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初遇

    封如陌说是禀报,可是却站在那里半天都不开口说话,皇帝纳闷了半天才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吩咐过他办的事情,于是挥手让周围伺候的人都退下。

    “有结果了?”

    “回皇上,微臣自七皇子出京之后就一直密切关注着各府的动向,各皇子府邸皆有人派出,另外有宁王府的人也派出了精锐的影卫”封如陌没有丝毫感情的声线在乾清殿响起,不偏不倚,只是在陈述他所知道的事情,倒是跟传闻很像。

    最年轻的禁军统领,冷漠无情,铁血手腕。

    皇帝在听到宁王二字的时候,心底一震,在听说他派出了府中最精锐的影卫,心底的震动就更大了,眼底的戾气闪过,脑海中更是闪过很多个画面,更是让他怒气高涨,碰的一声,皇帝将案桌一脚就踢翻了,外面的人听到如此动静,吓得噤若寒蝉。

    就是封如陌那深潭一样的黑眸都闪过一抹诧异,没想到他们这位皇上,居然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只有一只陪在皇帝身边的郁全郁公公泰然自若,他从小就跟在皇上身边,跟着他读书求学,习武,后来游历天下,后来奉召回京,登基为敌到现在,什么样的阵仗没有经历过。

    他更懂皇帝此刻的心情,先皇是皇上父亲,更是崇拜的对象,而先皇交托下来的江山也是安稳平顺的,所以皇上登基根本就不需要太大的变动,一切照旧就好,皇上本来就不是一个专注于权利的人,自然也就不会专权在手,什么都要过问,这么多年来也一直相安无事,可是现在突然告诉他,有人无声无息,利用他的手,杀了那么多人,就是想谋夺他身下的椅子。

    甚至不惜与他国合作,动摇大赫的根基。

    皇帝怎么可能不怒,不气,不恨。

    “封爱卿,你先回去吧”皇帝冷静下来之后,摆手让封如陌下去,等他走了走了之后,皇帝立刻跟郁全道“快,快派人去找煊儿”

    “是”郁全郑重的领命,他知道皇帝对七爷的不同,因为七爷不仅相貌跟皇上很像,就是性子也很相似,所以皇上对七爷是真的用心疼爱的,为了保护他甚至不让他沾染朝堂,只是皇上不知道,他的这种保护对七爷来说也是一把要命的剑。

    否则几个皇子不会都不由自主的派人跟随而去。

    封如陌进宫后,宫外的那些大臣可都提着心,就怕这小子给他们上眼药,要知道这满朝的文武,大部分都是自己一步一步爬上去的,只有这小子是皇帝钦点的,并且一直得皇上器重信任。

    宁王府那边更是焦躁得不行,临城都尉府的事情虽然跟他没有直接的联系,可是有些事情经不得深究,更何况现在已经有人将景和十年的事情跟这次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说,更何况这次皇上的态度也很是让然不安。

    “爷,先稳住,皇上这么多年根本无心朝政,这朝中的大事小事不都是您说了算?就算皇上现在改变了态度,有些事情也不是一夕能够改变的,再者说了,不过是一些流言,没有证据谁能耐您何”宁王府中的幕僚,也是宁王的心腹,见宁王有些心浮气躁,连忙上前劝解宽慰。

    “你说得也对,不过咱们得尽快找到那符令”宁王一想到符令,眼底就透着暴戾阴鸷。

    这边在说将令,这边夏忧也在问这个事情“大哥,咱们现在赶去京城还来得及吗?还有啊,那将令是什么样的,在谁手里,他会愿意交出来吗?”

    夏韵溪无语的看着夏忧这个问题宝宝,以前看着挺沉稳的,怎么现在变成话痨了。

    “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

    夏忧忧伤的看了一眼自家姑娘,可是对方已经盖着兽皮睡了,她无奈之下也只好靠在石头上面,闭上了眼睛,这里荒郊野外的,她得给姑娘收着点。

    想什么来什么,到了半夜的之后,主仆二人都被这刀剑声给惊醒了,在他们不远处,一伙人正在拼杀,看那些人招式,夏忧只感觉那些人好厉害,而夏韵溪却看得出那些人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看着很像是杀手。

    另一拨人则像是主仆几个,那个主子应该是受伤了,不过那些护卫倒是不错,要不是对手的招式太过刁钻狠辣,只怕早就被摆平了,夏韵溪悠闲的看着热闹,一点还在心里点评几句,根本就不欲多管闲事,可偏偏有些闲事会主动找上门。

    看着那些人走过来,夏韵溪顿时觉得不妙,可是对方态度好,姿态也低,她一时间还真不好拒绝“这位公子,我家公子本就风寒未好,现在受了伤畏冷,能不能让我家公子接火堆烤烤,等我们升起火堆就离开”

    夏韵溪拧眉看了一眼,那个双眸紧闭的人,尽管现在昏迷脸色有些苍白,可是这张脸就是前世看过不少明星帅哥的脸,她还是被惊艳了一下,五官很是立体刚毅有菱角,可是那白皙的肤色,让他本来很是阳刚的五官,变得柔和了其起来。

    一身低调的黑绸锦缎,还有这些护卫,可见此人身份不简单。

    “他之前并不是风寒,而是中毒了,所以你现在给他吃药无疑是在给他吃毒药”夏韵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伸手拦住了那人喂药的动作。

    或许是这些人身上有她熟悉的东西吧。

    那人的手一抖,就连声音都抖了起来“公子。你说什么,你说我们家爷这是中毒了?”

    “这是我研制的百毒丹,你们要是相信我,就给他吃,不相信我就还给我”夏韵溪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瓷**递过去。

    那些人伸手接过,犹豫着要不要喂给主子吃,喂吧,这半路路上一个人给的药能相信吗?可要是不喂,主子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对,最可恨的就是玄月居然在这个时候离开主子,跑去找什么墨莲,要是主子出了什么事,他非宰了他不可。

    “喂,我们连夜赶去安阳城”他记得玄月来信说过,他最近回去安阳。

    “在下玄天,多谢两位公子,要是有机会去京城,你们可以去同运客栈找我”玄天留下了自己的联系地址,就连夜带着人走了。

    夏韵溪看着消息在夜色下的人,不知道在想什么,黑眸之中深邃一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