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四章 道德绑架

    尼克-瑞斯是一名检控官,而且他是整个加州定罪率最高的检控官,目前为止他拥有着百分之百的定罪率。

    英美的司法体系中,刑事案件中的检控官相当于是国内的公诉人,负责对刑事案件进行国家公诉。虽然有的时候在翻译的时候也会将检控官翻译成为检察官,但是他们的职责却与国内的检察官有很大的区别。

    对于一位检控官来说,定罪率相当于是他们工作的“业绩”和“亮点”,定罪率的高低也会直接影响到一位检控官的前途和未来的发展。美国很多政客的仕途起点都是检控官,而他们未来在参选议员的时候,做检控官时的高定罪率都会成为加分项目。

    而且英美的司法体系在一定程度上是偏向于保护被告的,定罪率也是保护被告权益的一种方式。因为有了定罪率的指标,检方在没有十足定罪把握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起诉嫌疑人的,这样也就不会出现检控官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起诉嫌疑人,从而导致浪费掉大量的公共资源。

    警察是负责侦破案件的,站在警察的角度,他们为了追求结案率,巴不得检控官赶紧起诉嫌疑人,所以不排除警察为快点结案,没有搜集到足够证据就提告情况。而有了定罪率,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草率的起诉,那是拿检控官和其上司的前途在开玩笑,检控官是不会对证据不足的案件进行起诉的,这也迫使警方必须要去搜集足以证明嫌疑人犯罪的证据,从而使减少嫌犯被冤枉的概率。

    当然这种司法体系也存在着很大的瑕疵,在这种司法体系下,被告直接认罪也算是成功定罪,而检控官为了自己的定罪率,往往希望通过这种多快好省的方式进行定罪,而不是在法庭上和辩方律师进行漫长激烈的交锋。因此检控官会通过降低刑期来换取嫌疑人的主动认罪,这样检控官既保证了自己的定罪率,又可以节省时间和精力,而嫌疑人也可以减轻刑罚,至于嫌疑人是否得到了应有的判罚,反倒是被放在了一边。有一部很有名气的电影,里面便有类似的剧情。

    定罪率很重要,大多数的检控官,定罪率都是比较高的,而这位尼克-瑞斯检控官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百分之百的定罪率,几乎可以说明,嫌疑人到了他的手里就准跑不了。

    此时,瑞斯检察官正在洛杉矶警察局的局长办公室里喝咖啡。

    他真的是在喝咖啡,而不是港剧当中那种被“请”到警局“喝咖啡”。

    在瑞斯面前的是一个脑袋谢顶很严重的男子,这人便是洛杉矶警局的局长。

    “尼克,这次我们也是万不得已才找你出马的。你是整个加州定罪率最高的检控官,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给那个家伙定罪的!”警察局长开口说道。

    “我看过相关的卷宗,告他谋杀可能有些牵强,告他故意伤人的话,据说那个伤者已经接受了他的赔偿,不打算在继续追究下去。至于袭警,他当时的确有袭警的行为,但是考虑到他当时是处于一种被他人绑架的状态,只能使用这种方式进行求救,这也是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瑞斯双手一摊,接着说:“而且卷宗里面有记载,他并没有给任何一位警员造成身体上伤害,他只是在警车上留下了几个窟窿而已,受伤的警察都是和绑匪枪战时候造成的。如果我们只是告他损坏公物的话,我可以百分之百给他定罪。”

    “我要的不是损坏公物,我要告他袭警!”警察局长愤愤不平的接着说道:“他的确没有伤到我们的警员,但如果他的子弹稍微偏移些的话,那窟窿就不只是留在警车上了!”

    “让他给你们警察局捐赠一笔经费怎么样?我听说那个教练很有钱。”瑞斯打趣的说道。

    “尼克,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用意。”警察局长一脸郑重的表情继续说道:“他冲着路人开枪的目的是为了让路人报警,而他冲警察开枪的目的是为了引起警察的注意,从而去营救他,或许他这么做并不是错误的,但是我不希望这种行为得到鼓励,我也不希望其他人都会学习他的这种做法。”

    警察局长摆出了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去伤害别人,这的确是可以理解的,换成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是并不代表这种行为就是正义的,他要去保住自己的生命,那个无辜路人的生命就不需要去保护了么?那个受伤的路人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甚至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单纯的从哪里经过而已。然后就挨了一枪。虽然他没有因此送命,可这位无辜的路人就应该被牺牲掉么?”

    瑞斯微微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警察局长这副正义的样子,让瑞斯实在是无法接话,面度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说什么都是错的。

    警察局长接着说道:“况且他还冲着我们警察开了枪,虽然他是为了引起警察的注意,可以看成是用这种方式报警,但我仍然觉得,这是一种很恶劣的方法。就如同我刚才所说的,那么远的距离,他的枪只要偏一点点就打中了我们的警员!如果他的这种行为得到了谅解,那么其他人也仿照他的这种做法!那样的话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恩?”瑞斯答应了一声,然后饶有兴趣的望着警察局长。

    警察局长继续说道:“试想一下,我们的警员在路上执勤,然后碰的一声枪响,远处有人冲着警员放了冷枪,而事后我们抓到了那个人,他却说他那么做只是为了报警,你难道不觉的这很荒谬么?万一要是那个人枪法不是很准,给我们的警员造成了伤亡,又或者有人是故意冲着我们的警员开枪,事后再辩称是为了报警,那是不是也会逃脱惩罚?我可不希望我们的警员在执勤的时候,会被人莫名其妙的放冷枪!”

    “差点被他刚才的大义凌然的样子给骗了,我还以为他是正义感爆棚,原来他只是担心类似的情况再发生,会给他们警方带来更多的麻烦,或者造成警方的意外伤亡。我想这才是他一定要起诉那个教练的真正原因吧?他不希望看到有人效仿那个教练的行为。”瑞斯脸上诡异的笑容一闪而过。

    “局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目的并不是把那个教练关进监狱,你是希望借此传递一种态度,或者说对于其他人起到一种震慑的作用,对么?”瑞斯开口问道。

    “说的没错,我不希望有人效仿那个教练的行为。”警察局长点了点头。

    “好吧,这个案子虽然很有难度,但我会尽力而为的。”瑞斯答应下来。

    ……

    尼克-瑞斯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地。

    “尼克,特雷尔先生在等你。”同事对瑞斯说。

    特雷尔是瑞斯的上司,也是这里所有检控官的头头。

    “我马上过去。”瑞斯点了点头,向着特雷尔先生的办公室走去。

    瑞斯敲了敲门,走了近了特雷尔的办公室,而特雷尔也的确是正在等待瑞斯。

    “瑞斯,刚从警察局回来吧?具体是什么情况?”特雷尔开口问道。

    “我和警察局长谈过了,正如您之前告诉我的,他要的可不是损坏公物那么简单,他要我们起诉那个教练故意伤人和袭警,如果不是我劝着,他大概都想起诉谋杀了。”瑞斯将警察局长的意图告诉了自己的上司。

    “这可有些麻烦啊。”特雷尔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开口说道:“故意伤人和袭警的判罚可都不轻,你觉得如果我们以减轻判罚为条件进行交换的话,那个教练会认罪么?”

    “这恐怕很难。”瑞斯双手一摊,接着说道:“如果对方只是个普通人还好说,可那个教练是个有钱人,他有个连锁的体能训练中心,有很多知名的运动员都在那里训练,他请得起最好的律师帮他打官司,如果只是告他毁坏公物的话,他十有会认罪,但无故意伤人和袭警,他一定不会认罪,他会把官司打到底的。”

    “这么说来,这个官司是一定要上庭的了。”特雷尔开口说道。

    “对,而且还可能多次上庭,我已经做好准备,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了。”瑞斯开口答道。

    特雷尔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你有这个觉悟就好,其实我看过这份案件的卷宗后,是有些同情那个教练的,他是整起事件的受害者。但是我们和洛杉矶警局有那么多年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我没办法拒绝他们。尼克,你知道的,我们和警局是互惠互利的,很多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

    “特雷尔先生,我明白。”瑞斯善解人意说道。

    “好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解决的,你可以直接来找我。”特雷尔开口说。

    “的确是有一件事,我想先跟你汇报一下。”瑞斯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这个案子,定罪有些难,所以我打算借助一下舆论的力量。”

    特雷尔思考了几秒钟,随后点了点头:“我觉得可以,不过要适度,不要把事情闹的太大,如果事情闹的很大的话,审判过程也会受到影响。”

    ……

    《你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么?》

    媒体上出现了一个这样的话题,而且直接将李戴的事情当成是现实中的案例。

    很快的,有一些媒体评论人便发表了各自的观点,这种问题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于是引发了不少民众的讨论。有的媒体搞了网络互动投票,还有些媒体干脆上街头搞个随机采访之类的,询问一些路人,他们会不会为了保护自己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其中这种所谓的问卷调查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这种牵涉道德的问题,如果只是问卷调查的话,那被调查的对象肯定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进行回答,甚至有人会说自己能源被绑匪杀害也不会去伤害一个无辜人。

    这就好比有人到大街上去问路人,如果你有一百亿,你愿不愿意捐出五十亿给那些穷人,相信很多人都会说愿意,反正你是没有一百亿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呗,吹牛谁不会?

    但是如果有人拿着捐款箱,希望路人捐100块,那么又有几个人会捐款?100块谁都掏得起,但如果不放嘴炮,真到了掏钱的时候,谁还会继续待在那个道德的制高点呢?别说是50亿,100块钱都舍不得!

    然而舆论的声势却对李戴非常的不利,每个人都是会互相影响的,特别是一些牵涉到道德层面的问题,当大多数都开始站在道德的高处审视他人时,那么是非和真相也就变得不重要了。

    ……

    《你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么?》

    媒体上出现了一个这样的话题,而且直接将李戴的事情当成是现实中的案例。

    很快的,有一些媒体评论人便发表了各自的观点,这种问题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于是引发了不少民众的讨论。有的媒体搞了网络互动投票,而投票结果毫无悬念,高达九成五以上的投票中表示,不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而另外半成回答的并不是“会“,而是”不知道“。

    还有些媒体干脆上街头搞个随机采访之类的,询问一些普通的市民,他们会不会为了保护自己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先生,问你一个问题,你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么?”女记者举着话筒走到了某位路人。

    “当然不会!我怎么能做出那么没有道德的事情呢?我宁愿自己受到伤害,也不会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路人毫不犹豫的答道,他冲着镜头,那正义的样子简直像是漫画里的超级英雄。

    “女士,问你一个问题,你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么?”女记者又找到了另外一个目标。

    “不,绝对不会!”女子马上摇了摇头:“我是有道德底线的,我不会将痛苦施加在别人的身上。”

    “先生,问你一个问题,你会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一个无辜的人么?”女记者这次问到的是一个中年壮汉。

    “你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中年壮汉反问道。

    “是因为最近发生在洛杉矶的一起绑架案,人质在无法报警的情况下爱,枪击的一个过路的人,然后引来的警察,从而获救了。”女记者开口说道。

    “我的天哪,那个人质手里既然有枪,为什么不去干掉那些绑匪,而是去选择枪击一个过路的人!”中年壮汉露出了夸张的表情,他接着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用枪打爆绑匪的头,而不是去伤害一个无辜的过路人!”

    这种所谓的问卷调查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这种牵涉道德的问题,如果只是问卷调查的话,那被调查的对象肯定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进行回答,而且会给出一个最为虚伪的答案。

    这就好比有人到大街上去问路人,如果你有一百亿,你愿不愿意捐出五十亿给那些穷人,相信很多人都会说愿意,反正你是没有一百亿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呗,吹牛谁不会?

    但是如果有人拿着捐款箱,希望路人捐100块,那么又有几个人会真的捐款?100块谁都能掏得起,但真到了掏钱的时候,恐怕很多人都怂了下来?

    有能力去装50亿的逼,却100块钱都舍不得掏!这不只是可笑,更是残酷现实,更是人性中的虚伪。

    然而这种道德绑架却对李戴非常的不利,人都是会互相影响的,特别是一些牵涉到道德层面的问题,每个人都会尝试着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当大多数都开始站在道德的高处审视他人时,是非和真相也就变得不重要了,留下的只有那种“看似正义”的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