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终有希望

    顾玙不知道小师姐那边已经升华了,这货拿回了第二元神,欢喜非常,蹦蹦跶跶的跑回了昆仑山。

    肉身被毁,对元神也有些影响,眼下没了魂晶,他只好摘一颗蓇蓉果实寄存。蓇蓉果是养魂的好材料,但经过多年生长,阴邪之气越来越重,放久了会污秽神魂,临时应急还可以。

    第二元神确实要投入幻界,但不是现在,等里面的人间衍化到一定程度,有了物质基础才能进行。

    玉虚宫,晨。

    流光闪耀,宽敞的庭院内出现几道人影,正是龙秋、郑开心和安素素。

    龙秋神色古怪,很不自然,显然正被金蝉接管。接管的时间不能过长,每隔一段,他们都要回来休整。

    “真人!”

    他们刚站稳,抬眼就瞧见顾玙,忙上前施礼。

    顾玙手一抓,将金蝉揪出,又大袖一挥,龙秋陷入酣睡状态,被送回卧房休息。

    “此行如何?”他问。

    “颇有收获。”

    郑开心先递过一枚玉简,顾玙接过一扫,里面是玉虚宫记录的衍化情况。

    阴土的面积与关外差不多,人间界比阴土稍大,但也没有太夸张。用关外这种概念作类比,总让人觉得地方很小,实际自己走一走就晓得了,大的不得了。

    而迄今为止,共发现物种十余万。普通种占七成,灵种占三成,三成里面的高级种占了不到半成。

    所谓高级种,就是进化潜力巨大,有机会成为龙、凤、白泽、大椿,甚至蜰鬼这样的生灵。

    人间界有一条宽数百里,长似无尽头的神奇大河,囊括了相当一个省的广大区域。河中心有重水,飞鸟不可渡,两岸无连通,也造成了截然不同的自然环境。

    南岸细腻,秀气,生物也生的灵巧。北岸粗犷,奔放,生物都很大只。

    只是尚未发现初始人类的痕迹:陆生,哺乳动物,四足,头脑聪慧……不一定是猿,也可能是别的符合条件的生物。

    道,是万物运转的规律,是最包容的一个概念。

    它从未否定过进化论。

    世间万物由气而生,猿是如此,由猿进化成的人也是如此。而这个进化的过程,是一种自然规律,即是规律,那便在道之中。

    经常有人说,修行乃逆天而为,其实不然。

    只要你在道之中,无论做什么都是符合规律的。除非你打破了道,成为了道,这才是真正的逆天而为,因为你颠覆了基本法。

    所以在顾玙的规则里,人间衍化,物种生成,皆是合情合理。

    “……”

    他看完了玉简,心中有数,幻界的衍化进度大概等同于地球上的恐龙时代,想真正出现人类,还需等一等。

    “辛苦了,可发现什么灵虫?”

    “我们找遍了人间界,只发现两种可用,还要麻烦您走一趟。”

    “嗯。”

    顾玙点点头,身形消失在原地,没过多久又出现,袖子一挥,半空中浮现两个透明光球,像玻璃罩子将灵虫关在里面。

    郑开心上前,一一讲解。

    第一只有成人的拳头大小,通体漆黑,唯独生了一对枯叶般的黄色翅膀。有点像蚂蚁,也有点像蜘蛛,头顶两条长须,腹下六足,尾部尖尖,口器巨大且明显。

    “这是在大河北岸的丛林中发现的,素素不小心被叮了一口,感受颇深。”

    郑开心带着几分调笑,安素素白了他一眼,解释道:“其实就一种感觉,痛。伤口不大,只一个红点,但我能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好像全身的神经都被关上,只留下痛觉还活着。”

    她顿了顿,道:“不仅如此,我发现它能从我的情绪中汲取能量。”

    “哦?说来听听。”顾玙来了兴趣。

    “开始我以为是疼痛,后来又发现不是。因为我被叮的时候,疼痛难忍,心中莫名升起了一丝恐惧,然后便觉有灵力被吃掉。后来恐惧消失,痛觉仍在,却没有再被吸取。

    我们研究了很多次,觉得它能让人释放恐惧,也能吸收恐惧。当然不是抽象的那种,人在害怕的时候会分泌出30余种激素,它喜欢吃的可能是这些。”

    顾玙观察着那只怪虫,沉吟不语。

    这些虫都是初始形态,以后可能还会进化。而这个特性,已经有了作为蛊虫的资格,还是罕见的高级蛊。

    紧跟着,是第二只。

    形状细长,三厘米左右,没有肢足、翅膀和五官,像极了一截枯枝。

    只见郑开心伸出手,遮在上面,一小片黑暗笼罩光球。那虫伏着一动不动,身体却慢慢变成了黑色。

    他掌心又喷出一道火焰,光球温度升高,那虫又成了赤红色。

    温度下降,变成了银白色。

    扔在水里,居然生出了游水的脚。

    失去重力,居然生出了飞行的翅膀。

    演示了多次,顾玙恍然道:“哦,可根据环境的不同改变形态,倒是有趣。”

    “……”

    郑开心和安素素对视一眼,露出小伎俩得逞的笑容,笑道:“真人您看!”

    说着,安素素放出一个小幻术,包裹怪虫,四周满是快乐的气息。

    “咦?”

    顾玙惊讶,那虫居然手舞足蹈,颜色一层层叠加,最后披着一身五颜六色的锦缎。

    跟着幻术变化,恐惧丛生。

    那虫的身形赫然暴涨,窜到了一尺长,嗡嗡颤动。更神奇的是,那幻术居然一点点被其吞噬掉。

    “这……”

    顾玙皱眉,问:“它能吸收七情六欲?”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牛逼了,一只足矣,简直是蛊中之蛊。

    可惜安素素摇摇头,道:“我们研究许久,起初也以为是大本领,后来发现,它也是个吃货,就是吃的东西比较特别。”

    “哦?它吃什么?”

    “吃梦。”

    叮!

    顾玙脑袋顶上具现出一只灯泡,顿时明白,难怪它能因时变化,梦本就是毫无逻辑可寻,什么东西都能出现。

    它能让人做梦,能钻入任何梦境,然后将其吸取掉。

    “不错,果真大有收获!”

    顾玙由衷欢喜,龙秋以神化蛊,蛊化法身,不需要攻击力强的,正需要这种“意识流”的灵虫。

    ………………

    静室,晨光初露。

    龙秋躺在床上,忽然睁开眼,先反应了几秒钟,然后刷的坐起身。她清醒的时间很短,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姐姐!”

    金蝉感应到气息连忙跑进来,也没有多说,将两只灵虫抛出,便坐在一旁护法。

    龙秋闭上眼睛,催动神念,分别探出两只灵虫体内。

    “吱吱!”

    “嗡嗡!”

    两只虫剧烈震颤,乱叫不止,显得非常抗拒。龙秋没有强压,而是按照草鬼婆一脉的收蛊之法,慢慢攻陷,逐步增加与灵虫的亲和力。

    那神念温柔,宛如一只细白修长的手,在灵虫的脑海里轻轻抚弄。不知不觉,两只虫渐渐安静,十分乖巧的伏在玉盒里。

    龙秋遂放缓神念,开始正式收蛊。

    嗡嗡!

    结果随着一声嘶叫,二虫气息猛然暴涨。黑虫先奋力向前一跃,张开口器咬在虚无处。

    小秋微微皱眉,竟觉得神念一痛,若有若无的恐惧感自心底滋生。她大为惊讶,还没等多想,另一只也放出了手段。

    刹时间,她只觉头脑不清,昏昏欲睡,如入梦中。

    “好厉害的本领!”

    龙秋不怒反喜,低调了太久的凤凰山长公主,可是神仙之下第一人,磅礴的神念汹涌而出,转瞬将对方安排的明明白白。

    “吱!”

    两只虫齐齐一凛,不敢再动。

    龙秋却皱起眉头,露出无奈之色,叫金蝉接管自己的意识,又沉沉睡去。

    如此这般,折腾了三次,收蛊才终于完成。那灵虫身形虚化,化作两道流光飞入龙秋体内。

    她身上气息层层波动,半响才恢复平静。

    而几乎一瞬间,作为本命蛊的金蝉就感受到了两只亲切的小伙伴,在冲着自己不断叫嚣,要争夺头马的位置。

    蛊分两种,自然而生和人工炼制。

    金蝉是前者,严格说品级不算太高,只是由于末法时代,传承断档,才被誉为蛊中之王。

    而这两只灵虫,品级与其不相上下,甚至还要高一些。但金蝉随主人修行,实力远胜,轻松压制。

    “姐姐!”

    它比龙秋还要开心,扑过去道:“它们的强度绝对能承受你的神念,你不用再受这种苦了!”

    …………

    道院,后山。

    卢元清、晁空图几人正在闲谈,忽见一道流光从前山飞来,却是现任住持张守阳。

    他一改往日沉稳,面上难掩激动,道:“张师弟刚闭了死关!”

    刷!

    几人同时站起,也是又惊又喜。

    张师弟便是张无梦,他与卢元清、石云来和司空蟾,乃丹法一脉最杰出的四个。

    石云来若不死,本应是卢元清之后的第二位神仙,而另外两个资质稍差,隔了几年才到关卡。

    丹法进度快,安全性高,但威能查了一些。张无梦要闭死关,便意味着冲击境界了。

    相比之下,张守阳、晁空图、钟灵毓作为食气法一脉的代表,却皆无动静。他们的食气法乃吴山所传,吴山是闾山派,自己都没修成神仙。

    闾山派也有炼神法,品级却不如顾玙的炼神法。在没有十足把握之下,张守阳等人轻易不敢冒险。

    (有木有在古代写话本赚钱赚声望的书???现代的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