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没事吧?

    狂暴的火猿王咆哮着飞奔而来,楚峻果断地转身开溜,这头畜牲正处于暴走状态,被它抓住只有被撕成碎片的分。楚峻刚刚跑开,他先前藏身那株树便被火猿王给生生撞断了,威势相当吓人。楚峻甩开大步飞奔,突然感到后面一股炙热的气息扑到。楚峻几乎是下意识地急刹下蹲,拳头大小的火球擦着头皮掠过。

    蓬!

    前面方圆数米变成了一片火海,火球爆炸的气浪将楚峻向后掀翻滚出几米。瞪着血淋淋独目的火猿王已经奔到跟前,抬腿就是一脚踏向楚峻的脑袋。

    “啊!”赵玉惊呼一声,知道楚峻铁定要被踏得脑浆迸飞了,不忍心地合上眼睛,听到的却是火猿王一声惨厉异常的闷吼。赵玉急忙睁开眼,恰恰见到楚峻狼狈地滚到一边,而火猿王的屁股后面插着一根东西,正是楚峻那把怪模怪样的wǔ qì。

    原来火猿王狂怒之下失了理智,只想着以最暴力的方式将楚峻的脑袋给踏碎,没想到却被后者抬手捅了hòu mén。火猿王痛得蹦了起来,俯身抓住楚峻的两边肩头猛力一甩。楚峻横飞出去重重地撞在一棵树身上,喷出一口鲜血后在地上不动了。

    火猿王无暇查看楚峻的生与死,撅着屁股扭头向后,独目竭力想看清伤害自己菊花的是什么事物,摸索着抓住露在外面那截jun1 cì。赵玉惊愕过后怎么肯放过此等大好机会,手捏法诀一指,长剑带着风雷御空飞斩过去。正忍住剧痛,努力拔除“眼钉菊刺”的火猿王被飞剑穿胸而过,悲吼一声轰然向后翻倒,屁股上露出半截的jun1 cì完全捅了进去,尸体条件反射般向上跳了一下便不动了。

    赵玉惊魂稍定,酸软无力地扶住旁边一株树木娇-喘。

    “嘿嘿,果然精彩!”一名身材欣长的男子从隐蔽处闪了出来,径直向着赵玉走了过去,脸上挂着阴恻恻的笑意。

    赵玉神色急变,手捏剑诀企图召回飞剑,男子身形一闪便到了跟前,连点赵玉身上几处经脉。

    “徐经,你想干什么?”赵玉又惊又怒地喝道。

    这名叫徐经的家伙长相丑陋,两眼狭长,狠厉带着一丝贪婪。徐经低头审视着赵玉绝色倾城的俏脸,耸立起伏的酥胸,眼神变得滚汤火热起来,嘿笑着道:“不愧是冰玉无双的赵玉,连生气的样子都分外动人,能把人的魂魄给勾走!”说着蹲了下来,神情迷醉地欣赏着仰面而卧的绝色佳人,毫不掩饰眼神**的**。

    赵玉顿觉如坠冰窖,厉声道:“徐经,敢碰我一下,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

    徐经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狠厉,嘿嘿地道:“玉真子那老太婆虽然厉害,不过我师傅也不是吃素的!”

    “云崇子护得你一时,却护不得你一世!”赵玉寒声道。

    徐经伸手扯下赵玉腰间的百宝囊,阴笑道:“谢谢你提醒,我不会给自己留下隐患的!”

    徐经一边说一边把神识往百宝囊一探,眼闪过一抹狂喜,把百宝囊收好,目光贪婪地审视着赵玉凹凸有致的身体,嘿嘿地道:“赵玉,你这是咎由自取,早把宝物交出来不就没事了,累得我追了好几百里!”

    赵玉清澈的明眸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惶然,厉喝道:“你想shā rén灭口?”

    徐经淫淫一笑道:“腾凰阁的凰冰与正天门的赵玉并称冰玉无双,男人们心目的仙子,就这样杀掉十分可惜!”说着伸手摸了一下赵玉白玉凝脂般的脸蛋。

    赵玉俏脸胀得通红,明眸尽是怒火,娇躯因为盛怒而微微颤抖。徐经被赵玉愤怒的美态逗得心痒痒的,恨不得立即将这jí pǐn美人压在胯下恣意挞伐,小腹的邪火腾的燃烧起来,嘿嘿淫笑道:“赵玉,只要你乖乖顺从做我的女人,让我干舒服了,或许会考虑放过你!”

    “呸,我赵玉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赵玉怒不可遏地喝叱,声音带着一丝绝望的决然。

    徐经阴笑道:“等你试过欲仙欲死的滋味便不会这么说了!”说着迫不及待地吻向赵玉粉红的樱桃嘴儿,却被后者一口唾液吐在脸上。

    徐经狼狈地擦掉脸上的唾液,恼羞成怒地喝道:“不识抬举,什么狗屁冰玉无双,还不是让男人日的货色,老子今天就破了你的身子,囚起来每天干上几次!”说着掏出一个瓷瓶,兴奋地道:“吃了这五淫极乐丸,任你三贞九烈都会变chéng rén尽可夫的淫-娃dàng fù,主动和我交-欢!”

    赵玉脸色惨变,怒叱道:“人渣败类!猪狗不如的畜牲,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赵玉还没说完便被捏住腮边,徐经阴笑道:“想咬舌头,没那么容易,如此jí pǐn,我一定要慢慢享受!”

    赵玉眼露出绝望之色,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徐经见状越发的兴奋起来,倒出一粒异香扑鼻的五淫极乐丸闻了一下,舒畅地呼出一口气,淫笑道:“赵玉,待会你体验过那种极至的欢乐后,说不定便会心甘情愿地做我的女人!”

    赵玉拼命地挣扎,奈何灵力被封,如何是徐经的对手。徐经把五淫极乐丸强行塞进赵玉的嘴里,正企图逼她吞掉,突觉脑后劲风袭到,情知不妙的他猛然低头,一块石头堪堪擦着头皮掠过,啪的击在不远处的树身上。徐经吃惊之下松开了捏着赵玉香腮的手,霍地回身举掌,一颗硕大的拳头在眼前迅地放大。

    蓬!

    鼻梁骨折的声音响起,徐经痛呼一声,鼻血眼泪齐飙,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太阳穴上又挨了一下,顿时一阵头晕目眩。赵玉趁机吐掉口的五淫极乐丸,迅地滚到一边。

    楚峻两眼发红地骑在徐经的身上,拳头雨点般砸在徐经的脑门上,一直砸到徐经半张脸血肉模糊,头骨都凹了下去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赵玉脸带泪痕,讶然地望着连站都站不稳的楚峻,他的拳头还在往下滴着血水和白色的粘糊物,一个凝灵期的修仙者竟然被他赤手空拳砸死了。

    “你没事吧?”楚峻有气无力地吐出四个字便仰脸翻倒在地上。

    “楚峻!”赵玉娇呼一声,急忙爬了过去,伸手探了一下他脉搏,发觉还有微弱的搏动,不禁喜极而泣,明眸水光点点。

    赵玉扶着树艰难地站了起来,正要放出xìn hào求救,突觉一股炙热难耐的感觉从胸口散开,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媚的轻吟,俏脸瞬间变得红通通的。

    五淫极乐丹药力霸道,赵玉虽然没有吞下去,但含在嘴片刻,已经有少量药力渗入体内,此时药力开始产生了作用。

    赵玉心惊地摸了一下两颊,只觉火烧一般热哄哄的,一股难耐的**从心底涌起,头脑情不自禁地出现种种羞人的场景。赵玉狠咬了一下舌头,意识顿时清醒些许,急欲走开找水,可是脚下一个踉跄反而跌倒在楚峻的身上。

    楚峻身上的男子气味似乎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魔力,赵玉闻着顿觉欲罢不能,竟是有点不愿意爬起来,芳心噗通噗通地乱跳,香腮娇艳欲滴,樱唇微张吐气如兰,双眸似要滴出水来,目光泛泛地落在楚峻的脸上,竟然越看越是欢喜,忍不住迷迷糊糊地噘起嘴儿凑了上去。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阵阵的鹤鸣和呼叫声,情-欲蠢动的赵玉悚然惊醒过来,发觉自己竟然亲妮地趴在楚峻的胸口,马上像被蛇咬一般翻了下来,两手捂着火辣辣的粉脸羞怯难当。

    隔了好一会,赵玉才从羞怯恢复过来,毕竟那五淫极乐丸没有真正吞下去,此时药力已经渐渐散去。

    这时天空鹤鸣越来越近了,能够清晰地听到有人在呼喊楚峻的名字。赵玉忙整理了一下衣物,走到火猿王的尸体旁把飞剑拔了出来,又从徐经的尸体上将百宝囊取回。

    赵玉手持长剑,寒着俏脸斩断徐经那对脏手,又在尸体上狠狠地刺了几剑才算解恨。要不是楚峻,自己今天恐怕就要屈辱地死去,念及此,赵玉后怕娇躯发抖。

    此时,四头灰鹤出现在头顶上方,张猛张飙兄弟扯着嗓子大叫着楚峻的名字。赵玉急忙掏出一瓶化尸粉洒在徐经的尸体的伤口处,尸体立即滋滋地化成一堆血水。徐经的来头不小,赵玉可不想留下天大的麻烦。

    “看这火势,有可能是火系的二级灵兽,楚峻那小子恐怕没命了!”青衫少年骑在灰鹤上向树林下张望,一边大声道。

    红衣少女闻言面色微变:“那我们还是走吧,二级灵兽我们也未必是对手!”

    在宁蕴看来,只是一名萍水相逢的体修而已,没必要为了他冒生命危险。

    “是林平师弟和宁蕴师妹么?”赵玉的虚弱的声音从树林下传了上来。

    青衫少年闻言喜道:“是赵玉师姐!”不等宁蕴说话便向着下方降落。

    宁蕴撇了撇嘴,控制着灰鹤在林间的空地降落,张猛张飙只得跟了下去。

    林平等看到狼藉的四周,还有遍地的灵兽尸体时,都惊得目瞪口呆,张猛张飙看向赵玉的目光带上了深深的敬畏。宁蕴惊道:“赵玉,这些灵兽都是你杀的?还有一头二级实力的火猿王!”

    青衫少年林平却是关心地问:“赵师姐,你伤得怎么样?”

    赵玉虚弱地摇了摇臻首,道:“我不要紧,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众人循着赵玉所指望去,张猛张飙脱口而出:“楚峻!”

    林平急忙跑过去扶起楚峻探了探脉搏,抬头道:“还没死,不过脉搏和呼吸非常弱,内伤很严重,恐怕很难活过来!”

    “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将他救活过来!”赵玉斩钉截铁地道。

    林平愕了一下,点头道:“赵师姐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两天后,三头灰鹤出现在树林的上空,灰鹤上均骑着一名身披火红披风的男子,披风后绣了一束熊熊燃烧的火焰,十分之夺目。位于正那头灰鹤上的男子年约二十,两道浓重的眉毛透着冷厉的气势,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面色阴沉地盯着手心一枚破碎了的玉珠。

    这种珠子唤作寄命珠,封印了所属者的精血,假若所属者死亡,这颗寄命珠便会自动碎裂。各大门派的核心弟子都有这样一颗寄命珠存放在门派内。

    “应该就在这附近,下去看看!”神色萧杀的男子寒声道。

    三人降落在树林仔细地搜寻起来,被火猿王烧过的树木痕迹还在。萧杀男子的目光落在一处地面上,那里的草皮都枯死了,光秃秃的十分突出。萧杀男子的神情突然变得极为狠厉,走过去蹲下,挖起一撮土壤闻了闻,身上的气势腾的爆发,跟在他身后两人骇然地后退了一步。

    “徐经那天晚上追的是谁?”萧杀男子的声音冷如铁石。

    身后两人凛然地道:“是正天门的赵玉,那晚我们看到龙神光爆发,正好碰上一宝物飞出,却被那赵玉捷足先登了,二爷跟赵玉打了一架,结果输了,二爷不服气便一路紧追,由于天太黑,我们便跟丢了!”

    萧杀男子右手一挥,一道火焰从掌沿喷出,如同刀锋扫过,旁边一株碗口粗的树木顿时折断倒下,断口处冒出缕缕青烟。

    “赵玉!”萧杀男子捏紧了拳头,眼射出深切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