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冲突

    楚休的态度让白寒天心中愤怒,但他却也没有当场跟楚休翻脸。

    眼下毕竟是白家老祖的寿辰,楚休可以在这里故意挑衅惹事,他却是不能不管不顾。

    楚休站起来,神态轻松道:“白城主,我也跟你交个底,这件事情我不是非做不可的,完全要看朝廷的意思。

    你知道我的底细,我跟北燕朝廷合作,但却不算是北燕朝廷的人,我只是想要求一个安稳之地而已。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在朝堂也是一样,朝廷若是非要让我动手,我也不可能抗命。

    你答应这件事情,大家都轻松,你若是不答应,那后果是什么,就连我都不敢保证。”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离去,只留下白寒天一个人面色阴晴不定。

    回到外面,梅轻怜低声道:“白寒天拒绝你了?”

    楚休点了点头道:“当然是拒绝,他若是答应,那才叫奇怪呢。

    反正项隆只是让我来跟极北飘雪城谈,最后是谈成了还是谈崩了,那就不是我该管的了。

    镇武堂,只负责出手杀人,我可没有闲心去给项隆谈判当说客。”

    对于北燕在极北飘雪城驻军一事,楚休显得很没有积极性。

    之前因为楚休初来北燕,镇武堂更是需要在北燕之地立足,打出威名来,所以他才主动出手算计巨灵帮,在北燕武林搅风搅雨,为的就是奠定镇武堂的威名和地位。

    但现在呢?镇武堂的威名和地位都已经有了,这件事情又只是项隆的突发奇想,他那么尽力干什么?说不定他在这边碰壁之后,项隆那边也就不在勉强了呢。

    过了半天之后,白家老祖的寿辰才算是正式开始。

    其实这寿辰进行的次数多了,也就只是在场的这些武林势力在这里吃吃喝喝,互相交流一下,大势力之间勾心斗角,小势力之间巴结讨好,无趣的很。

    楚休和梅轻怜还有庞虎找了一个靠前的位置,直接便开始旁若无人的大吃了起来。

    梅轻怜是女人,还算是矜持,楚休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吃相也还算是斯文,只有一个庞虎是真的豪迈,完全把他在祁连寨时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给用在了这地方。

    当然虽然看不惯庞虎的人不说,但却没人敢说什么。

    虽然谁都知道,北地三十六巨寇已经没了,但单独一个祁连寨却也不是好惹的。

    况且现在庞虎貌似又跟了楚休,这就让他们更加不敢说什么了。

    不过在一旁伺候的极北飘雪城的武者却是迟疑的指着楚休这一桌,有些吞吞吐吐的。

    “几位大人,你们的座位……座位……”

    庞虎不爽道:“怎么着?寿宴不就是吃饭喝酒嘛,洒家还不能在这里吃了不成?对了,你们这个鸡不错,再给我来两只。”

    那名弟子不敢多说,只能灰溜溜跑去厨房拿鸡。

    过了片刻,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声响,伴随着盘子落地碎裂的声音。

    回头一看,却是方才那名去厨房拿鸡的弟子被人扇了一巴掌,手中拿着的那两盘鸡也是落在地上。

    一名身穿白色华服,大约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正指着那名弟子大骂道:“你是怎么做事的?知不知道规矩?我的位置你不知道是哪个吗?为什么让别人给占了?”

    一看他这幅做派,庞虎这才明白,为何方才那弟子吞吞吐吐的,原来是自己等人坐了别人的座位。

    寿辰当中,靠前的位置都是给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留着的,极北飘雪城压根就没想到楚休等人会来,自然不会给他们安排座位了。

    之前那名弟子到没有不敬的地方,眼看他挨了一巴掌,还连累自己吃不到鸡,庞虎顿时站起来,冷声道:“小子,就是洒家坐了你的位置,怎么,你不服?”

    楚休和梅轻怜都在一旁吃东西,连看都懒得看。

    那青年的实力还算是可以,三十多岁便有些外罡境的修为。

    但只可惜,他跟楚休已经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付这么一个小角色他若还是自己出手的话,那也未免太掉价了一些,让庞虎去处理便好了。

    那青年人看着庞虎皱眉道:“这位前辈,位置都是这帮下人安排的,你坐便坐了,但是我教训下人,又与你何干?”

    一听这话,楚休倒是微微抬了抬头,这青年的来头倒是很不一般啊。

    在庞虎站出来之后,他若是直接认怂,那就是一个草包货色,色厉内茬。

    而他若是还敢无脑到跟庞虎叫嚣,那此人也只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无脑之辈。

    但他在看到庞虎的实力后,却是没有丝毫的畏惧,甚至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楚休等人是占了他的位置不错,但却也不是当着他的面占的,所以他只教训没有安排妥当的下人,有理有据。

    最重要的是他教训的可是极北飘雪城的下人。

    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在极北飘雪城的地盘上教训极北飘雪城的下人,要么就是对方跟极北飘雪城很熟,要么就是对方有着很强的实力,甚至可以强到跟极北飘雪城硬撼的地步。

    庞虎摸了摸脑袋,嘿然道:“小子,还挺能说会道的,不过不知道你师长有没有教过你,那就是跟前辈说话时,别扯那么多没用的道理,洒家说对的,那就是对的,洒家说错的,那就是错的!”

    话音落下,庞虎周身的气势顿时变得强大无比,一股压力直接向着那青年笼罩而来。

    以庞虎武道宗师境界的实力,这气势压下来,足可以将其压的跪在地上,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却是拦在了那青年身前,冷哼了一声道:“只敢对小辈耍威风算什么本事?”

    拦在庞虎身前的乃是一名身材魁梧,面相冷冽的中年人,他随手一斩,却是刀意冲霄,仿若能够斩开天地一般,大开大合,气势无双。

    纵然他此时手中无刀,但却仍旧散发着浑身的锋锐。

    庞虎也没想到会忽然跳出来这么一个人,一时不查之下,被那刀气轰的步步后撤。

    楚休挑了挑眉毛,一步踏出,瞬息已经来到庞虎的身前,轻描淡写的伸出一只手来,将那刀气直接捏碎。

    虽然这刀气已经在斩向庞虎时消耗了不少,但此时被楚休一只手便捏碎,也是足够骇人的。

    庞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怒容来,他刚想要出手,便被楚休拦住。

    看着那中年人,楚休淡淡道:“小辈怎么了?小辈不知道规矩,才更要教训教训。

    位置没了便自己找,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还非要坐到前排来?”

    那中年武者皱眉道:“楚休,这次是你先占了我们的位置,我们不想惹事,但你也莫要欺人太甚!不要以为你成为了镇武堂的大都督便可以如此嚣张狂妄,朝廷的威严,不是让你这么用!”

    楚休听他的语气,忽然感觉有些不对,他皱眉道:“你是北燕朝廷的人?”

    那中年人也是一愣,脸上涌现出了一抹怒容道:“你不认识我?”

    听他那口气,好像楚休不认识他,是什么罪过一般。

    楚休淡淡道:“我凭什么认识你?”

    那中年人冷声道:“本官,北尉军大将,任千里!”

    北燕镇国五军基本上就是北燕军方最强的力量,就好像是项武执掌的西陵军一样。

    这任千里竟然是镇国五军之一北尉军的大将军,其身份足以在整个北燕军方排得上前五。

    但说实话,北燕军方那边,除了一个项武,他还当真对其他人不太了解。

    楚休跟北燕只是合作,他可从来都没说过一句要对项隆效忠的话,镇武堂管的也只是江湖,而并非朝堂。

    所以楚休也懒得去了解北燕军方如何如何,反正跟他也没关系。

    不过北燕军方的人出现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项隆又额外派的人?

    楚休也没有多想,他只是淡淡道:“原来是任将军,失敬失敬。

    不过任将军,你最好认清楚一件事情,你是北尉军的大将军,我也是镇武堂的大都督,按照陛下所说,你我乃是同一个级别的,想要来教训我,除了陛下之外,你可没有这个资格!”

    任千里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声,他刚想要说些什么,便被赶来的白寒天给劝住了。

    “任大人,冷静一下,不就是一个位置嘛,我去安排,今日是老祖寿辰,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任千里冷哼了一声,这才被白寒天给拉走。

    楚休坐回去,梅轻怜轻笑了一声道:“你这镇武堂的大都督当的太不称职了一些,北燕镇国五军的大将军你居然都没认出来。”

    楚休淡淡道:“自从当了这劳什子大都督,我可是一点时间都没闲下来,哪有时间去看他们的资料?怎么,你对其有所了解?说一说。”

    梅轻怜道:“了解的不多,但也看过一些资料,反正是比你要强的。

    此人乃是北燕军方的老人了,不过却不是被朝廷培养起来的,而是江湖出身,不过却不是宗门世家,而是散修一脉的传承。

    他师父‘空山谷主’方金吾乃是北燕江湖名宿,资格老的很,跟极北飘雪城那位老祖也是有一些交情的,他出现在这里,多半不是代表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