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9章:神马

    这还未踏入院中,口中就听的一声如龙吟一般的嘶鸣,高亢嘹亮,震耳欲聋。张浪也骑了大半年的马,对于相马之数,也略知一二。相马先看其形,再闻其声,马嘶鸣声的高低直接揭示着它的中气如何,中气足,体力耐力自然不差。

    先前那一声嘶鸣,高亢的如龙吟虎啸。那声音胜过张浪所见过所有良驹,他还不知这马究竟如何神俊,但此刻只闻其声,便以知道即将瞧见的骏马定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神驹,绝对是赤兔、乌骓级别的宝马神驹。院子里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夺人眼球的是一匹骏马,一匹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骏马,它较常见的马匹要高大出一截,修长而劲健的四肢上条状肌肉好似钢筋铸就一般,光滑而富有活力的皮肤明亮鲜艳如天上的云彩,在狂风中随风摆动的白色鬃毛看不见一根的杂毛,犹如万道雪花飞舞,在夕阳下骄傲地飘荡着,无不显示着它的王者之风。

    这马太帅了

    张浪有些失神,那通体雪白无任何杂色的毛发,给人一种梦幻般的美感,让人惊叹,沉醉。如果是在现代,骑它出去把妹的话,绝对比开着劳斯莱斯幻影还要拉风,相信没有任何的妹妹能够抗拒如此诱惑。

    即便他不懂得相马之术,但是傻逼都能瞧得出这是宝马中的王者。

    “不愧是一代枭雄,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古人爱马如命,董卓却说送就送,实在是难得。如果是他,绝对舍不得下这么大的成本,钱他可以不在乎,可这种无价的宝马他是万万不会送人的。他却是不知自己高看了董卓了,这马送出来不假,可问题是在董卓无人驯服的情况下送出来的,要是驯服得了,哪还轮到他张浪。

    观察完宝马,张浪目光一扫,却意外的瞧见一个敦实很普通的青年男子正一脸深情款款的看着这匹宝马,眼中溢满了万种柔情。

    张浪冷不丁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声道:“谁啊你!你想搞人与动物我不干涉,可是你不能搞我的马。”

    那人不满的瞪了张浪一眼,紧接着诚惶诚恐了起来,上前见礼道:“见过公子”

    “你是谁?在这儿干嘛呢?”

    那人道:“回公子,小人名叫潘卫,是府里的马夫,一时出神,请公子恕罪。”

    张浪回想起他刚才的神情,知道自己误会他了,释然笑道:“你懂相马之术吧?”

    潘卫点了点头道:“回公子,小人略知一二。”

    “这匹马,你有什么高见?”张浪笑着问道。

    潘卫琢磨了老半天,开口说道:“公子,此马名曰:象龙。乃是马中之王!”

    “象龙?”张浪知道此马的来历。汉宣帝时期,冯奉世平定莎车后,遣回各国兵士,继续西行,直抵大宛。大宛已经听到了他的名字,可谓先声夺人,因此他受到隆重的接待。大宛君臣对他倍加敬重,因而他顺利地完成了使命,临别时大宛赠送名马象龙表示与汉朝的友好之情。能让一个国家当作贡品的马,必定是千里良驹,比项羽的乌骓、吕布的赤兔似乎还要好些,“这么说,它是汗血宝马了?”

    潘卫道:“正是!不过象龙和我们日常所说的汗血宝马却是不同。若公子有空,小人倒是可以说一说。”

    敢情遇到专家了这是,张浪饶有兴致道:“你说吧,我现在闲得很。”

    “汗血宝马有两种,一种是野生,一种是驯养,我们常说的汗血宝马属于后者。野生的汗血马能够称之为马王,只有极少数人能够驯服它们充当坐骑。据我所知,西楚霸王项羽的乌骓便是这类马王。这擒拿驯服马王需要莫大的机缘与运气,草原人擒拿不得驯服不得,便会在马王出没之处,撒上催情药物,备上上等母马借种。马王有极小的几率会临幸母马,并且怀上具有汗血马血统的马崽。而马崽一般都会成为伴随草原部落酋长之子长大的神驹,随着他征战天下,驯养的汗血宝马就是这般来的,当然,驯养的汗血宝马在它们里头也有好有差,若母马也有汗血宝马的血统,生出来的马驹比寻常母马生的马驹就强上无数筹。可这匹象龙则不同,它是最顶尖的野生马王结合而生,有了父母之长,而无父母之短,比它父母厉害无数倍。它天生不凡,拥有者寻常马匹莫可比及的实力。”

    正在此时,关在笼子里的骏马抬起前蹄把地面震得咯咯作响,引颈长嘶,声音洪亮,如大钟石磐,直上云霄。

    “这”张浪蓦然发觉,随着它的一声长嘶,整个马厩数十匹千里挑一的良驹都瑟瑟发抖,而有一些更是跪在地上屎尿齐流,这其中就在他那匹精挑细选的良驹。

    “人有人王,马也有马王,公子看到了吧!马王长啸,群马束手,无与争锋。”

    “何以证明它是象龙。”

    “公子且看,这马头是不是像龙首!”

    “确实挺像的!”经潘卫提点,张浪还真发现它有着龙一样的头颅。

    “就像龙袍一样,只有皇帝才有穿戴的资格。龙首是野马王独一无二的特性。”

    “这匹马驯服了吗?”这潘卫说得句句在理、头头是道。张浪已经信了八分。

    潘卫道:“象龙一生只认一次主,忠于主人一生一世,别说是打了,就算是杀死它也不愿臣服于第二人。别人能够送到这儿,表示它无人,不然它早就弄死自己了。”

    “原来你这么拽啊!”张浪望着宝马,只见那骏马高仰着孤傲的头颅,圆瞪的眼珠子充满了不屑之意,目空一切。

    “能不能把它弄到空旷地地方?”

    “能!只要不碰到它就能。”潘卫毫不迟疑的说道。

    “那就好,你把它弄得演武场,我来驯服它。”

    潘卫大吃一惊,道:“公子万万不可,这马野性未除,凶残得很。”

    “我说行就行,出了事我自己担着。”张浪脸色一沉。

    “喏!”潘卫万般无奈。

    张浪回房间,换了一套好动的衣衫,小美女、张宁听说张浪要去驯马,均是兴高采烈的跟去了演武场。听说自家公子要驯服一匹烈马张让家仆以及典韦等人都兴致盎然的前来观看,

    到了演武场!

    小美女、张宁一下就让宝马吸引住了。

    那钢筋铸就的肌肉,那充满着爆炸力的身子,如雪一样的鬃毛,梦幻般的美感,无不让人惊叹,沉醉。

    “太漂亮了!”望着白无瑕疵的骏马,小美女传出了惊叹,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感观。

    “看我怎么去降服它!”张浪活动了一下筋骨,踌躇满志的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