吃惊的看着钟流川。

    “好久不见了毒师,你还活着呢?”钟流川的脸上好不掩盖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