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吃货

    “凤鸣如笙箫,声似钟鼓,雄鸣曰即即,雌鸣曰足足。”

    这只凤凰的叫声便是“唧唧”,显然是只雄鸟,不过此时怒极,竟发出如孔雀般的嘶鸣,嗷嗷不止。

    九如站在树梢上,一脸淡定,也不说话,就那么瞅着它,瞅着它,瞅着它。长生三人也赶到崖顶,面面相觑,只得守在外围,防止变故。

    而那凤凰在低空不断盘旋,终于传出一道神念波动,“好生无耻!”

    “我无耻什么?我又没扰了你,你跟我们打个毛线?好好说话不听是吧,谁惯的你啊!”九如张嘴就开喷,继承了小姨的优良传统。

    “嗷!”

    凤凰愈怒,偏生没办法,在崖顶飞来飞去,嘶鸣中已带了几分哀意。鸟巢中的生命也做出回应,可怜又无助。

    僵持了半响,它终于缩小身形,变成丈高落在另一树梢上,看向某人的目光满是怨愤。

    “这就对了!他们打扰你,你已经把他们杀光了,就别牵扯旁人,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

    九如在鸟巢旁坐下,招呼仨人过来,瞬间住持大局,问:“你何时出生的?”

    “……”

    “你真是天地之精所化?难得藏在此处,才被人发现。”

    “……”

    “你有名字么?对人间了解多少?”

    “……”

    她连番询问,凤凰只是不应。

    九如转了转眼珠子,忽想起韩棠说的典故,伸手拍了拍鸟巢:“喂,你是不是饿了?”

    咕咕!

    里面居然发出一阵轻微的骚动,好像不愿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韩师兄博闻强记,佩服!”

    “呃……”

    韩棠一脸便秘,无言以对。

    待九如笑够了,忽地面色一正,严肃道:“我们并非凶恶之人,你也并非嗜杀之辈,咱们先讲道理。

    那些人前来,多数不怀好意,但也有几人心存善念,维护过你的妻儿。你却不管不顾,一味赶尽杀绝,情有可原,理不可取,违了我世间规矩!”

    “……”

    凤凰伸长脖颈,目露嘲讽,姿态高高在上。

    九如也不恼,继续道:“不管你因何而生,但既然在我夏国地界,就要守我人间道理。我们奉师门之命前来查看,双方师长曾言,恶鸟杀,神鸟留,未提一个抓字!

    你虽强,可知有当世神仙,擒你易如反掌。

    师门派我们来,本就是和善态度,你是神兽精灵,我们给予敬畏,但也莫要得寸进尺,恃宠而骄!”

    你可服?”

    凤凰看都没看,自顾自的抖动羽毛,全然不在意。

    “哼!”

    九如嗖地跳下梧桐,抽出赤阳剑,道:“话讲完了,你若不服,我们再战!你把这破蛋收好,我们绝不会乘人之危,莫以为我们真打不过你!”

    刷刷刷!

    长生三人也跳下来,又成包围之势,个个气势提升到顶点。

    气氛瞬间紧张,凤凰本性高傲,绝不会认错,更不会低头。眼瞅着就要打起来,正此时,忽从天外飞来一道流光,化作一位年轻道人,羽衣云冠,神俊不凡,三分正经中带着七分逗比。

    却是晁空图。

    “哎呀呀,好漂亮的大鸟儿!”

    他双眼放光,上去就要摸毛。

    凤凰侧身闪过,不由分说,张嘴就喷出一道火焰。晁空图不躲不避,右手袖子一挥,袖中有符光闪耀,宛如袖里乾坤般,那火焰悉数被吸了进去。

    “这鸟儿性子烈,得磨一磨。”

    老晁给出一句评价,转念又摇头,“不对,磨平就不是凤凰了,算了,不与你计较!”

    此时,韩棠连忙上去行礼,“师叔,劳烦你特意跑一趟。”

    “甭客气,我刚好知道一个地方有……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啊掏,摸出一把通体青碧,外面裹着一层稻壳似的种子。

    这东西一拿出来,凤凰立时有了变化,直直盯着不眨眼。鸟巢里的家伙也闻到香气,跟着躁动起来。

    “没错,就是此物!”

    韩棠辨认了一下,不由大喜。

    《庄子秋水》云:“南方有鸟,其名鹓雏,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就是说这种鸟,不是梧桐不栖,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不是甘甜的泉水不饮。

    那竹子的果实是什么?

    俗名称,竹米。

    一个区域的竹林,经过几十年至几百年的生长发育,逐步进人老龄林阶段。生长减慢,开花结实,然后竹株枯死,竹林衰败。

    而这些果实落入土中,重新长为竹林,是一种无性繁殖,自我延续的奇特方式。

    所以我们见到的竹子,都极少开花,因为竹花过后,竹林就会成片死亡。而它结成的种子,便是竹米。

    细长的一粒粒,包有外壳,脱壳后变得洁白,颇似稻米,极具营养成分。由于无比稀少,自古以来便是非常非常珍贵的东西。

    所以凤凰就牛逼了,人家不是竹米不吃,宁肯饿死。

    死因,挑食……

    至于那巢里的东西,也不是幼鸟,而是雌鸟和凤卵。

    据南宋古籍《岭外代答》记载:“高崖之上,人迹不至之处,乃有凤凰巢焉……其顶之冠常盛水。雌雄更饭,未始下人间……雄者以木枝杂桃胶,封其雌于巢,独留一窍,雄飞求食以饲之……。”

    这是仅存的,对凤凰习性有所描述的书本。

    大意是说,凤凰在人迹不至的高崖上筑巢,雌雄轮流进食,从不接近人间。

    产卵后,雄凤用木枝混合桃胶,将雌鸟封在巢穴里,只留一个气孔。然后雄凤寻找食物饲养雌鸟,如果长期得不到食物,就会封堵孔洞,将雌鸟和卵一起闷死。

    先不说这种习性是否缺心眼,单从这就能看出来,凤凰的最大特征,骄傲!骄傲到宁愿亲手灭杀,也不让人类或野兽之流得到凤卵!

    按照正常发展,凤凰即便被九如说的有所触动,也不会妥协低头,照样开战。

    可偏偏韩棠晓得典故,知会了同门寻找食物,然后晁空图就带着竹米来了,还是灵气熏染等级提升的高级竹米。

    哎呀,这就不太有原则了。

    (本章是存稿,定时发送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在泡温泉,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