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买剑

    楚峻寻到一处干燥的山洞躲了进去,准备等天亮再返回五雷城,以免撞上出城查探的高手。从百宝囊拿出干净的衣服换上后,楚峻便开始继续修炼五雷正天诀。

    此时,楚峻丹田内的情景已经大变样,本来薄薄的一层雷灵气积厚了近十倍。楚峻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如果按照平时修炼的度,积累这些雷灵气至少得一年时间。仅仅用了几个时辰,竟然从炼灵初期达到炼灵期顶峰,实在是耸人听闻。事实上,如果楚峻能把光影女子借天雷过滤出来的雷灵气全部吸纳,此刻恐怕已经能达到凝灵,甚至筑基期,可惜他只吸纳了一成不到。

    “要是再来一次,岂不是就能进入凝灵期了?”楚峻兴奋地自语道。

    “别作梦了,我只能帮你这一次!”光影女子干冷的声音在楚峻脑海响起。

    楚峻不解地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段时间别打扰我!”光影女子冷冷地扔下一句便不再作声。

    楚峻暗道:“难道怪女人助我炼功消耗太大,需要休息恢复?”

    还真让楚峻给猜着了,光影女子只是脆弱的元神状态,凭着以前通天彻地的修为才凝而不散,刚才消耗费了大量的神力抵挡天雷,现在已经是极度虚弱,恐怕得花数月时间来恢复。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楚峻便挨着洞壁睡上一会。意识迷糊间又来到那座山谷,只见光影女子正盘腿悬空而坐,身上的光华黯淡。

    “你没事吧?”楚峻不禁问道。

    “滚出去,别来烦我!”光影女子冷道。

    楚峻耸了耸肩,果然是好心没好报,懒得鸟你,转身朝谷口走去。

    “滚回来!”光影女子突然又道。

    楚峻不禁火起,转头冷道:“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小心我把你撵出去!”

    光影女子出奇的没有生气,只是淡道:“过来!”

    “看在你今晚助我修炼的分上,不跟你计较!”楚峻沉着脸走到光影女子身边,没好气地道:“什么事?”

    光影女子手一伸便按在楚峻的头顶百会穴,楚峻顿时动弹不得,吃惊地问:“你想干什么?”

    “禁声!”光影女子冷冷地吐了两个字。楚峻顿时觉得右脚板底涌泉穴的新月自动运转起来,新月之力好像溃堤的洪水似的流出,被光影女子吸走。

    楚峻不禁大惊失色,接着便是怒容满面,光影女子显然是要吞噬自己辛苦修炼出来的新月之力,太可恶了。楚峻想反抗,却偏偏不能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吸走。

    隔了好一会,光影女子才松开手,楚峻脚一软便跌倒在地,被吞噬力量的感觉真不好受。

    光影女子瞥了一眼双目喷火般的楚峻,毫无感情地道:“我会补偿你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某头牲口一边拉上裤链,一边哄骗床上捂脸痛哭的妹子。

    楚峻差点想破口大骂,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运起凛月诀试了一下,发觉涌泉穴的新月还在,只是黯淡了不少,相信修炼一段时间还是能恢复,不禁心稍安。

    吸收了楚峻的部分新月之力,光影女子身上的光芒依旧黯淡,楚峻那点儿神力对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楚峻休息了一会,干脆就在山谷打座修炼起凛月诀来。

    当初楚峻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艳阳高照,经过昨晚的雷雨,天空湛蓝如洗。楚峻钻出了山洞伸了个懒腰,发觉新月之力竟然恢复了大半,不禁心情大好,放出灰鹤便返回五雷城。

    一夜之间,五雷正天诀修为暴涨,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楚峻用光影女子所教的方法隐去了一层,表面看上去,楚峻只是个炼灵初期实力的仙修。

    想到明天就要和赵玉等出发去寻找矿石,楚峻准备到城购买些物品,所以便在街上降落收起灰鹤。

    曲胖子师傅送的那把青钢飞剑已经丢失,得重新买一把,可是当楚峻来到城唯一买卖飞剑的宝器楼一问,发觉最便宜的一柄飞剑都要一万颗灵豆,身上加上来只有九千五百多颗灵豆的楚峻只好郁闷地离开了。

    实在没办法,楚峻只好买了把体修用的普通大剑,才花费五十颗灵豆。

    当楚峻准备到药店买些丹药时,忽然见到一条熟悉的背影拐进了街道一处横巷。

    “怪了,刚才那人好像是林平!”楚峻暗道。

    这时,一名身披黑色斗蓬的男子从巷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从楚峻身边走过。楚峻皱了皱眉,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忍不住走到那条巷口望了一下,发觉竟然是条死胡同,刚才走进去那人不见了。楚峻心一动,再回头寻找时,那披着斗蓬的家伙早已经没了踪影。

    “楚峻!”一把温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楚峻忙转过身来,只见穿着一身湖绿色宫装的赵玉正惊喜地立在身后,就像水端盛开的一束蓝莲花。楚峻只觉眼前一亮,此女穿什么衣服都是那样好看。

    “赵师姐,这么巧啊!”楚峻觉得在赵玉面前,自己舌头都变笨了,只会说些没营养的话。

    赵玉温婉一笑,道:“早上我去找过你,叫了半天都没人开门,原来你自己跑这里来了!”

    楚峻歉意地道:“明天要出发找炼剑的材料,所以便想着到城里买点装备!”

    赵玉瞥了一眼楚峻背后的大剑,黛眉轻蹙了一下道:“楚峻,你现在已经不是体修了,怎么还用这种剑?”

    楚峻呵呵一笑道:“没事,反正我还没修炼出灵力,先用这剑吧!”

    赵玉冰雪聪明,转念一想便明白过来,一般的一品飞剑都要一万灵豆,楚峻定是没有那么多灵豆,所以才这么说的。

    赵玉轻拨了一下额前的秀发,柔声道:“跟我来!”说完转身莲移而去。

    楚峻疑惑地跟了上去,见到赵玉在宝器楼前停下,顿时明白了几分,心不禁打起鼓来,自己身上没那么多灵豆,待会岂不是要出丑。

    “作为一名仙修怎么可以没有飞剑呢!”赵玉柔声责备道。

    楚峻讪讪地一笑道:“赵师姐,真的不用了,反正我暂时还用不上,而且我自己也要炼制一把飞剑,现在买不是浪费么!”

    赵玉白了楚峻一眼,转身走了进去,楚峻不禁进退两难,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大不了将那头雷嵬的皮毛卖了,应该值几百灵豆,凑够一万还是勉强。

    “姑娘需要点什么?”掌柜的见到赵玉,顿时眼前一亮,亲自迎了上来招呼,让那负责招待的店员干瞪眼。

    赵玉微笑道:“我想买一把一品飞剑!”

    掌柜忙道:“那要这柄好了,这柄飞剑乃是铁精打造,加入月长石,晚上还能发光,而且跟同大小的飞剑相比要轻许多,造型美观,最适合女子使用!”

    掌柜的口才了得,说起飞剑来如数家珍,同时又令人觉得他很为顾客打算。

    赵玉摇了摇头道:“飞剑不是我用的!”

    掌柜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笑道:“姑娘是要买给别人吧,男的?”

    赵玉jí pǐn美玉般的脸颊染上一层薄薄的红霞,点头道:“是!”

    掌柜眼底闪过一抹妒忌,叹道:“什么男子竟然得到姑娘青睐,真是让人羡慕!”

    楚峻的心噗通的跳了一下,偷瞟了赵玉一眼,只见她那张俏脸红得像火烧一般,美艳不可芳物,顿时看呆了。

    “掌柜的别乱说,剑是他买的!”赵玉微恼地瞪了一眼这个大嘴巴的掌柜。

    掌柜嘴巴大张,几乎能把自己的拳头给塞进去,吃吃地道:“是……是这位道友买剑啊!”

    掌柜见到楚峻背着一把体修用的普通大剑,还以为他是赵玉雇用的跟班体修,没想到竟然打眼了。不过掌柜迎来送往惯了,马上便换了副笑脸,呵呵地道:“失礼了,这位道友用剑最好是用玄铁剑,无论是硬度和韧性都是第一的,古朴大气,用起来肯定趁手!”

    掌柜拿起一把剑身乌黑的长剑,两面剑刃锃亮,剑身青光隐泛,寒气森森。楚峻接过玄铁剑,发觉分量很沉,正好适合自己的臂力。

    “这把玄铁剑多少灵豆?”楚峻忐忑地问道。

    掌柜的呵呵一笑道:“本店的一品飞剑,一律一万粒灵豆!”

    “能不能便宜一点!”楚峻不好意思地道。

    掌柜笑容微僵,打了个哈哈道:“道友说笑了,本店向来是一口价,童叟无欺,去留自便!”

    楚峻面色尴尬地看了一眼赵玉,小měi nǚ正笑盈盈地望自己,剪水双瞳似乎带着一丝促狭。楚峻硬着头皮拿出百宝囊,赵玉不禁一愕,暗道:“难道我猜错了,他竟然有足够的灵豆?”

    掌柜笑眯眯地接过楚峻的百宝囊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道友,好像数目不对,只有九千五百二十颗灵豆!”

    楚峻俊脸胀得通红道:“这个百宝囊五百灵豆买回来了,一并给你!”

    掌柜的顿时呆若木鸡,这都什么人啊,在měi nǚ面前这么失礼,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