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 【潜门农场】(一)

    郭歌只带了武校的十五人出发,包括兰桂玲和陈志和郑国栋三人,都留在荆钟外环的餐馆一条街。

    秦喵和卫宏以餐馆一条街的幸存者们,身体和精神都处于崩溃边缘,如果不进行食物补充,根本等于残废,别说出力,还得分出人手去照顾他们。

    他索性把这群人扔给秦喵,在城郊荒野,只要他们不遭遇心怀叵测的幸存者群体,小股丧尸对他们是没有威胁的,至少,他们有车辆可以逃跑。

    另外,他也想看看秦喵的管理能力,将来去了潜门监狱,除了缺乏高战力之外,管理人员也极为欠缺。

    他在上个末世看到太多的割据一方、掌握权力的各路豪强,他们的基础应该打得极为牢靠,但就因为没有规矩,没有秩序,谁拳头硬就可以豪取抢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彼此之间自相残杀,最后在内忧外患之下,百分之九十九的幸存者基地都走向自我毁灭。

    所以,他要在潜门监狱定立规矩,竖秩序。

    而像秦喵兰桂玲这种看似柔弱的废物角色,也许能在管理方面能tí gòng极大的帮助。秦喵自不用说,家族全力培养的酒店集团接班人,将来是要管理数万职工和数十家大型酒店的存在。

    兰桂玲本身是银行高管,地级市的行长,财务方面她是绝对的专家。

    出了荆钟县外环后,车队速度加快,即便遇到小股零星丧尸,郭歌也没有下令练手。

    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五二农场。

    上一世的记忆虽然永不会消失,但许多时间节点他是模糊的,他希望上一世的好兄弟要少受罪,就必须赶在五二农场监狱彻底被上个末世一度鼎鼎大名的水花生掌握前到来。

    他上一个末世,灵魂是她挽救的,生命是他的兄弟给予的。

    他重活末世的首要目标,就是给予这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以回报。然后才是掌握自身命运不受别人挟制,这是生物本能。

    他和丰骏陈树升一辆车打头。

    两个年轻人一路上兴奋雀跃,似乎因为餐馆街数百丧尸不堪一击而信心爆棚。

    郭歌挑挑眉,“你们可不要得意忘形。你们今天遇到的是末世最弱的敌人。”

    丰骏蓦然想到武校喷水的怪物就心有余悸,他问,“像那种喷水的怪物丧尸,多不多?”

    郭歌淡淡一笑,“那种一级丧尸往后满街走,你们也许很快就能遇到更恐怖的二级丧尸……”

    “啊……”陈树升和丰骏先是震惊,然后都升起一抹惊惧。让他们现在对付普通丧尸,哪怕三五百,他们也不怵,但喷水的怪物,他们几乎十二个学员齐上,也是纯炮灰,更别说二级丧尸。

    “因为丧尸也在进化,它们之间也有竞争,它们之中的普通丧尸也没有生路,落后就要挨打,这是自然界的淘汰法则。”郭歌淡淡道:“人类也一样,比如周教练,他就属于一级进化者,而且是双向进化类型……”

    丰骏迫不及待道:“头的意思是我们也可以进化?”

    “原则上所有的人类都有进化和自我觉醒天赋的潜力。“郭歌说着,挑眉看向路边的硕大路标——潜门农场欢迎您!

    这个农场的前身本是一望无际的汉江泛滥区的荒湖野岭。数百里荒无人烟。是毛爷爷在一九五一年五月第三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上指示:“为了不让判处徒刑的***分子坐吃闲饭,必须立即着手组织劳动改造工作”。

    正是这次工作会议作出《关于组织全国犯人劳动改造问题的决议》和第二次北湖劳改工作会议精神,一九五二年八月决定创建北湖省规模最大,押犯最多的劳改农场——潜门农场。

    这也是除了疆疆某地监狱外,全国第二大型监狱。

    随着一批批干部干警和大批犯人到来,在荒滩上画地为牢,他们劈荆斩棘,开荒造田,书写一篇壮观的江汉平原开垦历史。

    一直到现在,潜门农场到底有多大,那块地是农场人开垦出来的,是找不到完整的资料的。因为当初建场的目的不是建农场,而是建改造犯人的监狱。有些地方是潜门农场开垦的,但是又不叫潜门农场。加上农场的机构多次变更,造成一个地方有几个名字。因为地名的不确定,外人看潜门农场,像一个恐怖的影子一样飙游在江汉平原上。这里几十年以来,就是监狱的代名词,罪犯的改造聚集地。

    要说潜门农场的地域有多大,至今也没有明确的数据。潜门农场整体位于五个县的结合部,人口基数曾经一度达到几十万,仅仅劳改犯和无期、死缓犯人就超过十万之多,驻扎了一个省局级监狱管理局,还有数量媲美省武警总队的近万名武警战士。

    郭歌的目的地是五二农场,这个农场在十二个监狱农场中羁押犯人的人数排名末尾,虽不是大农场,但这个农场却以关押死刑犯重刑犯闻名全国。

    他们走的这条路,曾经一度属于犯人家属的专行道。很多年以来,这条路上除了犯人家属去监狱探亲,就基本不会有第二类人走这条路。

    路是很标准的柏油路,不宽,两车道,道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田野。

    按地图标识,再往前行三公里,就是以前的十二场,也算是十二个分场中排名靠前的大监狱,后来改名叫黄土坡农场监狱。

    而五二农场,就在黄土坡农场二十里外的一个高洼地。和黄土坡农场、周堰农场互为犄角。

    忽然,郭歌眼睛一动,他蓦然示意陈树升降速。

    后面的四辆车都跟着缓行。

    郭歌抬眼四顾,看到路边一里地外有个养猪场,他下达命令,全体车辆和人员去养猪场找地方藏匿起来,他带着薇薇,提着石斧下了陈树升的改装越野。

    下了车,他先是去押尾的车辆上和周维东做了些交代,如果在说普通的城市,枪支属于稀缺物品,那么在潜门农场监狱,估计现在枪支已经泛滥。

    他和周维东或许可以凭借灵敏的身手躲过枪弹,但对这帮年轻的武校弟子来说却意味着大凶险。

    所以,他要留下周维东防止意外。

    郭歌带着薇薇一路狂奔,越过一道道田野和草垛,在一处扎花厂(扎棉花)前,听到“突突突”一阵冲锋枪的扫射声。

    他快速冲进扎花厂大院,院子里有四五个露天堆放的高大棉花堆,都是按品级扎好标号陈列在露天仓库的,每个棉垛都有十几米高,用硕大的绿色帆布包裹,系上绳索待运。

    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扎花厂居然一个人和丧尸都没有,在值班门卫室和一排低矮平房里,也没有见到半丝血迹。

    显然,在事发后,这里的值班人员全部逃离。

    “突突突!”枪声越来越近,郭歌没有选择进入车间和办公室,他就地掀起一角绿色帆布,躲进了棉花堆。

    大概两分钟后,枪声在扎花厂内响起,还有一道道急促的脚步声。

    薇薇在郭歌脚边,倏地竖起耳朵站了起来,一副要咬人的架势。

    郭歌摸摸它的头,示意它稍安勿躁。

    接着,一道身影掀开帆布,倏然冲了进来。

    等他撞上郭歌之时,郭歌的左手已经狠狠掐住他的咽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