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意外状况

    两只震翼虫向窗口逃去,它们不想死在这里,对它们来说,死是最没意义的事。关于这一点,它们与那些近亲大怪虫是有着本质不同的。它们永远不会傻到去做别人的契约护卫!

    契约护卫为了主人,要不惜付出生命。而震翼虫与翼虫师的关系,更多的是合作。双方之间,互相依赖。翼虫师的朋友很少,而它们也不愿与其它同族为伍。正所谓臭味相投,双方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它们需要借助翼虫师的威望占据地盘,而翼虫师也需要它们来看守领地和完成日常的工作。

    现在,通过与张小旦的一番较量,它们已经弄清楚,这个敌人完全不是它们能应付的。再继续战斗下去,它们不会占到任何便宜。并且,敌人的攻击方式,使它们记起了一些久远的往事。那时的世界还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它们还在第二时空忍受着无尽的黑暗和恐惧。光明力量的攻击,使它们的生存更加艰难。而攻击的主要发起者,就是与眼前这个敌人拥有相同能力的超能者。

    那是一种可怕的能力,是多重时空中最强大的力量!别说是它们,就连外层时空中的那些家伙,也不能与他们匹敌!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眼前这个家伙,对那种能力的使用还处于初级阶段,还很笨拙。要不然,他也没必要耍这些鬼鬼祟祟的小把戏。

    不过,翼虫师会有办法对付他的!

    两只震翼虫眨眼之间,就冲到了窗口。由于空间狭小,它们只能半飞半跑,可速度依然很快。当然,它们也相信自己的速度,这也是它们值得骄傲的地方。

    张小旦紧紧追在它们身后,射出的原力弹急速地向它们飞去。怪物的速度快,原力弹的速度则更快。如果是正面对抗,怪物还有可能躲避开,可是在直线距离上比拼速度,两只震翼虫可就吃了大亏。

    已经受伤的那只,处在后面。身上被原力弹射出的窟窿,仍在淌着血。它的速度比另一只要慢上一些,虽然它奋力震动着翅膀,可仍然赶不上前面那只。突然,这尖厉地鸣叫了一声,心里已经预感到了不妙!它的同伴也许能逃出去,可它自己却是跑不了了。也正因为它的死,才给同伴逃出去的希望。

    似乎是为了印证它的预感,身后那股熟悉的能量,再次袭来!它拼命地转动身形,躲避着射来的原力弹。最终它躲开了一半,半边身子安全了,另外半边却被原力弹射中,翅膀也跟着折断。

    它摔倒在地上,侧着滑了出去,在它亲自制造的那一地碎屑中,不停地翻滚着。

    听到身后的动静,处在前面的那只,回头瞥了一眼。对于这样的情形,它关不感到意外。生存的机会总是留给强壮的人,自然法则就是这样!

    它已经来到了窗外,星光和夜晚的凉风,一齐吹了进来。它喜欢这气息,这也是自然的创造,不像人类制造的这些肮脏丑陋的东西。

    它钻过窗口,一纵身向外面飞去。可就在这时,急速射来的原力弹,猛然间射中了它!它悬在半空中的身体,忽然从空中坠落。只是这次它再也没能自己飞起来。

    张小旦的额头也沁出了汗水,为了阻止这两只震翼虫逃离,他一下子将体内的空间原力用去了一大半!虽然射出的仍是原力弹,可威力和速度都要增强了许多。而且同时射出多发,也极大地增大了空间原力的消耗。

    他停下来,原地喘着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心里清楚,自己在急切之中,没能把控住空间原力的消耗。很久没有出现过的疲惫感,再次浮现出来。不过幸好头还没疼,不然的话今晚的局面可就要更加糟糕了。

    折断翅膀的那只震翼虫还没死!正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它的半边身子都被血水浸湿,在微光中闪动着惨绿色的光芒。它只是不能飞了,但身体仍未被击垮,它还可能战斗,高高地举起了前肢。

    张小旦没动,等着它过来。并且,他也在利用着这段时间,重新继续体内的空间原力。空间原力向他体内聚集的时候,那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说不清是怎样的感受,只是觉得有东西,正在填满身体中的空隙!当然,这种形容也是很可笑的。“身体中的空隙”说得好像身体中真的有未曾被器官塞满的地方。

    正在走过来的震翼虫,身子忽然晃动了一下,就像一个人喝多了,脚步不稳一样。只是张小旦能看得出,随着接边的受创,震翼虫已经快成强弩之末了。

    他想使用原力炮弹解决它,但又转念一想,没必要再浪费空间原力在这样的一只怪物身上。其它的攻击方式,也一样能很容易地将它解决掉。

    ——它是刀!

    他将空间原力凝聚成刀,反手一挥,砍向震翼虫刺过来的前肢。

    毫无悬念,原力刀锋划过,震翼虫的一条前肢,瞬间便被砍断,悄无声息地掉落在地上。

    这次,震翼虫并未发出惨叫,它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一定会死在这里。但它并不甘心,还打算拼一把,没准会发生点什么奇迹。

    结果什么奇迹都没发生!张小旦挥出的第二刀,将它的另一只前肢也砍断。两处断口,一齐向外喷涌着绿色的血液。震翼虫一下子呆立在原地,仍将两条断肢高高地举起,似乎是在思考着接下来还能做点什么!

    张小旦不打算再让它做任何事,猛然向前一冲,原力刀向它的颈部挥去。震翼虫的头飞了起来,一下子撞到了天花板,血液向喷泉一样向外喷着,溅得到处都是。

    就在这只怪物被杀死的同时,跌落在窗外的那只震翼虫没命地鸣叫起来。凄厉的叫声,在夜空中久久地回荡。

    高台处的所有怪物,全都醒了过来!一个个圆睁着怪眼,瞪视着叫声传来的方向!

    听着那叫声,张小旦的心里狂跳起来,他一个箭步冲到窗口,恼火地看着在街道上踉跄挣扎的怪物。心想,这下完蛋了,听到叫声的怪物,一定会疯了一样地向这里扑来。再想偷偷摸摸地收拾掉它们,恐怕是做不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