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中毒

    铁石虽然只剩下一只手,不过sì jí体修的实力还在,一刀挥出便将水桶粗的树木给砍断,势如破竹地清理出大片空地来,在齐秦和刘六的帮助之下,只用了半个时辰便搭起了结实坚固的营地。勤劳懂事的小小帮忙捡拾干柴堆在一起,显然也曾跟随过外出狩猎。

    红日西坠,晚霞满天,负责外围清理的赵玉等陆续返回,收起飞行座骑降落在营地。宁蕴看着干净宽敞的营地,十分满意地夸奖了铁石三人一番。赵玉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大家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了楚峻,心不免担忧,问道:“楚峻还没回来?”

    刘六点头道:“楚师兄已经回来了,不过刚才和小小到谷里头去了,好像是去抓鱼!”

    沈小宝闻言喜道:“好家伙,小爷也去抓,今晚吃烤鱼!”说着飞快地往谷底跑去。

    赵玉不禁无奈地摇了摇臻首:“我去看看,免得出事!”说着莲步轻移,往谷底走去。

    宁蕴撇嘴了撇嘴嘀咕道:“楚峻那家伙这么厉害,能出什么事!”

    “蕴师妹,你刚才嘀咕什么?”不远处的林平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不惯赵师姐那么紧张楚峻那混蛋!”宁蕴悻悻地道。

    阮方脸色有点难看,淡道:“楚峻修为低微,偏偏自以为是地乱跑,出事了也是活该!”

    林平淡笑了一下,问道:“宁师妹,以你的实力,那天怎么可能被楚峻推下河的?”

    “他……他能有什么本事,本姑娘只是一时大意了他的暗算而已!”宁蕴哼道。

    林平调侃道:“那倒是怪了,以蕴师妹的性格,被楚师弟暗算了,怎么还要帮他证明清白,难道太阳真从西边出来了?”

    “蕴师妹应该很憎恶他才对!”阮方点头赞同道,他心里一直想不明白这点,要不是宁蕴那天横插一杠,楚峻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宁蕴神情有点不自然,哼道:“我……我是很憎他,不过也不能因为这样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吧,我很善良的!”

    “看来蕴师妹长大后懂事多了!”林平淡笑道。

    阮方眼闪过一抹不以为然,他几乎是跟宁蕴从小玩到大的,对她的脾气一清二楚。阮方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这个刁蛮大xiǎo jiě会懂事。

    正在此时,谷底的方向传来沈小宝的鬼叫声,还有飞剑祭出的声响。众人顿时紧张起来,飞快地向着谷底方向跑去。

    谷底有一个不大的水潭,楚峻左手抱着小小,一手提着玄铁飞剑和赵玉并肩而立,沈小宝正发狠地猛砍一条全身墨黑的蛇尸。旁边还有两条同样颜色的蛇尸,头部已经被砍断了,蛇身卷成一圈生猛地弹跳着,伤口处滋滋地冒着黑气,那狰狞的蛇头张咬,信子吞吐不定,好像还有生命一般。

    沈小宝一剑一个,将两只蛇头给拍扁,狠狠地骂道:“操你大爷的臭蛇,敢咬你jiā bǎo爷,拍扁你丫的!”说着把剑一丢跌坐在地,撸起裤腿一看,只见腿肚的地方有两个浅浅的齿痕,齿洞有huáng sè的液体流出,四周的肌肉大片变成黑色,一股腐尸的气味在空气散发开来。

    众rén miàn色顿时一变,宁蕴更是转过头去干呕,沈小宝脸都绿了,大声哀号:“他姥姥的,这都***什么鸟玩意,宝爷要挂了,宁蕴你还有没有良心的,这个时候还呕吐!”

    只是短短的说话间,沈小宝腿肚上的黑气便向着四周抗散了一圈。楚峻脸色凝重,急忙将小小放在地上,用玄铁剑在沈小宝伤口的地方划了一剑。

    “楚峻,你干什么!”阮方大声喝道。

    楚峻却不答他,又在沈小宝的伤口处划了一剑,形成一个“十”字形的创口。沈小宝那里的肌肉完全失去了痛觉,眼睁睁地望着楚峻划了自己两剑才叫起来:“楚峻,你丫的还落井下石,有没有人性啊!”

    “想活命的马上闭嘴,用灵力把毒给逼出来!”楚峻冷喝一声,用力挤压那十字伤口。

    沈小宝闻言也不敢再贫嘴,急急按照楚峻所说,用灵力镇压向上扩散的蛇毒,以免剧毒攻心。楚峻按压了伤口一会,发觉那里的血液已经凝固成块状,根本没办法挤出蛇毒来。楚峻凛然地道:“好厉害的毒性,这到底是什么蛇?”

    沈小宝哭丧着脸道:“我他娘的知道是什么鸟蛇,小爷倒霉透了,你小子在这里抓了这么久的鱼都没事,偏偏老子一来就窜出来咬人,还一窜就是三条,还他娘的全部来咬我,小爷是不是长得好欺负点,妈的,可怜小爷鱼毛都还没抓到一根!”

    楚峻不禁哭笑不得,怒道:“能不能闭嘴!”

    沈小宝怒道:“被咬的是小爷,发泄两句也不行!”

    楚峻懒得再理他,抬头问道:“谁身上有解毒的丹药?”

    “我有!”铁石飞快地掏出一瓶自己配制的蛇药。

    楚峻接过闻了闻,差点被薰得晕了过去,憋着呼吸往沈小宝的伤口上抹了一些,宁蕴捂着鼻子退了开去,就连阮方和林平也不例外,赵玉瑶鼻轻皱,满脸担忧地望着楚峻施救。

    “臭死了,什么蛇药,不会是屎吧?屎也没这么臭!”沈小宝望着伤口上屎绿色的膏状物,恶心得有点想吐。

    楚峻沉着脸道:“废话少说,你最好祈求这屎……药管用,否则只能砍掉这条腿了!”

    沈小宝闻言大骇,不敢再造次,潜运灵力逼住扩散的蛇毒。隔了一会,沈小宝的伤口处慢慢地渗出少量的黑血,血肉的黑气也不再扩散了。赵玉见状不禁松了口气道:“看来这蛇药有用!”

    沈小宝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脸色苍白,嘴唇发黑,鼻尖上满是汗水,颤声道:“娘的,这是啥鸟药,害得小爷直想吐!”

    作为特战队员,楚峻前世经过严酷的各项训练,其就有野外生存的项目,解蛇毒是其重要的一节,闻言不禁面色凝重地道:“不是这蛇药的问题,是你的蛇毒引起了心悸头晕呕吐!”

    “娘的,小爷会不会挂掉,楚峻,看在师兄平日对你关爱备至的分上,千万……你干什么,呀!”沈小宝话没说完便惨叫了一声,差点晕死过去。

    原来楚峻一剑把他那块发黑的皮肉剜了下来,宁蕴和赵玉惊呼出声,阮方和林平也是面色大变。

    “楚峻,你疯了,快住手!”宁蕴大声咒骂,上前就要制止继续剜割沈小宝腿肉的楚峻。

    沈小宝紧咬着牙关举起手挡住宁蕴,隔了好一会才吐出一口气道:“他姥姥的,舒服多了!”

    宁蕴瞬时呆在当场,楚峻眼露出几分佩服,问道:“还挺得住么?”

    沈小宝点了点头,一口咬住肩头的衣物,楚峻便用剑刃将他伤口四周的黑肉一点点地剐去,直到见到红色新鲜的血肉为止,宁蕴和赵玉都转过身去不忍再看。小小两只小手捂住脸蛋儿,在指缝间偷瞄。

    楚峻将沈小宝伤口上的烂肉清理干净,再敷上那种屎绿色的蛇药,淡道:“你这条腿应该能保住!”

    沈小宝这才松开咬着衣服的牙齿,长长地舒了口气,苍白着脸骂道:“他姥姥的,差点没痛死小爷!”

    楚峻没想到这不靠谱的家伙竟然有这么爷们的一面,笑道:“这算什么,关云长还刮骨疗毒呢!”

    “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痛,那个谁……关云长是谁?”沈小宝问道。

    楚峻脸色一僵,环视了一下四周,见看赵玉美目泛泛地望着自己,只得硬着头皮道:“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真的假的,小爷倒是想结交一下这样的英雄好汉,跟我沈小宝有得一拼!”沈小宝自吹道。

    楚峻淡然地道:“他死了,你要见他便自杀吧!”

    “噗!”宁蕴不禁失笑出声。

    沈小宝咧了咧嘴道:“那还是算了,我还没娶婆娘,不能这么早死!”

    “他怎么死的?”赵玉惋惜地问道,关于楚峻的一切她都有兴趣知道。

    “刮骨疗毒不成功,剧毒攻心而死的!”楚峻继续扯道。

    沈小宝连呸了两口道:“百无禁忌,大吉大利,帮他刮骨疗毒的不会是你吧?”

    楚峻点了点头,沈小宝差点晕倒。楚峻笑道:“放心,你比他好运,只是刮肉,应该死不了!”

    宁蕴咯咯地笑起来,赵玉也不禁抿嘴莞尔,没想到楚峻这憨憨的家伙也有这么风趣的一面。

    沈小宝咧了咧嘴,笑骂道:“你小子净吹牛……他大爷的……这蛇药凉嗖嗖,敷着挺舒服,就是太臭,铁石,你别告诉我真用屎做的?”

    “鹤粪!”一旁的小小突然插嘴吐出两个字。

    “什么?”沈小宝不禁脱口而出。

    铁石耿直地点了点头道:“鹤是蛇的天敌,这蛇药是用鹤粪、蛇胆汁和解毒草炼制而成!”

    楚峻轻咳了一声,快步走到水潭边洗起手来,沈小宝看着腿肚那一大堆屎绿色的糊状物,大吼一声:“铁石,你姥姥的!”

    众人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惜字如金的小小都笑得两眼弯成了月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