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手到擒来

    余媛是抱着肚子进手术室的,再看到凌然剖开的新鲜切口,险些流下口水来。

    “今天的牛排真好吃,尤其是肯塔基牛后腿牛排,本来以为牛后腿会嚼不动呢,没想到蛮有嚼劲的,挺有风味的。”余媛一边说,一边要了拉钩,努力的帮凌然将患者的小腿皮肤给拉开。

    戴灰兔帽的小护士,今天戴的护士帽的小灰兔是跳起来的,可爱的在半空中甩来甩去,她也蹭到了牛排,很开心的道:“我上网查了,美国人的后腿牛排是在靠近牛臀位置取下来的,那里的活动也很少的。”

    “对哦,人的大腿根也挺嫩的。”余媛点头赞同。

    不姓潘的麻醉医生砸吧砸吧嘴:“你们吃的东西……我怎么没有碰上九块九包邮的好事。”

    “不是九块九包邮,是九块九吃饱。”余媛“嗝”的一声,以表达自己的态度。

    不姓潘的麻醉医生抬头望着凌然,笑道:“凌医生,下次有这样的好事也叫我呗。”

    “抽到的,不是每次都有的。”凌然说着看向余媛,问:“松子买到了吗?”

    “买好了,明早送到。”

    “恩。”凌然满意的点点头,开始集中精力离间跟腱。

    麻醉医生好奇的问:“松子?做什么用的?”

    余媛瞄了眼凌然,略作沉吟,道:“算是施法材料吧。”

    “啥?”

    余媛可怜的看了眼非潘麻,道:“大叔,你是70后吧。”

    “别胡说!”非潘麻一把压住自己的头发,声腔都带上了京剧味,有节奏的半唱起来:“我真怕自己怒发冲冠戳到你啊!啊啊啊啊~我标准的八零后好不好!”

    “八零的?”余媛的声音轻缓,就像是一股96摄氏度的暖流,潺潺流过细嫩的皮肤。

    非潘麻嘴角抽的像是被烫出泡了,还硬撸串的模样:“我哪一年的不劳你费心了。”

    “你们八零后真好,早两年当兵的都赶得着跟香港回归站岗了,你第一次见电脑的时候,应该都会抽烟了吧。”余媛用“我了解你们”的表情,深深的望着非潘麻。

    水浒传这种电视剧,90后根本不看的好吧!

    非潘麻躲开了余媛的眼神,扬声道:“凌医生,我给你多加点肌松,咱们快点结束吧。”

    “赶场吗?”凌然皱皱眉,看了眼监视器,道:“再坚持一下,我还要8分钟。”

    接着,凌然就开始频繁的给余媛下命令了。

    主刀医生开始加速了,自然要给助手转移更多的任务。

    非潘麻乐呵呵的看着余媛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的紧张缓解了不少。

    外科医生开始集中全力做手术的时候,麻醉医生就该无聊了,他左看看右看看的,干脆给凌然掐起表来。

    凌然浑然不知,余媛漠不关心,麻醉医生也不吭声。

    8分钟后,凌然准时收手。

    他是真的计算好的。

    对于现在的凌然来说,开放性的跟腱修补术是真正意义上的手到擒来。如果说手术开始前,他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手术情况,那么在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对后面的步骤就已成竹在胸了。

    比起胸外科、脑外科的手术,跟腱与tang法的屈肌腱类似,都是四肢末梢。四肢末梢有自己的特点,比如血管纤细,肌腱的责任繁重,功能性较强等等,造成了手术的麻烦,但它们术中的状态稳定也是有利于医生操作的。

    在手足外科中,是很少出现突发情况的,大部分意外都是属于医生自己的操作失误。

    对于技术成熟的手足外科医生来说,能做的手术总归是能做下来的,做不了的手术强做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到了凌然的水准呢,做不了的跟腱是不存在的,人类还没来得及变异出来不能做手术的跟腱呢。在进行了200例往上的跟腱修补术之后,凌然对于手术的把控已是无比的精细。

    非潘麻跟过无数个外科医生,但也没见过卡时间卡到秒针水平的,不由暗自骇然——莫非巴西松子有什么特殊的功效不成?

    ……

    一例手术做完,再做一例,凌然一口气做了三例手术,其中包括一名外国医生介绍来的墨西哥人。

    但是,全部时间加起来,也只用了凌然一个多小时,再多加一名住院总的助手罢了。

    “没了?”凌然看向余媛。

    “剩下的病人和家属,都想和你探讨一下病情,然后再决定做不做手术。”余媛的声音弱弱的。

    “一定要见我?”凌然重新确认。

    余媛肯定的道:“他们都是奔着你的名声来的,说不见到你的话,不能安心做手术。”

    “现在去宠物店买只猫,也只要提供猫爸猫妈的照片就可以了。”

    余媛怀疑的看着凌然,道:“凌医生,您不会是在暗示我,让我拿你的照片去给他们看吧。”

    “开什么玩笑,来看病的都是心急如焚的患者和家属,拿我的照片给他们看有什么用。”凌然摇摇头,道:“这又不是去商场砍价。”

    “去……商场砍价的话,拿您的照片有用吗?”余媛有些发呆。

    “先不要说这些了,你先去召集患者和患者家属吧,再把他们的核磁共振片整理出来给我。”

    “等等……”余媛不情愿的道:“先说说商场砍价的事啊。”

    “手术重要,还是购物重要?”凌然问余媛。

    余媛张张嘴,突然发现,这竟然是一道两难题,此时此景竟是堪比“男朋友与妈同时落水”的题目。

    半个小时后。

    余媛将剩下的跟腱断裂的患者和家属召集到了一起,总计有8个病例,20多名患者家属。

    要说刘威晨的广告效应,其实已经打出去了,奈何周边并未产生足量的跟腱断裂的患者,普通人就是看到了广告,也只是徒呼奈何。

    就算是忠粉,也没有打断自己的跟腱,就为了买偶像代言的商品的。

    对于这种想花钱都花不出去的产品,凌然能在今天收到两位数的跟腱断裂的患者,已经是刘威晨的名气够大了。

    比较起来,参加了会议的医生们更像是精准投放的广告,刘威晨这种属于脑白金似的……

    一名主治医师带着209斤的住院医陪同在侧,像是在给凌然撑场面似的。

    只是对于菜市场般的就医环境,没有什么帮助。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谈话室本来就不大,一口气塞进来这么多人,空气都变的污浊了。

    换成其他任何一个行业,销售环节的体验这么差,肯定是要倒闭的。

    但在医疗行业,为了自己的身体能被修复的好一点,没有人会去空有场景体验的医院的。

    闹哄哄的场景,持续到凌然出现为止。

    凌然踩着点,来到谈话室,一句废话都没有的道:“我来给咱们分一下类,请喊到名字的到我面前来。家属跟着患者。”

    凌然说着举起核磁共振片,念着上面的名字:“蒋红,金洪才,李万科,王方军,四位位和家属请来我面前。你们的片子我都看过了,跟腱不完全断裂,如果你们近几年不准备从事体育行业,或者没有执着于某种体育爱好的话,我推荐你们做跟腱的微创手术。”

    没等四人与家属反应过来,凌然又点了三个人的名字,站到中间,道:“情况类似,但你们断裂的位置不好,我推荐你们做有限切口的手术。”

    接着凌然再对剩下的一人,道:“你只能做大切口手术。”

    说完,凌然再在众人头上画着圈儿,道:“前面的病人有想法,可以要求做后面的手术,也就是微创组的病人,如果担心微创的效果的话,也可以做有限切口的手术,有限切口手术的患者,也可以做大切口。但不可逆选,明白吗?”

    “明白。”病人和家属们被凌然震慑,都没了主意。

    凌然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是掌握着多种跟腱修补术的,虽然以方案a出名了,但也不可能给普通人做这种手术。

    他最怕与病人和家属交谈,所以特意避开了一对一的谈话,转身就道:“接下来,我来说明一下三种手术的方式和优劣……”

    一群病人和家属听着,自然而然的打消了退堂鼓的打算。

    “没想到凌医生居然能镇得住病人和家属。”在旁撑场面的主治医生同样松了一口气,小声说了一句。

    “他只是长的帅而已。”209斤的住院医,拿起矿泉水就对瓶吹,动作豪迈,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