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女人分给有功将士

    说到此处,刘和瞥了眼鲜于银,对他嘱咐道:

    “此事交于你来做,这期间说不定有逼良为娼的存在,所以你不得马虎,知道了不?”

    鲜于银能做到幽州从事的职位上说明了他并未莽撞之人,方楚在昌黎城中无恶不作,什么是都有可能发生,对刘和点了点头,带着身后的几名侍卫就走向了后院之中。

    望着鲜于银等人离去的身影,田畴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事,皱着眉头对刘和说道:

    “公子似乎忘记了一事。”

    刘和闻言一愣,茫然道:

    “何事?”

    田畴朝四周扫了一眼,见四下无人后这才在刘和耳旁低声耳语道:

    “公子在阳乐城中将李茂一家灭门一事可还记得?”

    刘和经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阳乐仕族李茂一家被徐庶灭门一事,此时见田畴提及此事,更加的疑惑不解,低声道:

    “此事是我授意元直做的,田公提及此事何意?”

    田畴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刘和,轻声道:

    “据我所知,公子当初为了锻造一批马镫,还专门训练了一批工匠。”说罢不等刘和回话,继续说道:

    “李茂在夺取阳乐时,就已经将大量的家产转移出城,包括公子当初训练的那一批工匠。”

    说到此事,刘和顿觉心中火冒数丈,自己当初好不容易砸下了百余金就培养出了一批工匠,原本以为此事天衣无缝,却不料因为阳乐城易主,此事早就天下大白。

    那批工匠刘和原本想利用他们为自己再多锻造些兵器,好为以后与袁绍等人冰锋相对时能派上大用处,却不料赔了夫人又折兵,每当想起此事,刘和顿觉愤愤不平,咬牙道:

    “莫田公知晓那批工匠的去处?”

    令刘和动心的不止是当初的那批工匠,还有李家的家产,想起自己从仕族手中得来的钱财可以让自己装备数万的大军,若是彻底将李家给铲除了,自己得到的好处还不止这些。

    田畴何尝不明白刘和心中所想,只见他拿起方才他放在案桌上的那卷厚实的竹简,在刘和眼前晃了晃这才笑道:

    “他们就在城中,甚至还派出了不少的侍卫帮助守城。”

    “噢”

    刘和随意的点头回应了句,目光一直看向他手中的的竹简,说罢便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那卷厚厚的竹简,此时虽然纸张已经普及了,但也只是仕家能用得起而已,官府能用得上的倒没多少。

    所以在接过竹简之时也并未多想,接过手中后迫不及待的便翻开了,一目十行的在上面阅览了个遍,好半天这才看见他脸上逐渐有好转之色,甚至还流露出了几分笑意。

    原来当初李茂还未对阳乐城下手时,就想到了以后,用了数月的时间将家产包括家眷都全数搬到了昌黎城,其中的就有不少的工匠奴隶。

    运进昌黎城的马车就足足运了数月之久,其中包括动用的马车数百辆,马夫数千人,家眷侍卫等人口足有近千余人左右,钱财数十万,数万车的粮草。

    昌黎郡的太守方楚对此事尤为清楚,他甚至还专门让部下将此事给记录了下来,或许期间多少有些遗漏,但实际数字绝对要比这个多上许多。

    刘和看到此处后,不由得咂舌惊叹,也为自己觉得幸运,还多亏当初下手得早,要不然现在说不定自己绝对被他们吃得死死的,不过令他吃惊的是这么大的事情,这么自己就一点都不清楚,就连兼任阳乐太守的杨朝对此也毫不知情,想到此处疑惑道:

    “他只不过是地方上的仕族而已,如何能有这么多的能耐,阳乐中居然无人知晓此事。”

    田畴对此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刘和此言,事到如今他得知这一情况,也是吃惊不已,片刻过后他这才回道:

    “公子别忘了,他祖上曾经连任过辽西数次的太守一职,数百年的时间积累,拥有的人气与财富绝对是你我相信不到的。”

    百年世家,刘和闻言心中也不由得暗叹了一口气,心中忽然忽然灵光一闪,忙问道:

    “田公,你说如今阳乐城中还有他残余的羽翼吗?”

    田畴皱了皱眉,片刻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刘和,反问道:

    “就算是还残留一些,公子你又打算如何呢?”

    是啊,如今天下皆知自己与他们已经和解了,此行对辽东出兵大部分的钱财粮草还是城中仅剩的几个仕家给的,就算是以后自己能够查到什么,也只好装作不知道,想到此处,心中顿时很是不爽。

    忽然想起了此时身在阳乐的徐庶,心中免不了有些担忧,急忙让田畴书写了一封书信,令人连夜送往了阳乐后心中方才松了口气。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事到如今刘和还真是有阴影了,生怕自己孤军深入辽东,后方若是再出现什么变故的话那才叫悔之晚矣,此行对辽东永用兵虽说已经准备了数月之久,但完全是孤注一掷,刘和对于此事还真是不敢掉以轻心。

    紧接着将手中的竹简翻看了个遍后,自然想起搬到昌黎城的那些粮食与钱财,心中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对田畴催促道:

    “既然已经找到,那就先去将他家给查封了,免得他们又再次跑路。”

    田畴急忙将刘和给拦下了来,摇头摆手道;

    “如今城内到处都是我们的将士,最近几天他们倒是都跑不了,只是有一事公子还得慎重考虑才是,毕竟此事关系这公子。”

    田畴话音刚落,就在这时门外匆匆忙忙的闯进来了一个侍卫,一脸惊慌的对刘和行了一礼后禀报道:

    “公子,大事不好了。”

    刘和闻言回过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言语,一旁的田畴见商议的事已被打断,心中对此十分的不满,皱眉沉声喝道:

    “慌什么,天塌不下来。”

    侍卫见此不由得低下了头,禀报的要事也被遗忘到了九霄云外,刘和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说下去。