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我不是变态

    巴山脚下,村庄。

    二十多间房屋散落在山野之间,正对着一条河水,环境清幽。这个村子本已废弃,只作为采药人的歇脚处,不过近年慢慢恢复,又有了人烟气息。

    究其原因,无外乎巴山派的迅速崛起,为了探听消息,某些方面才在此重置了居住区。

    巴山派建立已三年,从籍籍无名到举世皆知,神秘、强大、好战、行事随心所欲。至今无人知道它的确切位置,更不晓得掌门是谁,只有一个大弟子顾小飞在外走动。

    夏国门派几百家,没见过这样的!

    午后,当顾玙走进村庄时,理所当然的引来了一些注目。一个在门口晒太阳的老汉忽然睁开眼,招呼道:“后生,可是去巴山派的?”

    “您怎么知道?”

    “这里偏僻,过来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去拜师的。可惜十个进去,十个出来,我住了一年,没见过成功的。”

    老汉端详他片刻,摇头道:“那巴山派喜好十岁左右的孩童,你年纪大了点,怕是不行啊。”

    嗯,我是大了点,我特么都五十岁了!

    顾玙蛋疼,没搭理他,自己在村里随意走了走。百十口人,种田为主,普普通通的小村庄,并未形成相关的服务产业——看来小斋仍在控制门派人口,并未大肆扩张。

    他离开村子,往深处走去,护山法阵的气息非常明显,直直奔向第五座山峰。路上还碰到一伙人,个个垂头丧气,瞅了瞅他也没有多事。

    很快,顾玙到了山峰脚下,见一名孩童拿着长剑正要上山,见又有人过来,便抹身站定,问道:

    “你也是来拜师的?”

    “不,我是来拜山的,你家大人在么?”

    “注意你的身份和说话方式,大人是什么,叫掌门!”那孩童喝道。

    “……”

    老顾抽了抽嘴角,懒得计较,问:“我怎样能上山?”

    “简单,胜过我手中剑!”

    又有架可打,孩童立时兴奋起来。他十二三岁的年纪,稚气青涩,却极力装成稳重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郑开心。

    “来吧,速战速决!”

    他长剑一指,摆出架势,还没等出招,忽见山上飞奔下来一个女孩子,叫道:“师弟不要胡闹!”

    这女孩娇小玲珑,甚是可爱,行礼道:“贵客见谅,刚才那伙人无理取闹,师父才让他赶人。师父已知您来访,叫我带您上山。”

    她狠狠拍了下师弟的头,那孩童各种委屈不敢言。

    顾玙笑笑,抬脚就跨过护山大阵,对着眼睛发直的两个孩子问:“你们叫什么?”

    “我叫水兰芍,排行老三,他叫青卜子,排行老四。”

    水,青……都是小姓。

    “这是真名?”他好奇道。

    “当然不是,是师父取的法号。贵客尊姓大名?”水兰芍笑问。

    “哦,我姓顾。”

    “咦,跟大师姐一个姓氏,可惜大师姐不在,说不定你们还是本家呢!”

    水兰芍十分活泼,年纪虽小,接人待物却很娴熟。

    这山上植被茂密,人工痕迹非常少,仨人顺着一条蜿蜒小径走了两刻钟,才到了一处开阔平地,应该是练功场。

    一个大点的男孩子正在那里舞剑,面目敦厚,一丝不苟,浑然不觉这边来人。

    “他叫方元,是二师兄。本应是三师兄的,但原来的二师兄离开山门了。”

    仨人过了练功场,又走了半小时左右,终到了山顶。

    眼前呈现出一片粗糙的居住区,最高处是三间茅屋,左右各有三间,又有几件杂物室。别说跟神霄派比,就是普通的地方门派也比不了。

    “师父就在上面,我们先告辞了。”

    俩孩子麻溜闪人,顾玙自顾自的迈入茅屋,中间是客厅,右边的卧房空着,左边正坐着一位老神仙。

    他极力装作第一次来的样子,叹道:“你这里未免太简陋了。”

    “简陋才好,没那么多琐事。”

    “那至少找几个杂务弟子,也能分担一些俗务。”

    “我有四个徒弟,从进山到现在,日常洒扫衣食住行,都是亲力亲为。他们年纪小,心境不稳,俗务也是修行。”

    说话间,顾玙已经坐到桌案前,对面自是小斋,还是那般不带一丝烟火气的清淡。

    她放下手中玉简,问:“凤凰如何?”

    “老晁带了竹米过去,情绪基本稳定,答应不再胡乱杀人,我们也约束修士不去骚扰。”

    “听说是一雄一雌,雌鸟还在孵卵?”

    “没错。”

    “等幼鸟出世,我也要去看看。”

    小斋露出几分兴致,问:“我那几个徒弟怎样?”

    “皆是美玉良才,值得大力培养。不过你想争道统,光凭这几人远远不够。”

    “三十年时间,才过去十分之一,不急。”

    “……”

    俩人说着说着,忽然没了话,空气陷入沉默。

    小斋完全没有询问的意思,见他不说,自己也捧起玉简,继续整理资料。

    顾玙挠了挠头,你不提,我也不好开口,我开口,我特么咋弄啊?

    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直入正题,“呃,我的第二元神在你那儿?”

    “在。”

    小斋一伸手,掌心浮现出一缕半透明的灵魂体,被柔细的雷网包裹,免遭外界波动影响。她依然没有质问追究的意思,只道:“这东西有趣,你那魂晶借我,我也想炼一个。”

    “哦,可以。”

    顾玙也摊开手掌,立起一枚六棱冰晶,将魂晶送出去,然后眼巴巴瞅着元神。

    小斋瞧他这德行,不由眯了眯眼睛,道:“给你可以,不过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跟我来。”

    话落,二人转到后山,那里孤零零立着一间茅屋。

    推门进去,顾玙吓了一跳,里面竟然躺着八个人,齐齐整整,都闭着眼,面目平静。明显已经死去,但肉身保存完好,就像睡着了一般。

    “这是做什么?”他突然生出不妙的预感。

    “你那具肉身已毁,我便帮你找了找,去挑一个喜欢的。”

    “……”

    顾玙沉默,再沉默,再三沉默,然后看了看那八具眉眼如生,春兰秋菊,各有姿色的……女子,转过头继续沉默。

    “选啊?你不是喜欢挂小号么?男的多没意思,换张脸捏捏。”

    “你来真的?”

    “你说呢?”

    小斋扬了扬下巴。

    “……”

    顾玙顿了一秒钟,果断认怂,“姐,我错了,您高抬贵手。”

    “错哪儿了?”

    “我不该老房子着火,焕发第二春,不该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该王八看绿豆看对眼,总之是十恶不赦,千刀万剐,打入十八层地狱也不为过!”

    “顾玙,我们在一起三十年,这就没意思了。”

    小斋摇摇头,道:“找个能说服我的理由,找不出来,你当着我的面入她们的身。”

    啧,这话这么怪呢!

    顾玙心里吐槽,不敢再耍宝逗比,认真道:“我那人间衍化,会是一个全新的修行文明。我想将第二元神投进去,作为土著自然生长,争取第一个飞升。”

    “为何要第一个飞升?

    “那人间的规则与现世相似,人死散为阴气,入冥土;人道行圆满,则白日飞升,升仙界。等第一个飞升的人出现,我才能创立仙界,到时三界圆满,气运贯通,我可一举冲击地仙!”

    “思路不错,估计要多少年?”

    “里面说不好,外面起码三五十年吧。”

    “嗯,还不算太久。”

    小斋手一甩,将元神抛给他,道:“到时我也分出元神,去人间走一遭。体会不同的修行体系,对我的雷神也有帮助。”

    话落,她面色毫无预兆的一冷,“好了,说完就滚吧!”

    “不是,你听我解释。”

    老顾还想挣扎,却被一股气劲掀飞,直直轰出了门。

    说实在的,之前那些破事,小斋真没在乎,她真正动气的是这点:

    “小飞若是心生执念,阻碍修行,我轰了你的玉虚宫!”

    砰!

    水兰芍和青卜子一脸好奇,看着那个贵客极为狼狈从屋里飞出来,然后若无其事的掸了掸衣裳,闲庭信步的下山去了。

    老顾不知自己在两个后辈心里已是形象全无,反而还很庆幸。没变成女号就行啊,我特么又不是真变态,谁要当女身大佬????

    不过比想象中的也要容易些,第二元神算要回来了,魂晶却搭进去了,不过也无所谓。至于顾小飞么,他倒是非常有信心。

    儿女私情,未必真放在小师姐的眼里!

    …………

    凤凰事件过去一个月后。

    这日,一头神峻不凡的青牛出现在了村庄外面。村里顿时沸腾起来,若不是认得牛背上的人,真以为妖族前来寻衅。

    这青牛老老实实的甘当坐骑,没有半句怨言,哪怕莫名其妙的就换了条大腿抱。

    他驮着新主人入了巴山,来到茅屋前。小斋一反清冷,竟然在外守候,然后就见一身萧索,满脸疲惫的徒儿滑下牛背,跪倒身前。

    “师父,呜呜……呜呜呜……”

    话未说一句,已哭的悲痛欲绝。

    (有没有好看的女主文,不要婆婆妈妈,要帅气果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