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卖球鞋

    凌然回到蓝色与绿色组成的手术室内,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患者和家属们实在是太多了。

    虽然有两名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帮忙,又有余媛在旁,凌然还是说话说到绝望。

    在学校里,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

    在家里也没有。

    凌然从来没有受过一种训练,是关于说话的方式的。

    好在他总知道符合社会期待的医学生的说话内容是怎样的,不至于当场惹怒家属——当然,这主要也是病人和家属们的头脑清晰,大家都是奔着凌然来求医的,求的也不是凌然的笑脸,就算凌然的语气生硬一些,他们也不会当场得罪医生。

    但在不当着医生的面的时候,大家就不用那么恭顺了。

    背对着凌然,正在被做腰穿的王方军,此时侧着身子,忍不住道:“你们这个凌医生太难说话了,都是直来直往的,我问他,我以后想打篮球怎么办,你们知道他怎么给我说的?”

    “戒了。”麻醉医生给他消毒的同时说话。

    “咦?你怎么知道?”王方军大为惊讶。

    “你跟腱断裂了,不戒篮球还想怎么样?”不姓潘的麻醉医生对于腰麻手术也没什么动力,做的飞快。

    王方军闷哼一声,等劲过了以后,开始慢慢的感觉不到腰部以下了,口中又道:“电视里,刘威晨还参加比赛呢。科比不是也继续打篮球?”

    “你要做15厘米开口的大切开的跟腱缝合吗?”非潘麻轻松的问一句。

    王方军两条毛腿都被消毒和刮干净了,他在脑海中默默的想了想15厘米,摇头道:“就不能做个口子小一点的。”

    “有限切口的跟腱缝合一样不能打篮球的。你现在做的微创手术是开口最小的。”非潘麻道:“大切口做的跟腱缝合术,你要好好养伤几个月,再做复健,然后才能打篮球,你要为了篮球付出这么大代价吗?”

    “那我家里那么多新鞋都要报废了?太浪费了吧。”

    “平时穿好了。”

    “不打篮球穿球鞋,总有点不对味。”王方军明显是个能侃的病人,就是上了手术桌,都没有停下来。

    凌然咳咳了两声,再靠近手术台,看了王方军一眼,同时让护士帮自己穿上手术服。

    王方军看凌然来了,明智的结束了话题。

    “半麻吗?”凌然喜欢不会说话的病人,还想挣扎一下。

    非潘麻点点头,道:“病人坚持半麻。”

    “好吧。”凌然舍不得将病人转给其他人,就只能接受病人的选择了。

    虽然从医生的角度来说,半麻和全麻的副作用差不了多少,但病人们的想法从来不是这样的。

    若是大切口的跟腱修补术,还可以采用全麻的模式,可对于微创手术来说,腰穿也就足够了。

    “给患肢准备一个止血带。”凌然获得了完美级的跟腱修补术,但此前做微创并不多。

    再将两侧踝关节垫高,凌然在腿部点按起来。

    “毛没刮干净啊。”凌然看着小腿部分,有些嫌弃。虽然是不影响手术,但大部分的毛都刮了,留下几根算怎么回事呢?

    负责备皮的巡回护士愣了一下,忙道:“后面的都刮了。”

    “重新刮一遍。”凌然的要求是很严格的。

    巡回护士只好重新给患者的腿刮毛。

    王方军莫名其妙的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这个人,长的毛就比别人多……”

    “刮毛和你没关系。”凌然打断了他的话。

    王方军更加的莫名其妙:“刮的难道不是我的毛?”

    再听“呲呲”的刮毛声,王方军的腿又一点感觉都没有,都几乎要说服自己了。

    “我现在开两个口子看看情况。”凌然等王方军的腿重新刮干净毛了,又重新消毒了,才拿起手术刀来。

    大切口的跟腱修补术,通常是一条十三四厘米长的s型切口,微创则是紧贴跟腱的两条1厘米长切口,以显露跟腱周围组织。

    相比大切口的手术,微创手术对核磁共振的需求更大,因为不能切开看了,就要全凭影像来确定位置了。像是跟腱广泛断裂的,跟腱断裂点接近肌腹的,接近跟腱止点的断裂,都应该采用切开手术,另外几名患者,就是这样的情况。

    王方军的跟腱断裂没什么幺蛾子,就是简简单单的断掉了,凌然选好位置,就用assal的跟腱微创吻合器,锁定断端。

    “血管钳拉的力量大一点。”凌然一边做,一边还带着说明:“内侧脚要位于跟腱内侧,这个是assal决定的……”

    余媛认真的听,乖乖的做。

    医生们全神贯注的忙碌着,病人王方军慢慢的觉得无聊了。

    “话说,我真的不能打篮球了?”王方军试探着开始了侃大山模式。

    “不能!”余媛看了凌然一眼,代为回答。

    “我还有几双篮球鞋,要不卖掉算了,你们想不想要?有一双aj算是全新的,就穿了三四次,不超过10次。”王方军迅速的将话题给推进了起来。

    两名正在刨他的肌腱的医生默默的抬了抬头,又默默的低头,继续刨肌腱。

    王方军开启了话题,就停不下来了,道:“在你们医院做手术也很贵啊,这个微创的小机器是要自费的吧,好几千块啊,你们要是喜欢aj,不如拿我的去折现算了。”

    余媛想起了吕文斌,遂道:“我们有个医生买过aj,可惜不在沪上。”

    “你们医生都买得起aj了,真有钱啊。”王方军停顿了一下,又笑笑道:“我反正也不能打篮球了,两双

    off-white折价1万块卖掉算了,主要是看病太贵了,要不然,我根本舍不得出手的。”

    凌然被吵的不行,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看向麻醉医生。

    非潘麻都准备跟着病人侃大山了,注意到凌然的表情,只好乖乖的拿出两管药,打给了患者。

    王方军很快就睡着了。

    这是不同于全麻的镇定药物,专门对付半麻状态下的病人的,有些半麻的手术需要两三个小时甚至更久,不采用镇定药物,病人不一定镇定。

    微创的跟腱修补术原本用不着镇定的,但是,面对不同的患者,显然要采用不同的策略。

    主刀医生都坚持不下去了,时间就不是第一考量因素了。

    护士等病人睡着了,专门试了试,才吐了口气:“第一次遇到这么能侃的。”

    凌然瞥了她一眼,继续做手术。

    没有继续侃下去的空间,那护士也只能悻悻的放弃。

    手术室重新归于凌然最喜欢的沉默状态。

    凌然一路做手术到下班时间,就将8名患者全部做完了。

    再洗干净出来,就见医药代表黄茂师等在了门口。

    “凌医生,跟腱微创吻合器用的还好吗?”黄茂师面带微笑。

    “术中没什么问题,等等看预后。”凌然回答。

    “好的好的……对了,凌医生,祝院士刚到手术区来了。”

    “哦?”

    黄茂师想了半天,突然一拍脑门:“祝院士留了个本子给您,看我这个记性,他说给您放门口了。”

    凌然于是去门口的护士台,取了一个打印的本子出来。

    翻开来,就见第一页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祝-凌跟腱修补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