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此为防盗章

    吕氏和小吕氏的反应恰恰相反, 她秀眉轻蹙,暗暗的思索着王叔的话, 总觉得,这里头藏着话,越琢磨她越觉的,王叔这说词, 怎么隐隐有种不太乐意教立安立平的意思?似乎也不能这么说, 就是有点怪异了, 善哥儿过来时, 可没这些话呢。

    在门口偷听的施琪, 恨不得冲进去嚷两句。就立安立平那俩小子, 哪里是读书的料,成天就想着玩儿,连家里的各种活计都不会搭把手,真送过来读书,别说呆一天,就是一个时辰, 都艰难的很,王太爷年岁大,哪有精力管着拘着, 再说,那俩小子连自个的爹娘都管不住。

    “要是他们想学, 就是下午就过来也行, 看能不能适应, 先学几天,看着差不多,再去镇里置办笔墨纸砚。”王老头稍提点了句。他是见过立安立平兄弟俩的,天天从屋前经过,跟着村里的孩子们,玩闹得特别疯狂,就连农忙的时候,也能看见他们在外面耍。他想,这兄弟俩,怕不是读书的料。

    小吕氏连连点头,眉开眼笑的道。“王太爷说得是,那下午我亲自送他们哥俩过来,这笔墨纸砚还是要买的,读书没笔墨纸砚哪里像话,下午我让孩他爹进镇一趟,先买点回来,这些都挺烧钱的,我家又是俩个,可不能太麻烦王太爷。”

    吕氏觉得王叔说话有点怪异,这会听着,她一下就通透了,王叔这意思,是不是觉得立安立平不是读书的料?又不好直接拒绝,才会这般委婉?仔细想想也对,这兄弟俩,别看已经八岁,家里的活儿是半点不沾的,成天就想着去哪玩,寻些什么好玩的乐子。

    在施家孩子满十岁,就得帮着干活,这是强制性的。未满十岁,多少也会搭把手,帮着家里干点轻省的活儿,农门小户,差不多都是这样儿,要吃饭就得干活。施大志俩口子,因着大儿子施可进,是个懂事的,小小年纪已经能算得上个成人劳力,故而,施立安施立平兄弟俩,才能这般轻松。

    “王叔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下午把立安立平兄弟俩送过来,看他们能不能坐得住,是不是读书的料,如果身上有灵气,是个好苗子,再去镇里置办笔墨纸砚。”吕氏这话说得有点直白,二儿媳这会儿满心满眼的全是俩个儿子可以读书的事,压根就没有想其它,话还得说直白些,让她清醒清醒。

    王老头乐呵呵的笑着。“就这么着吧,你们先家去,下午送人过来就好。到了时辰,我得去看看那俩孩子。”

    “王叔,叨扰你了。”吕氏起身说着,有点不太好意思,却是她们没想周全,想到了王叔想到了婆婆,偏偏落下了最关键的立安立平,她觉得,这趟呀,怕是要白来了。王叔话说到这份上,应该是清楚些事情的,比如,这兄弟俩爱玩爱闹没个定性。

    王老头没应声,笑着摆了摆手往书屋走去。

    王婆子招呼着屋里的俩人。“坐会儿说说话?”王家啊,除了俩个孩子,已经许久没人过来走动了。

    “这会儿家里还有事,下午空闲些,再过来窜门与王婶唠唠家常。”吕氏看了眼二儿媳,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美事,笑得别提有多春风,她看在眼里也笑了起来,却是有些无奈。

    回到施家,小吕氏就乐滋滋的往喻氏跟前去,跟她嘀咕着读书的事儿,问些经验。吕氏都没法插上嘴,想要提醒一二,话到了嘴边,又咽回了肚里。算了,且先让她高兴着,摔了这跟头,往后做事就更稳妥些了。

    放下心思的吕氏,兴致勃勃的跟着俩儿媳说叨起来,扬氏听了会儿,没甚意思,就回了自个的屋里。

    二房这边,于氏暗搓搓的盯着隔壁屋里,等着施旺家离开后,她按捺着没动,过了会,就见柳氏打开了屋门,靠着门框,欢天喜地的打着络子。夫妻俩商量着,待傍晚再寻个时间去跟奶奶说话,这会是不行的,要往地里忙活。

    “五嫂我有个事想跟你商量商量。”于氏扭着细腰,走得悠悠缓缓,人没到跟前,话就已经说出了口。

    柳氏心情格外的好,又见这妯娌难得好言好语的跟她说话,就给了点好脸色,问了声。“什么事?”

    “是这样的。”于氏见她上钓,眼角略略透了些得意,她随手拎了把椅子,亲亲呢呢的坐到了柳氏身边,挨得特近,刻意压低着声音道。“五嫂啊,我在想着,去趟大房找四嫂,让她帮帮忙,把小妹也送到王家读书去。一笔写不出俩个施字来,四嫂既然能让善哥儿进王家读书,怎么着,也得顾顾咱们二房对吧。”

    话说一半,于氏有点扭捏,支支吾吾,透了些尴尬。“只是,前儿我刚和四嫂吵了架,这会儿过去求她,怕是不好说话,五嫂我看你家文成,正是读书的好年纪呢,要不要一道送去?如果你也想,那咱们就一起去找四嫂。四嫂要是不答应,咱们就捅到奶奶跟前去。这事儿,她不占理,五嫂你说是吧。”

    柳氏原是有些猜疑的,怎么就这般巧合,她与丈夫才说完此事,于氏就来寻她说话,这里头定有猫腻,可听着下文,她又有些不确定,再看看于氏的神态表情,怎么看,都好像只是巧合而已。

    再者,于氏说得话,她是有些心动的。先去找四嫂说读书的事,是要更好些,善哥儿不就是因着施小小才进的王家读书。还有一个原因,真按着于氏的想法来,就能省事送给奶奶的礼,都是钱呢,能省自然就要省,往后文成读书,烧钱的地方多着。

    “现在就去?”沉默了会,柳氏决定先去看看。

    于氏开心的应着。“自然是越快越好,早点把这事说着,早点让俩孩子去王家读书。”

    柳氏和于氏过来时,吕氏婆媳三人正说得高兴,话题已经不再是围着读书打转,而是扯到了家长里短上。

    “大伯娘你们在说什么呢,老远就听着一阵阵的笑声。”柳氏未进屋,先开口说话,声音轻轻软软,带了点羡慕。这情绪不作假,她有时候是真羡慕大房,哪像二房,公公不管着家里也就罢了,婆婆也是个不撑事的,只埋头管着自个的一亩三分地,也不想想,她现在可是当婆婆的,还只当自己是个儿媳和媳妇呢。

    吕氏心里头纳闷,这俩妯娌怎么过来了?还是和和气气的模样,真是天要下红雨呢。“还能说什么,就是道些日常琐碎。你俩怎么有空过来了?”她是长辈,说这话倒也没什么。

    喻氏倒了两杯凉茶递过去,抿着嘴笑笑。

    “你俩坐啊,瞅着满面春光,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儿?”小吕氏笑吟吟的说着话。

    于氏接了句。“我看呐,二嫂有喜事倒是真的,难得见你这般高兴呢。”

    “小妹娘这话说得,我哪天不高兴了?我是天天都高兴,碰着了个好婆婆,把我当闺女似的疼着。”大房和二房不太对付,小吕氏自来清楚,便是真有什么事,她也不会嚷嚷出来。

    于氏和柳氏这个点儿过来,八成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呢。

    一句话,委实把俩人刺了个够呛,跟吕氏比起来,同样是当婆婆的马氏,可就真真是不够看的。二房的三个儿媳,就没一个是不嫌弃自个婆婆的,真是顶不了半点用。

    气氛有点不太好,表面的和气,仅仅只是表面。

    柳氏想了想就直接开了口,她底气足,说得理直气壮。“四嫂,今个我和小妹娘过来,就是想找你商量着,让家里的孩子也去王家读书的事儿,现在还没分家呢,还是一家子,善哥儿能进王家读书,我家文成自然也是可以的。”

    “四嫂,还有我家小妹呢,我也不图她多有出息,能识点字就行,沾沾灵气。”于氏笑笑嘻嘻的,满眼的欢喜。“将来嫁人呀,也能寻个好点的夫家。四嫂你说是吧?施家也就咱们这俩闺女,应该要相互照应着的。”

    喻氏没成想,这俩人过来是为着这事。“文成娘,小妹娘,这事,我还真没法作主,得问过王太爷才行。”

    “怎么就没法作主了,善哥儿说去读书就往王家去了,事情可轻巧的很呐,四嫂一个屋檐下住着,你就甭跟我们打马虎眼,就说吧,你愿不愿意帮这个忙,是不是看我们是二房的?”柳氏心焦着儿子读书的事,见喻氏这般说话,火气压都压不住。也是知道喻氏性子软,木讷少言,才敢呛声。

    于氏连忙点火,她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呢,扯着嗓子就开始嚎。“四嫂,咱们施家可还没有分家呢!爷爷奶奶都还在着呢,身子骨硬朗的很,你就开始分着大房和二房,也太诛心的些,什么叫你没法作主,我看呐,你就是心里压根没有二房,没把二房当亲人看待,连一点子动动嘴皮子的小事情都左右推脱着,四嫂你这态度,不仅寒了二房的心,更是寒了爷爷奶奶的心,你让他们怎么想?大伯娘你可得管管你这儿媳,也太不像话了!”

    “大哥二哥他们觉得我一点都不关心小小,对她半分不上心,连这等好事儿竟然也不知道。”施丰年觉得很冤枉,他把自家小闺女可是搁心坎里疼着的。要不是媳妇说要压压,早两年他就拿出来显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