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明清灵水【求月票!】

    默诵《黄庭经》,平复心绪。

    陆青峰这才继续看向都天玄冥策——

    “五阶都天玄冥策,都天鬼将为灵虚层次,玄冥阴兵为筑基层次。原鬼将、阴兵实力不够,全都被剥离位格,须重新筛选、豢养。”

    陆青峰对此早就知晓,甚至早就做好准备,依旧喜笑颜开。

    抓着都天玄冥策,探入内里空间。

    只见将近三千阴魂藏在其中,各个盘坐修行。其中气机达到筑基层次的,不下数百。陆青峰意念幻化,生成一具身躯落在空间之中。

    众阴魂一见,立时上前——

    “拜见道主!”

    陆青峰也不多说,大袖一挥,三百余筑基神魂兜空一转,身上一层甲胄幻化,眉心‘兵’字闪烁。

    “玄冥阴兵——”

    “归位!”

    空间震荡。

    “威!”

    三百六十五玄冥阴兵齐声高呼,瞬间正位!

    都天之气席卷,从天而降,从四面八方而来,呼啸间将三百六十五玄冥阴兵包裹。

    阴兵气机暴涨——

    筑基引气!

    筑基凝液!

    筑基培元!

    筑基淬体!

    顷刻间,淬体圆满,成就筑基巅峰。气机强大,风浪汇聚,令人不敢小觑。

    阴兵成就。

    陆青峰不停,一指点出,自三千阴魂中,又有三十六道神魂落在跟前,身上都天将甲凝聚,眉心有‘将’字闪烁。

    “都天鬼将——”

    “归位!”

    空间再震。

    三十六都天鬼将瞬间正位!

    都天之气汹涌。

    鬼将气机暴涨——

    灵虚辟谷!

    灵虚心动!

    灵虚神寂!

    灵虚融合!

    顷刻间,融合圆满,成就灵虚巅峰。气机强大,风浪汇聚,令人呼吸急促。

    都天玄冥策晋升后,内里空间本还有无数都天之气弥漫。随着阴兵鬼将正位、提升,都天之气都变得稀薄,都天造化池中,原本如水池一般的都天之气业已见底。

    蜘蛛傀儡近十年开采!

    洗劫白骨境三月。

    积累无数。

    今日近乎挥霍一空。

    “三十六灵虚鬼将。”

    “三百六十五筑基阴兵。”

    “玄冥阴兵尚有空额。不过在都天玄冥策中修行,真气境破入筑基不难。至多数月,便可从余下阴魂中凑齐。”

    只是现实中没有垃圾星那般堪称无穷尽的报废法器,都天玄冥策想要晋升六阶,却不知要猴年马月。

    陆青峰念头一动,命阴兵、鬼将熟练功法。

    战阵演练,往后稍稍无妨。

    旋即一念出了法器空间。

    ……

    “五阶。”

    “只待阴兵凑齐,天下之大,大可去得!”

    陆青峰抓着都天玄冥策,心中一股豪气顿生。

    在现实中修行也有二十二三载,借助法器,借助道兵,如今终于也稍有一席之地,再不是任人宰割的蝼蚁。

    喜悦之后,一时间,分外感慨。

    都天玄冥策成型速度之快,陆青峰在游戏中早有体会。但现实中迅速晋升五阶,将他实力无限拔高,依旧令陆青峰感觉不太真切。

    半年前。

    陆青峰带着青雨回到聚云山脉,一面培育铁火蚁,一面炼制都天玄冥策。

    而后大半月。

    都天玄冥策炼成,为四阶。

    陆青峰将哭泣沼泽中积累材料置入都天造化池,又在聚云山脉逗留两月,就跟青雨回转玄元境。

    再之后就来了幻波海,化身烈火散人,以烈火散人的身份拿下幻波海已经有三个多月时间。

    这段时间,先是在幻波海布下阵法。

    而后进入白骨境,专挑罪孽深重的魔门、魔修下手。

    陆青峰如今修为虽仅筑基引气,但修习《掌狱五雷心经》,雷法高深。又有大神通‘小千雷狱’在手,对上灵虚修士都有一战之力。

    筑基期内,更是纵横无敌。

    这是明面上,陆青峰有意暴露出的手段。

    暗地里,四阶都天玄冥策道兵加持,祝融魔神手持十二杆都天烈火神旗,句芒魔神在旁策应,普通灵虚魔修也能轻易打杀。

    如此施为。

    短短三月,陆青峰打杀灵虚修士数十,筑基修士数百,真气境魔修数以千计。直等到诸多魔门警觉,陆青峰才收手,回转幻波海。

    都天玄冥策中,鬼将阴兵已成气候。

    “氪金!”

    “果然是王道!”

    陆青峰抓着都天玄冥策,心潮澎湃。

    此法器炼成短短半年,虽说鲸吞无数资源,乃至他在白骨境中屠戮、劫掠得来的也全部投入进去。

    但一成五阶,鬼将、阴兵就位,使得他现在甚至有逆伐结丹真人的实力。

    放眼玄元境、白骨境、天游境,哪怕玄元宗、白骨魔宗、天游山,也不会轻易招惹一个散修真人。

    否则。

    一旦打不死,反惹一身骚!

    无宗门羁绊,散修真人可不是活靶子。

    在修为无法迅速提升的情况下,哪怕消耗再多资源,能获得这等力量,陆青峰也心甘情愿。天下修士,恐也找不到一个不情愿的。

    “玄元宗罗珍殿的路子走不通。”

    “但天下间商阁众多,甚至还有魔宗、妖门。”

    陆青峰没忘记本心。

    他本可以慢慢搜集资源,慢慢获取阴魂、筛选道兵。之所以此刻这般激进,只为搜集炼制金蚕蛊的资源。

    唯有足够实力,才能最快集齐这些资源。

    而最快提升实力的法子,除了伤天害理魔道法门,唯有——

    都天玄冥策。

    ……

    “数月不见,道友风采依旧。”

    赵阳老当益壮,又见烈火散人,面上带着灿烂笑意。

    “明清灵水,用此水擦拭双目,未曾修习灵眼、法眼类术法的修士,可以生成‘明清灵眼’,能洞察入微,斗法时占尽先机。若是修行过灵眼、法眼类术法的修士,一份明清灵水,可直接提升两成威能。长期擦拭,最多可提升七八成威能。”

    陆青峰寡言少语,不与赵阳寒暄,直接丢出一支玉瓶,淡淡道。

    “当真有这般神效?”

    赵阳本还想着烈火散人又看中羽仙阁哪处产业,亦或是买了幻波海心生悔意,谁想竟抛出这般奇物,一时惊着。

    “道友大可找人试试。”

    “一瓶明清灵水一百块灵石,若是印证贫道所言不虚,稍后交易补上便是。”

    陆青峰声音低沉,整个人笼罩在黑袍中,看不真切面容。

    “一百块灵石。”

    “若当真能生成灵眼,乃至提升灵眼、法眼两成威能,别说一百块灵石,就算两百块、三百块,也能令修士哄抢!”

    赵阳心中掀起波涛,面上不表,向着外间唤道,“杨琦。”

    “长老。”

    “前辈。”

    一中年大步走来,乃是赵阳手下一名得力执事,名唤杨琦。

    “老夫记得,你修了一门千变万幻灵眼?”赵阳直接问道。

    “是。”

    杨琦点头道。

    这是一门迷幻术法,以秘法修习双眼,一眼看出,千变万幻,修为较低、心性不够的修士,皆要被此法所惑。

    当然。

    此法威力有限,对付修为低微的后天修士无往不利,但对上同为筑基的修士,只能稍有影响,在斗法时占据些许优势,却不是什么无敌神通。

    “好。”

    “这是明清灵水,以此擦拭双眼,试试效果。”赵阳将手上明清灵水递给杨琦。

    杨琦接过,眼角余光撇过黑袍人,却不敢迟疑,直接擦拭。

    赵阳盯着杨琦,也在关注烈火散人。

    陆青峰双手背负,不闻不问。

    待杨琦擦拭完,赵阳忙问道,“如何?”

    杨琦眨了眨眼,真元运转,催动‘千变万幻灵眼’,略一体悟顿时露出狂喜之色,冲赵阳道,“回长老,千变万幻灵眼极大提升,保守估计,威能至少提升一成!”

    这门灵眼术法,本是他意外所得,修习难度不小。入门之后,再难寸进。如今一下子提升一成威能,今后即便在同阶斗法中,起到的骚扰作用也不容小觑。

    很可能就是奠定胜局的关键。

    “一成——”

    赵阳扭头,看向烈火散人。

    陆青峰声音浑厚,毫无起伏波动,“初时一成多,稍后几日再勤加修持,可提升至两成,甚至更多些。”

    ……

    千鹤湖。

    羽仙阁。

    灵一真人抓着一支玉瓶,面露思索。

    在旁。

    明朝子皱眉,“烈火散人刚刚拿下幻波海,就放出明清灵水,两者会不会有关联?我此前就觉得,此人耗费一千八百块灵石购置幻波海有些蹊跷,若是因为幻波海中,有炼制明清灵水的材料,或者根本就是为了蓝金树和蓝金醇液,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

    明清灵水一出,明朝子深觉此前猜测不差。

    只是——

    “老夫倒不觉得。”

    赵阳摇头,“此人买了幻波海方才三月余,又是孤家寡人,若明清灵水当真与幻波海有关,他又怎会这般坦然拿出?以他一人之力,若我羽仙阁翻脸,经营才三个多月的幻波海,能拦得住?

    不过是巧合罢了。

    此人买了幻波海,手上拮据,又要炼蛊制毒,才找到我羽仙阁。明清灵水的市场极大,在没有解析出配置方法之前,老夫不赞同任何试探、猜疑。”

    “赵兄此言,难道是怨老夫无端揣测不成?”

    明朝子眉头微皱,看向赵阳,心中升起不悦。

    赵阳冲明朝子抱拳,口中道,“道兄言重,老夫绝无此意。”只是话毕,面上却无表情。

    他一力主张将幻波海出手,虽说也有灵一真人拍板支持。可依着明朝子此言,岂不是指摘他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赵阳如何肯应。

    一时间。

    羽仙阁两位长老似乎有些针尖对麦芒的意味。

    灵一真人抓着明清灵水,这时才出声道,“先让阁中几位资深炼丹师尝试解析明清灵水,看看是否有蓝金醇液或是蓝金树成分。赵长老继续与烈火散人接触,稳住明清灵水来源。价格按照他定的,一百块灵石一份明清灵水,其中八成以灵石支付,两成以各种炼蛊炼毒材料折价。”

    “是!”

    赵阳直接应道。

    明朝子眉宇间有些许怒气喷薄,最终还是按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