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你是什么掌法”

    这时陆之男讽刺王世龙几句话之后,王世龙心中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其实他不是不想上前帮忙。

    他自己心中也清楚自己的武功虽然不弱,但要在叶晨和夏侯昌搏斗的时候插上一手那就不是容易得事情了。

    王世龙为人淳厚被陆之男损了几句话之后竟然不知所言,陆之男大嘴一撇道:“江湖上有的人就是这样,能出一份力嘛,还偏偏站长一旁看着!哎,真是世态炎凉啊!”

    王世龙这时候狠一跺脚,提起手中长剑便朝着场中过了过去,还没等他冲到场中,忽然面前人影一闪,陆之男便挡在了他的面前。

    王世龙面色微变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自己站着不是上前帮忙她却又挡着自己面前,顿时怒道:“你这个女人好不讲理,在下未成得罪于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调侃在下是何居心?”

    陆之男也跟着面孔一板冷然道:“好你个不识抬举的小辈,姑奶奶只不过看你站在一盘好不快活,说两句话刺激刺激你而已,你自己功力多少心中没有斤两吗?你凶个什么劲?真是好笑!”

    王世龙见眼前这个女人如此蛮横,早就憋不住心中怨气,待他正要发作时一阵清香飘过,夏晴便挡在二人中间,急切道:“你们两个不要在吵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叶少侠正遇强敌,咱们还在这做这些无用的争论干嘛?”

    陆之男闻言之下,回首像场中看去。

    只见夏侯昌早已乱了心神,从他的出手攻击上看早就没有了原先的章法,只剩下猛打猛劈,一个劲的向叶晨攻上似乎忘了攻守兼备的道理。

    虽然夏侯昌的攻势如风,可叶晨的面容上却是面带微笑,一步也不肯退让,身形如游龙一般在夏侯昌是四周游斗,一一将夏侯昌的攻势轻松化解。

    陆之男同夏晴说道:“我的姑娘,你放心好了,这夏侯昌的武功虽强但也绝不是叶公子的对手,别看他猛打猛劈,其实他内心早就乱了阵脚了。”

    听陆之男那么一说夏晴的心中的大石头才放了下来,比较她的武功是场中最弱的一人,虽然她出道比叶晨早,可是她功力不行,看着夏侯昌的猛打猛劈心中不担心才怪。

    现下看叶晨应对自如也就放宽了心,转头对王世龙说道:“这位公子,咱们先到一旁观战好吗?”

    王世龙点了点头连忙含笑退至一旁,这时陆之男突然低吼一声:“天鹰教的侯飞怎么不见了?”

    二人闻言之下急忙朝着四周看去,果然不见侯飞的踪影,侯飞在受到重创之后神志还算清醒,他在叶晨和夏侯昌二人激战之际,早就乘机偷偷溜走了。

    其实,侯飞在逃走的时候早已经被夏侯昌和叶晨发觉了,只不过叶晨和天鹰教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故而没有阻拦,全然装作不知。

    但是夏侯昌的想法则是和叶晨截然不同的,他心中暗忖:“这小子逃回去之后,定会向他们教主告状,自己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让他们窝里反一次。”

    此时夏侯昌长啸一声原地跃起来,身上的肌肤已变成暗红色,刚猛如虎的拳法朝着地面上的叶晨猛然击去,一阵暗红色的气压瞬间便朝着叶晨的周围笼罩过来。

    这招正是夏侯昌的最后杀招“血虎猛啸”

    此招一出站在一旁观战的其他三人不禁发出惊呼之声,这犹如猛虎般的气压并未让叶晨未有所动,夏晴等人本以为他会利用自己傲人的轻功闪开。

    没想到叶晨不但没有躲避反而迎头接上,只见他双掌在身前画作一个圆圈身上的长衫无风飘起,大喝一声后双掌猛然推影而出。

    瞬时间一片劲气中带着丝丝雨点,自地面向上翻卷而出,此掌威力之大足以让风云变色。

    这招便是“惊涛掌”中的第三式“沧海横流”叶晨自从出道一来首次使用这招,夏侯昌猛然觉得自己发出的真气被一排排的巨浪击打回来,这股力量之强竟然是他这身功夫所不能及的。

    来自地面上的无数雨点将夏侯昌定在空中,他的身体此刻正经受着犹如利剑一般的雨水挂过身体的折磨。

    看到此处,叶晨心中不忍,他不愿让这个称霸武林一时的老者丧命于此,于是他大喝一声将双掌震出去的威力硬生生的收回了三成之多。

    只听“砰”的一声,夏侯昌的身体已被震飞一丈开外,叶晨释然一笑缓步走上前去,气定神闲的看着在地上缓缓爬起的夏侯昌。

    好在夏侯昌的内里深厚,叶晨使用出的这招虽然只用了七成不到的功力要是换了别人恐怕在就已经进了阎王殿了。

    看着对方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夏侯昌勉强的站了起来,双手上的铁环早就被震的细碎,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青年竟然将自己潜心研究多年的杀招档下。

    对方不但裆下了,还让自己受到了重创!顿时就他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了一片迷茫的眼色!

    叶晨沉声道:“夏侯昌,这下你应该知道了吧,不要以为自己潜行修炼就能傲视武林!”

    夏侯昌冷哼一声道:“姓叶的,老夫纵横江湖几十年,过的就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这条老命早就豁出去了,你以为老夫怕死不成?”

    “你……!”

    像夏侯昌这样的人,叶晨本以为对方只不过是从未吃过苦头,所以性格才会如此跋扈只需要让对方明白天底下能教训他的人还是有的,对方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会求饶,没想到……

    还没等叶晨说话夏侯昌继续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在杀我之前我有一事不明,还望阁下能够赐教!”

    叶晨双目一转朗声说道:“前辈有何见叫但说无妨,只要是在下所知,定当相告。”

    叶晨故意说的那么大声就是想让其他人也听到他的话,万一对方在临死之前给自己下套道时候传出去自己到是无所谓,自己的师傅白灵可能就会有所牵连,自出道以来他可不想自己丢了师傅的颜面。

    夏侯昌调息了一阵后说道:“刚才阁下所用的掌法好像是嗜灵山庄的绝技,我记得叫什么开天斩对吗?是一套掌法演变成的空手刀法,虽然老夫的功力没有嗜灵山庄,庄主轩辕龙飞厉害,但也不会那么快就败在他的开天斩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