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自寻烦恼(求订阅)

    政二老爷好不郁闷,花了五千两银子买下的施工权被收回不说,替换了他的工部主事,竟然只用了不到半月时间,就将开始小半的城墙修缮工程完成。

    这就很叫他尴尬了,不是赤落落的打脸么?

    尤其大老爷当着一干同僚的面,对那位替换主事表示的赞赏,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贾恩侯,咱们还是不是亲兄弟?

    下衙回府后,心中越想越气,倒是没有去寻老太太哭诉,而是将大儿子贾珠喊了过来,直接道:“去跟你大伯说,我还要买工程!”

    贾珠愣了下,仔细打量了政二老爷的神色,发觉有些异常也不敢多话,只点头应下便退了出去。

    回头,从政二老爷的长随那打听了下,这才知晓老爷的神色异常为的是哪般,心中好是无奈。

    有大老爷在,政二老爷的机会多的是,没必要跟区区一个没什么后台的工部主事攀比吧?

    心中虽是如此作想,不过政二老爷吩咐下来的事情,贾珠却是不敢怠慢,再次趁大老爷下衙空挡上门说话。

    “怎么,你父亲沉不住气了?”

    见到贾珠,大老爷毫不客气直接问道:“是不是想买工程?”

    贾珠一张小白脸顿时涨得通红,默然点头好不尴尬。

    “一万两!”

    大老爷伸出一根手指,断然道:“城外有一段破损得厉害的官道,差不多有五里左右的样子,一万两银子就把修缮官道的工程给你父亲!”

    “大伯,怎么涨了一倍的价啊?”

    贾珠心头猛的一跳,有些不好意思问道:“之前不是五千两么?”

    “我拿工程给你父亲做,难道就不需要承担风险么?”

    大老爷倒也不生气,语气平淡道:“这次要是做不好,等下次再买工程那就是两万两了,回去后叫你父亲心中有数,别说我没提前打招呼!”

    贾珠无奈,虽明知大伯这是坑人之举,他却也说不出反驳之语来。

    谁叫政二老爷的表现糟糕呢,大伯虽然可以无视工部的流言蜚语,怕是老爷没这样的胸怀啊。

    “他怎么就不去抢?”

    政二老爷听了大儿子贾珠带回来的话后,气得差点吐血。

    一万两啊,就算以政二老爷的身家,都感觉好一阵肉疼。

    “大伯说,父亲暂时不买工程也好,先看看旁人是怎么做的再说!”

    贾珠低着脑袋,一脸为难开口,心中却是直打鼓,这话实在太伤人自尊了。

    果然,刚才还有些犹豫的政二老爷,顿时气得额头青筋暴跳,一拍桌案怒道:“买,一定要买,不就是一万两银子么,我出得起!”

    说着,直接返身从书房的暗格中取出一叠银票,直接交到贾珠手里,没好气道;“去给你大伯,就说修缮官道的工程,我接了!”

    暗暗咂舌于自家老爷的富有,贾珠忍不住劝道:“老爷……”

    “不用多说,这次的工程我定会好好处理!”

    摆了摆手,不耐烦打断了贾珠的话头,直接道:“这次,你帮我参谋参谋!”

    心中一喜,劝说的话再也说不下去,贾珠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看来上一个工程的失败,对于自家老爷也不是没点触动,或者同样察觉了其中的不妥吧,不然不会想让自己跟着参谋。

    贾珠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做好这个参谋,帮助自家老爷把这次的修路工程做好,不叫工部一干官吏老是拿老爷的事儿说笑。

    “行吧,既然你父亲有这样的决心和魄力,我也不多说了!”

    大老爷直接接过一万两银票,淡然开口:“让你父亲好好等上几天,修路的工程是他的了!”

    贾珠离开大伯家别院的时候,心里还有些肉疼。

    一万两银子绝对不是小数目,作为荣府二房长子,他的所有财产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不到五万两的水准,其中大部分都还是书画古籍这样的玩意,要他干脆利索拿出一万两银票,不可能的。

    话说封建时代的家长制相当恐怖,反正只要父母不乐意,膝下的孩子不管长得多大,都不能拥有自己的财产,所有的一切都是父母的。

    贾珠的情况还算好的,毕竟是二房长子,如今又已成亲生子,母亲王夫人虽然把控得严密,却也给了他不少私房,不然贾珠的身家只怕还得缩水起码一半以上。

    可就是如此,贾珠手里也没多少闲钱,吃的用的基本上都是二房公中所出,至于其它的好处那就别想了。

    他要是向母亲王夫人讨要的话,王夫人自然会给,可贾珠摸不下面子啊。

    只能说,幸好他跟妻子李纨习惯了读书人的那一套,对于享乐不是太过看重,不然贾珠一家子的日子就该难过了。

    可看到老爷连眼都不眨,拿出一万五千两银子买工程,贾珠都替老爷心疼得慌,对大伯的这种‘敛财’手段很不以为然。

    只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一个做小辈的没资格置喙。

    得了大儿子的回话后,政二老爷虽然肉疼那一万两银子,不过更多的心思,都花在过几天即将到手的修路工程上。

    琢磨了又琢磨,总觉得上一次的城墙修缮工程有些问题,可要他说出哪里出了问题却是没办法。

    无奈之下,先把大儿子叫了过来一起商讨。

    至于门下清客,政二老爷下意识的避开了。

    没谁是傻子,他经手的两个工程,通州运河疏通和京城外城城墙修缮,全都交有手下‘得力’清客负责,最后结果如何不用多说。

    尽管心中还没起了疏远清客的想法,不过对清客有了不满和防范。

    “父亲,想要做好工程,必须有得力人手吧!”

    听了政二老爷喊他过来的用意,贾珠又是欢喜又是忐忑,小心翼翼斟酌着话语慢慢道:“毕竟是做工程,其中还是有些门道的,外人虽然看起来很是简单,谁也不知其中到底有些什么道道!”

    他却是不敢将心中真实想法道出,深知老爷爱面子的性子,说什么你派出去的小厮和清客手脚不干净,这才导致工程一再延误,这不是找抽么?

    所以,贾珠觉得还是从实际出发,帮这老爷把这次的修路工程做好再说。

    政二老爷恍然,一拍巴掌大叫:“原来如此!”

    至于他究竟想到了什么,却是一个谜。

    贾珠吓了一跳,不明白老爷这是发了什么疯,却也不好问出口,只得继续道:“府里的人,好象对这方面都不熟悉吧!”

    就算熟悉也不能用啊,都是一帮懒鬼,要是把做事的希望放在他们身上,什么事都别想做好。

    “话不能这么说!”

    政二老爷却有不同意见:“清客之中,还是有这方面人才的!”

    贾珠的嘴角抽了抽,很有一种吐血的冲动,硬着头皮道:“怕还是得请工部的人才出面才好!”

    “这个……”

    政二老爷很是为难啊,总不能告诉大儿子,你爹我在工部的人缘差到极点,怕是弄不来这方面的人才啊。

    当然,这样的话打死政二老爷,都说不出口。

    “就算不请工部的人,也得派出心腹人手,盯着工程进度吧!”

    一见老爷不虞的神色,贾珠心中咯噔一下,急忙转了话锋提议道。

    虽说他之前也不是没在衙门听到传闻,自然老爷在工部很不受待见,几乎没啥朋友,暗地里还不知被编排成什么样子了。

    之前他还以为是旁人诋毁,可现在看来情况真是如此。

    心中一时苦涩无比,老爷在工部混成这等摸样,难怪大伯不乐意花费人情帮忙了,要是不能将买来的工程做好的话,以后想要升迁基本无望啊。

    贾珠还是很希望自家老爷能升上去,能叫他依靠亲爹的帮助上进,而不是现在这样什么都得靠大伯啊。

    “我自会派人监督!”

    政二老爷点了点头,却是没怎么在意。

    在他想来,由他亲自吩咐下去的事情,难道下面的人还敢敷衍不成?

    贾珠离开书房满心郁闷,合着说了半天什么结果都没有,老爷还是打算按照之前的办法处理这次买来的工程?

    哎,这样的事情他一个当儿子的,真心不好插手。

    要是主动跑去监督吧,不说那帮子油滑下人会如何编排自己,老爷这边就不好交代。

    合着,你小子是不相信老爷的能力吧,真是个不孝子!

    每每一想到可能遭遇的后果,贾珠心中涌起的那么点子雄心壮志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无奈。

    大老爷说话算话,没过两天又给政二老爷分派了修缮京城城外某断官道的活计,工部上下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并没有什么杂音出现。

    可政二老爷依旧感觉很不舒服,好象工部同僚的眼神都不对,指不定心中都在编排他什么呢。

    只能说,他想多了。

    工部上下,早就看清了他的无能本质,谁特么的没事会关注他这么个闲人?

    也就是工部左侍郎是他亲哥,突然就有了做工程捞政绩的机会,可那么点子工程和政绩,旁人还看不上眼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