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遭遇

    白玉京第五层。

    白小胖回过神时,也被吓了一条。

    原来自己的歌声这么好听,吸引了这么多观众。原来自己以前给师娘们唱歌的时候,都跑得没影了,不是自己个歌声太难听了。

    是太好听了,师娘们怕把持不住啊。

    瞅瞅这一群人哀怨的小眼神,不经意的就被小爷给征服了。

    “青青的草原一片绿……一片绿……绿到小娘子心儿慌……”

    白小胖又唱了起来。

    砰!

    正在白小胖暗自陶醉之时,屁股上就被猛的踹了一脚。只见赵天甲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白小胖的身后,“滚回去!”

    “老头子,你放心,以后我不在师娘们面前唱,给你留点儿面子!”

    白小胖大气道。

    赵天甲气打一处来,拎着白小胖就扔了出去。

    然后,白玉京各个房间中的人,就朝着白小胖冲了过去,“这样的人,早点打死,不知道是多大的造化!”

    砰砰砰砰。

    走廊中,顿时响起了拳打脚踢之声。

    白小胖就像是一个沙袋被捶来捶去,欢快的在虚空中飞舞着。

    砰的一声。

    白小胖就落在了司徒荒坟的脚下,抬起了鼻青脸肿的脑袋,望着司徒荒坟嘿嘿的笑了起来,“别打脸啊!”

    “好的!”

    司徒荒坟眯眼笑道,然后拽起白小胖,就对着那一张脸爆锤,“规规矩矩的当个人不好吗,非要出来瞎搞!”

    “我说了别打脸!”

    白小胖怒吼道。

    砰砰砰砰。

    司徒荒坟手中动作不停,直接把白小胖的脑袋给打肿了。

    白小胖这下可动了真火了,怒吼一声的便是拎出了一对大铁锤子,恐怖的气息席卷白玉京第五层,轰轰隆隆的便是向着司徒荒坟而去。

    “你打我一下试试?”

    司徒荒坟忽然停手,瞪着白小胖道。

    “哟呵?威胁起小爷了……不知道小爷是谁吗?”

    白小胖冷哼道,手中动作不停,一双铁锤泰山压顶而下,就要把司徒荒坟的脑袋劈成豆腐渣。

    “白破军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个儿子!”

    司徒荒坟接着道,冷幽幽的盯着白小胖。

    嗯?

    白小胖手中动作一顿,微愣的盯着司徒荒坟。

    司徒荒坟嘴角微扬,露出了白小胖似曾相识的笑容。

    “我见鬼了!”

    白小胖大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盯着司徒荒坟。

    “你打我一下试试?”

    司徒荒坟接着道。

    “嘿嘿,不打了不打了!”

    白小胖收起了一堆大铁锤,嘿嘿讨好的笑了起来,脸上堆满了笑容,“林……”

    白小胖话未说完,林荒便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现在能不能当个人?”

    司徒荒坟又道。

    “能能能!”

    白小胖小鸡啄米道。

    众人后方,赵天甲微微皱眉。

    “我住第六层,先走了……”

    司徒荒坟接着道。

    白小胖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原地转起了欢快的圈圈儿……等到司徒荒坟即将消失之时,后者突然反应了过来,大声吼道“第六层有个人叫北林未央,很厉害的样子,稳着点儿啊!”

    “知道了!”

    司徒荒坟摆手,身影缓缓消失。

    ……

    刚才的事情,只是白小胖的一场闹剧。可是司徒荒坟一眼之下,却看见了不少来历不俗的人。

    三宗六府,皆有人在!

    “看来,这一趟的彼岸花之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司徒荒坟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

    不过多时,司徒荒坟便出现在了白玉京第六层。

    吱呀……

    当司徒荒坟正准备进入房内之时,对面的房间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司徒荒坟蓦然扭头,望着对面的房门。

    只见对面早已经出现了一位紫衣青年,正含笑盯着自己。神色看上去很是温和淡然,如青松而立,神色朗朗。

    颇有几分绝世妙公子的味道。

    看上去是人畜无害。

    司徒荒坟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

    他从未正面见过北林未央。

    他只知道害死他师父的是北林未央。

    如今他见到了。

    后者仅是那样淡然慵懒的倚靠在门廊之上,却让司徒荒坟感受到如山的压力盖压而下,恐怖无度。

    而北林未央那嘴角的笑容,看似温和如春风。

    却让人感到十足的狰狞。

    如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一般,披着伪善的皮囊,却将天下武者玩弄在鼓掌之间。

    “北林未央!”

    北林未央开口,简单的介绍着自己。

    “久闻大名,幸会,再会!”

    司徒荒坟嘶笑道,随后进入房间之中,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望着重重关上的房门,北林未央慵懒的伸了伸腰,“还是这么沉不住气,依旧不值一提呀……这就很没有意思了!”

    进入房间后,司徒荒坟皱着眉头,拢了拢衣袖,声色森寒道“他比以前更强大了!”

    司徒荒坟话音落下间,身体微微晃动,体内骤然走出了两道身影。

    一道麻衣司徒荒坟。

    一道白袍司徒荒坟。

    加上原本的黑袍司徒荒坟。

    正好三个人。

    而后麻衣司徒荒坟和白袍司徒荒坟周身光芒微动,逐渐的消失,露出了寄身其中的林荒与王枭。

    “原来这就是北林未央!”

    王枭眉头微皱,神色感叹。

    “他很强大!”

    林荒拢着衣袖,沉默的开口。

    即便只是短暂的对话交锋,可是三人在面对北林未央之时,皆是如芒在背,感受到了死亡气息的笼罩。

    似乎北林未央的那一双眼睛,都足可对别人的性命生杀予夺。

    林荒的心情格外的沉重,遭遇北林未央之后,碰见白小胖的欣喜直接被冲淡了不少。因为他在北林未央的身上,感受到了甚于柳苍生数十倍的强大。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天骄之子!

    如若不死,他必然盖压一个时代。

    “接下来怎么走?”

    王枭问道。

    “离彼岸花的拍卖时间还有几天?”

    林荒问道。

    “七天!”

    “只有七天时间了……”

    林荒轻抿着时间,随后扬了扬眉,“先摸清这里的局势吧,无论是三宗六府,还是各地势力的散修武者都涌入了神罗城中,不能连谁是敌人都分不清楚!”

    “北林未央怎么对付?”

    司徒荒坟开口道。

    “嗯……”

    林荒一时陷入了沉默。

    北林未央本身已经如此强大了,而他的身后,必然有护道之人,不知道又该多么强大。而且,即便不算北林未央,三宗六府那些老一辈的人物,也不是他们三人可以对付的。

    为了彼岸花,他们一头扎进了神罗城。

    此刻,却是一筹莫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