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收徒赐宝,护法尊者

    随着陆青峰停下讲道。

    镇渊山中或是昏沉睡去,或是如痴如醉的,全都醒转过来,看向云台之上。

    九个蒲团上。

    玄宁、玄诚、阿道夫等人也睁开眼,看向陆青峰。

    陆青峰张口,淡漠之音响彻镇渊山,“三年期至,此次讲道到此为止。尔等出得镇渊山后,当好生参悟。”

    话音落。

    镇渊山中当即就有狂风起,卷着万千聆听道音者就要出了镇渊山。

    有一秃鹫尖锐鸣叫,高声道,“敢问广元大公,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听大公讲道。”

    “百年后,镇渊山。”

    陆青峰声音激荡,秃鹫欢喜。

    狂风又起。

    却有一着甲战士,立在狂风中急声道,“希尔仰慕广元大公许久,想要追随大公左右!”

    “聆我大道,修我法门,皆为贫道门徒。”

    “两百年后,贫道将在镇渊山,立广元仙宗,修福德者皆可入吾门下。”

    陆青峰拂袖。

    狂风呼啸,不给其他人再出声的机会。卷起众人直接落在镇渊山外。云雾起,大阵落,鬼将、阴兵肃立。

    百里镇渊山又恢复三年前模样。

    “一百年后!”

    “我一定要再来!”

    “要等两百年才能追随广元大公么?太久了,我可能活不到那个时候。”

    “就算我活不到,我也要我的孩子追随广元大公。我不走了,就在镇渊山外住下。”

    “对对对。镇渊山有广元大公坐镇,一切魔物都不敢靠近,再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了。说不定还能遇见广元大公,被看中收为弟子。”

    镇渊山外。

    一个个从镇渊山中出来的,大多都感到受益匪浅。兴奋交谈着,甚至有不少人准备在镇渊山下住下来。

    有人是想着百年后的二次讲道。

    有人是想着能够追随广元大公。

    有的如阿道夫一般,心怀感激。

    当然。

    也有人在镇渊山浑浑噩噩待了三年,一无所获。有些心里埋怨着、怒骂着走开了。有些见其他人都有收获,憋着一口气,要等百年后。

    总之,形形色色无数。

    待这些领悟了仙道皮毛的第一批仙道门徒,散布四方大地,仙道便算是在深渊大地落下跟脚。只待四面开花,仙道修行日盛,便是广元仙宗大开山门之时。

    山外纷扰不提。

    镇渊山中。

    云台峰上。

    陆青峰起身,身影绰绰,霎时落在第七蒲团,阿道夫跟前。

    “广元大公。”

    阿道夫吓了一跳,连忙拜见。

    “汝天生剑骨,与仙道有缘,可愿入我广元门下,为第七弟子?”陆青峰开门见山,出声问道。

    “我愿意!”

    “阿道夫拜见老师!”

    阿道夫心中大喜,一头拜倒在地,口称老师。若说三年前赶来镇渊山之前,阿道夫心中还抱着感恩、感激的情绪而来,那么三年听讲之后,却彻底折服。

    他引以为傲,钻研八百年的剑道,与广元大公传授的罗浮剑典一比输的干干净净。

    心中本就在想着拜师,陆青峰主动开口,阿道夫忙不迭应下,喜不自胜。

    “入我仙门,须得废去往日修行,你可想好了?”陆青峰又出声道。

    阿道夫并未回答。

    猛起一掌轰然落在胸膛——

    “噗!”

    一口逆血喷出,阿道夫脸色瞬间苍白。再一看,一身浑厚斗气刹那间烟消云散,千载苦修化为泡影。

    “呀!”

    “吐血了!”

    玄心见了,两眼圆瞪,吓了一跳。

    一旁小侏儒格林同样被吓得不轻,捂着嘴巴不敢出声。

    白玉骷髅费迪南德、地狱三头犬柏兰特见了,也不禁为之侧目。

    这是狠人!

    修行到领主级何等不易。

    如阿道夫这般舍去,二人自问做不到。

    然而阿道夫却片刻不迟疑。

    “好好好!”

    “今日起,赐你道号‘玄剑’,为我广元座下第七亲传弟子!”

    陆青峰抚掌大赞。

    “玄剑谢老师赐名。”

    阿道夫,玄剑再拜。

    陆青峰伸手一指,落在玄剑眉心。

    玄剑立时怔住,苍白脸上露出无尽欢喜之色。

    须臾后。

    陆青峰收回手指,口中朗朗道,“你与剑有缘,为师授你罗浮剑典,来日功成,望你能秉持一剑,斩妖除魔卫道。”

    未等玄剑说话。

    陆青峰伸手在虚空一划,一柄神剑落在手中,“此为坎山剑,可助你降魔护道!”

    “弟子——”

    玄剑双手举过头顶接了神剑,感激不知作何言。得赐妙法,又得了一柄神剑,激动不已,牵动心神愈发虚弱。

    见玄剑废功虚弱,陆青峰屈指一弹,一粒生生造化丹落入玄剑口中,入口即化吞入腹中。

    “好生调养。”

    阿道夫虚弱应下,闭目消化药力。

    陆青峰移目,看向阿道夫身侧小侏儒格林。

    “广元大公。”

    小格林胆怯,见陆青峰来到跟前,连忙叩拜在地,不敢抬头。

    陆青峰见着小家伙,眼中数不尽的欢喜。

    三年讲道,唯小格林最先开悟,可谓镇渊山中天资悟性第一。

    “小格林,你可愿拜贫道为师?”

    陆青峰淡笑着问道。

    “我愿意!”

    “我愿意!”

    小格林猛地抬头,惊喜不已。忙不迭点头应着,又想到刚才阿道夫的动作,赶忙再次拜下,口中大声道,“小格林拜见老师!”

    因为紧张。

    因为激动。

    小格林的声音太大,甚至有些破音。

    “哈哈!”

    陆青峰见状,忍不住大笑出声。

    一指落下,传授黄袍真诀。

    小格林手舞足蹈,不胜欢喜。陆青峰伸手入虚空,三千六百根九策玄昊签排布身前,忽而化为一柄折扇,落在小格林手中。

    “此为‘九策玄昊签’,你天资聪颖,可用心钻研,以为护道法器。”

    “今后你名‘玄愚’。大智若愚,万不可自持天份怠慢修行。”

    陆青峰对小格林寄予厚望,多有戒训,担心玄愚入歧途、误道途。

    “玄愚一定努力修行!”

    玄愚接过九策玄昊签,按住好奇,重重点头。

    他还要学好本事,带领侏儒族走向强大,怎么可能懒惰!

    玄愚心中暗暗想着。

    就看到老师走到矮人大叔跟前,不由转头看去。

    洛克早就等候。

    见陆青峰来到跟前,赶忙拜下,口中连道,“弟子愿意!弟子愿意!”

    说着。

    攥紧拳头就往胸口锤去,废了这一身斗气。

    “噗!”

    口吐鲜血,红润大脸瞬间苍白萎靡,吓得玄愚缩了缩脑袋。

    “”

    陆青峰见了,哭笑不得。

    伸出一指。

    洛克大脑门便自行迎了过来,咧嘴憨傻笑着。嘴巴血迹还在,看上去有些渗人。

    陆青峰摇摇头。

    “今日起,你为第九弟子,道号‘玄山’。如山耸立,不倒万古。”

    话语落,掌狱五雷心经传下。

    “谢老师赏赐。”

    玄山感受到脑海中多出的功法,身体虚弱不堪,却还是兴奋至极。谢过之后,看向陆青峰满是期待。

    “你这憨货!”

    陆青峰终是没忍住,笑骂一声,却还是伸手自虚空中取来紫金钵盂赐下。

    “紫金钵盂。”

    “好宝贝!”

    玄山拜了名师,得了法门,赐了名号,有了法器,一口心气终于支撑不住,抱着紫金钵盂一头栽倒在地。

    却是虚弱不堪,昏倒过去。

    “矮人大叔?”

    “矮人大叔?!”

    玄愚在旁,急切的推着玄山。奈何玄山太敦实,压根推不动,看不到埋在地上的脸。玄愚慌了,只以为是死了。

    “咳咳!”

    一旁玄剑轻咳两声,小声道,“他只是昏过去了。”

    “”

    玄愚眨了眨眼睛,连忙端坐正。

    “紫金钵盂!”

    地狱三头犬柏兰特见着玄山怀里的紫金钵盂,顿时想起五年前陆青峰降服内厄姆时,就曾经使用过这件宝物。两道金碧色的光气,交错之下就连内厄姆都难以挣脱,实在厉害。

    没想到这等宝物,竟然随意就赐给这个傻子矮人。

    柏兰特心念闪烁,三只头全都看向陆青峰,有些期待。

    陆青峰转身。

    看向柏兰特、费迪南德,笑道,“二位与贫道有缘,不知可愿在镇渊山中,任一护法尊者?”

    不论是柏兰特,还是费迪南德,全都是深渊大公层次的顶级高手。

    若能招揽,日后广元仙宗步道深渊,陆青峰手下也不至于无高手可用。

    “护法尊者?”

    柏兰特一听,不是收为弟子,心下一愣,赶忙点头应道,“愿意愿意!”

    管他护法尊者是什么东西。

    先答应下来,等得了‘五行阴煞地极真火’的修行法门以及一件对付深渊大公都有奇效的‘魔导器’后,拍拍屁股走人不迟。

    “善!”

    陆青峰面上笑着。

    却绝口不提传法与法器的事情。

    柏兰特心中焦急,却又不好催促,无比难受。

    陆青峰不去理会,看向白玉骷髅费迪南德。

    只见费迪南德沉思片刻,眼中鬼火微颤,看向陆青峰,“请问广元大公,什么是仙,什么是仙道?”

    “仙之所求,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故老而不死曰仙,神通广大曰仙,超脱物外曰仙。”

    “仙,不可名状。”

    “登仙之途,求仙之路,是为仙道。”

    陆青峰沉吟,阐述他理解的‘仙’,理解的‘道’。

    “怎么才能长生不死,何时才能成为仙人?”

    费迪南德又问。

    陆青峰指尖微颤,云雾随之幻化,“凡人修行,自后天起始,铸根基、修心性、结金丹、凝元神,最终得闻大道,成就大乘之境真仙之位,可得寿十二万九千六百载。”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会怎么样?”

    费迪南德追问。

    “大乘真仙寿元依旧有数,唯有修成地仙,才是真正与天地同寿,与世长存。天地不灭,则地仙不死。”

    陆青峰声音朗朗,心中却也在感叹。

    仙路缥缈。

    他如今才实丹之境,现实中更只是初入灵虚,距离大乘真仙之境尚有十万八千里之遥,更不用说与世长存的地仙之境。

    道途路远,还须上下而求索。

    “广元大公可有修成地仙的法门,超脱天地的手段?”费迪南德最后问道。

    “道友好大的志向。”

    陆青峰赞了一声,朗声道,“我广元门中,四万八千法,皆可成仙,超脱天地亦是等闲。”

    费迪南德再无疑问。

    躬身拜下,口中道,“愿为镇渊山护法。”

    “好!”

    揽下两大顶尖高手,镇渊山实力大涨,陆青峰也不由多了几分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