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为什么不呢

    受了人家的好处要记得,欠了人家的恩情更要记得。

    欠钱好办,欠情难还,对杨逸来说有些人情不是能用钱还了的,比如他欠丹尼的情分,只用钱真的是没法还。

    但是欠克林特的人情用钱还就可以了,他吃了克林特的汉堡,害克林特丢了工作,那么他用克林特损失的十倍弥补已经足够。

    一百万美元,外加一辆失去的爱车,杨逸用这些来了结心中的些许歉疚。

    但一百美元对克林特来说确实有些吓人了。

    克林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拿起了支票,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后,颤声道:“可是一百万未免太多了些,我都……不敢相信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的。”

    杨逸微笑道:“你应得的,我很抱歉牵连到了你。”

    “谢谢!谢谢你!”

    说话的是克林特的妻子,她双手捂住嘴,泣不成声的道:“这笔钱让我们摆脱了现在的困境,我们的房子可以保住了,我真的不想再过……现在的生活了。”

    克林特站了起来,他抱住了自己的妻子,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后,两人就在那里相拥而立。

    贫贱夫妻百事哀,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有时候不仅仅是降低生活品质那么简单的事情。

    多么感人的场景啊,杨逸站了起来,他微笑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那么我就此告辞,不必送我了,再见。”

    杨逸起身往外走,克林特放开了他的妻子,急声道:“等等,等一下,你就这样走了吗?要不要,呃,吃了饭再走?我们很久没一起吃过晚饭了,呃,我决定放弃现在这份夜间保安的工作了,我想邀请你在我家里吃晚饭。”

    杨逸停了一下,他开始犹豫了,因为他现在确实很饿。

    “嗯,不会太打扰你们吧。”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您能留下来吃饭我赶到太荣幸了,很快就好,我这就去做。”

    克林特的妻子匆匆走去了厨房,而克林特却是看着杨逸愣了一会儿后,苦笑道:“请坐吧,其实我现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种惊喜太强烈了,也过于意外了些,我从没想过我的生活会得到如此戏剧性的改变。”

    杨逸坐在了沙发上,他微笑道:“说些什么呢,聊聊赛车吧,我确实喜欢赛车,但我更喜欢f1和达喀尔拉力赛还有wrc。”

    克林特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突然道:“我想知道cia的特工如此有钱吗?”

    杨逸摊手道:“我不太一样,其实cia的职员薪水并不是很丰厚,比警察高一些但是有限,至少cia的特工不像电影里过的那么好。”

    克林特小心翼翼的道:“是吗,可是你给人的感觉比电影里还要……夸张,至少你看起来是非常非常有钱而且潇洒的。”

    杨逸微笑道:“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的钱可不是来自于薪水,嗯,这是我一点小秘密。”

    既然是秘密,那自然就不能说了,克林特于是沉默不语。

    杨逸吁了口气,他左右看了看,道:“我记得你还有一辆车的,除了那辆科迈罗之外,你不是另有一辆车正在自己修理改装吗,还在吗?”

    克林特摇了摇头,道:“你的记性真好,是的,我还有另一辆车,也已经卖了,不过我现在可以再买一辆自己喜欢的车慢慢修,慢慢改。”

    说完后,克林特突然道:“你已经开过我的车了,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

    “那么你想跟我去兜兜风吗?在晚饭准备好之前我们就回来,怎么样?”

    “可以啊。”

    克林特和他的妻子说了一声,然后他拿上了杨逸刚刚给他的钥匙,出门上了自己的车。

    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克林特的泪就流了下来,等他猛然加大油门开着车冲出去的时候,杨逸不由抓住了扶手来稳住自己。

    自己开车不怕快,坐别人的车就该怕了。

    “我要去上班的地方!我要去辞职!”

    克林特开口了,他一脸的兴奋,却是恶狠狠的说出这番话,然后他大声道:“我们的主管!我早就想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打上一拳了!”

    “为什么不呢?”

    克林特看向了杨逸,杨逸耸了耸肩,道:“别看我,看路,我是说为什么不呢?如果有谁让你不爽,那么就打到他让你感觉爽为止,今天,我是说我在的时候,我可以满足你的所有心愿。”

    克林特又愣了一会儿,然后他大声道:“这比电影里演的还要过分!伙计,真的,这笔电影里要爽,你真的是cia特工吗?cia的人可以如此的……为所欲为吗?”

    杨逸笑了笑,然后他直视着前方道:“伙计,不要想太多,现在去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在我离开后回归你想要的生活。”

    克林特吸了口气,然后他点头道:“好吧,好吧,我知道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我确实应该趁这个机会满足一下心愿,我的队长,他是个混蛋,他总是针对我,就因为我曾是个警察而且是个狱警就处处针对我,总是给我难堪,如果不是因为工作难找,我早就……”

    克林特不说话了,他开始酝酿情绪,他时而深情的抚摸着方向盘,时而在空中虚晃一拳。

    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克林特把车停在了一个工厂门口,然后他和杨逸大步走进了厂区。

    “克林特!你迟到了!”

    保安室,一个拉丁裔的男人看了看墙上的钟表,他坐在了椅子上,双脚搭在桌子上,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道:“你迟到了十分钟,还有这家伙是谁?你为什么要带一个无关的人到保安室来这是违反规定的,我也帮不了你了。”

    保安室里有三个人,他们全都注视着克林特,克林特深吸了口气,走到了还在说话的队长身前一拳就砸了下去。

    队长应声从椅子上翻身滚落,克林特长长的舒了口气,大声道:“闭嘴!你这个混蛋!告诉你一件事,我辞职不干了!”

    保安队长的鼻子在流血,他狼狈的翻身而起,然后他怒吼道:“你完了,我要打死你……”

    克林特不待他的队长说完,又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再次把保安队长打翻在地后,他晃着右手,大声道:“我真的想打你很久了,这感觉真的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