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算不算大事

    “堂妹请起,你远道而来无须多礼,孤这里有一枚生生造化丹,就送给堂妹了,还望表妹不要嫌弃。”

    林霄含笑开口,摆摆手思琴上前,玉盒打开顿时丹香四溢,一枚玉珠般的丹丸散发着灵光,静静呈现在众人眼前。

    几声惊呼传出,就连徐荣都感到颇为意外,拿眼努了努,霄儿的抠门她可是知道,平常请重臣吃饭都不过三菜一汤,这生生造化丹可是地平玄丹中的极品,整个皇宫存货都不多,今天这是怎么了?

    玩味的看着云霄,含笑的眼眸中有着警告,徐荣可不认为云霄这突然的大方,是单纯的为了迎接婉仪,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若说霄儿没有其它算计打死她都不信。

    差距徐荣的眼神,林霄表情不变,同样回了个我有分寸的眼神,算计是有不过给堂妹送礼也是真,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一国之君,堂妹来访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见面礼怎么行。

    “谢谢。”

    礼数规整,不过兰婉仪的话很少,林霄也不在意,自有人活跃气氛,总不至于冷场。

    “好啦!别站着了,走霄儿我们进去。”

    有徐荣发话,众人自然跟从,林霄只带着二女进入,余者皆留在了殿外。

    进入殿内,众人围坐一团,几样家常小菜配上滚烫的热锅,不分宾主气氛透出几丝温馨。

    “孤初掌朝堂诸事繁杂,至今日方才有空前来,还望堂妹勿怪。”

    含笑招呼着大家用菜,林霄亲自为兰婉仪夹了块雪虾,语态亲和不似帝王更似兄长。

    兰婉仪摇摇头,夹起雪虾小口小口的吃下,温婉恬静。

    说起来兰婉仪并非那让人一眼难忘的绝色,可就是那不管动静都流露出的淡雅气质,无形中让人难忘。

    “来了这许久,堂妹可还习惯?对了,那怡芳苑的慕老让孤代为致歉,那日慕老心情不好,望堂妹勿怪。”

    不提还好,提了原本沉静的兰婉仪当即就红了脸,迅速摇了摇头她还是轻声道。

    “不怪慕老,婉仪鲁莽在先,应婉仪致歉,请堂兄代为转答。”

    说着兰婉仪自手镯中拿出一木制细**,林霄接过以精神力扫了一下,颇为意外的看了兰婉仪一眼,笑笑将木**收入空间戒中。

    “这份礼物,孤想慕老会喜欢的。”

    水木乙精,乃水木丰润之地完全生灵的结晶,非万年不可得,一滴水木乙精对植物系生灵来说都是至宝,可遇而不可求,更别说这一**足有百滴了,看来这位千岭郡主也有奇遇啊!

    兰婉仪笑了,好似终于放下一桩心事般,淡舒了口气。

    做为此次宴会的主角,林霄两人自是众人关注的中心,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听的徐荣云山雾罩的,颇为好奇的道。

    “什么慕老?什么致歉?霄儿你们俩不是第一次见面吗?怎么好像以前就认识!有什么瞒着姐姐我的快如是招来,别让姐姐动手。”

    对于自称姐姐的徐荣,除了兰婉仪没人好奇,皇太妃的性格内宫皆知,没有什么好关注的,大家看向林霄,到是对他们口中的那事更感兴趣。

    看着这些八卦的女人,林霄头痛的捂了捂额头,知道不解释是不行了。

    “也没什么,七日前孤路过怡芳苑,见堂妹一时不查被慕蝶树困住,因此出手相助。”

    林霄解释的很简单,可不料兰婉仪却即为不认同,认真的叠手行礼道。

    “非困住,而是有性命之悠,堂兄可谓救婉仪性命,婉仪铭记在心。”

    这一下林霄尴尬了,周围几女全都探寻的看过了,眼中泛着暧昧,纷纷起哄着要听更多。

    听到是慕蝶树,徐荣心中了然,不过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道。

    “好了!好了!都是长辈和小辈起什么哄,来一起干一杯,为婉仪的化险为夷。”

    感激的看了徐荣一眼,林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中想着还是荣姐姐靠谱。

    不过林霄没看到,徐荣在他举杯后狡黠的一笑,不经意的开口道。

    “婉仪远来也没地方可去,就去你堂哥处吧,帮帮你堂哥,也算报答一下救命之恩。”

    一口酒卡在喉咙里,林霄差点喷出去,荣姐姐哎!你这不是坑吗,让她去太和宫,那还不出事。

    猛然咽下酒林霄就要拒绝,岂料兰婉仪已经开口,恬淡的一声‘是’,让林霄拒绝的话又吞了回去。

    “如此也好!只要堂妹不嫌孤那沉闷便好。”

    嘴上说的大度,不过林霄偶尔飘向徐荣那哀怨的眼神却明显表示不是。

    对于徐荣忽然的提议,众人可谓措手不及,不过不管每个人都有什么心思,宴饮依旧在热闹的继续。

    彼此拉着家常,林霄与兰婉仪聊的渐渐热烈,兰婉仪惊羡于林霄的博学多闻,林霄则惊叹于兰婉仪的慧比兰心,不过他二人中又渐渐加了一人――玄月妖妖。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二女聊的面不仅广而且杂,而且绝不在对方擅长的领域停留,遇到不同见解还总喜欢让林霄做评判,好似极为重视。

    林霄最喜欢便是这种讨论,特别是两女都跟的上他的思路,这让他乐在其中。

    一旁的徐荣不像林霄一样深在局中,对于两女有意无意的争锋,她看在眼里乐见其成,原本在此之前她并未有撮合婉仪与云霄的想法,不过在云霄提到慕蝶树后,她忽然想到了这丝可能。

    别人或许不知慕蝶树,可她徐荣却知道,那慕蝶树或许其它方面不强,但看人品性予人姻缘方面,绝对是神一样的存在,他看中的女子绝没有错。

    况且徐荣亦知,云霄之志不在天命亦不在这天罚,龙腾四海才是他的归宿,她想帮这个亦弟亦子的家伙,而佼淑无疑是她最熟悉的。

    佼淑兰家,仅次于她佼淑皇族的三大氏族之一,可以说佼淑半壁都是兰家打下来的,而兰家嫡支一脉单传,传到兰陵军这一代就只有婉仪这一个嫡女,若是能通过婉仪获得兰家的支持,无疑能给太子接下来的计划,提高巨大的助力。

    徐荣越想越觉得可能,因此才有了那类似调笑的提议。

    “堂妹说的不错,当今天罚诸国,唯以齐天最为不定,齐皇好大喜功又嫉贤妒能,其下各大氏族早已取而代之之心,又加上那号称算无遗策的画紫宇,齐天不热闹才怪。”

    “嗯!堂哥比那画紫宇也不差。”

    “呵呵!”

    玄月妖妖抿嘴轻笑,她看着林霄眼中泛着一丝古怪,俏脸微红中隐有笑意。

    这一声声堂妹叫着,玄月妖妖都有点替林霄不好意思了,她可是知道林霄的真实年龄,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硬是在一个二十岁的少女面前充大,而少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叫的心安理得,这就太有意思了,不知道若是对方知道事情,还能不能保持这份宁淡。

    其实若按林霄真实的年龄确实比兰婉仪要小几岁,可若是以云霄年纪算的话,确实也当的起一声堂兄,不过对玄月妖妖来说,还是有些古怪,特别是看到林霄在教导兰婉仪的时候,她总忍不住笑意。

    几人正说着,小福子一脸慌张的跑了进来,其后跟着的,是一袭纱裙的语凤翎。

    不同于往日的仙姿绰约,此时的语凤翎衣带蒙尘、发髻轻散,看上去竟有些狼狈。

    “殿下,……。”

    “让开!”

    “嘭!”

    “哎呦!”

    跑在前面的小福子刚开口,便听身后一声冷喝,随即身体飞起滚落一旁。

    语凤翎一脚将小福子踢开后,未见动作人已到了林霄等人近前。

    “凤舞郡主好大的威风,殿下的都管你都敢打,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徐荣沉了脸,自她入宫起这语凤翎便和她不对付,今次更是在自己寝宫如此放肆,她早已怒不可遏。

    语凤翎这一举动把众人都惊住了,林霄也是有些不高兴,不过未表现出来。

    见语凤翎不理徐荣脸带寒霜,怕二人当众闹起来,林霄只得开口道。

    “凤翎表姑,谁把你气成这样?咱坐下来慢慢说,别气坏了身子。”

    一国之君都低声了,原本按往常语凤翎多少都会给些面子,岂料这次语凤翎不仅不领情,反而呵呵冷笑。

    “坐下?坐什么下。”

    “国都快亡了,你还有心思坐下?”

    扫了一眼在座的几人特别是玄月妖妖与兰婉仪,语凤翎语气更冷嘲讽道。

    “怪不得不在太和宫,原来这里有温柔乡呀!守护我天命子民,让我天命万世长存,你就是这么常村的?我的好殿下?”

    语凤翎这话语一出,打击面太广,不仅玄月妖妖两女脸色不好,即便柳梦璃、空惜缘等皇妃都勃然变色脸色难看。

    徐荣更是一掌将坐下的竹椅拍碎,当今就要呵斥。

    还是林霄拦了一下,沉眸问道。

    “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他已经感到不对,即便凤翎表姑对自己不满,也不会当面给自己难看,而且看其装束,明显是与人动过手。

    “还不算无可救药,知道问发生了大事。”

    似有自嘲的笑笑,语凤翎语带怒意的道。

    “乾坤混元殿被劫算不算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