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8、早熟的小屁孩

    这貌不惊人的少年,竟然是一个剑术大家!

    问剑宗果然是方圆千里第一大宗派,深不可测。

    这少年看起来衣着普通,想必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剑术却如此惊人,难道问剑宗的弟子们全部都这么天资卓绝吗?

    一群人个个心凛然。

    锵!

    就在这时,战团突然爆出一簇火星。

    这是丁浩的锈剑和陈五的长剑第一次相撞。

    两道身影一触即分。

    丁浩身形晃了一晃,面不改色,收剑而立。

    反观陈五,却是蹬蹬蹬连退了四五步,面色涨红,这才站稳了脚步。

    陈五急促呼吸了几口,这才剑尖朝下握住剑柄,以标准的认输之礼,双手抱拳道:“小兄弟好剑法,陈五领教了。”说完,转身回到了远处骑士之,也不再说什么。

    竟然是陈五输了?!

    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壮硕少年萧承宣穆泛异彩,李残阳也是暗暗咋舌。

    这两人同丁浩年纪差不多,自幼家学颇丰,以为在自己在同龄人算是出类拔萃了,但是和眼前这个粗布衣服的少年相比……只怕也接不住对方那闪电般的快剑。

    骄横的李伊若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年纪轻轻,却骄横无理,为了区区小事肆意羞辱他人,颐指气使,这样的人,如何有资格拜入问剑宗?好好给老子记住,显赫的家室,并不足以永远维护#那可笑更可悲的骄傲。若是不改这样的臭毛病,总有一天,#的蛮横会给#自己和#的家族,打来灭顶之灾!”

    丁浩冷冷地盯着李伊若,一顿毫不留情的训斥。

    直骂的这位异界白富美花容失色,却敢怒不敢言。

    李伊若第一次如此害怕。

    眼前这个少年,不仅仅是剑术惊人,更令人生畏的是他身上那种浩气凛然的气质,就算是李伊若自视甚高,这一刻也不禁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错觉,心发虚,低头不敢再说什么。。

    丁浩哈哈大笑,心畅快至极。

    半晌之后,这才转身扶着那神秘少女和羊角辫的小丫头,远远地离开。

    一直到看到丁浩走远了,李伊若这才如梦初醒,不敢相信自己竟被一个男人这般教训,还不敢还口,其他的咬碎一口贝齿,骂骂咧咧地道:“臭小子,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却依然不敢大声,生怕被丁浩听到,心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道。

    接下来,倒没有什么变故发生。

    也许是因为这一出不太愉快的事情,所有人都感到尴尬。

    所以夕阳镇和青阳镇的两拨人马,没有在洗剑池边停留太久的时间,匆匆吃过了午饭,很快就先后拔营离开,通报上山去了。

    ……

    洗剑池边。

    一直等到两拨人马都走了,丁浩的身形突然晃了晃,脸色一阵苍白。

    他的右手五指上,一缕缕的鲜血,顺着手指滴了下来。

    轻轻卷起袖子,只见整个右手小臂,竟然是青筋暴起,裂开了一道道细细密密的口子。

    这是被陈五长剑所附的玄气所震。

    那位络腮胡骑士的真正实力,在三窍武徒境之上,比丁浩这个准武徒境,在境界上要高了整整三个大的等级。

    要不是经过在地穴深渊悬崖山洞的奇遇,丁浩的身体素质提高到了恐怖程度,只怕刚刚那双剑相交之时,丁浩的手臂早就被震断了。

    “我的**力量,在那络腮胡骑士之上,所以也能依靠蛮力震退他,但是玄气上的修为,却差的太远,稍有接触,便会受伤……不过,有了这样的实战经历,倒是收获不小。”

    丁浩闭上眼睛,盘膝坐在池边,静静思考之前战斗之自己的得与失。

    一边小心引动丹田之的玄气,滋润温养自己的手臂,缓慢地恢复着。

    过了片刻,手臂上突然出来一阵阵冰凉。

    丁浩惊讶地睁开眼睛。

    却看到那个黑瘦的神秘少女,正在低着头,默默极为轻柔仔细用一块清洗干净的粗布,替自己擦洗清理手臂上的伤口。

    “你没事吧?”

    看到丁浩睁眼,一直不曾说话的神秘少女微微低头。

    她的声音清脆,仿佛是一颗颗珍珠坠落在玉盘上一般悦耳,如同天籁。

    丁浩呆了呆,想不到这个纤瘦的女孩,竟然有这样好听动人的声音。

    说起来,之前就算是被秋霜侍女鞭打,她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丁浩还以为这个女孩真的是个小哑巴呢。

    “没事了,一点小伤而已,我自己来吧。”

    丁浩接过湿布片,来到池边擦拭清洗胳膊上的伤口。

    经过山洞奇遇,自己的体质得到了可怕的提高,愈合能力极快,伤口已经不碍事了。

    “那个……刚才真的谢谢你。”神秘少女轻轻说道。

    “不必客气。”丁浩来到池边,洗了把脸,好奇地问道:“难道……你也是来参加问剑宗入宗考核的?”

    “恩。”

    “你一个人带着这个小丫头穿越了荒野?”

    “恩。”

    丁浩倒吸了一口凉气。

    顿了顿,才笑道:“你运气不错,没有遇到妖兽。”

    否则,以这个少女的孱弱的实力,绝对无法逃脱,哪怕是最弱小的凶兽,都足以在瞬间将这俩xiǎo jiě妹撕成碎片,不过,看这少女身上的伤势和破碎的衣衫,只怕是一路上吃了不少苦,手掌和赤脚都磨得血肉模糊,结满了血痂。

    丁浩想了想,从自己的杂物小包里,取出了一套自己的干净粗布长衫,递过去,道:“那边大树后面,有个不深的水洼,先去洗洗身上的沙尘,然后换上这套衣服,不然,你这个样子,可没办法参加问剑宗的测试。”

    少女犹豫了一下,轻轻道谢,也没有扭捏,接过衣服,转身到了不远处大树后面,很快就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剩下的羊角辫小女娃,藏在筐子里面,身上倒是一点儿都不脏,穿着也极为干净。

    小家伙眨着黑珍珠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边大口吃丁浩的干粮,一边自来熟极为亲热地道:“大哥哥,你真厉害,剑法好,人长的也还帅气,不如我把介绍一个超级大měi nǚ给你认识吧。”

    丁浩差点儿噗地一声喷出来。

    这小丫头是妖孽吧,才两三岁就知道自己啃肉饼,说话还这么逻辑清晰,难道这个世界的小孩都这么早熟吗?

    ----------

    第二更,兄弟们,继续求红票和收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