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洗剑池边换新生

    “坑爹啊,这么说来,我真是的穿越了?而且还附身在了一个和我同名同姓并且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的身上?”

    丁浩坐在【洗剑池】边,低头看着手一柄破破烂烂的黑铁锈剑,又看着水倒映出来的那张英俊清秀的面孔,已经呆了一个多时辰,还有点儿难以置信。

    他分明记得,昨晚自己和狐朋狗友们出去吃散伙饭庆祝高毕业,畅想进入大学后的无拘无束,惜别三年寒窗的基友,大家过于兴奋,都喝得迷迷糊糊不省人事,等他再睁开眼睛恢复神智,却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这个陌生世界。

    迷迷瞪瞪好半天,丁浩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更改,这才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对于之前地球世界的生活恋恋不舍之余,丁浩心底深处竟然隐约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兴奋,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般,以一种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有点儿过于淡定的心态,极为坦然地接受了新的世界和新的身份。

    也许这是他铭刻灵魂深处的不甘于安定平凡的冒险因子在作祟吧。

    在之前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已经彻底完成的记忆融合,让他知道了很多事情。

    这是一个叫做无尽大陆的世界,强者为尊,门派林立,人类和妖魔共同主宰天下。

    而丁浩所在的问剑宗,是一个八品剑修宗派,位居无尽大陆北荒域十.六.大州之一的雪州地界,是雪州【一院、二庄、三派、三宗】九大人类宗派之一,占据问剑山方圆数百里,门下弟子过万,高手如云,天才辈出,自从开派至今,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

    作为一个地位显赫的大宗派,维护自己山门的形象自然是非常重要。

    而与此相反的是,即便是飞天遁地的高手们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所以门派的卫生工作需要加以重视,而高高在上的武者们才不会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打扫房间上,所以问剑宗有极为系统庞大的“后勤集团”。

    丁浩不是问剑宗的弟子。

    而是【后勤集团】的一团。

    准确的说,他是一个负责每天打扫山麓山路的小厮。

    之前融合的记忆里,略显奇怪的一点是,关于十岁之前的一切,却都是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现在问剑宗的山。

    唯一关于亲人的记忆,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和他相依为命的mèi mèi,在丁浩十一岁那年寒冬,在他外出值日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人看到被一位神秘强大的白衣女子带走,不知所踪。

    所以,从十一岁之后开始,以前那个丁浩,就成了孤儿。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成为强者是每一个少年的梦想,丁浩自然也不列外。

    更何况,他想要走出问剑宗,行走在妖魔丛生的荒野,将失踪的mèi mèi寻找回来,就必须具有强大的武力。

    可惜他先天根骨不佳,经脉细小,悟性有限,先天资质实在是差到了极点,从十岁开始参加问剑宗每年一次的入宗测试,一直到十四岁,一共四次,都没有能够通过最基本的测试,成为问剑宗的记名弟子。

    根据融合的记忆来看,再过半个月时间,就是今年问剑宗开山门招收子弟的日期了。

    脑海的记忆还告诉丁浩,今年将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因为按照问剑宗的规矩,不会招收超过十四岁的弟子。

    这个世界有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一个人如果在十五岁之前还无法通过基础性的入宗测试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的天赋真的很渣,与武道无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

    “他妹的,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只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丁浩想到这里,油然而生一种紧迫危机感。

    这个天然呆二货将自己代入新世界的度很快。

    穿越到一个妖魔纵横、强者林立的奇幻世界,如果无法成为一名呼风唤雨的强者,就只能成为最底层的陪衬,毫无尊严和存在感,生死不能自己掌控,像是蚂蚁一样可笑忙碌。

    这样的凄惨局面,对于丁浩来说,还不如立刻抹了脖子重新去投胎删档冲来。

    想到这里,丁浩心的危机感更甚了。

    他知道自己必须立刻行动起来,做点儿什么。

    于是,丁浩站起来,静静地屹立在【洗剑池】边上,思忖半晌,闭上双眼,脑海过滤了一些剑术招式的记忆,想要找到变强的线索。

    突然,他眼睛睁开,似是想到了什么。

    手锈迹斑斑的长剑微微一震,一剑刺出,一式剑法极为熟练地使了出来。

    过去的十四年里,虽然只是一个扫地小厮,但是作为问剑宗这个剑修大派的外围在编人员之一,长时间的耳濡目染,偷偷练习,这具身体还是记住了一些极为粗浅的入门级剑法招式。

    所以丁浩此时根据记忆使出来,就觉得这几招剑法如同自己亲身演练了千万遍一样,娴熟至极。

    这套问剑宗三岁孩童都会的基础防身剑法,共分为十六招。

    前十二招没有什么名堂,倒是后四招略有几分精妙,分别名为【分光】、【开冰】、【撩云】和【追风】,要是一口气使出来,当真是连绵不绝,剑光滚滚,一般十几个壮汉根本无法近身。

    丁浩心无旁骛,按照脑海的记忆,一剑一剑连串刺出。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很快就进入了一种极为神奇的状态。

    如果有人此时看到,一定会不可思议地惊叫出声,因为众所周知问剑宗第一蠢猪的丁浩,此时竟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步法动作飘逸潇洒至极,剑法颇有几分出尘气息,尤其是到了那最为精妙的最后四剑,招式之间衔接紧密,无隙可循,一剑快似一剑。

    到了最后,淡红色的锈剑化作了一团红光,在他的身边滚来滚去,凌厉之极。

    “咻——!”

    锈剑破空之声,丁浩收剑而立。

    他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奇怪了,在之前的记忆之,这套剑法的后四式极难掌握,这具身躯的前主人,花费了两年多时间千万遍的练习,都不能彻底掌握,但是,为什么我刚才觉得一切都很简单,似乎只要是脑海之想到的招式,身体就可以轻易完成?”

    --------

    求收藏,新书期的成绩很重要,大家一定要多多收藏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