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还是要女同志出面

    陈耕很清楚上面会采取一些措施,但他没想到上面的动作居然这么快,而且这么有针对性:第二天一大早,自己老爹和老娘面带几分倦色的站在门口。

    在自家老爹和老娘的身后,也是熟人:外交部的方华英和李晓兰。

    完全没想到陈红军和袁佳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陈耕不由的楞了一下,下一刻,他急忙把陈红军和袁佳往里面请:“叔,婶,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快进来快进来……嗯,方同志,李同志,别愣着啊,一起进来吧。”

    面对陈耕对自己的热情和不见外,方华英和李晓兰心中非但没有暗喜,反而暗自发愁,做了这么多年的外交工作,两人哪还看不出来陈耕对自己的热情完全是因为私人原因,跟他打算缓和与国内的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两位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起码情况看上去还不是非常糟糕。

    一番寒暄、分别落座之后,陈耕明知故问的向陈红军和袁佳问道:“叔,婶,您两位这次来首都是有任务?”

    终于还是来了!

    袁佳和陈红军对视了一眼,还是袁佳,一咬牙,她首先开了口:“陈耕,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明白,没错,这次我和你叔叔就是为了你的事来的。”

    陈耕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嗯,和我想的差不多……”

    就在昨天,在意识到事情大条了之后,高层立刻紧急召开了一场会议,讨论如何才能化解这场危机、将陈耕挽留下来,最重要的是“必须保证陈耕这面对外招商引资的旗帜绝对不能倒!”

    请丁海军同志紧急回国当然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但也有同志提出了异议,认为现在的情况瞬息万变,说不定陈耕什么时候就要回美国了,请丁海军同志来帮忙做工作固然是好,但就算是丁海军同志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开始立刻起身,最快也要20多个小时后才能回国,这么长的时间,期间很可能出现各种意外。

    这位同志提出了一条建议,大致是陈耕在国内还有亲人在,而且还是关系很近的堂叔、堂婶,陈耕和他堂叔堂婶一直走的很近,是否可以请陈耕的叔叔和婶子出面帮忙说项?最重要的是,陈耕的堂叔和堂婶现在就在魔都,完全可以让魔都方面安排一架飞机直飞首都,比让丁海军同志从美国回来要快的多了……而且哪怕是再退一步,陈红军和袁佳并不能做通陈耕的工作呢,也可以想办法拖到丁海军回来。

    这个建议一提出来,与会的领导们顿时眼前一亮:对啊,让陈耕的亲人来做工作,效果比咱们去做工作要好的多了。而且越是对陈红军和袁佳的情况了解的深入,领导们就越是有信心:还有什么是比一个对党、对国家和对人民绝对忠诚的现役军官来出面做陈耕的思想工作更合适的人吗?

    巧的很,两个小时后正好有一趟从魔都飞往首都的航班,领导们立刻通知魔都民航系统,那架飞往魔都的航班晚两个小时再起飞——这边安排两位同志紧急乘坐军机过去,好一路上跟陈红军夫妇介绍情况。

    陈红军下意识的脸一板:“陈耕……”

    要糟!

    看到陈红军板着脸一副政委给下面的小兵们训话的样子,袁佳心中暗叫糟糕,急忙抢在陈红军的前面:“你给我闭嘴!”

    陈红军愣了一下,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不妥之处,立刻老老实实的闭嘴了。

    方华英和李晓兰暗出了一口气。

    袁佳这才对陈耕笑道:“陈耕啊,你既然猜到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估计你也知道上面的意思了,咱们是一家人,婶也不怕跟你说实话,没错,领导们是让我们来给你做工作的,可婶也把话先说在前面,你要是觉得在国内做的不顺心,那就尽管回去,不用管这件事对我和你叔有什么影响……你拽我干什么?拽我我也说!”

    这话是对陈红军说的,老陈同志没想到自家这婆娘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老脸顿时一红,大为尴尬。

    至于一旁充当摆设的方华英和李晓兰,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心里头就一个想法:这到底是哪个领导想出来的主意?这到底是哪个领导想出来的主意?

    说完陈红军,袁佳这才转过头来笑眯眯的对陈耕说道:“不过陈耕啊,婶子来都来了,你能不能先听婶子说两句话?”

    陈耕笑了,他看看自己那满脸通红的老爹,再看看尴尬的恨不得找条地缝站进去的方华英和李晓兰,点点头:“成,婶子,您说吧,我听着呢。”

    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咦?

    发现陈耕居然这么好说话,方华英和李晓兰顿时一怔,随即就很不错抽自己两个嘴巴子:难怪妇联主任都是由女同志担任的,这个做思想工作啊,果然还是女同志更合适。

    袁佳也不跟陈耕客气,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陈耕,我这么说吧,你可能注意到了,也可能没注意到,在咱们华夏,大部分人……不管是普通工人还是领导干部……的住房情况都比较紧张,地方上还好,到了首都,很多中层领导的住房条件说不定还没我和你叔叔原来在华东军区的住房条件好。”

    “是,这个我听说过。”陈耕点点头。

    他不止是听说过,还见过。

    听到陈耕说他知道这个情况,袁佳松了一口气,陈耕知道这个情况就好办了,她接着说道:“人呢,都希望自己能生活的好点、住的房子大一点,不过有点同志觉悟高一点,有的同志的觉悟低一点,那些觉悟低了一些的同志,听说你们要盖房子,而且还是三室一厅的大房子,心里难免会有点自私的想法……这也是人之常情对不对?可婶子我也敢跟你保证,这只是这些人自己的想法,绝对跟这个国家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刚刚还恨不得找条地缝站进去的方晓华和李晓兰,这才明白袁佳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忙不迭的跟着点头,就差高喊“没错,情况就是这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