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你们是傻子吗

    国内,任何行业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协会,大部分同行相互都认识,而作为玉石一行,玉石的产地也就那么几处,这些玉石商人相互之间也都熟悉。

    对于陈利民,这些玉石商人自然是了解的,虽然陈利民生意做的不是特别大,也就是几千万的身家罢了,可他们依然是不敢小觑陈利民,原因很简单,陈利民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庞然大物:瑞丽陈家。

    瑞丽陈家,这是所有做玉石生意都知道的庞然大物,垄断了国内百分之七十的玉石生意,缅甸那边的翡翠矿石,还有北部那边的和田玉,陈家都占据了大头。

    甚至,在场的这些玉石商人都有大半是从陈家那边进的货,而后再选择加工或者转手卖给华博荣这样的玉石销售方。

    有人会疑惑,陈家完全可以自己和华博荣这样的终端交易,为何还要借助这些玉石商人?

    原因很简单:树大招风。

    陈家已经是垄断了百分之七十的玉石生意了,如果选择自己和销售方打交道的话,那么这些玉石商人就只能出局了,到那时候陈家的垄断就会遭到各方面的排挤,甚至还会引发上面的出手。

    所以,陈家的策略就是他们吃肉,这些玉石商人喝汤,而这些玉石商人有汤喝,那么就会帮助维护目前的玉石行业的体系,就算上面有什么不满,这些玉石商人恐怕会比陈家更先站出来反对。

    回到现在,这些玉石商人看到陈利民对方铭的态度,不少人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毕竟这年头做生意的没有几个傻子,陈利民这恭敬的态度甚至还说出了瑞丽陈家,这就已经是说明问题了。

    这就好像一个人家里有一位了不得的亲戚,那么很多人在介绍起来这个人的时候,尤其是当着身份地位更高的人提起这个人的时候,都会说一句他的亲戚是某某某。

    眼前这年轻人,来历恐怕不简单。

    方铭看着陈利民,没有在意其他玉石商人的异样表情,淡淡说道:“所以你也是来要尾款的吗?”

    “不……不是的。”

    陈利民连忙摇头,开什么玩笑,知道了方先生的身份,他哪里还敢这个时候来讨要尾款,不过他也知道光是这么说方先生肯定是不会信服的,当下连忙解释道:“我和华老板生意上来往也有十来年了,知道华老板的为人,我这一次来是想告诉华老板,我那尾款不用急着给,而且如果华老板需要的话,我还可以给华宝楼再提供一千万的玉石,钱可以等到这批玉石加工卖掉后再给我。”

    嘶!

    陈利民这话一出,其他玉石商人脸色瞬间变了,不要尾款,还再给一千万的玉石,陈利民什么时候这么的好心了?

    华博荣也是愣住了,虽然他和陈利民做了十来年的生意,可双方的关系说不上多么的好,虽然这一次讨债的这些玉石商人当中,陈利民并没有咄咄逼人,可同样也是其中一员,可现在一转眼竟然就换了一套说辞了。

    不过华博荣到底也是阅历丰富之人,很快便是明白,这陈利民之所以会突然变化这么大,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切都是因为方铭的缘故。

    华博荣看出来了,在场其他人也是看出来了,这些玉石商人心中更加的打鼓,尤其是当那位老许也跟着开口了,心里更是产生了恐惧。

    “方先生,我和老陈一样,这一次来也是想和华老板说这事情的,尾款也不必急着给我,另外我也可以给华老板提供一千万的玉石,等到卖出去后再结算货款。”

    完了!

    老许和老陈的话,让得这些玉石商人心里彻底的凉了,到了现在他们哪里还不明白,这位姓方的年轻人不是他们招惹的起的,原本他们还以为先前老陈说起瑞丽陈家,是在炫耀自己,可现在看来这分明就是在求饶啊。

    这是希望眼前这位年轻人看在瑞丽陈家的面子上,放过他一马。

    一瞬间,这些玉石商人脸上都露出了后悔之色,早知道这年轻人有大来历的话,他们就不那么快签约了,不过同样他们看向陈利民的目光也是带着埋怨,你都知道这位的身份了,为什么不提醒我们一声?

    感受到周围同行的埋怨目光,陈利民心里也是在苦笑,他哪里敢提啊,这位方先生拿出合约,已经说明了态度了,而且说一句私心的话,如果这些同行出了事,对他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他可以获得更多的订单。

    一直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的张广德这一刻也是坐不住了,原本在他的设想中,这些玉石商人集体向华博荣讨债,华博荣承受不下只得是选择将华宝楼卖给他。

    而他在低价拿下华宝楼之后,又可以完成那边吩咐下来的任务,当然最重要的是,只要他完成了这次任务,那就可以和那边搭上线了,如果能够抱上那边的大腿,那么就算统一魔都的古玩玉石行业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现在,事情竟然出现了变故,陈利民和老许竟然反水了,如果只是两人反水倒也不算什么,可最关键的是这两人反水后带来的影响,会让其他玉石商人怎么看?

    这些玉石商人都不是傻子,陈利民的反水会让他们想到许多东西,而且更重要的一点,那年轻人竟然可以这么爽快的签了协议,而陈利民又摆出这样的态度,没准还真的可以拿出几千万。

    如果真让他拿钱解决了华博荣的债务危机,那华博荣就不用卖华宝楼了,那他也就无法完成那边交代的任务了。

    想到这里,张广德心里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当初就该让那边弄出来的假玉石多一点了,最好是让华博荣欠下上亿的债务。

    不过到现在,张广德心中还有一个疑惑,以他所知道的,那边想要整华博荣多的是办法,说句不好听,像华博荣还有他这样的身家,在普通人面前已经算是有钱人了,但是和那边相比,人家要整死自己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为何用得着这么的麻烦呢?

    “陈利民,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别忘了我们已经是签署了协议的,你是想要遭到大家的抵制吗,是要逼的我广德轩联合魔都其他珠宝玉石商封杀你吗?”

    张广德阴着脸看向陈利民,他要给陈利民施压,要知道每年广德轩都从陈利民那里拿了上千万的玉石,他就不信陈利民舍得这个利润。

    看到自己说完话后,陈利民表情变得慌乱起来,张广德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果然,自己抓住了陈利民的命脉,也许那年轻人有些来历,陈利民想要卖对方一个面子,可当涉及到自身利益之后,陈利民就该知道怎么选择了。

    只是张广德根本没有想到的是,陈利民表情慌乱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话,陈利民之所以神情慌乱,那是怕方铭误解了,所以就在张广德话音落下之后,连忙朝着方铭解释了起来。

    “方……方先生,我是不知道广德轩在针对华宝楼,要是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和广德轩合作,不过从今天开始,我这边不会再给广德轩提供玉石,另外我也会发动我身边认识的商人朋友,都拒绝和广德轩合作。”

    反封杀,陈利民在张广德的威胁下,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一时之间,其他玉石商人都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向陈利民,在他们看来,就算方铭来头确实不小,陈利民要巴结人家也不用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这也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啊。

    你陈利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玉石商人,哪里有这么大的号召力,相反的他们这些玉石商人有时候还要巴结向广德轩这样的珠宝商,毕竟人家可选的玉石商人太多了,没必要和你合作。

    “我也和老陈一样,以后拒绝和广德轩合作。”那位老许在这个时候也开口了。

    这一刻,张广德终于是忍不住了。

    “你们两个怕是傻子吧,还拒绝合作,我广德轩想要玉石多的是有人找上门来,倒是你们以后就别想在魔都卖出一块玉石。”

    “整个魔都,谁要是敢收你们的玉石,就是和我广德轩过不去,我倒是看谁敢收。”

    张广德有这个底气,不是其他珠宝行的人就要听命于他,而是因为这些人都会卖他一个面子,毕竟供货商那么多家,少和一两家合作根本不算什么。

    “老陈,老许,你们是不是太冲动了。”

    “就是啊,怎么能这样,我看要不你们和张总道个歉。”

    “我看大家是不是搞反了,我们这一次是来找华宝楼要债的,怎么变成现在这情况了。”

    其他玉石商人在这个时候纷纷开口打圆场,不过不少人脸上则是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甚至他们已经是在想着,该怎么吃下原本属于陈利民和老许的市场份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