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东陈

    东海郡,临云港。

    此乃东陈屈指可数的深水港,两块陆地宛若牛角伸入海面,形成一个优良的避风湾。

    又到了一年贸易季节,不知道多少船只从此港出发,前往东海诸国与南方,带来源源不断的珍珠玛瑙、矿石山药,飞快转化为巨量的财富。

    只不过此时,港口中真正的上层人物,心中都有一层阴霾。

    北燕南下,虽然主攻庆国,但东陈也受到袭扰。

    除此之外,发生在东陈的动乱一点也不比庆国少,比如之前破庆都之时,正阳道高手倾巢而出,在东陈大开杀戒,甚至传闻连东陈国君都受到了袭击,一片人心惶惶。

    到了云中九年,庆国风雨飘摇,沉重的压力,就尽数落到东陈头上了。

    一念至此,纵然赚了再多钱财,商人脸上也少见喜色。

    “唉……山雨欲来啊!”

    一处商会中,公孙小白凝望天空,叹息一声。

    公孙家族是东陈中的实力大族,一旦东陈风雨飘摇,必然影响其根基。

    “家族已经秘密向南方转移人手……不过之前听闻北燕自上一代王者死后,国策也有转变,开始拉拢各大世家,家族长老因此准备再观望一二……”

    这种世家大族,枝繁叶茂,根基就在东陈,岂是说搬走就能搬走的?

    甚至,纵然东陈亡国,后来者若想巩固统治,都不得不与他们妥协!

    之前是北燕大肆屠杀,不得不走,此时么?却似乎有了转机。

    “公子!事情已经尽数办好,人都上了船,清水、医者都备齐了,还有族中秘卫随行……”

    一名管事前来,恭敬地行礼。

    “这样么?那就好……既然是去南方,礼物得准备好!荆王那边的路子打通了,下面各封臣也不能忽视……”

    公孙小白吩咐着。

    之前南方战乱,贸易一度受到影响,不过荆王迅速平定,很快就恢复了,甚至比之前更加繁荣。

    只是,一想到荆王的身份,公孙小白又不由有些恍惚。

    十年之前,东临港之事顿时历历在目。

    他与荆王,可以说是有交情的。

    甚至,还与对方一同出海,前往出云贸易。

    虽然被坑了一把,但如今藤原家崛起,击败平氏,却也不能算是坑了,反而有跳出火坑的味道。

    至于之后,对方占领云中,自领云中君之位,公孙小白同样有些羡慕。

    即使他这个世家公子,真正掌握的实力,也未必有一个实封的县君大。

    再之后,对方斩妖鲲,败联军,名震东海,正式将一干同辈人抛在身后,旋即就是龙飞九天,一发不可收拾。

    到如今,赫然已经一统南方,称‘荆王’!宁、越等国尽皆臣服!

    “对方才二十七岁吧?这真是……让人该如何说起呢?”

    公孙小白打发走管事,心中苦笑了一下。

    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攀比一番的心思的话,如今已经什么念想都没有了。

    南方的那位王者,仿佛横空出世的太阳,夺走了这一辈所有年青人的光辉,令人几乎不能直视。

    纵然是他,也不过凭着一点与熊黑等对方手下的老关系,走通了荆国的路子,顺带转移一些财产与族人。

    自家虽然扎根东陈,宛若大树,不能擅自挪移,但分一些旁支避难,却是应有之义。

    “等到北燕灭了庆国,接下来就应该是东陈了吧?”

    公孙小白长叹口气:“不知道家族最后,会如何选择?”

    对于世家而言,什么国家荣誉都是虚的,唯有自家利益,才值得不惜一切代价地守护,忍辱负重更是寻常。

    公孙小白已经猜到若北燕大破东陈,自家会做出什么选择了。

    “不过如今天下大势,还是荆王率先统一南方,占了先手!”

    正思索着,外面忽然传来阵阵惊呼:“船!有船!”

    “船而已,鬼叫什么?”

    被打断思绪,公孙小白好看的眉头蹙起,走出书房。

    “公子,码头上……好多船!”

    一个管事屁滚尿流地跑来,神色惊慌:“是运兵船!”

    “兵船?!”

    公孙小白神色一凜:“没听说水师有什么行动啊?”

    “并非东陈的,而是南方的兵船!”

    “嘶……”

    公孙小白顿时吸了一口凉气,匆忙跑出去,来到码头。

    只见巍峨的舰队如云,慢慢驶入港口,一队队精悍的士卒下来,整齐排列。

    砰砰!砰砰!

    沉重的脚步声从码头外面响起。

    那是一队队东陈士卒,在维持着秩序:“奉郡尉大人之命,临时征用港口,实行戒严,尔等闲杂立即各归本铺宅,不得有误!”

    ‘这消息……为何我家之前竟然毫不知情?!’

    公孙小白眼珠瞪大,已经看清楚了,来的船是南方的荆王之船!

    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涌遍全身。

    望着前来驱赶人群的兵卒,他摆摆手,跟众人一起归宅。

    没有多久,一个高级管事回来,行礼道:“公子……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些郡兵也很迷惑,只是今日刚刚接到军令,前来汇合友军!”

    “友军?”

    “不错,王上向荆国借兵,荆王亲率大军十万,就在这里了……”

    管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战战兢兢地道。

    “荆王之前不是派征北将军项无忌,带兵十万,去协助庆国么?”公孙小白不愧是聪明人,眼珠一转,立即就明白了过来:“好……好一个瞒天过海之计!国君……国君已经不信任吾等世家了!”

    对于东陈王而言,底下文武百官都可降,北燕想要稳固统治,更是要拉拢世家。

    但唯独他这个王者,根本无路可走!

    因此,接过段玉的橄榄枝,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段玉开出的条件,比给吴越王的还要宽松,东陈王依旧可以继续保有国家社稷,作威作福,只是认了一个宗主国而已。

    让出大义名分,获得援军,这买卖大可做得。

    只是,对于公孙小白而言,国君借兵这么大的事,自己家族之前竟然没听到一点风声,就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了。

    “国君……已经不信任吾等世家大族了么?还是单纯的不信任公孙家?”

    公孙小白一颗心感觉即将落入深渊。

    忽然,他听着门外整齐的脚步声,又有些恍然醒悟:“荆王北伐,北方局势大变……我家恐怕也得更改一些战略了。”

    至少,他跟段玉还算有些关系,必须充分利用起来。

    ……

    东海郡,军营。

    “王上,先锋已经扎营,东海郡太守与郡尉正在外面求见!”

    秦飞鱼躬身道。

    “让他们等着!”

    既然自己已经来了,那东陈这帮人到底什么态度,段玉便不放在心上。

    在他面前,一张宏大的东陈地图被摆开,标注了大量记号与箭头。

    “庆国方面,有项无忌带领十万军北上,背靠天河,又有庆国为盟友,孤不要他大败北燕,只要拖住燕狂屠主力即可!”

    段玉指了指庆国方向。

    等到运兵结束之后,他还会让原六郎率水师灵活支援,也是当个监军的意思。

    这次荆国出兵三十万,其中也分高下。

    段玉亲率的十万大军,是真正的嫡系,训练与装备都是最好,也是荆王直属,捍卫王座的本钱。

    这次一把都带到了东陈东海郡,由他亲自率领。

    而项无忌率领的十万大军,就是荆国的封臣联军,以及越侯提供的五万支援。

    除此之外,最后还有宁侯岳超,领宁国兵五万,外加诸多南方伯国联军五万,也是十万,渡过天河下游,进入东陈。

    三路大军北伐,二路都是冲着东陈,足见段玉真正的重心,根本就不在庆国。

    此时,自己二十万大军在东陈,完全可以以力破巧,碾碎一切阴谋诡计,自是凛然无惧。

    “孤亲率二十万大军至此,就是要完全平定东陈,令东陈王彻底臣服!”

    一旦做到这点,段玉肯定就悍然称帝。

    古代大义名分的重量不可思议,一旦占领天下过半,又祭天称帝,就形成席卷之势,百川归海,沛然难当。

    “如今东陈局势如何?”

    想了想,段玉又问着。

    “之前,正阳道大量高手联合大夏,刺杀东陈高层,人心惶惶……不过正阳道主却并未亲自出手,东陈王只是受惊,未曾受伤……”

    秦飞鱼想了想,道:“如今,北燕有一路偏师,正在攻打东陈北部的邬州,一旦燕狂屠平定庆国,双管齐下,东陈势必难以抵挡!而在东陈国内,局势也并不稳定,世家大族各怀鬼胎,东陈王能掌握的人很少,不过总算握有一部分军权!”

    “幸亏其不是废物,否则将东陈完整分封给他,岂不太亏了?”

    段玉一笑,望着地图,心里有了底。

    “北燕主力在庆,有项无忌与十万大军在,一时半会难以收拾,我方正可趁此机会,追亡逐北,先平东陈,再拒胡人!”

    北燕自侵吞草原之后,几乎席卷北地,罕逢一败,士气正盛。

    因此,给个迎头痛击,阻其嚣张气焰,这仗就可以打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