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焦点人物

    炼丹堂那边的课程现在开始逐渐多了起来,之前的第一年只是个海选,现在才是重点培养。

    当然,一莫长老的公开授课,正常情况下依旧还是只有一个月一次,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几位大督导轮流授课,会讲解一些基础或者细致的东西,像莎莉丝特、卡卡丁目、扎力西亚等一帮炼丹堂最顶尖的,这种普通课程大多都是不去的,基础方面他们早就已经打好,只是适合王重这一类基础还不够牢固的而已。

    今天是一莫长老的授课,过来的人就比较齐全,上次一莫长老布置的六品丹任务,规定时限也正是在今天上交。

    此时一莫长老还没有到,但炼丹堂的人已经全来了,鲁鲁督导正在长桌前进行丹药的收缴登记,交丹的没几个,即便是之前交过七品丹、进入了炼丹堂核心的那五六十人,这次能成功炼出六品丹的,也是十不足五六,大多数的成色还很差,但也正是要这种时候才能体现出顶尖天才和普通天才之间的区别。毕竟是六品丹,横跨了一个大境界,能出丹的,哪怕只是最基本标准的三成丹,凝丹都十分勉强那种,就都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不愧是残角卡卡丁目,六品丹呐,不但成功,而且还是八成丹,应该是这批里成色最好的了吧”有不少人在低声交谈议论。

    “不是,最好的是莎莉丝特,九成丹!在前面交的,这可是炼六品丹呐天贝族的炼丹天赋,太可怕了。”

    “这帮人都是怪物吗?之前交七品丹的时候好像也就这成色水准吧,六品丹和七品丹对他们来说难道没区别不成?”

    “毕竟是高等文明的天才,他们这帮通过了上次七品丹任务的,在炼丹堂已经单独划分出来了,人家每个月可是能听一莫长老授道两次以上,而且各种资源也不一样,听说新学年开始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直接奖励一百点初始积分,自然是突飞猛进”

    三大堂的积分现在已经不是用来作为淘汰门徒的标准了,通过了第一年选拔筛选的正式门徒基本不会被淘汰,除非陨落,积分的作用主要是用来兑换天门贡献点,十积分可以兑换一个贡献点,用以兑换藏宝阁的宝物、亦或是进入藏书阁的机会等等。当然,你也可以直接缴纳金星来向天门换取贡献点,但那个价格就十分高了,一百金星才换一个贡献点,如果是用来兑换藏宝阁的宝物,除非是如同天河源水那种外面根本买不到的特殊物品,否则要按照价值来算是非常不划算的。

    可即便如此,用金钱兑换贡献点也是有限制的,普通门徒一年最多才可以兑换一百点而已说白了,天门根本就不缺钱,物价都是他们定的,地界的很大一部分流通金星根本就是天门生产,所以钱财对天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不过是作为衡量价值的一个标准罢了

    众人此时都在窃窃私语,看着那些缴纳六品丹的炼丹堂精英,不少人眼红,只要完成了就有五十积分,而像卡卡丁目这种交八成丹的,更是可以得到翻倍的奖励,那可都是贡献点,让他们拥有更多修行资源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差距就是在这种过程中不断的积累出来。

    “那个王重呢?上次不是说七品丹出了圆满丹吗?”

    “那种才学习丹道几个月的家伙,居然都能进入炼丹堂核心,不过是运气好出了一次圆满丹而已,真是不公平。”

    “呵呵,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也不用眼红他,没实力,他自然会被刷下来。就像这次六品丹任务,且看他交出个什么东西来。”

    “收声,那小子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不少刚才还提到王重的炼丹堂门徒都统统闭嘴,这个地球人两次在生死擂上的血腥轰杀还是给这些门徒们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天门内虽然说欺压现象严重,但真正闹到生死擂上杀人的还是比较少,至少每一届刚开始时都很少,像这届新门徒中,更是只有王重一个人干过,另外两个是巴洛和苟斯特,可惜都死了也是给王重留下了不小的杀名,甚至有门徒暗地里称之为疯王,谁都不愿意招惹这样一个动不动就下杀手,而且根本不看人家背景的疯子。

    “哼”刚刚才交了八成丹出尽风头的卡卡丁目也看到了王重,眼神里有着狠辣和厉色。

    和那些普通门徒不同,不止是卡卡丁目,炼丹堂最核心这个圈子里的十几个强者,都是对天尊班保持了密切关注的,也有那个资格和背景,因为进入天尊班本来就是他们在天门中最大的目标。所以,他们当然都知道王重进入了天尊班的事,竟然能打破惯例以虚丹境进入天尊班,而且居然比莎莉丝特还要更早进入

    作为这届新人中排列最前的顶尖强者,卡卡丁目在第一学年结束时也报考了天尊班,现在仍旧还在那漫长的复杂评定流程中,就算通过了评定,也还需要有漫长的实践考核过程呢,可自己之前完全看不起的仇人,区区一个地球人却已经身在天尊班中。这固然是让卡卡丁目无比的不爽,但也是无比的忌惮。

    能进天尊班,王重身上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和底牌,之前他完全没有把王重当成自己的对手,顶多就是自己人生路上一颗看起来很不顺眼但又臭又硬的石头罢了,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太忙没来得及去踢开他,可没想到,这家伙非但并不是一颗可有可无的石头,反倒是突然就成了一座横在自己身前的大山这种感觉真是太不爽了。

    四周好像瞬间就变得安静了不少,普通门徒自然是有点怕王重,也有想看他出丑的,而卡卡丁目这类的眼里却是有着深深的忌惮。

    王重倒是没什么感觉,这些各种各样的目光他早就都已经习惯了,他甚至不用看都知道那些看向自己的目光到底在想些什么,那有什么关系呢,脑子长在别人头上,爱怎么想怎么想。

    他直接走到收丹的鲁鲁督导面前,摸出一个丹盒:“鲁鲁督导,这是我炼制的塑魂丹。”

    “呵呵,好,我看看。”鲁鲁督导微笑着接了过来,对待王重的表情已经明显和曾经有了变化。当初即便是一莫长老亲自开口将王重收入炼丹堂时,鲁鲁督导对他都还只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毕竟他看地球人这种低等文明并不顺眼,可现在王重的身份不一样了,那是天尊班成员,如果是大家在内门碰上了,鲁鲁督导还得尊称一声王重殿下呢,只要他不陨落,未来必然会超越自己,面对一个未来的超级强者,还摆什么曾经的情绪呢?

    他看过王重的炼丹手法,基础还是太稚嫩,七品丹可以靠一些运气和死记硬背的流程,但六品丹?这对他来说就很难了,鲁鲁督导也是做好了放点水的打算,如果盒子里只是勉强五成丹,那他一定会给个五成丹的评价。

    周围不少人都朝这里看过来,这地球人居然还真有丹药拿出来交,不管是交的几层丹吧,不免总会有人恶意的揣测他到底是不是请了帮手,可有了上次交七品丹的教训,这种念头大多数人也就只是在脑子里想想,没看到上次那个倒霉的鬼修都被逐出天门了吗?就算再嫉妒王重,也没人会来当这个冤大头出头鸟。

    “哼,看他能交什么。”

    “我猜五成。”

    可没想到才刚一打开丹盒,原本应该是银光满溢的盒子里,竟然瞬间绽放出金黄的色彩,一道道祥和氤氲从那丹盒中弥漫开来,充盈浓郁的丹香瞬间飘散,笼罩整个场地!

    “这”

    现场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连鲁鲁督导都是一愣:“圆满丹?!”

    不少刚才还等着看王重笑话的全都惊呆了。

    这小子又是圆满丹?!这也太夸张了吧,都说圆满丹可遇而不可求,大多数丹师终其一生也成功不了一次,可这王重,前不久炼七品丹时才出了一次圆满丹,现在炼六品丹,又来?哪有这样夸张的运气,这根本就不可能!要不是有上次鬼修被逐出天门的教训,只怕有不少人立刻就要质疑出声了,可此时现场却是安安静静。

    倒是卡卡丁目等少数原本就忌惮王重的眼神,此时居然没有太多的变化。

    说真的,一颗圆满丹而已,不是说不够神奇,但相比起王重破格被提拔入天尊班所带来的冲击,卡卡丁目等人完全能接受得了。

    “哈哈,不错!地球的小家伙,果然有趣。”

    鲁鲁督导还在诧异中呢,一个爽朗的笑声已经响起,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无比的回荡在这整个炉山。

    一莫长老到了!

    “长老!”

    一莫长老飘然而至,和平时长老的状态有些不同,盘坐在那炉山上的身影也显得越发的巍峨,如果目光一直注视,就能感觉他那盘坐的身材在不断的延伸、不断的变大、永无止息

    原本就安静的四周,此时更是寂静无声,只听一莫长老的声音响起道:“圆满丹,并非完全不可控。那些丹道典籍或口述言传,传授你们的都只是基本,炼丹的精髓在于炼心,是自我的修行,不凝于外物,真正要想大成,是通过炼丹悟道,是由心而发、丹道自然天马行空。而不是为了炼丹而炼丹,更不是死记硬背和旁门左道,此乃丹道正宗!”

    一堂课竟然以王重的这颗六品圆满塑魂丹为开始,天门外界的丹道流行所谓的圆满丹不可控之说,完全靠运气,可在一莫长老这里,他可从来没有说过类似的话,像莎莉丝特这些顶尖丹道势力出生的门徒,对此多少有一些了解,毕竟家学渊源,少有接触到一些外界浮夸错误的信息,但对其他大多数门徒而言,这样的理论就是一种巨大冲击了。

    圆满丹可控?意思是王重这接连三次圆满丹,这显然跟运气毫无关系,他必然是掌握了某种成丹的奥义,瞬间周围的眼神都火热起来,这个时候再也无人质疑王重为什么能进入丹堂了,再差的文明,有这样的天赋也必然会得到青睐。

    授课结束,莎莉丝特很自然的走了过来,毫无顾忌的跟王重谈论起今天的心得,王重和一莫长老等于给她打开了全新的视野,这种成丹的感觉既然存在,那已经技术层面成熟的她就有可能获得。

    两人的熟络跟以往不同,自从上次的暗示之后,莎莉丝特反倒想开了,这样的热聊,这样的身份差距,显得有点肆无忌惮,在天门,阶级是非常鲜明的,刚刚因为王重的天赋还有点好感的人,瞬间都转变了立场。

    莎莉丝特是大家的女神,只有最强的人才有资格追求,而现在竞争才刚开始,王重就已经领先这么多了?

    “这个不知死活的地球人!”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穆图巴尔,七级文明,狼神族的少主。虽然只是七级文明,那是因为妖族的整体评价,战斗力上,狼神族绝对是佼佼者,有不少族人混迹在星盟高层,在地界还是有相当的话语权,比起血魔族还要更强一头,也继承了妖族一贯的传统,十分重视交配。

    曾有人说妖族的族人,不是正在交配就是在前往交配的路上,虽然有点夸张,可也能看得出这一族的特性。穆图巴尔就是其中重视血统的典型,也是莎莉丝特最狂热的追求者之一。

    不夸张的说,天门另外一个优良传统就是联姻。

    莎莉丝特和王重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他窝火了,他就从来没见过天贝郡主笑得如此开心,自己被无视就算了,可如果是被一个低等文明的下等人抢去,那他会恶心到吃不下饭的。

    他看了看旁边的卡卡丁目,他知道这也是莎莉丝特的追求者:“喂,你看得下去?”

    “没什么看不下去的,难道去揍他一顿?”卡卡丁目微微一笑,那家伙显然是想挑拨自己出头,可惜他还太嫩了点:“这姓王的是一莫长老面前的大红人,我可不敢得罪长老,你敢?”

    “呸!”穆图巴尔冷冷的唾了一口:“一莫长老可不会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屁事儿。”

    “得了吧,说得你好像真不怕一样。”卡卡丁目笑了起来:“而且就算一莫长老不管这种事儿,你还真敢揍他?你打得过这姓王的吗?别忘了,之前他才干掉过两个虚丹,就算是我也没有十足把握,呵呵,你就更不行了,兄弟,奉劝你一句,惹不起的人别惹,人要有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惹不起的人?就那个地球人、那个四级文明?!

    穆图巴尔的眉头微微一挑。

    “过几天我们丹一会有个聚会,人不多,只有几位天尊班的师兄,都是我们丹一会的金丹执事,”莎莉丝特和王重走得实在太近了,看起来就像快要手拉手的感觉:“王重你这次可要过来,我和几位师兄说起你炼圆满丹的事儿了,也说了你那个理论,他们都很感兴趣。”

    虽说道不可言传,但交流意会,这个是可以看个人领悟的,能接连出三次圆满丹,王重确实是让丹一会的一些炼丹堂金丹师兄们都惊讶了。而且这次以丹一会的名义让莎莉丝特来邀请王重,而不是以天尊班的名义,显然也有着一定拉王重进丹一会的意思,这和王重加入执法会并不冲突,天尊班的人本身就是特权阶层,社团组织嘛,兴趣爱好而已,完全可以同时加入好几个,只要你忙得过来。

    “好,到时候提前约个时间就行。”这次王重没拒绝,他并不敝帚自珍,相比自己这点存活,他更愿意交流更多,而且莎莉丝特的朋友都不会太差。

    “王重!站住!”

    两人正聊着呢,一声冷喝猛然从身后响起。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