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雷荧石

    此后几天,楚峻照常的修炼凛月诀和照顾灵田,奇怪的是牛庞和朱冲等人一直没有找麻烦。既然麻烦没有找shàng mén,楚峻自然不会shàng mén去找麻烦,该干啥干啥。

    灵田的灵粟已经完全长出来了,一眼望去,满目的嫩黄青绿,长势十分喜人。清理完灵田的杂草,楚峻背着大剑跨上座骑向城外而去。当初卖掉三颗兽晶换来的三百灵豆,买大剑花了五十颗,买座骑花了两百颗,买灵蚓花了两颗,还给段立十一颗,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假如再没进账,楚峻和座骑都得喝西北风,所以楚峻准备出城去碰碰运气。

    只有二级实力的体修独自出城猎杀灵兽跟送死无疑,但楚峻并不同,正面对战可能难以战胜一级灵兽,不过从小加入雪豹特战队让他练就了一身猎杀的本领。楚峻驾驭着灰羽鹤出城后一路向北而去,呼呼的天风刮来,让人神清气爽。看着下面莽莽的群山,连绵不绝地险峰,楚峻不禁回想起两个月前自己徒步跋涉其间的情景,简直是恍如隔世。

    一路向北飞了近个时辰,楚峻选了一处背风的山坳降下,抽出大剑清理四周的树木乱草,修建了一个简易的营地,收拾充足的干柴备用,这才开始布置猎杀灵兽的机关陷阱。直到太阳落山,陷阱终于布置好了,楚峻返回营地点起篝火,开始每天必修的凛月诀。

    今夜的月亮很圆,皎洁的明月撒下满地的清辉。楚峻双目微闭,身上似有一股粘力将四周的月光吸过来,让他看起来好像一尊圣洁的雕塑,头顶上方渐渐地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光环,浅浅的一圈,不甚明显。

    一道曼妙的身形从楚峻的眉心飘了出来,静静地悬浮在楚峻的上方。光影女子惊讶地望着垂目低眉,宝相庄严的楚峻,暗道:“竟然是一品月晕,只是短短两个月时间,他就快要修炼成新月之体了?”

    楚峻目前正处于一种玄妙的境界,只觉得头顶百会穴亮堂堂的,浓郁的月色源源不断地洒进来,丝丝缕缕的凉意顺着经脉下行,不断地滋润着血脉肌肉,最后流转到了右脚板的涌泉穴之。涌泉穴内,一条弯弯的光条好像淡淡的新月。

    楚峻心暗喜,看样子不久就要练成凛月诀的第一层,修炼成新月之体了。梦的光影女子告诉过他,只要修成了新月之体就等于打好了基础,能够运用新月的神力进行驱物。至于为什么叫做神力而不是灵力,楚峻并不了解,反正光影女子是这么称呼凛月诀所修炼出来的力量。

    明月西沉,楚峻头顶上那圈淡淡的月晕慢慢地消散,身上的月光似乎也淡了许多。楚峻睁开双眼,只觉浑身舒畅,远处的荒山,近处的流水声似乎变得更加的清晰。月光下,楚峻的双手莹白光滑,好像涂上了一层釉质。修炼凛月诀以来,楚峻的体质每天都在变化着,就连本来小麦色的肤色都变得白皙起来,有向小白脸发展的趋势,而且气质上也产生了一些变化,多了一种以前没有的清冷。

    一声凄厉的兽吼突兀地响起,震慑群山。楚峻静静地侧耳细听了一会,嘴角掠过一缕笑意,暗道:“有灵兽上套了!”

    楚峻拾起火把,抽出背上的大剑,小心翼翼地向陷阱的方向摸去。陷阱的四周布满了机关,即使是楚峻自己都得留神小心。楚峻来到陷阱附近,发觉四周一片狼藉,地上血迹斑斑,机关都被触动过了,显然是一头体型很大的灵兽。

    楚峻提着大剑来到陷阱旁边,五六根粗大的木头把陷阱给封上了,显然已经有货掉到里面。楚峻举着火把凑到洞口从木头间的缝隙看下去,只看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不过体型确实很大,那喘气声就好像拉风箱一样的粗重。

    楚峻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等白天再来收拾它安全点。楚峻正要转身离开,忽然一阵狂怒的嘶叫在陷阱响起,跟着地表一阵晃动。楚峻暗叫不妙,飞奔出十数米。

    轰!一声巨响,压着洞口的几根大木被巨力击得爆飞起来,零散地洒落四周。

    楚峻果断地将火把扔掉,毫不停留地逃了。没人比他更了解自己布下机关的厉害程度,这头灵兽触动了所有机关,最后掉进陷阱还有余力把加起来两三千斤重的巨木震飞,可见绝对是实力强横得恐怖的家伙。招惹这样一头处于狂暴状态的凶兽十分不智。

    楚峻的决定显然是正确的,陷阱的凶兽咆哮着跃了出来,朝着地上的火把就是一记电光球,将附近的草木炸成了焦炭。

    ……分割……

    旭日东升,天色已经大亮,林间的光线虽然还昏暗,不过也能看清四周的事物,楚峻提着大剑小心翼翼地摸到陷阱的附近。只见四周的树木倒伏了不少,随处可见雷电灼烧的痕迹,甚至有一处地方四周的草木全变成了焦炭。楚峻认出了自己使用过那根火把,不禁暗叫一声侥幸。昨晚幸亏逃得快,否则打猎者反被陷阱的猎物给反猎了。

    “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灵兽这么厉害!”楚峻暗道。

    陷阱手臂粗的尖木桩几乎全部折断,只留下一滩血迹和一些黑毛,可见那头灵兽的防御力非常惊人,把木桩给砸断了也要不了它的命。

    楚峻仔细地观察四周的痕迹,断定这头灵兽身上至少受了六处伤,所以还是决定跟着地上的痕迹追下去。从这头灵兽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应该是二级以上的灵兽。一级兽晶价值一百颗灵豆,二级兽晶可是翻十倍价钱,那就是一千粒灵豆,想想都觉得诱人。

    这头灵兽的体形相当大,所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所以追踪起来并不难。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楚峻来到一处幽深的岩洞口。这处岩洞明显是天然的,洞口非常大,四周爬满了蔓生植物,上方的岩石不时有水滴滴落,地面上留有一个明显的大脚印。

    楚峻思索了一会,退到离洞口几十米远的地方,故技重施地挖陷阱设置绊套索,还苦费心思将一块百多斤重的大石头吊到陷阱上方的树上,最后还把自己那把大剑绑在陷阱的一根尖桩上。这次,只要那头凶兽掉进陷阱,绝对会被大剑给戳穿。布置wěi zhuāng好机关,楚峻这才抽出jun1 cì来到洞口前,拾起一块大石头往里边一扔,叽哩呱啦地怪叫一通:“***,出来受死!”

    吼!一声闷雷般的怒吼从洞来传出,接着便是咚咚的脚步声,一股腥风远远就扑面而来。楚峻果断地转身就跑,百忙回头瞟了一眼,差点踉跄扑倒在地。

    只见一头黑白相间的物种,人立着从洞扑了出来,那模样分明就是一头加强版的大熊猫。可是这头黑眼圈的家伙却没半点大熊猫的温驯,眼神好像能喷出火来,身上多处地方血淋淋的,右腿有点瘸,不过依然奔行如飞。这正是一头二级灵兽雷嵬,即使是凝灵期的仙修也不敢轻易招惹。

    滋!一道蓝白色的电弧从凶兽的嘴巴喷出,楚峻只觉身后一阵急风扑到,头发根根竖起,颈后的皮肤麻麻的。幸好距离较远,否则这一记电弧就把楚峻给撂倒了。

    吼!

    雷嵬脚下生风地撵在楚峻的身后,两只利爪随手一挥就把碗口粗的树木给挥断,破坏力相当惊人。

    滋!一道电弧再次从雷嵬的嘴里打出,直奔楚峻的脑后击去。楚峻咬着牙猛地一蹬右脚,脚底的涌泉穴一凉,身体竟然嗖的飙出五六米远,着实让他自己吃了一惊。

    雷嵬见到楚峻突然间“飞”了起来,脚步不禁滞了一下,接着便是狂怒咆哮,一个噼里啪啦的电光球从喉咙冒了出来。

    楚峻用力一蹬右腿,再次向前飙出了五六米远,落在陷阱的对面。雷嵬一边追赶,嘴里的电光球体积不断地增大,正要喷出将楚峻给炸成飞灰,右脚踩了一根绊套索,高壮的躯体顿时向前摔倒。

    呼!电光球直奔楚峻飞去,不过却是失了准头,在楚峻右边两米的地方爆炸了。楚峻浑身狂震,扑倒在地上,消失在蓝白色的电光之。

    扑嗵的一声巨响,雷嵬肥大的身体摔进了陷阱内,树上那百斤巨石跟着坠落,可惜因为晃动幅度过大,竟然砸在陷阱的边缘,然后再滚进陷阱当。

    电光球爆炸威力范围内草木皆枯,一条黑炭般的物体上还滋滋地冒着青烟,不时飙起几束电火花。隔了一会,黑炭物体动了一下,艰难地爬了起来。

    楚峻吐干净口的炭灰草屑,忍着疼痛将身上烧焦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后背被掀动的焦皮烂肉血淋淋的。

    楚峻心有余悸地站了起来,拾起地上的jun1 cì走到陷阱边缘一看。只见那头雷嵬一动不动地横躺在陷阱的底部,看来已经死翘翘了。楚峻不禁松了口气,双腿酸软地跌坐在陷阱边缘。

    楚峻休息了一会便找来了绳子,准备把这头凶兽给吊上来,却骇然地发觉陷阱内那家伙竟然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楚峻瞬时呆立当场。

    只见陷阱底部的木桩全都截断,雷嵬的胸口插着一截断剑,鲜血顺着断口往下滴落。楚峻扔下绳子转身便跑,雷嵬锋利的爪子抓着洞壁,两腿一用力便跃了上来,摇摇晃晃地向着楚峻追去。

    楚峻慌不择路,竟然跑到了岩洞口前,当醒悟想回头时却发觉凶兽已经一瘸一拐地追到了身后。楚峻不再迟疑,嗖的钻进山洞之。

    吼!凶兽愤怒地咆哮着追进了山洞之,誓要将这个可恶卑鄙的人类给撕成碎片,再嚼烂吞掉。

    呼呼!两块石头带着劲风在黑暗之打来,刚冲进洞口的凶兽被击了眼部位置,脚上一滑向前摔倒,挣扎了几下竟然不再动了。

    躲在暗处的楚峻又甩了两块石头过去,凶兽依然一动不动。

    “死了?”楚峻拿着jun1 cì试探性地靠近前几米。

    借着洞外透入的亮光,只见凶兽的身下红色的液体正汩汩地散开,原来那截露在体外的断剑已经完全刺了进去,那里正是心脏位置,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楚峻提着jun1 cì在雷嵬的背部刺了几下,发觉竟然刺不穿,不禁咋舌不已。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楚峻才把雷嵬的皮给剥了下来,挖出其体内的兽晶。这颗兽晶呈淀蓝色,体积比一级兽晶要大少许,握在手上有轻微的麻痹感。楚峻欣喜地将兽晶收好,这次即使是受点伤都值了,只是可惜了那把五十颗仙豆买来的阔剑。

    楚峻处理好背上的伤口,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举着火把往洞的深处走去。这头会放电的凶兽盘踞在此处,保不准有点好东西。

    当楚峻从山洞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块蓝紫色的石头。楚峻把石头在溪水洗干净放在太阳底下端详,察觉上面的纹路很特别,就好像一团团乌云。楚峻联想到刚才在黑暗,这块石头能发出蓝白色的光芒,应该是件不错的东西。

    “兄弟,你这块雷荧石哪来的?”一把疲懒的声音悠悠地响起。

    楚峻遁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上游一块溪石站着一名瘦削的少年,这家伙笑嘻嘻的,像捡到金子一般。最让楚峻无语的是这家伙正在束腰带,看那架势好像刚撒完尿把家伙往裤里塞。楚俊只觉一阵恶心反胃,刚才自己还用溪水洗石头呢。

    瘦削少年灵活地跃了几下便到了楚峻的身前,笑嘻嘻地道:“雷荧石能用来炼制和修复雷属性的法宝,不如卖给我吧,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价钱!”

    “不卖!”楚峻转身便走。

    瘦削少年愕了一下,轻轻一跃便空翻拦在楚峻的身前,满脸堆笑地道:“你一个体修要雷荧石来干嘛,反正都是卖,卖给谁不是卖,干脆点卖给我,价钱好商量!”

    楚峻心一动,暗道:“看来这家伙是名仙修,要是他动手抢,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样?考虑一下吧!”瘦削少年眨了眨眼,笑嘻嘻地道。

    楚峻淡道:“你出多少钱……灵豆?”

    瘦削少年伸出一根指头,楚峻皱眉道:“我不喜欢猜哑迷,你直接说数字吧!”

    瘦削少年差点噎着了,这货本来还想欺楚峻不识货,伸一根指头让他猜,量这乡巴佬似的体修都不敢开一千灵豆以上,那自己就赚大发了。谁知楚峻不上当,直接让他明码开价。

    “咳,一千颗灵豆!”瘦削少年轻咳一声道。

    楚峻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喂,一万颗灵豆卖不卖!”少年追上前问道。

    他这样一说,楚峻更加不肯卖了,一下子就加价了十倍,这块雷荧石真正的价值恐怕远不止这个数。

    “再见!”楚峻一拍腰间的豢养环,翻身跃上了鹤背。

    “喂,别走啊……我出两万……你姥姥的……三万怎么样……你小子叫什么名字,别把石头卖给别人,给我留着!”瘦削少年跳着脚大叫,可是楚峻却是头也不回地飞远了。

    “你大爷,真有性格,我刚才怎么不动手抢呢!”瘦削少年悻悻地道。

    楚峻回头看了一眼,发觉瘦削少年并没有追来,不禁松了口气,随之而来便是狂喜,没想到这块石头竟然这么值钱。楚峻驱动座骑直接返回五雷城,琢磨着到时找人打探一下雷荧石的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