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494章 还有我呢

    陈耕这话一出口,现场领导们全都懵了。

    这可是一座总投资超过25个亿的跨江大桥啊,折合成美元也超过一个亿。

    一个亿!

    美元!

    这么说吧,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哪怕是放眼全国,也没有任何一个单一合资或者外商独资项目的总投资金额能够达到一亿美元的,甚至别说一个亿美元了,连半个亿、半个亿的一半的都没有!

    至于把这座大桥当做是一个招商引资项目,不是魔都的领导们胆子小,而是压根就没有人敢这么想。

    既然所有人都懵了,陈国栋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虽然不知道陈耕打算怎么做,可隐隐觉得似乎陈耕真的有办法。使劲咬了一下舌头,陈老大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陈先生,您能详细说说您这个方案吗?”

    陈耕道:“其实很简单,八个字就能说明白:贷款修桥,收费还贷。”

    贷款修桥,收费还贷?

    果然很简单,很明确,虽然从来没有这么操作过,可陈国栋一听就明白了,无非就是借钱(先别管是借谁的钱)修桥,然后通过对过桥的车辆进行收费的形式来逐年偿还借款,这个办法……

    嘶!

    “这怎么可以?!”陈国栋还没开口,就有人大声质疑道:“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怎么可以向过桥的车辆收费?只有资本主义国家才这么做!”

    陈耕笑了笑,没说话,有人会是这种反应,他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陈国栋没说话,开口的是老吴手下的人,倒是吴卫东,没好气的低声道:“给我闭嘴!”

    刚刚那个质疑陈耕的家伙立刻缩了缩脖子。

    “个别同志的觉悟不够,陈先生您别介意。”吴卫东面带微笑的对陈耕说道,没办法,他手下的兵惹出来的麻烦,屁股还是要他帮忙擦。

    “您客气了。”陈耕向吴卫东微微颔首,他是真的不介意。

    看到陈耕的反应,吴卫东也松了一口气。

    作为魔都的二把手以及负责政府工作的一把手,他看问题当然不会像个别手下那么偏激,更何况魔都本身就是一个以开放和经济为闻名的城市,作为政府的一把手,他更看重这座桥能不能修的起来,此刻听陈耕的意思,竟然能借钱把这座桥修起来,而且听话里面的意思似乎是还能让这座桥自己养活自己,还贷的事情也不用市财政操心,他哪里还能忍得住?立刻向陈耕问道:“陈先生,您能详细说说这其中该怎么操作吗?另外,嗯……贷款的话,国内的银行可能不是很好操作,这种事情能从国外的银行贷款?”

    何止是不好贷啊,而是压根就贷不出来,这么说吧,魔都的财政收入算是宽裕的,可去年全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才勉强170个亿而已,170个亿当然是不少,可若是拿出25个亿、也就是相当于全年财政收入的147%来修一座桥,市财政根本就受不了,银行也不可能批准这笔贷款——我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的总建设成本才15个亿呢,那可是1988年、连续好几年通货膨胀下的15个亿,而修高速公路可是公认的吞金兽。

    又或者你可以说,修桥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完全可以把这笔钱做一个长期财政预算,一年给一笔财政拨款不就好了?

    乍一听起来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但按照市里之前初步做的那个规划,算上前期的勘测和方案制定、修改的时间,整座大桥至少要5年才能修的起来,五年,也就是每年5000万的财政拨款,对市财政的压力也很大,想要让大家咬紧牙关少发点奖金和工资,那肯定是不行的——不用30年后,哪怕10年后,每年5000万的计划外预算,魔都财政连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但现在是1981年。

    但吴卫东的话却让在场的不少人眼睛顿时一亮:可以从国外的银行贷款?从国外银行贷来的款……某种程度上跟外商投资有什么区别?!

    “国外银行也不是那么好贷款的,”陈耕焉能不知道吴卫东是什么心思?他笑了笑,说道:“受石油危机的影响,现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银行对于贷款都比较谨慎,世界范围内也出现了一大波银行倒闭潮,仅仅是今年前五个月,美国就已经有超过2000家银行倒闭,更何况是贷款给社会主义国家修桥铺路?估计在银行看来,这种贷款项目跟把钱丢大海里没什么区别。”

    “这样啊……”

    吴卫东有些失望,不过失望归失望,他心里也明白陈耕说的是实话。

    倒是周围的官员们,听到美国今年前五个月就有超过2000家银行倒闭,被吓了一大跳之余,也有人忍不住向陈耕问道:“陈先生,美国有多少家银行啊?还有,在美国,银行可以倒闭吗?难道政府不救助?”

    陈耕道:“美国有多少家银行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银行今天新开明天倒闭的,估计除了专门的统计机构也没有几个人清楚,不过我看到的数据是现在全美还有大约8000家银行,如果任由这场石油危机持续下去,估计到今年年底还要倒闭一大批。”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

    陈耕接着说道:“至于美国的银行是否可以倒闭的问题,在美国,银行并不是国家的,某种程度上可以将银行看做是一家公司,只要满足了政府关于开设银行的规定,任何人都可以开银行,自然,既然这些银行是私人所有,自然也就要自负盈亏,亏的撑不住了就要倒闭,这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政府是否会救助的问题,这个要看倒闭的银行对国计民生的影响程度,如果是大通、摩根、富国这种一旦倒闭会让影响很多行业很多老百姓生活的银行出现了问题,政府当然会出手救助,但如果是那些中小型甚至微型银行……死了就死了。”

    好不容易等陈耕说完,吴卫东急忙问道:“陈先生,您刚刚说可以提供贷款,又说外国的银行不敢给我们放贷款,这个外国的贷款到底好不好操作?”

    “看提供贷款的银行是谁嘛,”陈耕解释道:“如果是那些对华夏的情况不了解、对华夏的经济发展速度乃至浦d的未来没信心的银行,当然不敢给你们提供贷款,但反过来,如果是对华夏的未来、对浦d的未来充满信心的银行,自然就敢给你们放贷款了,这很容易理解不是?”

    吴卫东渣渣眼睛,有些迷茫:到底哪家欧美的银行对我们国家、对浦d有信心,肯给我们放贷款啊?

    还是陈国栋的反应更快一些,他呵呵笑着拍拍吴卫东的肩膀:“老吴啊老吴,你这就是灯下黑了,殊不知这家银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吴卫东愣了一下,一下子反应过来:卧槽!我怎么就忘记了陈耕手下也有一家银行的来着?反应过来的吴卫东激动的一把握住陈耕的手,连声道:“陈先生,您说吧,您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贷款给我们?只要条件合适……”

    “吴先生,您先别激动,”陈耕笑着说道:“您这边连是否要走‘贷款修桥、收费还贷’的路子都还没确定呢,贷款的事情先不着急,不过我可以给您交个底,如果您打算走‘贷款修桥,收费还贷’的模式,我保证我给你们提供的商业贷款不会掺杂任何政治条件。”

    听到陈耕的这个承诺,不管是市@政府这边的领导,还是党委这边领导,大家齐齐的松了一口气。

    实话实说,这几年来国家也试探着希望能从国外的银行借一些资金,但无一例外的,这些国外的银行、包括世界银行,要么是不肯借钱,要么是贷款条件苛刻并且附带有一系列政治条件,有些条件甚至堪称“卖国求荣”,国家当然是宁可不贷款不可能接受这样的贷款条件,之前大家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现在听陈耕说不掺杂政治条件,心中的一颗大石头就算是落了下来:只要没有附加的政治条件,哪怕贷款利率高一点都没有关系。

    吴卫东郑重的道:“陈先生您尽管放心,我们这边一定会尽快给您一个明确的答复。”

    陈耕点点头,又补充道:“如果走‘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不但建桥的资金有了,桥梁建成之后的维护成本、人员开支也可以从这里面出,甚至市里以土地作为资源来入股的话,每年甚至还能拿到一笔收入分红。”

    嗯?

    不但不用出桥梁维护成本、人员开支成本,还能增加一部分财政收入?

    陈耕的这番话一出口,哪怕之前心中反对、只是碍于陈耕在场不好明确说出来的一些领导,也不由得心动了:账人人会算,这么一反一正等于市财政多出了一大笔财政收入啊。

    看着诸位领导们心动的表情,陈耕心中淡定无比。

    他根本就不担心魔都会拒绝“贷款修桥/修路,收费还贷”这种模式,我国第一条投入使用的高速公路、同时也是我国第一条收费高速公利:沪嘉高速,就和魔都有关系,以魔都的开放思维,他们会不这么干?

    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