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善意的欺骗

    天色完全黑下去了,河滩上燃起了熊熊的篝火,一众人坐在篝火旁烤鱼,这些都是楚峻在河抓上来的。因为已经快天黑了,加上宁蕴和沈小宝还挺虚弱,所以大家决定先休息一晚,明早再出发返回五雷城。

    空气弥漫着诱人的香味,沈小宝捧住还冒着热气的烤鱼津津有味地大块剁颐。宁蕴却是食欲不振,无精打采地看着沈小宝吃得嗒嗒的。

    “宁蕴,怎么整天愁眉苦脸,跟个怨妇一样!”沈小宝边吃边道。

    宁蕴瞪了他一眼道:“有得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楚峻瞟了她一眼,这妞平时挺活泼的,看来这次经历对她打击很大,不过也未必不是好事,至少看上去沉稳成熟了不少,那股刁蛮气焰收敛了,值得一提的是她能一直保护着小小,显然没有以前那般的自私,不管别人生死。

    “吃点吧,失血最好补充点肉食,只吃灵豆对身体不好!”楚峻将一条烤得金黄喷香的鱼递了过去。

    宁蕴有点意外地望着楚峻,接过烤鱼不解地道:“干嘛突然间对我这么好?”

    沈小宝嘿嘿地道:“楚峻,你小子可不能一脚踏两船,有了赵师姐还不心足,吃着碗里瞅着锅里可不地道哦!”

    “呸!”赵玉和宁蕴齐齐啐了一口。

    宁蕴气恼地拿起一根带火的柴枝向沈小宝打去,骂道:“臭小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沈小宝哈哈笑着一骨碌闪开,继续狼吞虎咽,宁蕴将柴枝飞了过去,沈小宝一招“老龟缩头”便躲过了。宁蕴瞟了一眼楚峻,脸红红地低头在烤鱼上咬了一口,结果咬得太深,烫着了嘴唇,禁不住啊了一声。

    “哈哈,报应!”沈小宝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楚峻不禁哭笑不得地低下头,赵玉莞尔地白了楚峻一眼,心却是泛起一股酸意。

    “玉儿,你也吃点吧!”楚峻将一条烤熟的鱼递到赵玉的手。

    赵玉接过,温柔一笑,指了指身后。小小抱着膝头蹲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手里捧着小瓷瓶,望着河水发呆。楚峻走到岩石边坐下,轻道:“小小,吃点东西吧,饿坏了可不行!”

    小小看了楚峻一眼,摇头道:“不饿!”

    楚峻心稍安,这小家伙总算肯说话了。

    “不饿也得吃点!”楚峻不由分说地将她抱入怀,撕了一块烤得香喷喷的鱼肉凑到其小嘴边上。

    小小怯怯地看了楚峻一眼,还是摇了摇头:“不饿!”

    “乖,就吃一点!”楚峻轻声道。

    小小张嘴咬了一小口便靠在楚峻的胸膛小声道:“想爹爹!”

    楚峻不禁暗叹一口气,把串着烤鱼的树枝插在地上,拿出一个百宝囊道:“这是你爹爹留下东西!”

    小小接过百宝囊,伸手到里掏了一会,拿出一块绿色半透明的晶体递给楚峻。楚峻接过来看了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不禁疑惑地望着小小。

    小小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道:“戴上!”

    楚峻不禁恍然,仔细地看了一下手的晶体,发觉上面果然有一个小孔,应该是穿绳子用的,可是百宝囊却没有找到用来串的绳子。

    “这东西没绳子么?”楚峻问道。

    小小摇了摇脑袋:“断掉了!”然后眼巴巴地望着楚峻,好像很期待楚峻想出办法来!

    楚峻摸了摸脖子,从怀摸出了一枚黄澄澄的铜钱,上面印着“光绪元宝”的字样,这前世一个部队战队送他的,听说还是在南华寺外的地摊上买的,沾染了佛气,能辟邪保平安。后来那战友出任务时意外牺牲了,楚峻一直将这枚地摊货的赝品戴着。

    楚峻将串着铜钱的“xìng yùn绳”结解开,正想用来穿上那绿色的水晶,小小却是抓过那枚“光绪元宝”好奇地翻看,抬头问道:“这是什么?”

    楚峻见她感兴趣,不禁暗暗高兴,笑道:“这叫铜钱!”

    “铜钱有什么用?”小小巴眨了一下眼睛。

    楚峻扯道:“铜钱会带来好运,戴着便可以心想事成!”

    小小双眸一亮,眼巴巴地道:“我要!”

    楚峻点头道:“喜欢便送给你好了!”

    小小两眼微微弯起,捏着铜钱递给楚峻:“戴!”

    楚峻把铜钱重新穿进“xìng yùn绳”,又把那块绿色的水晶也串了进去,然后给小小戴上。小小拿起脖子下的“光绪元宝”合上眼睛,红嘟嘟的嘴儿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楚峻不禁奇道:“小小,你在干什么?”

    小小睁开眼睛道:“许愿!”

    楚峻心里咯噔一下,试探地问道:“小小许了什么愿?”

    “小小要见爹爹!”小小认真地道:“明天爹爹真的能回来么?”

    楚峻差点咬着舌头了,支吾地道:“这个……光绪老神仙恐怕……法力不够!”

    小小黑漆漆的眼睛,迅地黯淡一下去,问道:“峻哥哥骗人的!”

    楚峻忙道:“没骗你,你的愿意太难实现,光绪老神仙的法力不够,一时半刻可能实现不了!”

    小小不禁希冀地道:“要多久?”

    楚峻硬着头皮道:“五年!”见到小小鼻子皱了起来,忙又道:“最快也要三年!”

    小小伸出左手小指定定地望着楚峻:“不能骗小孩!”

    楚峻愕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也伸出小指跟小小拉了拉勾,笑道:“不骗小小!”

    小家伙两只眼睛才笑得弯了起来,楚峻心里暗道:“先哄着她,等过几年她自己便会明白!”

    小小从楚峻怀爬了下去,走到河边把手那瓶子骨灰都倒入了水,然后认真地把瓶子放进了水,看着瓶子随水飘远,才跑回来扑入楚峻的怀,指了指烤鱼道:“饿!”

    楚峻忙拿起烤鱼撕了一块喂到小小的嘴里,小小香甜地吃起来。楚峻试探地问道:“小小,你怎么把爹爹的骨灰都倒河里了!”

    小小认真地道:“那样爹爹才能完整回来!”

    楚峻愕了一下,不禁暗忖:“小小懂事后会不会找我算账,不过她年纪还小,再过几年恐怕都把铁石给忘了!”想到此,楚峻不禁有点伤感,轻道:“小小,峻哥哥以后每年都带你来这里看看!”

    小小点头道:“爹爹会从水里钻出来么?”

    楚峻笑道:“肯定会,可能会骑着一大鲤鱼呢!”

    小小顿时高兴起来,很快便一条烤鱼吃得一干二净,楚峻给她擦干净小嘴,笑道:“还要不要?”

    小小拍了拍肚子,摇头道:“饱了!”忽然伸手摸了摸楚峻的脖子,那里还有她抓伤的红痕。

    小家伙凑到楚峻的脖子,嘟起小嘴吹了吹,问道:“峻哥哥,痛么?”

    楚峻打趣道:“被一只小野猫抓的,你说痛不痛?”

    小家伙咯咯地笑了两声,忽然嘟起红嘟嘟的小嘴在楚峻的脸上轻亲了一下,然后缩入楚峻怀合上眼睛睡觉。

    “唧唧,楚峻这小子真有女人缘,大小通吃!”沈小宝羡慕地道。

    宁蕴噗的失笑出声,骂道:“就你这副样子,那个女的会喜欢你,连小孩子见了你都绕道行!”

    沈小宝悲愤地道:“我有那么样衰么?”

    “就是那么样衰,还喜欢唠叨,满口脏话,鬼才喜欢你!”宁蕴继续打击道。

    沈小宝撇嘴道:“那叫做洒脱不羁,像我这样的男人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只是你没眼光罢了,相信总有欣赏宝爷的绝色美人会为我倾心的!”

    宁蕴不禁作呕吐作,哼道:“作梦吧你,还绝色美人!”

    赵玉微笑地看着两人斗嘴,心却是暖暖的,可是一想到失踪了的林平和阮方,顿时心情低落,或许正天六秀以后就变成四人了。

    正在此时,夜空之三道剑光向着这块疾奔而来。众不禁而色一变,看那三道剑光来势汹汹,毫不掩饰其的杀气,恐怕是来者不善。楚峻忙抱着小小返回篝火旁边,赵玉他们也站了起来,凛然地望着向这边奔来的剑光,希望这些人只是路过吧。

    “啊,师傅!”

    “爹爹!”

    赵玉和宁蕴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三道剑光眨眼便到了众人的上空,剑身上站着三名衣衫飘飘的筑基期修者,竟然正是正天门掌门宁天,还有玉真子和胖子曲正风。

    三人见到赵玉等显然也是大喜,马上收剑落地。宁蕴飞跑过去扑入宁天怀激动地痛哭起来:“爹爹,你终于来了,女儿差点就见不到你啦!”

    “师傅!”赵玉眼圈泛红地走到玉真子面前行了一礼。

    “呵呵,你们两个兔崽子还没死,幸甚幸甚!”曲正风跟笑脸佛一般直抚手。

    楚峻和沈小宝眼睛都露出一抹暖意,齐声道:“师傅!”

    “玉儿,那些shā shǒu在哪里?”玉真子玉脸带煞,声音冷厉地道。

    赵玉道:“遇上的都被我们杀了!”

    “杀得好!”玉真子恨声道:“待查明鬼杀的老巢所在,为师必定灭光他们!”

    宁天扫了一眼楚峻等人,皱眉道:“阮方呢?”

    宁蕴抽泣着道:“阮方和林平都不见了,可能已经被害了!”

    宁天等不禁面色一变,身上的恐怖的气势猛然爆发,沉声道:“玉师妹,你留下,我和曲师弟进死魄鬼林搜索!”说完脚下剑光一闪便御剑腾空杀入死魄鬼林。

    “你们两个兔崽子在这呆着!”曲正扔下一句话便杀气腾腾地御剑而去。

    赵玉疑惑地问道:“师傅,你们怎么会来的?”

    玉真子道:“你林平师弟带伤逃回山门报告了我们!”

    “林平师弟他回山了?”赵玉惊讶地道,楚峻不禁皱了皱眉!

    玉真子点头道:“还是你林平师弟办事稳重,不过他伤得不轻,我们出发时还昏迷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