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逼迫

    楚峻盘腿坐在一株屯灵木下,默默运起五雷正天诀第一层心法,不断了吸纳游离在空气稀薄得可怜的灵气,汇集到丹田处,形成一个灵气旋,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炼灵。炼灵期修为的修仙者还不能进行驱物,只能借助丹田内的灵气提高身体的灵敏性和物理攻击力,不过也要比体修强。

    当修者丹田内的灵气积聚到一定程度便会液化,在丹田处形成灵海,至此便产生了灵力,这个阶段就叫做融灵。修者达到融灵的修为便可以外放灵力进行驱物了。

    自从修炼了五雷正天诀后,楚峻才真正认识到凛月诀和烈阳诀的神妙,这两种功法显然跟修真界的功法不同,它们吸收的是太阳和月光的精华,不用依靠灵气,而且储存的位置也是古怪之极,竟在两脚板底,更重要的是修炼起来迅,炼成第一层便形成“神力”,可以进行驱物,跟五雷正天诀一比,优势极为明显。

    距离上次受伤已经快两个月了,楚峻的身体也已经完全康复,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在修炼五雷正天诀,而进展却不甚理想,跟修炼烈阳诀和凛月诀的度根本没法可比。两个月的刻苦修炼,只在丹田内积聚了一层薄薄的灵气。

    楚峻对自己修炼五雷正天诀的进度极为不满意,却不知仅凭吸纳空气游离的灵气,两个月时间能达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厉害了,要知道赵玉从十岁开始便修炼五雷正诀,花了六年多时间才达到融灵期。

    楚峻只修炼了两个月便积聚了一层薄薄的灵气,而且没有利用灵兽的兽核来修炼,这种度恐怕连派内公认修炼天赋最好的上官羽也要甘败下风。按理说,楚峻灵根的品秩在上官羽和赵玉之下,修炼的度理应不及他们才是,不过楚峻却还修炼了凛月诀和烈阳诀,这两种神奇的功法不断地改造着楚峻的体质,同时也在改造着他的灵根,如果此时楚峻再试一次灵,测出来的灵根品秩恐怕已经进入三品的级别了,而且还在慢慢地提升。

    当楚峻收功睁开眼时,太阳已经直射,显然到了响午时分。楚峻站起来慵懒地huó dòng几下,暗道:“内门弟子就是爽,不用劳动,每月还有两百粒灵豆供给,只需安心修炼就是了!”

    楚峻手上光芒一闪便多了一把飞剑,新月神力一吐,飞剑便滋的一声凌空飞斩而出,围着屯灵木飞旋一圈便回到手上。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楚峻现在已经能控制飞剑在五米之内做出简单的砍劈和刺杀动作,超出五米的范围便不好控制了。

    正在楚峻练得兴起时,光影女子突然钻了出来,如同幽灵一般悬空而立,冷冷地望着楚峻。她虽然浑身披着一层柔光,不过楚峻还是感觉得到她此刻的目光很不友好。

    “楚峻,你真不打算继续修炼下去了?”光影女子干冷地道。

    自从上次试过痛得死去活来后,楚峻便有点不敢再修炼烈阳诀,那种滋味真不是人受的。这两个月来楚峻一直在修炼五雷正天诀,光影女子也一直没有催过他,没想到今天突然现身了。

    “你不是说爱练不练么?”楚峻搪塞道。

    话一出口,周围的气温便迅下降,光影女子的眼神显然也在阴冷下去,楚峻只觉后背凉嗖嗖的,凛然地道:“是你自己说的!”

    “好,你既然不练,那我杀了你!”光影女子声音没有半点感情,就好像在说我要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楚峻心一寒,怒道:“你蛮不讲理,占据我神海我也不跟你计较,现在反倒恩将仇报!”

    光影女子冷笑一声道:“我就喜欢恩将仇报,有本事也来打我一个耳光!”

    楚峻愕了一下,皱眉道:“无理取闹!”

    滋!

    光影女子右手一抬,一道光剑便凭空形成,剑尖抵在楚峻咽喉处。楚峻只觉得剑尖上透出一股彻骨的寒意,浑身像被冻结了一般,连五脏六腑都冷得发痛。

    “再问你一次,练还是不练?”光影女子冷冷地道,只要她的手稍稍向前一送,楚峻马上就要身首异处。

    楚峻的犟牛劲上来了,怒瞪着光影女子,紧抿着双唇默然无语。光影女子冷道:“信不信我先刺瞎你的眼睛,再割掉你的舌头!”

    楚峻冷道:“你越逼我,我偏不练,有本事你杀了我!”

    光影女子手腕一抬,剑尖对针楚峻的左眼。楚峻睁夷然不惧地瞪着光芒笼罩下那张模糊的脸。光影女子手一送便要刺瞎楚峻的左目,院子外却突然传来敲门声。

    “楚峻!”赵玉温润动听的声音传了进来。

    自从上次喂药离开后,赵玉就没再来过了,楚峻以为她恼了自己,郁闷了很久,现在骤然听到她的声音,禁不住一喜,正要开口回答,突然醒起眼前见不得光的光影女子,马上便住了口。

    光影女子收起光剑,微哼了一下,冷道:“既然你不怕死,那我杀了那赵玉!”

    楚峻顿时脸色一变,低骂道:“她跟你无怨无仇,你杀她干嘛!”

    “想我放过她可以,只要你继续听话修炼烈阳诀!”光影女子淡道。

    楚峻怒不可遏地道:“你变态啊!”

    光影女子一言不发就向着院门方向飘去,楚峻不禁大骇,这喜怒无常的怪女人修为不是一般的厉害,要杀赵玉恐怕易如反掌,急忙低喝道:“回来,我答应你!”

    光影女子返身飘了回来,冷冷地道:“你最好说话算数!”说着嗖的化成一抹白光钻回楚峻的眉心处。

    楚峻暗松了一口气,这怪女人真要命,得想个办法摆脱她才行,可是凭自己目前的修为淡何容易。

    “楚峻,不在么?”赵玉又拍起门来。

    楚峻急忙跑过去把院门打开,婷婷玉立的赵玉正站在门外,两个月不见,她的气质似乎更加温润恬静。赵玉身边还站着林平、阮方和沈小宝。

    赵玉见到眼前的楚峻不禁愕了下,烟水迷离的双眸一亮。沈小宝哇的怪叫一声,扑上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楚峻,一边啧啧地道:“你小不简单,这么重的伤短短两个月便好了,就连五雷正天诀也快进入炼灵初期,不得了不得了,死胖子是不是给了你什么灵丹妙药?”

    林平和阮方也是骇然地对视了一眼,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不相信楚峻仅用两个月时间便快要炼灵初期了,这种度只有当年大师兄上官羽达到过。

    楚峻推开在身上乱摸的沈小宝道:“师傅的灵丹妙药你吃的不少了吧!”

    “呸呸!就那死胖子铁公鸡,巴不得小爷反过来多孝敬他一些呢!”沈小宝气道。

    赵玉瞪了沈小宝一眼,嗔道:“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师傅的!”

    沈小宝嘻嘻一笑道:“没事,师傅他老人家就好这口,小爷不叫他死胖子他反倒不舒服!”

    楚峻不禁无语,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曲正风为老不尊,教出的徒弟也是这副德性。赵玉轻掠了一下额前的秀发,柔笑道:“楚峻,恭喜你进步了!”

    楚峻笑了笑道:“谢谢,赵师姐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玉芳心微颤,还道楚峻是怪自己两个多月没来看他,忙道:“师傅让我闭关专心修炼,这两天才出关!”说到这不禁粉颊微热,觉得自己急着解释好像有点那个,忙又续道:“正好林师弟他们来看我,所以顺便一起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

    “楚师弟不请我们进去坐一下!”林平淡笑道。

    楚峻忙将四人让进了院子当。

    阮方打量了一下院子的环境,脸上挂着淡笑道:“楚师弟这院子不错!”

    楚峻不禁暗暗奇怪,这家伙对自己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不动声色地道:“阮师兄见笑了!”

    阮方一脸真诚地道:“楚师弟,你我之间以前有过很多误会,在斗武场上还失手差点伤到你,我一直很过意不去,在这真心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把前事放在心上!”

    楚峻心更加疑惑了,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不过看到旁边的赵玉时仿佛明白了几分,淡道:“阮师兄说笑了,这事我早就忘记了!”

    赵玉眼掠过一抹喜意,笑着柔声道:“同门手足,理应互相谅解包容的!”

    阮方笑着点头道:“赵师妹说得不错,同门手足之间必须友爱团结!”

    “楚峻,既然你的伤好了,是不是应该考虑完成铸剑的任务?”赵玉柔声道。

    楚峻点头道:“我正打算近期开始!”

    赵玉喜道:“那太好了,我们也正准备出去寻找矿石,我们顺便同行吧,我知道哪里有铸造一品飞剑的矿石材料!”

    “嘿嘿,楚峻,你小子有福气了,有我们帮衬,你很快就能收集够炼剑的材料!”沈小宝大咧咧地道。

    楚峻奇道:“你们也要炼剑?”

    赵玉摇头道:“他们都是去帮我寻找雷荧石的,上次龙神光爆发,我捡到一把三品下阶的残剑,需要雷荧石来修复!”

    楚峻闻言心一动,脱口而出道:“雷荧石?”

    众人不禁奇怪地望着楚峻,赵玉点头道:“怎么了?”

    楚峻忙道:“没什么,这种矿石应很稀有吧!”

    阮方淡道:“这个自然!”

    赵玉惋惜地道:“我们上次出去找了一个月都没找到!”

    楚峻见状差点就要脱口说出自己有一块,最后还是忍住了,安慰道:“这次一定能找到的!”

    赵玉嫣然一笑道:“希望吧,不过找不到也没关系,反正还有一年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