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墨中乾坤

    在莫剑峰修养了三天,秋兰生再次来到演武场,今日由掌门亲自选拔选手,虽然地点一样,但是比试场地却完全不同。作为一宗之主,掌门手中所掌握的法宝数不胜数,更有宗门藏宝阁作为后盾,弄出一个小天地来作为比试场地自然容易。

    在众人来齐后,掌门祭出一副画卷,卷首描绘山水林地又有岩浆雪域,虽是水墨画风却在众人往上瞧时显露出无比真实感。

    “墨中乾坤!”现场有认识此宝物的人惊呼一声,墨中乾坤为中阶后天灵宝,为上古时期一名亡国书生所画,画中景象为其故国内各地景色,画成之时他也耗尽一身精血,灵魂附着画中永世守护画中故国。也因此,有了器灵的画卷在岁月长河之中吸收天地精华而渐渐成了后天灵宝。

    画卷在半空之中铺开,长约十丈、宽三丈,随着画卷展开原本露出了一角的图案渐渐丰富了起来,村庄、城镇、城池、宫殿、阁楼等,无数人们平日所见景色、建筑一一呈现在众人眼前,壮阔无比。

    无数人随之发出惊叹之声,太过于神奇跟壮美了,如同一个小天地慢慢铺展开来呈现在众人眼前。

    掌门在演武场前看着练气境参加选拔十人,温和笑了笑,点头以示鼓励。

    “今日比试先从练气境弟子间开始,本次比试将完全模拟现实中环境跟打斗,比试中两人将被拖入这墨中乾坤之中,直到一人受到致命伤害或者认输方才结束。不用太过担心是否会被对手误伤死亡,墨中乾坤的器灵会在你们最危难关头救你们一命。”

    场内弟子一片哗然,这可是从未有过的苛刻试炼场景,以前宗内即便再危险比试都是点到为止,如今竟然变成击杀为止,争斗程度不可谓不严厉。

    有人心中暗中打鼓,还有人暗暗嗅到了宗内某种变化,而这种变化正在悄然改变宗内氛围。

    待人群中声音渐渐平息后,掌门才说道:“如此,大家都知道了比赛规则,现在比试开始,由练气境纳兰云与薄才良开始第一场比试。”

    纳兰云沉默地从队列之中走出,他侧过头,视线略过他的对手薄才良定格在了秋兰生身上。咔咔~他拳头紧紧握住,眼神之中闪烁不定,曾几何时他曾经跟秋兰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如今却已经今非昔比。若是可以,他也想要突破境界,与秋兰生一起站在筑基境阵列之中。回过头,纳兰云的视线跟掌门身后的黄振对视,黄振看着纳兰云一身气势凌冽,满怀欣慰笑地点点头以示鼓励。

    师父,其实我是想跟秋兰生战上一场,只是你的要求我无法拒绝。

    “准备好了吗?”纳兰云面对掌门的询问,点了点头。

    薄才良是个沉默寡言男子,平日多数时间都在修行。但是他的内心其实是十分孤傲的,总觉得练气境之中除了纳兰云是他对手之外,其他人都不配与他一战。当纳兰云视线朝他看来之时,他心中还是得意的,然而很快他就发现纳兰云的视线落在秋兰生身上,完全没将焦距落在他身上一下。一股无名的怒火燃烧上了他的脑子,同时心中发狠,待会即便纳兰云求饶,他也一定不会手下留情,非要好好羞辱他一番不可。

    “既然你们两人都无疑义,比试开始,但是我先提醒你们一句,你们进入画卷之时落点是随机的,身边是何环境也是全然未知,你们不必惊慌,好了,可以开始吧。”

    话音一落,掌门伸出手指指了指纳兰云跟薄才良,天空中漂浮的画卷形成一股真气洪流,将纳兰云两人直接摄入了画中世界。

    众人虽无法亲自进入画卷世界之中观看,却能从外面看到画卷中一切景象。画卷右侧的雪域之中突然出现两个人,这两人是用水墨画成,本该是看着朦胧,却在旁人看画卷之时眼前突然出现纳兰云跟薄才良身影,真实不虚。

    画卷中的两人都是沉默寡言型,本该是沉默中出手,然而薄才良却突然歇斯底里朝纳兰云呐喊道:“纳兰云,你眼中竟然没有我的存在,我才是你的对手啊,你盯着秋兰生看是何用意,我比不上他吗?你们别以为自个是什么天才,我刚进入宗门那会,我也被旁人认为天才,如今呢,还不是卡在练气境寸进不得。纳兰云,你也会跟我一样,哈哈,你跟我有何区别啊。”

    他的自尊自信彻彻底底被纳兰云那一个眼神打击到了,他要打败纳兰云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自己才是最强的,他才是练气境中最强大的人。

    听着那如同精神病人一般的呐喊,纳兰云这时候才有那么一点点兴趣瞧上对方一眼,而后摇了摇头。这薄才良脚下虚浮,神色萎靡,呼吸之中真气不畅,若说他这样能突破练气境也是奇事,自身不愿意脚踏实地修行,却玩弄凡尘中把戏,想突破也是痴人说梦,每天只会怨天尤人。

    但是既然对方找上门了,纳兰云也只能回他一句,想了想,他对薄才良道:“其实,你真的很可悲,你知道你跟秋兰生、跟我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吗?”

    “哈哈哈,又是这套,你们又要说什么刻苦、天分之类的吧,我才不吃这套。”

    纳兰云怜悯看着他,说出了一句大实话,“其实,你跟我们差距最大一点是,我跟秋兰生都有靠山可以依靠,而你,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人哎。”

    薄才良愣住了,纳兰云的话如同一道刀尖狠狠刺透他的内心,一时间整个身体仿佛都麻木了。

    叹了口气,纳兰云继续道:“然而,我跟秋兰生最大不同是,我依靠大山修行,而他却一个人撇下靠山独自狂奔越跑越远,远到如今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在追赶。而你,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你有什么资格在那哀苦连天,我将他平日跟我私聊的话送给你。那些咸鱼啊,每天将自己吊起在光鲜亮丽聚光灯下暴晒就幻像自己有天就能翻身变成咸鱼干,但是他们不知道的一点,不管是咸鱼还是咸鱼干,都是要被人吃的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