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情动

    决斗场隶属于体修工会,一开始是为了解决体修之间的纠纷用的,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娱乐和赌博的场所。一部分人利用决斗场来大肆敛财,每天安排若干场决斗,开出盘口吸引人来赌博。这种血腥刺激的游戏在修者间十分流行,每场决斗都会有许多人去观看,有人是为了刺激,更多人是为了赌博赚灵豆。

    眼下,焚天城决斗场外热闹非凡,能容纳三千人的决斗会场座无虚席,许多买不到入场票的人只能在决斗场外等结果。五处xià zhù的窗口正在忙碌地运作着,负责记录的三名甜měi nǚ修忙得鼻尖都冒出细密的汗珠,脸上挂着僵化的微笑。短短的半个时辰,流进来的赌注便突破了百万级别,决斗场的幕后老板恐怕要乐翻天了。

    只见决斗场wài guà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画着一刀一剑两种图案,长剑图案下写着:正天门——楚峻。短刀图案下写着:烈法宗——毕通。

    两人名字下赔率是一比五,不过很快便变成一比十,可见绝大部分都是看好毕通,毕竟两人的修为差距摆在那了。当然,也有人冒险买楚峻赢,风险和收益往往是成正比的,假如楚峻赢了,那就是翻十倍的收益,买一赔十嘛。

    决斗场的一处休息室内,赵玉jí pǐn美玉般的俏脸上写满了担忧,烟水迷离的明眸脉脉地望着楚峻。赵玉这眼神让阮方妒忌得几乎发狂,不过一想到楚峻就要和毕通决斗,心情不禁又好了起来。毕通的修为比楚峻高上两个小层次,如无意外,他这次绝对是死定了,只要楚峻一死,那么赵玉还是自己的。

    “楚峻,你小子一定要赢啊,我可是押了你一万灵豆的,你如果输了,小爷就血本无归啦!”沈小宝道。

    宁蕴笑嘻嘻地道:“楚峻,我把全部灵豆和兽晶都押你赢了,你可要争气点!”她是在场众人唯一见识过楚峻真正实力的,所以极是轻松,毫不犹豫地将所有身家都押了。

    阮方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嘲讽,装模作样地微笑道:“楚峻,我也押了你一千灵豆,你可千万别输了!”这货确实是押了楚峻一千灵豆,不过又偷偷的押了毕通两万灵豆。

    此终默不作声的凌紫剑突然淡问:“楚峻,你有几成把握能赢?”

    楚峻恭敬地道:“尽力而为吧!”

    凌紫剑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冷道:“此战关乎我正天门的荣誉,许胜不许败!”

    “是!”楚峻凛然地道。

    凌紫剑扫视了阮方等人一眼,淡道:“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单独跟楚峻淡!”

    赵玉牵过依依不舍的小小,欲言犹止地看了楚峻一眼,最终也没说什么。

    待到众人都离开房间,凌紫剑突然出手扣住楚峻的脉门,度之快根本不是楚峻能抵挡的。楚峻大吃一惊,正要有所反应,凌紫剑已经松开了手,不过神色极为复杂。

    “楚峻,你可知罪?”凌紫剑厉声喝道。

    楚峻情不自禁了颤了一下,凛然问道:“弟子不知所犯何罪?”

    凌紫剑冷哼一声,眼神变得极为锐利:“你的五雷正天诀明明已经达到了炼灵期顶峰,为何要隐瞒?”

    楚峻心头狂震,吃吃地道:“我……!”

    凌紫剑眼闪过一抹杀意,厉声道:“老实回答!”

    楚峻在凌紫剑凌厉的气势压迫之下,后背汗渗渗的,只得点了点头道:“没错,弟子的五雷正天诀确实达到了炼灵期顶峰!”

    凌紫剑眼精芒暴闪,强忍住心的激动,问道:“你是不是没进内门之前就偷练了五雷正天诀?”

    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自己修炼五雷正天诀才两个来月,修为便达到了炼灵期顶峰,说出来恐怕也没人相信,光影女子利用天雷辅助自己修炼的事又见不光,该怎么说好?

    凌紫剑见楚峻犹豫,神情顿时冷厉起来。楚峻只好硬着头皮道:“弟子是进了内门才学的五雷正天诀,乃师傅亲自传授!”

    “就凭你四品上等灵根,三个月不到便达到炼灵期顶峰?就连老夫当初也达不到!”凌紫剑神色愈发的严厉。

    楚峻梗着脖子道:“为什么不可以,你自己做不到的事,就不准别人做到么?”

    凌紫剑愕了一下,身上的气势腾的爆发,目光如同利剑一般逼视着楚峻。楚峻咬牙与之对视,眼尽是怒火。

    隔了一会,凌紫剑眼神缓和下来,淡道:“你小子有种,跟老夫当年一样倔!”说着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楚峻不禁愕了一下,这就完了?

    凌紫剑忽然站定,回头道:“要赢!”说完推门走了出去。

    楚峻长长地吁了口气,真他娘的要命,如果凌紫剑再施加一点压力,自己恐怕要抵受不住了。凌紫剑离开了房间,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微笑,暗道:“看来本派要出一名惊才绝艳的弟子了,天佑我正天门啊!”

    凌紫剑虽然很希望楚峻确实只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便修炼到炼灵期顶峰,不过这显然不太可能的,他心里有七成肯定是赵玉那丫头偷偷的将五雷正天诀传给了楚峻。即便是这样,楚峻这小子来到正门也是七八个月左右,能把五雷正天诀修炼到炼灵期也是相当恐怖了。

    赵玉见到凌紫剑出来忙迎了上去,温婉地叫了一声:“凌师叔!”

    凌紫剑点了点头问道:“其他人呢?”

    “都去观众席了!”赵玉答道,瞥了休息室房门一眼。

    凌紫剑点头道:“进去吧,师叔知道你担心楚峻那小子!”

    赵玉被说穿了心事,俏脸顿时绯红,羞涩地低下臻首嗯了一声。凌紫剑见状微笑道:“去吧,我不会跟你师傅说的!”

    赵玉连雪白的脖子都红透了,行了一礼不自然地推门走了进去。凌紫剑暗道:“楚峻是个不错的小伙,也算配得起赵玉这丫头!”

    楚峻正准备休息调整状态,便见到赵玉推门走了进来,不禁喜悦地站了起来:“赵师姐,你怎么来了?”

    赵玉关起门后靠在门后,明眸一眨不眨地望着楚峻,眼圈竟然泛红了。楚峻吃了一惊,急忙迎上前道:“赵师姐,你这是怎么?”

    赵玉转过头去望着一边,负气般道:“还不是你惹的!”

    楚峻吃吃地道:“我怎么了?”

    赵玉转脸来脉脉地望着楚峻,柔声道:“你看不出人家在担心你么,傻瓜!”

    楚峻望着赵玉动人的俏脸,脉脉含情的眼神,心不禁一阵悸动,这时他就算真的是个傻瓜也明白赵玉对自己的情意,几乎是本能地伸手搂上赵玉柔软的腰肢。赵玉象征式地推拒了一下便嘤咛地靠入楚峻的怀,俏脸轻贴在他健硕的胸口。

    楚峻激动呼吸都沉重起来,两手抚着赵玉柔软的腰肢,渐渐地用力抱紧,就好像抱着一团温软的棉花一样,那感觉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一切都好像在作梦,楚峻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这样亲密的抱着赵玉,她太美了,美得好像温婉出尘的仙女。可是这仙女现在就真真实实地在自己怀,紧紧地贴在自己有胸口,亲密无间地相拥。

    楚峻嗅着赵玉发梢间好闻的香味,感受着柔软动人的触感,如同拥抱着世间上最美好的事物。赵玉反手搂着楚峻,俏脸好艳如三月桃花,芳心噗通噗通的跳,心里又甜蜜又气恼,暗道:“这傻瓜终于开窍了!”

    “楚峻!”赵玉仰起美得让人目眩的俏脸柔声唤道。

    楚峻却没有丝毫的反应,手掌轻轻地抚着赵玉嫩滑的粉背,眼光光地出神。赵玉感受到楚峻发自内心的喜悦和爱不释手,心里既欢喜又羞恼,拉长声音嗔道:“楚峻,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这一声荡气回肠的娇嗔差点把楚峻的魂都勾出来了,低头不好意思地道:“赵师姐,你刚才说什么?”

    赵玉除了在师傅面前撒过娇外,还是第一次在男子面前这样说话,俏脸红扑扑的,低声道:“笨蛋,还叫我赵师姐!”

    楚峻有点傻了眼,不好意思地问:“那我叫你什么?”

    赵玉轻咬了一下粉红欲滴的樱唇,半羞半恼地道:“你自己不会想!”

    楚峻脑灵光一闪,脱口而道:“玉儿!”

    赵玉被叫脸颊发热,细不可闻地嗯了一声便把脸埋在楚峻的怀,柔声道:“以后没人的时候你便这样叫我!”

    楚峻又喜又忧地道:“玉儿,我是在作梦么?”

    赵玉噗的轻笑出声,仰起头来脸来柔声道:“人家都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个大傻瓜的!”

    楚峻心一荡,想低头吻一下赵玉光洁前额,却又不敢造次,于是便呵呵地笑了两声。

    赵玉低下头把脸贴在楚峻的胸口,轻道:“楚峻,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你的!”

    楚峻忙道:“这不关你的事,徐经是我杀的,况且那徐经该死!”

    赵玉动情地轻蹭着楚峻的胸口道:“要不认输不比了,我好担心好担心!”

    楚峻感动之余,豪气顿生,安慰道:“玉儿放心,我一定会赢的!”说着将炼灵期顶峰的气息释放出来。

    赵玉难以置信地抬头望着楚峻,楚峻再也忍不住了,俯首在赵玉动人的小嘴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赵玉顿时轻啊一声,两团红霞从腮边一直扩散到雪白粉嫩的脖子,羞得像驼鸟般把头埋在楚峻的胸口。

    楚峻正感后悔自己鲁莽了,赵玉忽然抬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啄了一下,转身开门飞快地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