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老王不好惹

    一股闪耀的火红在格拉文图的体内缓缓绽放,将他整个身体里里外外都映照得通红发亮,不同于三个血魔族那种气势的狂涌外放,爆发力十足,格拉文图的灵力扩散时,给王重的感觉是既厚重又坚实,虽缓缓展开却是步步为营,只是短短三五秒间,格拉文图整个人在那火光的映照下已经如果一颗小太阳般闪耀,光芒夺目,将这整个封闭空间都映照得通红!先前那三个血魔族的气势与之相比,简直就如同黯星与浩日争辉,无论是灵力的量还是质、亦或是灵力层次都相差了不止一个级数。

    只见他头上缓缓长出了两个无比巨大的犄角,已经看不清他原本身体的模样了,而是如同火元素般的存在,全身都被火光充斥,化身为人型烈焰!

    火魔族,传说中是天界元素族和荒族的杂交,拥有元素族那可怕元素天赋的同时,还兼备有荒族恐怖气血的肉身,天赋之强,即便是历数整个地界都屈指可数!

    “只是我的本体就足以蹂躏你。”格拉文图此时的声音已经完全不似正常的发音了,而是响彻在整片空间的四面八方,整片空间的所有一切能量都在无比欢快的朝他身上汇聚,宛若这片空间的主宰:“何况这是我的空间,我的地盘,受我掌控,在这里,我即是主宰!就算是金丹强者,我也敢与之一战!”

    他抬起手指,遥遥一指。

    噌!

    一道火箭瞬闪而袭,攻击力未必比之前三个实丹的全力出手更强,可速度更快,简直是快得匪夷所思!

    王重只是刚刚看到那火光在远处亮起,便已感觉到恐怖的威胁已到身前!下意识的举起重剑。

    当!

    陨落星辰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推着王重在空中往后倒滑了数十米远!握剑的手掌竟然被这随手一指的火箭震得隐隐发麻。

    “不错,竟然能挡住我一指。”格拉文图的轻笑声传来,可语气中的不屑和轻视不言而喻。

    太弱了!虚丹境面对上全力爆发再有封闭空间加持的自己,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对方的真身也好、力量也好,在自己面前完全就如同是三岁小孩儿的纸玩具一样,抬手即可覆灭!

    刺杀一位天尊班的殿下,这可是大事,没有十足的把握岂敢出手?金丹强者一般是不屑于干这种事儿的,这实惠的活就落到了他手中!此时口中虽然调侃,可手下动作却是丝毫未停。

    嗖嗖嗖嗖~

    十几道火光同时电射。

    老王的嘴角却是微微一翘,身后的冰火双翼猛然展动,真身的灵力爆发,宽大的巨剑此时在他手中就好似轻巧得毫无重量可言,宛若轻剑般挥动,刹那间便在身前布下重重剑幕。

    当当当当当当~~

    “在你后面呢,小子!”

    轰!

    前方的火箭才刚刚挡住,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却已经从身后轰来,完全没有看到格拉文图身体移动的轨迹,这是在他的封闭空间,法器之内宛若就是他的领域,旁人万万难以撕裂的空间却可以融他随意进出,宛若瞬移。

    前后的攻击几乎是同时抵达,挡得了前面挡不了后面。

    王重却连头都没回,冰火二翼巨翅猛然伸展到了极致,一股澎湃的气流从他的身上疯狂扩散,眼中有金光爆涨,澎湃的气流倒卷,以他为中心,宛若熊熊火焰流般窜起十余米高!

    这可不止是真身的力量。

    脑海那清晰的印记凝型,澎湃的力量早已在观察的过程中就已经聚集完毕,脑海中的那记拳印在这无尽力量的裹挟下,更是直接在意念中化为了一条金色的巨龙。

    龙气!

    不像以前施展术时的直接爆发招数,而是将这股在意念中腾空的的巨龙化为了龙气,融入到了自己的灵力中……

    同样的术,却是完全不同的利用方法,不追求瞬间的爆发,却成为了一种全面的提升。

    以前的‘升龙’也好,还是‘降龙’也罢,两大杀招的术都只是初初成型,还未形成完整的气候,拥有很强的杀伤力,却并不完全为王重所控,只能单纯的完整轰出。可随着使用增多、越加纯熟,更有这些日子以来灵力上的积累量变,诸多积累。先前对付血魔族三人时,王重就已经隐隐看到了这一层境界,也正是那一丝龙气的融入,让先前的灵力质变,才能轻易将三大血魔族高手的攻击直接牵引开。

    而有了之前的尝试,此时的运用感比先前更好,龙气彻底融入,顺其自然、一举成功。

    原本红蓝二色相间的能量翅膀,此时竟然有丝丝金芒在那翅膀上显现,灵力在刹那间发生飞速的质变,看似仍旧只有区区数百万灵力的峰值,可爆发的威能却已经完全不同。

    老王头不回、身不转,根本都不用挥出升龙,只是携带那金丝龙气的能量双翅猛一挥夹。

    呼~~

    一股可怕的飓风凭空升起,竟将从身后袭来的格拉文图直接刮开。

    非但如此,席卷的飓风不止,连同正前方的火箭、四周不断传来挤压感的空间,都在这恐怖的飓风力量下被统统荡开、横扫一切!

    格拉文图只感觉自己的所有攻势在瞬间被瓦解,连同对这法器空间的掌控感都在飞速减弱,堂堂五品法器的空间,足以禁锢巅峰实丹的领域压力,竟然有即将破碎的征兆。

    格拉文图的脸色剧变,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你的空间,你为主宰?”王重淡淡的声音混在那飓风中飘了过来,却清晰可闻,带着一丝嘲讽。

    “这不可能!”格拉文图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将那飓风的攻击消化,可却早已是惊怒交加。

    他简直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低等文明的虚丹,就算再怎么天才,可天赋上限摆在那里,他的灵力爆发怎么可能如此恐怖!想起之前王重出手轻易破掉血魔三人的联手攻击,先前还觉得只是那重剑法器的古怪,可此时亲身经历才明白,这哪是什么法器的威力,这纯粹就是他自身的真身加成,要想拥有这样在如此轻易力压巅峰实丹的灵力,恐怕就算历数整个地界的历史上诸多恐怖天赋真身,都很少有这么变态,何况他才仅仅只是区区虚丹!哪怕就是在顶尖文明的火魔族内,能做到这一点的,整个文明历史上都屈指可数!

    不,他一定是隐藏了实力!他不是虚丹,他是实丹,所有人都被这小子骗了!

    格拉文图的瞳孔剧烈收缩,他能感觉到此时对方灵力的那丝质变,无论是质还是层次,竟然都让自己感觉有一丝恐惧,对方的真身先前就已经显露,不可能是这方面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之前隐藏了实力,他是一个实丹而不是虚丹!

    “没什么不可能,”王重手中的重剑一抬,那丝龙气混淆在真身中的感觉简直是太好了,不但让虚丹得到了质变,甚至串联全身的神化细胞……

    这也是神化细胞的特殊之处,也是细胞最基本的本能——复制!

    原本只是从自己的术中提炼出来的一丝龙气,量太少,原本是不可能让自己的灵力产生如此质变变化的,可当这丝龙气接触到神化细胞……别忘了,任何生物的细胞都拥有自我复制的功能,只不过是复制的速度而已,而神化细胞显然做到了这方面的极致,恢复能力极强、复制能力也是极强!原本的一丝龙气,只是刹那间就被数以亿万计的神化细胞复制过来,积少成多才引起的质变!否则要想达到自己现在的灵力层级,那恐怕真不是正常虚丹甚至实丹境时所能做到的事儿。

    龙气加神化细胞,会是什么效果?!

    王重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质疑,实战才是提升自己的最快途径,如果不是迫于格拉文图和三大血魔杀手的压力,只怕自己想感悟这丝龙气的运用还不知道要多久。

    格拉文图显然并没有放弃,然而一道剑光过来,他几乎没怎么在意,但是胳膊飞了,强烈痛楚出来,自己的超强防御实丹真身竟然像切豆腐一样被切开了???

    下一秒,又一道金光闪过,格拉文图猛然一躲,耳朵飞了出去,浑身惊出冷汗,刚刚要是慢一点,脸就没了!

    这是什么鬼力量???!

    “人类,你必须死!”格拉文图的眼睛通红,他身上那原本就已经无比炙烈的火焰有疯狂爆发的趋势,熊熊燃烧,而整个封闭空间更是在刹那间飞快的收缩、宛若一个球一般包拢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攻击方式,但是这次的任务不允许失败,他要拉着王重一起死,在无比狭小的空间内,一个实丹强者将自己实丹强行炸裂的威力,是毁灭级的!

    可下一秒,黑色重剑往空中一挥,正在疯狂收缩的封闭空间竟然如果破布般被直接撕开一条口子。

    轰!

    法器破碎,整个封闭空间消失,两人出现在海皇星的大气层之上。

    “嗯?!”先前被命令留下来的血魔族杀手脸色急变,他当然认得这是格拉文图的气息,可另外那股气息是谁?竟然如此强大,稳稳压住格拉文图队长一头!队长不是和伊贺罗他们一起杀王重吗,难道失败了?这高手是哪冒出来的?

    格拉文图的脸色也是变了,虽说因为自己想要自爆威力最大化,放弃了对封闭空间的操控,可五品领域类法器的封闭空间,本身就具有极强的空间稳定性,竟然会被对方直接破掉!失去了那狭小空间的有利地形,以对方此时展示的强大力量,自己自爆的波及只怕根本就要不了对方的命,难道要白白死掉?

    仅仅只是一丝迟疑的功夫,巨大的黑剑就已经挥了过来,他想抵挡,按道理也能抵挡,偏偏就感觉抵挡不了。

    噌!

    重剑无锋,可在那龙气的灌注下却让老王有种削铁如泥的感觉,强如露出真身的火魔族实丹,格拉文图的本体防御可是不弱,可此时被直接拦腰斩断!

    聚集在他体内的无数灵气猛然四泄,宛若飓风般刮向四周,让整个海皇星表面都掀起一阵成片的巨浪,惊涛拍空,而与此同时,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格拉文图的上半截身子。

    “火魔族不过如此。”

    啪!

    说话间,大拇指一按,灵力灌入,非但瞬间封闭了格拉文图流血的半截身子,甚至还直接将他的实丹都给封住,王重出手的剑一,对方竟然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让他也有些失望。

    而格拉文图的心瞬间就沉到谷底,刚才被擒的瞬间他是想要自杀的,可太迟了,对方的动作太快,而且显然是早就已经算好一切,止血、封住实丹和灵力……不杀,难道是想要羞辱自己?

    “杀了我!”格拉文图丝毫不惧,咆哮道:“要还想从我嘴里问出多余的东西,你是做梦!”

    “哦?可我已经问过了,而且你也回答过了。”

    格拉文图的脸色瞬间一僵。

    “你活着还是死其实无关紧要。”只听王重淡淡的说道,身后展开的双翅微微扇动,就像是一尊展翅的战神:“我相信督主一定有办法了解更多的。”

    格拉文图的瞳孔猛然一收,强如督主这些大能,搜魂很容易。

    火魔族这次计划虽然是针对王重和海皇星,但实际上也是为了试探天贝族的底线,格拉文图要是把这事儿办成了,事后就算有人怀疑,可没有实际证据,那也是天贝族和火魔族之间相互扯皮的事儿,上层会以这事儿为借口展开很多博弈,火魔族作为主动方,在那样的博弈中无论如何都会占据主动。

    可现在,非但刺杀王重失败,甚至还被王重活捉了行凶者,格拉文图瞬间就想起之前王重骗他说出火魔族计划的始末,那家伙当时一定记录影像了!之前觉得王重必死也没在意,可现在王重是胜利者,连同他格拉文图这个罪人一起交到天门,甚至是直接交给天贝族,那会出现怎么样的一幕?

    只是稍微脑子一转,格拉文图都能预料到那不敢直视的结果,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