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血骷髅

    两名黑衣shā shǒu紧跟在楚峻身后,而他们的后面却是撵着大量的骷髅兵,楚峻扭头看了一眼,顿时面色急变。因为那群追赶的骷髅竟然混杂着两头红色骨格的骷髅,显得尤其的突出。这两具血红的骷髅明显比那些白色骨格的骷髅要高大一些,奔跑的度更快,一直处于领先位置,而且四周的白色骷髅似乎都对这两头红骨骷髅很畏惧,跟它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滋!滋!

    两道寒芒向着楚峻和赵玉打去,楚峻不禁大怒,挥剑挡开打来的寒芒,赵玉剑尖一点便将另一枚寒芒击落。就这样缓上一下,两名黑衣shā shǒu已经越过他们。

    来而不往非礼也,楚峻飞剑嗡的直奔其一名黑衣shā shǒu的后背斩去,这家伙好像后背长了眼,反手一剑架开,而且还借力向前跃出。

    两头血骷髅已经越追越近,楚峻也顾不得继续袭击,拉着赵玉发力狂奔。正在这时,前面两名黑衣shā shǒu突然间停住了脚步,原来前面也涌出了大量的骷髅兵,两名黑衣shā shǒu被迫得一边砍杀一边后退。

    楚峻暗叫糟糕,两边被包夹,四周又没有岔道,这次真的避无可避了。两头暗红色的骷髅狰狞地扑到跟前,楚峻只能硬着头皮,全力一剑砍去。

    当!

    楚峻的玄铁剑砍在骷髅布满血纹的手臂骨上,激起一连串火星,只砍出一个小小的坑来,血色骷髅嘎一甩头颅,另一只手向着楚峻当胸抓来。楚峻暗吃一惊,挥剑架开这一抓,震得持剑的虎口发麻。这种红色骷髅不仅硬度强上白骷髅数倍,就连力量都大得惊人。

    不过好在,洞穴位置较窄,两具红色骷髅身后的其他骷髅无法上来围攻,否则楚峻等人恐怕要饮恨当场。楚峻和赵玉抵挡着两头血骷髅,一边招架一边后退。另一面,两名黑衣shā shǒu也正疯狂地斩杀着白骷髅兵,暂时还占着上风。

    嘭!

    楚峻被血骷髅一掌拍肩头,顿时被震飞出去,重重地撞在洞壁上。正抵抗着另一头血骷髅的赵玉顿时芳心大颤,娇叱一声,剑身上电光大作,不惜灵力打出两记雷爆术。

    轰!轰!

    两个电光球分别轰在两具血骷髅身上,强烈的爆炸将两具血骷髅炸飞,摔入骷髅群之,有不少白骷髅被砸得粉碎。

    “楚峻!”赵玉惶急地奔到楚峻身边扶起他。

    楚峻忍住肩头剧痛安慰道:“放心,我没事!”

    赵玉见状心稍安,这时那两头血骷髅挣扎着站了起来,其一头断了四根肋骨,另一头炸断了一条根腿骨,不过仍然凶悍地怪叫站起。

    赵玉连发两记雷爆术,灵力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眼不禁露出绝望之色,紧紧地抱着楚峻,暗道:“今天赵玉跟楚峻便死在这里吧!”

    “玉儿,你看那里!”楚峻在赵玉的耳边低声道。

    赵玉愕了一下,顺着楚峻的目光望去,顿时眼前一亮,原来刚才那两记雷爆炸塌了不少泥石,而一边的洞壁露出了一个西瓜大小的洞口,隔壁显然是通的。不过这洞口正处在两头血骷髅的身后,要冲过去必须将两头血骷髅和它们身后大量的白骷髅兵击退。

    赵玉和楚峻对视了一眼,此时此刻,两人似乎心有灵犀,只是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赵玉霍地站了起来,飞剑滋的冒出蓝白色的电弧,电弧迅地向剑尖积聚,形成一个电光球,恐怖的电力不断地攀升。雷电是至罡至煞的力量,乃邪异死灵生物的克星,两头血骷髅一时竟然产生了怯意并没有立即扑上来。

    “破!”赵玉娇喝一声,飞剑一抖,电光球从剑尖激射而出,紧接着又是一个连环轰击。

    轰轰!

    强烈的爆炸将两头血骷髅掀飞出去,后面十多具白骷髅兵被炸得四分五裂。楚峻一把抱起虚脱的赵玉,冒着雷爆激起的能量风暴冲到那洞口,飞起两脚将洞口附近的泥石踢塌,果然露出一个大洞口。楚峻抱着赵玉毫不犹豫地往黑漆漆的洞口跳了下去。

    两头残破不堪的血骷髅从被炸碎的骨堆爬起来,愤怒的狂叫。两名黑衣shā shǒu见到楚峻和赵玉逃进那洞口,也企图冲过去逃进洞口,却正好被两头血骷髅给拦个正着,另一边的骷髅兵这时也扑了上来,两人顿时陷入了绝境。两名黑衣shā shǒu奋起斩碎了十多具骷髅兵,最后被两头血骷髅给生生撕裂了,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那情境惨不忍睹。血骷髅咕嘟咕嘟地吸吮着两人的鲜血,骨格的血纹更加深了。

    楚峻抱着赵玉向下方掉落,只觉耳边风声呼呼,心不禁提了起来,不过此刻只能听天由命了,要是落差太大,只有被摔成肉泥的份。

    赵玉连续施放了四个雷爆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虚弱地靠在楚峻怀。此刻的她却是出奇的平静,两人摔成一团肉泥,你有我,我有你,总好过被骷髅摔得四分五裂。

    嘭!

    楚峻的后背重重地摔在地上,压碎了一具骸骨,痛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一般。赵玉垫在楚峻的身上,倒是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楚峻,楚峻!”赵玉焦急地伸手乱摸,终于摸到了楚峻的脸,飞快地拿出一块月长石照了一下。见到楚峻呲牙裂嘴的发不出声来,松了口气之余又极为心疼,手足无措地抚着他的胸口,希望能减轻他的痛苦。

    隔了好一会,楚峻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痛呼道:“差点没摔死!”

    赵玉想把楚峻给扶起来,楚峻却是杀猪般痛叫:“别动我,腰好像摔断了!”

    赵玉顿时吓得俏脸煞白,眼泪都流了出来,六神无主地道:“楚峻,你别吓我!”

    楚峻痛得满头大汗,勉强露出一抹笑道:“别……别担心,可能没事,让我躺一会!”

    赵玉忙不迭地点头,一边转地脸去抹眼泪。楚峻伸手握住赵玉柔软的小手,挤出一丝笑意道:“别哭,哭就不好看了!”

    他这样一说,赵玉反倒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那梨花带雨的样子更是楚楚动人。楚峻又是欢喜又是心疼,痛苦地shēn yín了一声。这招果然见效了,赵玉焦急地凑了过来:“哪痛了?”

    楚峻认真地道:“哪里都不痛,腋窝底痒了,给我抓一下吧!”

    “可恶,伤成这样还作怪!”赵玉佯恼地打了楚峻的胸口一下,却是舍不得用力,生怕触动了他的伤处。

    楚峻举起手摸向赵玉的脸蛋,赵玉脸颊上飞起两抹红霞,却没有躲闪。楚峻抹去赵玉香腮两侧的泪迹,手指上传来嫩滑的弹力触感,如同最上等的丝绸。赵玉闭着眼睛任由楚峻施为,jí pǐn美玉般的俏脸在柔和的月长石光芒下折射出令人心醉的美感,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赵玉缓缓地睁开眼,见到楚峻正出神地望着自己,那神态让赵玉既羞喜又有点得意,轻嗔道:“还没看够么!”

    楚峻笑道:“一辈子都看不够!”

    赵玉温柔地白了楚峻一眼:“贫嘴!跟小宝学坏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楚峻露出一个傻傻的憨笑,不过赵玉现在可不会被他“人畜无害”的憨笑骗到了,这家伙心里精明着呢。

    休息了一会,楚峻尝试移动了一下,发觉后背虽然还很痛,不过能勉强坐得起来的样子,不禁心大定。赵玉小心翼翼地将楚峻扶坐起来,玉手探到楚峻的衣服里面,顺着脊梁一节节地摸下去,发觉并没有断节,这才欣喜地道:“幸好没事!”

    楚峻被赵玉那柔软的玉手摸得舒服极了,皱眉道:“没断么?我怎么觉得好痛!”

    赵玉马上紧张起来,又仔细地摸了一遍,疑惑地道:“没有呀!”

    “你再摸摸,真的好痛!”楚峻表情痛苦地道。

    赵玉的心不禁提了起来,用指尖轻按,一边问:“是这里痛么?”

    “不是,再下一点!”

    “这里?”

    “不对,再下!”

    “是这里?”

    “太下了,上面一些!”

    “这里?”

    “再上……嗯好像是下面痛!”

    赵玉气恼地揪着楚峻的耳朵拧了一圈,哭笑不得地道:“坏蛋,以后也不相信你了!”

    楚峻霸道地将赵玉搂入怀,在那嫩滑的脸蛋上香了一口。赵玉温柔地靠在楚峻的怀,轻叹了一口气。

    楚峻不禁奇道:“玉儿叹什么气?”

    赵玉轻摇了一下臻首:“没什么!”

    楚峻轻抚着赵玉的粉背,安慰道:“别担心,总有办法离开这里的!”

    “楚峻,你什么时候能驱物的?”赵玉忽然轻问道。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好硬着头皮道:“近段时间才学会的!”

    赵玉轻抿了一下樱唇,脸色复杂地道:“你练的不是五雷正天诀!”

    楚峻也知道瞒不过她,只好老实地点点头:“确实不是!”

    赵玉静静地望着楚峻默不作声,显然在等楚峻给她一个解释。

    “楚峻,你如果想她死,你総uì dǎng鋈ィ 笔逗4垂庥芭痈衫涞纳簟

    楚峻顿时打消如实托出的念头,这怪女人可不好惹,她说得出做得到。

    赵玉见到楚峻犹豫,明眸不禁一黯,轻道:“你不愿意说便算了!”

    楚峻忙握紧赵玉的手,诚恳地道:“玉儿,我不能告诉你是有苦衷的,你相信么?”

    赵玉点了点头,楚峻有点惭愧地搂紧赵玉,轻道:“以后我会告诉的,请暂时为我保密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