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神鸟之威

    据古籍记载:“凤有六象九苞。六象者,头象天,目象日,背象月,翼象风,足象地,尾象纬。”

    这个象,并非纯指外在相貌,而是一种引申的意象。目象日,眼如太阳般闪耀;背象月,背部如月牙般弧度优美;翼象风,翅膀扇动似风刮过……如此等等。

    所以又有书记载:“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鹓鶵;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

    是说,符合六象九苞的鸟有五种,都可以称作凤。那具体来说,凤凰的外在形态究竟什么样呢?

    《尔雅·释鸟》云:“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五彩色……”

    众人都没见过凤凰,但此刻,一只巨大的神鸟将太阳遮盖,投下重重黑影,将整个崖顶笼罩。

    跟着神鸟缩小身形,化作丈高左右,停在鸟巢旁边,大家这才窥得全貌。

    喙如鸡,颌如燕,柔而细长的脖颈,背部隆起,尾毛分叉如鱼。浑身披着金黄灿灿的细羽,其中又层次分明,金黄如波浪般荡开,一层层渲染,到了末处似将颜料晕开,化成五彩,平添多姿绚丽。

    众人早已停了手,目眩神迷的看着神鸟,那一身迎风金羽,宛如向日金光,毫光洒风雨,纹彩动云霓!

    这是一只真真正正的鹓鶵,现世的第一只凤凰!

    “唧唧!”

    只见它靠近鸟巢,连连低鸣,似与里面的生命交谈。片刻,它嗖地转过头,灿如朝阳的眼睛盯着树下众人,带着莫大的怒意和杀气。

    “不好!”

    顾玙当先叫道,拽着小师姐就闪:“我们扰了它的家,快跑!”

    “哎哎,我还想看看……”小师姐叫道。

    “看什么看,命都没了!”

    俩人一动作,别人也反应过来,立时心惊胆战。没办法,单凭那股强大的威压,就生不起任何对抗之心。

    夏鹿非也不再傲然,拍出一张遁行符,伴着隐隐雷音,自身化作一道紫光从崖顶直线跳水,砰的落到山下,速度反而最快。

    蔺怀礼等人就要慢些,各展其能,疯狂逃窜。

    结果刚跑两步,一位长老猛地惨叫,皮肤上突然烧起了赤红色的火焰。任他如何拍打、施术,皆做无用,眨眼间此人就被烧得神魂俱灭,连点灰烬都没留下。

    另一人就在旁边,吓得肝胆俱裂,头都不敢回,玩命的向山下遁去。

    跟着就全身一颤,整个人完全被火焰包覆。再过了一息,冲天而起的火焰铺天盖地,彻底爆发开来,以极快的速度席卷了整座山崖。

    蔺怀礼等人在几个呼吸的功夫,都已化作灰飞。

    只见那绚烂的神鸟身形自火海中升腾而起,翱翔于九天之上,自有一股睥睨万物的王者之威。

    夏鹿非放出了那件枯叶法器,遁离百丈,正往这边观瞧,见顾玙二人匆匆赶到海滩处,忙唤道:“快快离岛!”

    “哞!”

    守在海上的青牛也叫了一声,赶紧过去接应。

    眼瞅着就要接到,那恐怖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喷出一道火焰。俩人齐齐挥剑,砰砰!

    竟是一触即溃!

    好机会!

    顾玙双目大亮,最后看了看小师姐。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好聚好散啊!

    “你先走!”

    他用力一甩,将顾小飞扔上牛背,自己脚步一跨,挡住了身后袭来的第二道火焰。

    “师弟!”

    顾小飞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叫,眼睁睁看着那人被火焰吞没,魂飞魄散,连渣滓都不剩。夏鹿非亦是又惊又叹,好一个壮烈男儿!

    殊不知,一道元神早就脱壳而出,瞬息划破虚空,远遁西北方的昆仑山。

    这元神飞至半途,恰经过巴蜀地界。下面的群山中突伸出一只大手,捏小鸡一样,啾的捏在手里,转眼又缩了回去。

    “哎呀!”

    玉虚宫中,昆仑老祖一拍大腿,不妙啊!

    暂不提他如何糟心,单说三墩岛上。

    一百多人来,不足半日,仅余两人。夏鹿非踩着枯叶梭舟,顾小飞泪眼婆娑的骑着青牛,都以极快的速度向远处飞遁。

    小师姐并没有满脑袋肌肉,想拼死为师弟报仇,活下来才能学好本事!

    “糟了,又追上来了!”

    夏鹿非时刻关注后方,突然惊呼一声。

    三墩岛已经变成了火焰山,唯独那株巨大的梧桐完好无损。而那神鸟的怒火比想象中的更大,铁了心要赶尽杀绝,翅膀一扇便追至尾后。

    恐怖的威压传来,二人不禁心生绝望。正此时,背后忽然嘶鸣阵阵,回头一瞧,嗖嗖嗖!

    四道流光从天而降,化作四道身形,将凤凰围在中间。

    这四人都年轻的可怕,比顾小飞也大不了多少,个个法度沉稳,气势不凡,竟都是人仙修为。

    那凤凰被阻,怒意更盛,张口一喷,又是一片火海升腾。

    轰!

    九如和何禾出剑,长生召雷,韩棠用符,各自接了一击……刹时海面沸腾,浊浪翻涌,声传百里。

    而这一击之下,四人齐齐皱眉,顿感棘手。

    凤凰的境界不似修士,不好估量,但战力却在人仙与神仙之间,比当初预想的要麻烦很多。

    “我们并非有意惊扰,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再说他们已经身死,快快平息怒火,我们好好商谈。”

    几人知道它灵智极高,先传念交流。凤凰却不听不应,只作不死不休状。

    “甭废话了,开打!”

    九如不耐,一挥赤阳剑,鼓动荡魔真诀,先行出招。

    这剑诀用起来,她比老爸还刚,什么神鸟凤凰,只要为我为敌,那就是邪魔妖怪,当斩!

    剑修要的就是信念,同为人仙时,顾玙都没有她这般纯粹。

    轰!

    只见海域之上,光芒大作辐射百里,辉煌耀眼。

    一轮赤日徐徐升起,普照万方,又透着浩然刚大的绝世杀威。

    凤凰抬眼一望,露出几分不屑,身形无限变大,比刚出现时更巨,遮天蔽日,竟似不知几千里的大鹏鸟一般。

    它向上一飞,没施展任何神通,就直直撞过去。

    轰!

    从海面看去,宛如一只巨鸟撞碎了太阳。光芒瞬间黯淡,赤日破碎,剑气消散。

    九如受到反噬,一时内气跌宕,神魂摇动。凤凰振翅追击,长颈一伸,竟要把她活活啄住。

    “滚开!”

    长生双手挥动,数道神雷劈下,搅得天昏地暗。

    另一方又有冷月升起,光寒洒落,变幻莫测。

    再有金光耀眼,从天降下一座五个门楼的巨大牌坊,泰山压顶般重重砸向凤凰。

    这招正是当年围剿蜰鬼时,石云来的独门绝技,后石云来身死,便被韩棠学了去。

    这座巨大牌坊重重一压,连千年蜰鬼都得沉一沉,凤凰自然也扛不住,身形猛地一坠,脱离目标。

    还未等稳定身形,千万道冰寒剑气又汹涌袭来,且伴着数道紫蛇狂舞。

    “嗷!”

    神鸟一声嘶鸣,尖厉刺耳,凶威滔天。跟着身形突然消失,化作一片五彩光雾,先向左一卷,细如毫光的冷月立时无影无形,再向右一扫。

    刷!

    雷光也消迹无踪。

    “好厉害的神通!”

    “还真是五色神光!”

    仨人齐齐惊诧,一股不安迅速从心底滋生。对方战力虽强,但也有个限度,可加上这个神通,基本无解啊!

    这团光雾,可不似轰杀红莲法弟子的那般水准,由凤凰亲自使来,天赋异禀,五行光自成循环,源源流转。

    除非神仙出手,否则真的是无宝不刷!

    仨人拉开距离,只见那五彩光雾连连变幻,再度化作凤凰真身。它虽被围困,目中却露出睥睨之色,傲然万方,飞禽之王!

    它伸长脖颈,尾羽舒展,又是一声清鸣。

    不多时,就听“吱吱”“啾啾”吵杂无比,仿佛千万只鸟类在耳边同时鸣叫的声音传来。海面上没了光,没了云彩,尽是黑压压的影子。

    数不清的飞鸟从四面八方而来,又围在仨人外面,排列有序,似在朝拜它们的王!

    “好神俊的凤凰!”

    纵为敌手,长生也忍不住暗赞。不愧是天地之精所化,应感而生,比那条**强太多了。

    其实这件事,本就是人类无理。凤凰好端端的,根本没打扰到人间,你非跑来看西洋镜,还惊扰了家眷,你不死谁死?

    但很多时候,是不能论道理的,无论夏国还是修行界,都不可能放任一只不受限制的凤凰自由活动。

    “……”

    长生看了看何禾,何禾瞅了瞅韩棠。要打也能打,真要拼了命,结果就是两败俱伤,但这是最坏的方法。

    “哎?”

    长生一扫之下,忽然四处踅摸,“九如呢?”

    何禾二人也懵逼,九如呢?好像从刚才就不见了。

    正疑惑间,忽见凤凰神色大变,目中急切,竟撇下仨人转回三墩岛。

    它张口一吸,漫天火海瞬间湮灭,只见梧桐树上赫然立着一个人,旁边就是鸟巢。

    “嗷!”

    “嗷什么嗷,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

    九如一手按着鸟巢,一手指着凤凰,“过来谈一谈。”

    (明天出去玩,第一次开车走高速,有点害怕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