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白猫

    云初袖瞥了都天魔王一眼,微微皱眉,道:“一个斩神台境界的魔神,而且这么丑,牧天尊为何待他这么好?”

    秦牧笑道:“资质好,悟性好,聪明坚韧,只是早年被耽搁了。都天魔王是少数让我入眼的人物。”

    云初袖不禁好奇起来,问道:“还有那些人物值得牧天尊入眼?”

    “那就多了。”

    秦牧如数家珍,道:“天庭十天尊,还有天公,土伯,天帝,帝后,元姆等诸古神,太帝、开皇,大小帝座强者,以及年轻一辈中的才俊几十位左右,加在一起,约莫有一两百人。”

    云初袖笑得花枝乱颤:“一两百人还叫多?牧天尊,你想吓死人家呢?”

    秦牧魂儿险些被这女子勾了去,暗道一声厉害:“难怪当年古神天帝也会中招!”

    龙麒麟警觉地抬起头,咳嗽一声。

    秦牧立刻精神抖擞,目光从云初袖身上移开,落在阆涴神王身上,顿觉云初袖的引诱全然无用。

    欣赏阆涴神王那种宁静淡雅的美可以让他的心灵安静下来,她们二人虽然容貌一样,然而阆涴神王不像是云初袖,云初袖给人一种强烈的占有欲,而阆涴神王的气韵却是让你不自觉的陷入其中,迷恋其中。

    龙麒麟又咳嗽一声,秦牧不禁纳闷:“我不看小妖精了,龙胖怎么还咳嗽警醒我?”

    龙麒麟大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安:“教主还有救吗?”

    云初袖看着阆涴神王,微微蹙眉,心道:“这小妖妇勾人的本事比我还厉害,什么来头?看气质像是我姐姐,不过姐姐是怜花魂那小妖妇,不至于再派来一个绝无尘来。我试探她这么久,也看不出她的底细。十天尊中,到底是哪个天尊化作绝无尘?难道是宫天尊?却也不像……”

    秦牧与二女调笑几句,便起身带着都天魔王和龙麒麟离开。

    “都天老哥,壶天瓶我交给龙胖掌管,你平日里便跟着龙胖。”

    秦牧避开了云初袖和阆涴神王,这才道:“你有时间,便多去壶天瓶中安顿你的子民。这壶天世界中还是一片空白,足够你族人繁衍生息了。不过,这壶天瓶只是另一个无忧乡,躲在里面只会固步自封,你们将来还是要迁徙出去,到外界定居。”

    都天魔王称是,黯然道:“外界诸天林立,只怕没有我族的栖息之地。”

    秦牧微微一笑:“你在天庭很难立功,但在我这里立功却是不难。延康有一种族叫做天羽族,她们的天羽世界被另一股魔族占据,天狱族长羽曌青屡次请我去攻打天羽世界,夺回她们族人的领地。我虽然答应下来,却一直没有时间。过些日子我将会下界走一遭,你便去见羽曌青,助她夺回天羽世界,天羽世界也是一大诸天,分割出一块让你族人暂时落脚还是可以的。”

    都天魔王迟疑道:“暂时落脚,长久下去,只怕会惹出许多事端,恩情也会变成仇敌。”

    秦牧赞他人情练达,笑道:“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清?说不定百十年过后,这天下就大乱了呢?乱世之中,豪杰四起,你和你的族人未必没有栖身之地。”

    都天魔王瞪大眼睛,失声道:“天庭而今统治各大诸天,十天尊的威能镇压万界,怎么可能生乱?”

    他的另一颗脑袋突然醒悟过来,笑道:“是了,牧天尊进入天庭,怎么可能不乱?”

    秦牧笑骂一句。

    正说着,阆涴神王分花拂柳寻来,看了看都天,神识波动,传音道:“圣婴,何时前去寻找祖庭?”

    秦牧神识波动:“我前几日刚刚盗走天帝的蛋壳,十天尊相互猜忌怀疑,只怕也有人怀疑我。我现在离开天庭,只怕会有天尊坐不住,在途中试探我。”

    他皱眉道:“十天尊原本便有间隙,相互猜疑,此刻我带来了太帝隐藏在十天尊中的消息,没想到他们还能坐得住,并没有内斗。我盗走天帝的蛋壳,他们还是按兵不动,沉稳得很,表面上依旧和睦团结。我现在有些无力。”

    他摇了摇头,感慨道:“我吐露太虚和无忧乡的下落,他们也不为所动。我已经没有任何把握能够引起他们的内斗了,难道只有把天帝、帝后和元姆藏身在十天尊中的消息捅出去,他们才会内战吗?”

    “圣婴,你有些过于急切了。”

    阆涴神王劝解道:“欲速则不达,你现在应当离开天庭,静观其变。矛盾日积月累,仇恨会越来越深,越来越大,你想短时间内挑起十天尊内战,只会落下痕迹,被人抓住把柄。你借用天帝肉身盗取天帝……天帝的蛋壳一事,我便不赞同,太危险了。”

    她柔声道:“太帝隐藏在其中,天帝也隐藏在其中,十天尊能人异士这么多,难保会发现你的痕迹。先前你若是想要离开天庭,他们最多是派人暗中监视,你盗取天帝蛋壳之后离开天庭,只怕便有诸多凶险。天帝,我并不知道他的手段,但太帝神通广大,多半会怀疑到你的头上。”

    秦牧点头道:“是我莽撞了些。神王姐姐,你知道天帝是卵生的吗?”

    阆涴神王摇头。

    “阆涴神王毕竟是年轻的造物主,看来只有询问叔钧神王了。”

    秦牧想到这里,正欲命人去寻来叔钧,突然只听烟儿的惊叫声传来:“哪里来的野猫?龙胖,快点过来,府里进来一只野猫!”

    龙麒麟支棱起耳朵,急忙奔了过去,叫道:“都天老哥,一起帮忙!”

    都天魔王连忙跑过去,笑道:“烟儿姐是个深不可测的大高手,还能抓不住天庭里的一只野猫?”

    秦牧心中微动:“烟儿是凌霄境界,自幼得月天尊的教导,岂会抓不住一只野猫?天庭中多的是神魔,岂会有野猫出没?这猫有古怪!”

    他正想着,只听府中一片吵吵嚷嚷,烟儿化作青雀振翅飞来飞去,龙麒麟和都天魔王与一众宫女四下里围堵,然而还是抓不住那只野猫。

    秦牧定睛看去,那是一只白猫,身形鬼魅,神出鬼没,总是能险之又险的避开众人,即便是烟儿和都天这两大高手联手,也捉不住它。

    烟儿大呼小叫:“这猫好身手,一身筋肉劲道,肯定好吃!”

    “好像是妍天尊的猫!”

    秦牧微微一怔,看向阆涴神王。

    阆涴神王低声道:“死的活的?”

    秦牧正欲说话,突然阆涴神王脸色微变,低声道:“有天尊来了!”

    她话音刚落,有宫女慌忙寻到花园,道:“老爷,妍天尊来访!”

    秦牧正要起身前去迎迓,突然妍天妃的笑声传来:“牧天尊,不用来迎了。你这天尊府却也颇为华丽,陛下给你一个好地方呢。”

    秦牧迎上前去,笑道:“天妃娘娘如何来了?”

    妍天妃笑吟吟道:“我路过贵府,猫儿跑丢了,心想是否是跑到天尊家里了,于是来看看,没想到还未来得及通报,便听到府中传来打猫。这猫儿是我的小心肝儿,因此慌乱之下,才会擅自闯入,还请牧天尊见谅。”

    她正说着,白光一闪,那白猫跳入她的怀里,向她怀里缩了缩,看着逼来的青雀和龙麒麟不由呲牙,尾巴上的毛根根炸起。

    妍天妃揉了揉它的脑袋,白猫这才安静下来,眯着眼睛,时不时打量青雀、都天魔王等人,发出呜呜的威胁声。

    秦牧温和笑道:“天妃娘娘的猫儿却是灵动,连凌霄境界的大高手也捉不住。”

    “天尊家的猫,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妍天妃看了看阆涴神王和闻讯赶过来的云初袖,露出惊讶之色,笑道:“这两个妹妹是?”

    阆涴神王没有说话,云初袖向妍天妃见礼,笑道:“我是云府的云初袖,见过妍天妃。天妃不在后宫中,竟然跑到牧天尊府来,未免有失帝家的体统。”

    妍天妃目光闪动,柔声道:“云家妹子有所不知,我虽是天妃,但也是天尊。牧天尊是天盟的五老之一,便是本宫的前辈,作为后辈前来拜访前辈,并不失帝家的体统。我若是天天私会牧天尊,有家不归,才有失帝家的体统啊。”

    云初袖心中狐疑:“妍天尊口气这么厉害,难道这小贱人是姐姐?”

    她自从发现怜花魂便是帝后娘娘后,总有些疑神疑鬼。

    妍天妃告辞,笑道:“寻到了猫儿,我便放心了,不打扰牧天尊修行。毕竟我是天妃,长时间呆在这里,容易惹人闲话。改日本宫先送拜帖,再来拜访。”

    秦牧相送,道:“天妃娘娘,过几日我想离开天庭,娘娘只怕寻不到我了。”

    妍天妃惊讶道:“牧天尊前几日刚从太虚归来,还未休息几日便要离开?天尊打算去何处?何时归来?”

    秦牧感慨道:“我来到天庭,才知天地之大,因此想四处走走,见见世面。我打算云游四极之地,拜访四帝,登极高之地,拜访天公,下极深之所,拜访土伯。至于何时能回来,那就不知道了。”

    妍天妃露出羡慕之色,哀叹一声,颇为凄婉:“本宫倒也想像牧天尊这样逍遥自在,只是自从嫁给了帝家,便只能在这深宫中走动,平日里去过的最远地方便是玉京城。说起来倒是凄凉,真羡慕天尊,可以云游天地。告辞了,天尊留步。”

    秦牧送她出门,却见门外有着銮驾,许多宫女在銮驾边守候,两个女孩分开銮驾的珠帘,妍天妃抱着白猫登上銮驾,端坐下来,向秦牧轻轻点头。

    秦牧躬身还礼。

    两个宫女放下珠帘,銮驾开动,驶离天尊府。

    秦牧转身回府,立刻书写奏折,准备送入朝堂,禀告天帝自己要离开云游之事。

    “我也要去!”云初袖欢呼雀跃。

    秦牧大皱眉头,心道:“上次在太虚之地才能弄死她而不惊动元姆的真身,当然,还是靠洛神刀这个心狠手辣之辈出手。这次她又要跟着,怎么才能弄死她?不如先去延康,寻到洛神刀劈死这小狐狸精……”

    銮驾上,妍天妃轻轻抚摸着猫头,那白猫舔了舔爪子,慢条斯理道:“天妃没有猜错,那日驾驭天帝肉身,盗走天帝蛋壳的,就是牧天尊。他可以瞒得过其他人,但瞒不过我。”

    妍天妃顺着猫尾巴,白猫翘起尾巴,很是享受。

    “这就有意思了。”

    妍天妃轻笑道:“牧天尊的修为不高,却可以控制天帝肉身,给他凌霄境界的修为他也未必能够办到。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太帝应该有这种本事,太帝的神识无比强横,可以用神识来代替元气修为。如此看来,牧天尊应该是在太虚中遇到了造物主,大有奇遇,以至于神识造诣飞增。”

    白猫道:“那么天帝的蛋壳……”

    妍天妃微笑,看着窗外玉京城的繁华,笑道:“太帝会向他出手的。我能够猜出牧天尊得到造物主一族的奇遇,太帝也能猜出,他毕竟是神识第一人。我也想知道,到底谁才是太帝。”

    她揉了揉白猫的腮,目光有些狡猾:“太帝死而不僵,令人难安啊。当年他控制天帝真身袭杀凌天尊的那一幕,令我不寒而栗。”

    妍天尊把宅猪抱在怀里,顺了顺猪毛,喃喃道:报废的宅猪不要扔,裹上月票,撒上推荐,放在订阅里炸一炸,隔壁的小孩都馋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