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我的飞机先给你用

    陈耕并不担心中央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他清楚的知道,华夏未来的几乎每条高速公路都是通过“借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建起来的,尽管这种模式曾经一度被某些屁股坐歪的、亦或者被那些被屁股坐歪的人给带歪的人疯狂吐槽,可谁也不能否认这种模式对于华夏经济发展的巨大意义:没有全世界通行里程最多的高速公路,华夏的经济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要想富,先修路”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华夏的一个优良传统就是,只要发现某个办法好用,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部门,都会将这个办法一直的、持续的用下去,当魔都开始采取“借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模式之后,自己需要担心的大概就是联合信用银行能不能撑起这么大的信贷规模了。

    但季胜成可不这么看!

    陈耕刚刚从华夏回到美国,季胜成就匆匆的赶了过来。

    “bss,能够入股一座收费大桥的确是一桩好生意,但如果要达到5%的年净收益率,哪怕以5年的贷款期限、5%的年利率来计算,也意味着这座大桥建成后每年要收取至少000万美元的年通行费用,平均到每天就是30万美元……华夏,有这么多车吗?”老季同志忧心忡忡的给陈耕分析道。

    在任何一个美国银行界、金融界的从业人员看来,季胜成的担忧都不无道理。

    如果这座桥是在美国、欧洲……不,不要说是在美国或者欧洲这些发达国家,就算是在南美甚至东南亚,这都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绝佳的投资项目,什么项目敢保证每年至少5%的净收益率,而且能够持续二三十年?除了收费公路、收费桥梁之外,没有!没有任何一种投资项目能够保证这样的投资收益率,一旦出现了这么一个项目,绝对会被各大金融投资机构、基金公司以及银行疯抢。

    但问题在于,这座桥是在华夏啊,那个还有一多半老百姓还在饿肚子的贫穷国度,想要一天收到至少30万美元的通行费,就要求每天至少有0万辆车通过这座桥,这可能吗?华夏有这么多车从这座桥上通过吗?

    在很多美国人看来,华夏全国有没有0万辆车都要打上一个问号。

    “老季,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陈耕拍拍季胜成的肩膀,他明白,季胜成之所以如此匆忙的在自己刚刚回到美国的时候就来跟自己说这个事,其实是对工作的负责,也是,站在98的今天,谁能相信华夏会连续30多年保持每年不低于8%的年经济增长率呢?

    季胜成的表情缓和了一些:“那您还……”

    陈耕点点头,肯定的道:“没错,这个项目我还会继续投资。”

    季胜成顿时就有些急:“老板您……”

    “你说的这些我当然都考虑过,”陈耕抬起手,示意季胜成等自己说完:“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修这么一座大桥需要几年的时间?”

    虽然不知道自家老板为什么忽然问起了这个问题,季胜成想了想,还是说道:“呃……怎么着也得八九年吧?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问题,我们的资金都压在里面了……”

    在美国,能在八九年的时间内修好这么一座跨河大桥,这速度就算是超级快的了,倒不是说这个时代的美国的建筑水平不行,单以美国建筑企业的建筑施工水平和能力而论,有个三四年的时间足够修好这么一座桥了,真正耗时的是政府部门走流程的时间,正常情况下能在四五年内走完流程就算是快的了,某些项目耗时一二十年都没走完流程的也屡见不鲜。

    “如果我告诉你,最多五六年,这座大桥就能竣工通车呢?”

    “伐柯!这怎么可能?”季胜成愣住了,最多五六年就建成通车?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又重复了一遍:“这不可能!”

    陈耕笑了笑,说道:“你忘了?华夏可不是民主国家,这种事情,他们根本不需要像我们这么麻烦的,在执行力方面,他们比我们强的多。”

    “……”

    季胜成没说话,他再次咽了口唾沫: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

    “不对!差点被您给骗过去了,就算他们可以在五六年内把这座桥建起来、建好,可如果没有这么多车辆通行,又有什么用?”季胜成一下子反应过来:好险啊好险,差点儿被老板给骗了。

    陈耕想要对季胜成说说现在华夏的发展速度,想跟他说说魔都开发浦d的决心,可想了想,陈耕还是没有说,有些东西,你亲自去看看、亲自去体验一下,比别人嘴上跟你说一万遍还要强烈的多:“这样吧,你去华夏,去魔都,呆一个月的时间,亲自去感受一下、去体验一下,等你回来再告诉我你是否还继续反对这个项目。”

    “我要去华夏?”季胜成的脸色有点发白。

    要说在北美地区,普通美国人对华夏还只是“有点怕”的话,那么如季胜成这样的华裔,对华夏那就是“非常怕”了,他们总有种也不知道从哪儿形成的错觉,只要自己敢去华夏,就一定会被华夏政府抓起来,不是被赏一颗铁花生米,就是被送到暗不见天日的矿洞里去挖矿。

    也就是这两年来两国建交了,在大使馆和陈耕等人不断的努力下,这种看法和认识逐渐有所转变,但视华夏如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的华人还是占主流。

    “当然,作为我在联合信用银行最信任的人,你不去谁去?而且我不妨告诉你,如果华夏中央政府批准了魔都政府向我们借款修桥的模式,我估计今后还会有很多类似的投资项目,到时候你怎么审核这些项目的可行性?”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季胜成,陈耕心里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可陈耕的笑容落在季胜成的眼里,那就是赤@裸@裸的恶魔的微笑了,他几乎都要哭出来了:“bss,我……我能不能不去?”

    “你说呢?”陈耕笑眯眯的,满脸都是“你说啊,你说你不去啊”的不良鼓励。

    “……”

    季胜成:心好痛,以前那个好说话、体贴下属的老板去哪儿了?

    “哦,对了,”陈耕倒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我从麦道公司定制的那架私人飞机,过两天就能交付了,到时候你坐我的飞机过去,彰显一下我们公司的实力,也算是给你撑撑门面……嗯,华夏政府还是挺看重这些的。”

    就像是整个2000年之前的私人老板习惯于用轿车的豪华程度来鉴别合作伙伴的实力一样,九十年代之前的华夏政府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有类似的“恶习”,你说你在美国、在欧洲有多少产业,这个我们也没办法分辨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不是?可如果来谈合作的外国人乘坐的是一架几乎可以和国家元首专机媲美的私人飞机,那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一般人别说是否买的起这么一架飞机,烧油都能心疼死他!

    所以乘坐着波音727私人飞机来华夏的哈默,受到了几乎等同于外国元首的隆重接待(当然,哈默的私人飞机能够直抵华夏首都国际机场,也是大人亲自批准的),现在季胜成坐着比波音727还大的麦道d-8去魔都,估计在魔都政府的眼里,季胜成跟财神爷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老季同志顿时呆了一呆。

    老板从麦道公司定制的那架以d—8为原型改装而成的私人飞机很快就要交付,这个他是知道的,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不但有机会使用这架飞机,而且是专门为自己服务……美国的那些大富豪,虽然都是将私人飞机挂在公司的名下,但哪一个不是将私人飞机视线做是自己的禁脔?至于像老板这样自己不用也先给下属出差,更是想都别想!

    一时间,他甚至怀疑老板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我平常有那架空中国王200就足够了,这架麦道-8算是公司的公务机,回头罗斯玛丽小姐会出一份这架飞机的使用申请条件,只要满足使用条件的,都可以去申请,”陈耕笑呵呵的拍拍老季同志的肩膀,他非常得意季胜成的反应:“记住了,这架飞机不是为了满足我个人的享受需求购买的,对于我来说,它不是一架私人飞机,而是一笔生产资料。”

    季胜成忍不住苦笑:您这生产资料可真是够贵的。

    不过苦笑归苦笑,他心里更多的还是感动:遇到这么一位老板,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之前心中对华夏的那份担心也被心中那份“既然老板这么看重我,那没什么好说的了,‘士为知己者死’而已,况且不过就是去趟华夏,又不是要自己的命,老板去了华夏这么多次,不也好好地回来了吗?”的感觉填满了,重重的点头:“老板,您放心,我一定给您带一个让您满意的结果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