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烦中作乐

    “哦?”秦晋桓饶有兴趣地抬眸。

    “原来易云哲根本没离开过安城,当初所谓的出国治病只是个幌子。”翁云将一叠资料呈给他看,“其实一直呆在城西郊区一农户家调养。”

    秦晋桓接过资料翻了翻,冷笑:“他倒真沉得住气。”

    “半年前祥龙实业有一笔数额不小的资金流入,目前还没查清这笔资金的来历,不过祥龙自有了这笔资金后业绩就急剧上升,发展势头惊人。我不认为这是资质平庸做事又畏首畏尾的鲁鸭公具备的能力,我怀疑这笔资金的主人是易云哲,易云哲向祥龙投下这笔资金后鲁鸭公就暗地里把公司大权交给了他,他趁我们不防备大肆发展他的实力,同时偷偷地密切关注着擎天,伺机报复。我甚至怀疑这几起变态杀人案都是他的鬼把戏,妄图借此给擎天制造混乱,从而趁机牟利并打压擎天。”

    本就十分厌恶易云哲的翁云越说越愤怒,“老板,看来我们上次把这个王八蛋收拾得不够利落,要不我找几个人……”

    秦晋桓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抬手制止:“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不用惊动他,密切注意他的一举一动,有情况及时告诉我。”

    “好。”

    秦晋桓没再说什么,继续低头处理文件。

    “老板,那个……”翁云没像平常一样迅速离开,变得支支吾吾。

    秦晋桓瞟了他一眼:“还有事儿汇报?”

    “那倒没有,是有关黄博的事儿。”生怕老板不高兴,翁云呲着牙陪笑,“他在外面,等着见您。”

    秦晋桓听言面色一阴:“没我允许他竟然敢回来?”

    “您没允许?!”翁云十分吃惊,“不是您让少奶奶叫他回来的吗?”

    “小语?”

    “是啊!黄博说少奶奶前几天给他连打了五通电话,说擎天出了些变故,催他立刻回来帮忙。难道……难道少奶奶没和您提这事儿,完全是她自己的主意?!”翁云随即换了惊慌神色,“那我叫黄博立刻回去!”

    “等等!”秦晋桓喊住了正要转身的翁云,声音缓和了许多,“既然回来了,就算了。”

    “哦,好。”翁云顿时非常高兴,又小心翼翼地试问,“我让他进来见您?”

    秦晋桓没应声,一边看文件一边说了句“易云哲很狡猾,安排个机灵点的人盯他”。

    翁云秒懂他的意思,连声应好,然后一溜烟跑出了办公室。

    等翁云出办公室后,秦晋桓才放下笔,睨着空无一人的门边。

    黄博被罚去非洲两个月后,穆语向他替黄博求过几次情,要求让黄博回来,他为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没应允。没想到她竟然串通他手下给他演了这么一出——他早就把翁云眼底的那抹窃喜看在了眼里。不过他很清楚在这件事上穆语起着最主导的作用,否则就是借几个胆给翁云黄博,他们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玩花招。

    既然是老婆大人的意思,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擎天现在是用人之际,而黄博本就是他的心腹,何况他本身也有让黄博回来的意思,只不过慢了穆语一拍。

    他拿笔敲了敲面前摆台中穆语的脑门,在心里嗔了句“你这丫头片子”,唇角却弯成了好看的弧形。

    这是两人上次去安月山拍的照片,这个摆台是她精心挑的自认为笑得最甜的合影制成的,用她的话来说,挑这张照片是为了时时提醒他要多笑,别老绷着一张脸面对员工,这样员工才能在欢愉的氛围好好工作。

    笔才离开摆台中穆语的脑门,穆语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不出他所料,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他是她让黄博回来的,叫他把黄博的事翻篇,还勒令他要像以前那样任用黄博。

    他开玩笑:“我准备辞了他。”

    “不行!”她大急,“我不同意!你不能这么做!黄博一向对你忠心耿耿,尽心尽职,你怎么能因为这本就不是他的错的事这么对他?!你这么做太不仁义了!”

    他饶有兴趣地继续挖坑:“不是他的错?那是谁的错?”

    “我的错!是我的错,有什么你冲我来!别为了人家黄博,黄博是无辜的!”

    “那你说你打算怎么弥补过错?说得我满意了,我或许就不追究黄博的责任了。”

    “我……”穆语一时想不到弥补的方法,索性将问题抛还给他,“你说我怎么做你才满意?”

    “我说什么你都答应?”

    隐隐感觉有圈套,穆语马上表明立场:“除了让我辞职,别的都行。”

    秦晋桓忍住笑:“行,今天回去好好伺候爷。”

    听出他语气中的暧昧之意,穆语先是一愣,随即禁不住嗔骂:“公司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都快焦头烂额了,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就是因为焦头烂额,所以才需要和老婆开开玩笑调剂。”

    这话让穆语听着有些心疼,叹着声安慰:“你也别太烦躁,事情早晚都会解决的。现在公司正是用人之际,黄博回来正好帮你呢。”

    见她这个时候还不忘替黄博说话,他为她的较真不觉失笑,正想再和她开开玩笑,突然想到尹安然,他马上改口:“嗯,你说得对,公司现在确实很需要忠心又有能力的老员工。”

    “这才对嘛。”不知道他心中小九九的穆语很高兴,“如果你现在的员工都像黄博这样子,公司肯定很快就能渡过难关的!好了,不说了,我得忙了,下班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爷爷啊。”

    “好。等下我去接你。”

    “嗯。挂了。爱你。”

    这边,穆语说完挂断了电话,随即拨通了黄博的电话,安慰他别担心,说已经搞定了秦晋桓,劝他安心做事儿。

    安慰完黄博后,她又给容缨打了个电话问及秦孝挚的情况,得知已有好转后她才放心地回到法医室。

    “妈蛋,竟然一点进展都没有!”法医室里,刘小凡忿忿地敲着桌子。

    冯如冰就站在刘小凡身边,一时没注意,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大跳,容剑见状立刻瞪眼批评刘小凡:“注意形象!”

    刘小凡不以为然地耸肩:“这里又没有外人,有什么好注意形象的?”

    范利锋提醒:“冯当医还在呢。”

    “嫂子是自己人好不?”刘小凡用“这都看不懂吗”的眼神白了他一眼。

    一句“嫂子”让冯如冰红了脸,马上带着羞恼喝斥:“你说什么呢?谁是你嫂子?”

    没想到刘小凡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容剑也很尴尬,紧跟着冯如冰喝斥刘小凡:“你胡说什么呢?”

    刘小凡也不生气,反而腆着脸嘻笑:“容队,我说的不正是你心里想的吗?我说容队,现在社会可不流行含蓄了啊,爱她就要告诉她啊!”

    范利锋马上跟笑附和:“对对对,爱就要表白,就要大声说出来!要不然人家当事人可不知情呢。”

    正好穆语走进来,听到最后一句,赶忙快声询问:“哪个当事人不知情?不知什么情?”

    她话音刚落,范利锋、刘小凡和严自豪就笑开了怀。

    穆语被他们笑得莫名其妙,扭头看见冯如冰的脸色很不自然,她又狐疑地看向容剑,正诧异地暗自猜测时,容剑已一脚踹向了刘小凡。

    “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说笑?不能好好分析案情就给我滚去禁闭室!”

    容剑这一脚是雷声大雨点小,刘小凡却很夸张地“哎哟”起来,还向冯如冰求救:“嫂子救我!容队要灭我的口!”

    听到“嫂子”一词,又左右扫视了番众人,穆语才有所明白,见刘小凡的样子滑稽,而冯如冰并没有表现出盛怒之色,她的胆子顿时也大了起来,跟着范利锋和严自豪一起发笑。

    “好了,别闹了!”怕冯如冰尴尬,容剑赶忙岔开话题,“小凡在欣悦城没查出什么,那自豪呢?”

    严自豪马上作无奈状摊手:“我这边基本可以排除队娇的嫌疑。”

    “我也走访了多家田茂才新家旧家的邻居,他们对钱小玉的印象还挺好,”范利锋接话,“都说她又和善又漂亮,是个很温柔的女人,从来没见她和谁红过脸。”

    容剑插话:“她给田茂才戴绿帽子的事有邻居知道吗?”

    “我问过几家,都表示不清楚。我根据田茂才提供的线索找到了三个钱小玉以前的姘头,他们对钱小玉的评价和外人评价的差不多,只另加了一条,都说她**很强,每次约见他们,都恨不得榨干他们。”范利锋说到这时,无意识地发出了“啧啧”之声,“不过他们都心甘情愿被她榨干,因为她要身就是一个尤物,在床事上又很积极主动,非常配合他们,对他们在床上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还……”

    “嗯哼!”

    听出容剑的假咳嗽声,范利锋才意识到说完了,赶忙讪笑着回到正题重点:“不过这都是四五年前的事儿,拒他们交待,她弟弟回来以后,她就再也没找过他们其中的一个,他们舍不得她,还主动找过她,不过都被她以‘弟弟回来了,不想被弟弟发现她是那种女人’为由拒绝了,她的态度很坚决,加上他们都各有家室,所以虽然他们不舍,最后也就这么作罢了。”

    听到这话,穆语下意识地看了眼容剑,容剑也看了她一眼,显然这话让他越发坚持自己之前的看法。

    “可惜这个女人就是不配合我们!我们怎么做才能让她配合我们呢?”刘小凡悻悻出声。

    穆语叹气:“她不配合我们,我们只能自己找证据了。”

    “也许……”

    “咚咚咚”,容剑的声音被轻轻的敲门声打断。

    离门最近的范利锋马上上前开门,就见民警小吴站在门口。

    小吴的目光穿过范利锋,看向容剑:“容队,有人找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